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青海、甘南自驾之旅D3-2 茶卡盐湖——天空的镜子

2018-09-17  洛水拾贝

【原创】文/摄影:孙成岗

从青海湖的二郎剑景区向西前行大约150多公里,就是茶卡盐湖。这一段路是省道,叫京拉线,限速较多,所以用了2个半小时。前一半路是沿湖前行,透过右侧的车窗,还能看到青海湖那道神秘的湛蓝。行至一半,便是传说中的黑马河乡,因为中央台曾在这里拍摄过青海湖日出的风光片,使这里一下子出了名,游客趋之若鹜,于是得这里的住宿贵得反常,旺季时,四、五百也难以找到一间普通的房间。我们在小镇的加油站给汽车加满了油,便匆匆离开。回来后整理照片,才发现这么有名的地方,居然都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不免有点诧异。顺便说一句,在西北旅行,要养成随时加油的习惯,哪怕油箱中还有三分之二的油,也要加满,因为前方不知多远才有加油站,即使有加油站,也不一定有油。

过了黑马河,道路开始险峻起来,弯道明显增多,离公路很远的山岭,也开始向公路逼近,渐渐把道路挤压成一条狭长的丝带。途中翻越了海拔3800多米的橡皮山,从达坂向下看,山坡极其陡峭,一辆不知何时坠落的卡车残骸静静地躺在山谷之中。从橡皮山的峰顶一路向下,再走60多公里,就到茶卡盐湖了。

从二郎剑出发时,天空还有些阴沉,等我们到达茶卡时,竟一下子通透起来,大朵大朵的成片白云低低地垂着,把天空映衬得越发瓦蓝。

茶卡盐湖位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的茶卡镇。它是古丝路上的重要站点,是古代商旅进疆入藏的必经之地,被称为柴达木的东大门。不过,“茶卡”的“茶”与茶叶并无关联,它是藏语“盐池”的意思。这里海拔3070米(本人实测),比青海湖大约低了200多米,气候温凉,干旱少雨,蒸发量是降水量的10倍以上。独特的气候使湖水有着极高的含盐量,大量的湖盐结晶析出,在湖面形成数米厚的盐板。盐板上有一层薄薄的卤水,如同巨大的镜子,倒映着蓝天白云和远方山峦,如诗如画,如梦如歌。所以它便有了“天空之镜”的美誉。青海有大小盐湖100多个,茶卡盐湖颜值最高,它与塔尔寺、青海湖、孟达天池一起被称为“青海四大景”,国家旅游地理杂志说它是“人生一定要去的55个地方“之一。

进入盐湖,张开双臂欢迎人们的便是“天空之镜”广场。拾阶登上一处高大的平台,四周壮观的景色尽收眼底。那座4.5米高的汉白玉雕像是盐神穆瑶洛桑玛,它的形象取自230年前绘制的唐卡,面容慈祥、丰腴端庄。广场上有一个大型卤水池,部分性急的游客已经耐不住性子,赤着脚在这里体验与卤水亲密接触的欢愉。从这里到湖边还有1公里的路程,这段路程,可以步行,也可以乘车。我们乘坐景区的电瓶车,沿途欣赏了用盐制作的群雕。这些盐雕线条粗狂,造型别致,栩栩如生,屹立在盐层上面。

到了湖边,一条锈迹斑斑的复线铁轨向湖心延伸。这是当年盐业生产中运盐的小火车轨道,现在它把游客运向近4公里以外的湖心,依旧繁忙。铁轨两侧是枕木铺成的步道,枕木的铺法跟铁道类似,每隔一步横向排列一根,下面全是闪着浅浅蓝光的大青盐的结晶。

我们沿着铁轨向湖的纵深走去。越往里走,湖面的反射率越高,风景越是秀丽。刚开始浅浅的卤水下,盐层还带有一点泥巴般的灰黄,但随着湖心的接近,渐渐泛白,接近湖心时,几乎变得雪一样的纯白。这让人感到一阵虚幻,仿佛置身于冬天的雪地之中了。

沿途不少地方都有禁止下湖的警示,一方面是出于环保考虑,另一方面也是安全的需要。厚厚的盐板上常常会有浓度更高的卤水蚀出的溶洞,掉进溶洞,轻则衣衫皆湿,重则危及生命。不过,接近铁道尽头的湖心地带,有一处似乎是刻意选择的湖面,水平如镜,泛着幽兰,连着云朵,含着远山。这里允许人们下湖戏耍。大家有的穿着从景区租来的鞋套,有的干脆赤脚,走进湖中,尽情享受着“水上飞“的快感。女人们展开鲜艳的丝巾,摆出各种pose拍照,在这天神使用的梳妆镜前寻找最美的自己。说来也怪,这里的自来水冰冷刺骨,但湖中的盐水却是温温的,脚底下的盐细细地,踩上去有一种绵绵的感觉。当然也有一些地方是青盐坚硬的结晶,会把光着的脚板硌得生疼。这里的湖面也有溶洞,但无一例外都用气球做了标志,只要避开,就不会有问题。

“天空之镜”最佳的拍摄时间是早晨9点之前和下午5点之后。我们下午3点半到达茶卡的,转眼到了5点,此时,湖面出现了最佳的反射效果,人在湖中走,云在水中游。远山的峰峦,湖上的人群,全都倒映在苍穹的魔镜中,在镜像的绝伦绝美里定格。

返程时我们乘坐了小火车。途中下起了一阵小雨,而远方的天际依然瓦蓝,这让我们体验了晴天飞雨的奇观。小火车快要进站时,东边的天际出现了一道彩虹,把盐湖又一道美景定格在我们的心中。

下了火车,回首看了一下当年的盐工礼堂,现在它已经变成了天空之镜演艺中心,用华丽的转身默默地告诉人们盐湖的过往。

出了景区的大门,来到停车场,时间已过7点。这里到乌兰县城约80公里,到德令哈市区190多公里。因为西北的天黑得晚,所以果断决定前往德令哈。

这一路虽说是高速,但西北的高速不像内地高速那样完全封闭,到处都有允许掉头的U型拐弯,而且还有供牛羊通行的牲畜通道,所以需要格外小心。经过两个半小时的奔波,终于在晚上9点半进入了灯火阑珊的德令哈市区。

这天恰逢阴历六月十五,洛阳的月亮又圆又大,朋友不知我到青海,发来微信要我拍摄月亮。我抬头看了一下德令哈的夜空,这里的圆月并不清朗,朦朦胧胧地低低地挂在半空。我忽然想起了海子那句诗——“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待续】

【原创】文/摄影:孙成岗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