分享

杜甫(4)“天下第一七律”大奖为什么颁给杜甫?

 xwzjcty 2018-09-17

灰墨斋聊旧诗【11】


  前面已经把杜甫的一生简要给大家介绍了一遍,这次的铺垫实在有点“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感觉,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正题——被誉为“天下第一七律”的《登高》。


  此诗是杜甫在夔州时写的,那时候他已经五十六岁了,离去世还有三年。自感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的杜甫,报国又无门,有家也难归。伫立在秋天的三峡上,看着滚滚的长江、无边的落木,不禁悲从中来,怆然吟道: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这首诗前四句都在写景,用的手法在序言里已经说过——赋、比、兴中的“兴”,就是烘托气氛。


当代书画名家何应辉作品

  首先我们来分析他为什么要“登高”?从这首诗写作的季节来看是秋天,古人在秋季的重阳节那天就有登高的习惯,而时年五十六岁的杜甫在古代已经算是标准的老人了。本来应该是老有所养,然时逢乱世,命运又不济,因此这次登高自然写不出什么“山清气爽九秋天”这种轻松畅快的句子。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上来就是个对仗,顺便先说一下,这首诗之所以被誉“七律之冠”不是浪得虚名的,八句都在对仗,而且细品句中字字皆对,实在可称得上字字珠玑、气势恢宏!


  风急天高猿啸哀,去过三峡奉节都人都知道,那里的风大猿猴多,而且猿猴的叫声听起来有点像乌鸦,感觉很有悲剧的气氛。不过心情好的时候听起来也许是另一番味道,比如李白那年路过时恰好遇赦,所以就不觉得哀,反而说“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当然听在此时的杜甫耳朵里,那简直就是哭声。


  渚清沙白鸟飞回,注意视觉镜头的变换,镜头从天上的云,经过山猿声,转而到了山下的水中。


  渚【zhǔ】,就是水中小块的陆地,如果大块的陆地就叫岛了。沙,是江边的沙滩。渚清,是说渚边的水清,沙白,是说岸边的河沙远看如白色。鸟飞回,是说鸟在江渚上盘旋。


  我们看——天、风;沙、渚;猿啸、鸟飞;天造地设,自然成对,真是一幅精细的“工笔画”。此二句不仅上下两句皆对,而且句中还有自对。如上句“天”对“风”,“高”对“急”;下句“沙”对“渚”,“白”对“清”,十四个字,字字精当,无一虚设,用字遣辞,“尽谢斧凿”,可以说达到了奇妙难名的境界,细品极富有节奏感。


  接下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继续写景。


  这两句虽然明白如话,但却十分有力量!“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滚滚的长江,无边的落叶,好像是写景,但也似乎在说,我头发也如“落木”一样掉得差不多了,岁月的年轮如同长江之水一样一去不返了,可是我还是一事无成,壮志难酬啊!前人把这两句誉为“古今独步”的“句中化境”,不是没有道理的。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前两联写了那么多秋景,直到现在才点出一个“秋”字“!


  万里悲秋常作客——我发现我经常在这样的秋天有一种漂泊在外的经历!这种句子很难翻译!“万里悲秋”也是双关,意为天下到处都是一片离乱的萧索,杜甫曾有“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的名句,可以作为“万里悲秋”最好的翻译。


  百年多病独登台——“百年”,本喻有限的人生,此处指人生暮年。“独登台”,看来他老婆孩子是没跟他一起去登高的,像杜甫这种人可能经常都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书法名家侯鸿伟作品《登高》局部

  值得大家注意的是,此联的“万里”、“百年”和上一联的“无边”、“不尽”,还有相互呼应的作用,此中味道就只能自己去品了,说得太白实在没意思。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国难加上家愁,让五十六岁的我黑发已经不多了,再加上人穷病多,最近把“跟头酒”都戒了。老婆说,“本来身体就不好,还是省点钱买药吧!


  最后这两句是很惨的,所以明代著名诗歌评论家胡应麟在《诗薮》里说,此诗前六句“飞扬震动”,到此处“软冷收之,而无限悲凉之意,溢于言外”。


  历代对这首诗的评价很多,我下面略选一些给大家看看作一了解。


明·胡应麟《诗薮》:“风急天高”一章五十六,如海底珊瑚,瘦劲难明,深沉莫测,而力量万钧。通首章法,句法,字法,前无昔人,后无来学。微说说者,是杜诗,非唐诗耳。然此诗自当为古今七律第一,不必为唐人七言律第一也。……“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不只“全篇可法”,而且“用句用字”,“皆古今人必不敢道,决不能道者”。


宋·罗大经《鹤林玉露》:杜陵诗云:“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万里,地之远也;悲秋,时之惨凄也;作客,羁旅也;常作客,久旅也;百年,暮齿也;多病,衰疾也;台,高迥处也;独登台,无亲朋也。十四字之间含有八意,而对偶又极精确。


宋·杨万里《诚斋诗话》:“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前一联蜂腰,后一联鹤膝。


明·凌宏宪《唐诗广选》:杨诚斋曰:全以“萧萧“滚滚”唤起精神,见得连绵,不是装凑赘语。


明·王世贞《艺苑卮言》卷四:老杜集中,吾甚爱“风急天高”一章,结亦微弱。


清·查慎行《初白庵诗评》:七律八句皆属对,创自老杜。前四句写景,何等魄力。


清·何焯《义门读书记》:远客悲秋,又以老病止酒,其无聊可知。千绪万端,无首无尾,使人无处捉摸,此等诗如何可学?


清高宗(乾隆)敕编《唐宋诗醇》:气象高浑,有如巫峡千寻,走云连风,诚为七律中稀有之作。后人无其骨力,徒肖之于声貌之间,外强而中干,是为不善学杜者。


清·吴昌祺《删订唐诗解》:太白过散,少陵过整,故此诗起太实,结亦滞。


清·沈德潜《唐诗别裁》:八句皆对,起二句,对举之中仍复用韵,格奇变。昔人谓两联俱可裁去二字,试思“落木萧萧下”,“长江滚滚来”,成何语耶?好在“无边”、“不尽”、“万里”、“百年”(灰墨齋主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