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中国丢了两匹马:李世民在等你们回家!

2018-09-19  XH9T


马,是一种浪漫的动物,

长久以来,它与人类同行,

剽悍而灵动,

野性而柔和,

奔驰于草原,漫步于林间,

四蹄翻腾,鬃毛飞扬。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那是沙场喋血时的恢宏激荡。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那是飞将驰骋时的英姿飒爽。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那是边塞送别时的绵绵惆怅。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那是士子登科时的欣喜若狂。

最爱君今天想说的这六匹马,

来头可不小,它们的故事,

引人深思,荡气回肠。


▲群马奔腾,气势磅礴。


隋末豪杰并起,李渊于太原起兵,

唐朝立国,他的孩子们立下大功。

唐太宗李世民曾自称,

“吾十有八举义兵,二十四定天下”

战功显赫,颇为自矜。

自古宝马配英雄,

伴随李世民征战四方的有六匹好马,

它们有着威风八面的名字,

分别叫:

拳毛騧、什伐赤、白蹄乌、

特勒骠、青骓、飒露紫。

历史学者葛承雍认为,

这六匹马的名字都出自突厥语。


▲唐太宗李世民。


公元618年,

盘踞在西北一带的薛仁杲,

带兵东进,

与初定关中的唐军狭路相逢。

双方经过两个多月的僵持,

李世民派庞玉领兵,

诱敌深入至浅水原,

随后亲率大军击溃薛军,

并一夜疾行两百多里,

追击薛仁杲主力,一举平定陇东。

这一战中,李世民的坐骑,

是毛色纯黑、四蹄独白的白蹄乌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倚天长剑,追风骏足,

耸辔平陇,回鞍定蜀。


▲白蹄乌。


当时,河东未定,

刘武周在突厥的相助下,

带兵南侵,唐军连败。

公元619年,

李世民反对李渊退守关中的策略,

带兵出击,乘冰渡过黄河,

连挫宋金刚、尉迟恭等部,

与刘军交战数十次,

曾一天连打八次硬仗。

这一战中,李世民的坐骑,

是黄毛黑喙的特勒骠。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应策腾空,承声半汉,

入险摧敌,乘危济难。


公元620年,

唐军出兵河南,进攻洛阳的王世充

邙山一战,李世民率数十骑出阵,

亲探对方虚实。

没想到李世民这回玩脱了,

他的的坐骑在交战中连中数箭,

转眼就要陷入绝境。

随行的侍臣丘行恭急忙翻身下马,

不顾生命危险,

为李世民的坐骑拔箭,

两人连斩数人,突围而出。

回到营中,李世民的马,

箭伤不愈,倒地不起。

这一战中,李世民的坐骑,

是“六骏”中最有名气的飒露紫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紫燕超跃,骨腾神骏,

气詟三川,威凌八阵。


▲飒露紫。


王世充见唐军势大,无力抵抗,

遂与河北的窦建德联合,

李世民在洛阳与虎牢关,

擒获二王,一战定中原。

这一战,李世民连损两匹战马,

一是浑身赤红,身中五箭的什伐赤,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瀍涧未静,斧钺申威,

朱汗骋足,青旌凯归。

一是产自大秦,苍白杂色的青骓,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足轻电影,神发天机,

策兹飞练,定我戎衣。


窦建德被处死后,河北舆论哗然,

窦建德的老铁刘黑闼再次起兵。

公元622年,

李世民率军与刘黑闼在洺水激战。

唐军毁堤放水,水淹刘黑闼军,

并趁机攻杀,大获全胜。

这一战,李世民的坐骑,

是黄色卷毛的拳毛騧。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月精按辔,天驷横行,

孤矢载戢,氛埃廓清。


李世民对曾陪伴其戎马生涯,

劳苦功高的这六匹战马念念不忘。

贞观十年(636年),长孙皇后病危,

她留下遗言,请求薄葬。

李世民遵照皇后嘱托,

将她葬于九嵕山新凿之石窟,

陵名昭陵

并决定自己去世后与皇后合葬与此。

建造昭陵时,

他命艺术家阎立德、阎立本兄弟,

雕刻六块高1.7米、宽约2米的骏马石刻,

分东西两列,

置于昭陵北麓司马门内,

此即“昭陵六骏”

盛世大唐的能工巧匠,

大胆采用“高肉浮雕”工艺,

使得昭陵六骏显得磅礴大气。

六匹骏马,

或四蹄飞跃,

或昂首疾行,

其在战场上的英姿,

在石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六匹“战马”在昭陵中,

沉睡了一千多年。


▲昭陵六骏纪念邮票。


历朝历代,昭陵一直受到保护,

哪有人敢打六骏的主意。

唐高宗年间,

守陵的武卫将军权善才

就因不小心砍了昭陵一棵树,

惹得李治龙颜大怒,

要把权善才处死方能解恨。

幸亏大理寺丞狄仁杰为他求情,

才免了一死。


明清时期,

帝王都以唐太宗为榜样,

为表明自己对偶像的崇拜,

十分重视对昭陵的保护,

不时派人祭祀,

不时进行维修。


清乾隆年间,

毕沅任陕西巡抚时,

命人为昭陵修筑围墙三十余丈,

在周边广植松柏,

并亲手撰写《清防护唐昭陵碑》。

在这样的条件下,

昭陵六骏风采不减当年。


时过境迁,到了清末,

法国古董商格鲁尚

听说昭陵六骏的大名,

派心腹戈兰兹来中国打探情况。

1913年,

戈兰兹通过收买几个村民,

成功潜入到昭陵,

将六骏中的其中两尊打碎,

打算就这样偷偷运送出国。

由于石刻沉重,难以输送,

幸而被乡民及时追回。


这两尊石刻,

就是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騧。

这两匹“骏马”,

展现大唐精湛的浮雕工艺,

都是名副其实的国之瑰宝。


飒露紫石刻,有一人一马,

再现丘行恭阵中救主之举。

丘行恭身穿战袍,俯首拔箭,

飒露紫低头站立,栩栩如生。

拳毛騧石刻,作按辔缓行状,

昂首扬鬃,气宇轩昂,

马身有从不同方向射来的箭,

真实还原当年战况之激烈。


▲昭陵六骏·拳毛騧。


辛亥革命后,

陕西成立军政府,

张云山任兵马都督。

张云山对昭陵瑰宝心向往之,

时常前去观赏,

尤其对昭陵六骏心动不已,

每次见到就驻足不前,

恨不得立马把它们运回家。

没过多久,

飒露紫和拳毛騧,

就被他搬到陕西督府中,

两尊石刻皆已“断泐不堪”

一千多年来默然护主,

如今,却这样,

为人所夺,离乡失群。


1914年,

在袁世凯的干涉下,

陕西军政发生剧变,

陆建章出任陕西督军。

张云山失势,为求自保,

将自己偷出来的昭陵“二骏”,

飒露紫和拳毛騧献给陆建章。


1915年,

与袁世凯次子袁克文私交甚密的,

琉璃厂延古斋老板赵鹤舫

打听到“二骏”在陆建章手中。

恰逢袁克文为修建花园,

搜罗奇花异草、怪石古树。

赵鹤舫遂借袁克文之手,

命陆建章将两尊石刻运来北京。

袁家人伸手要货,

陆建章不敢怠慢,

二骏一路畅通无阻,

运到北京。


据当时的古物陈列所所长周肇祥称,

袁克文为人豪放,挥霍无度,

有时手头拮据,需赵鹤舫相助。

有一次,

又将“二骏”归还给赵鹤舫。

赵鹤舫到底是生意人,

这两件国宝几番周转,

来到自己手里,

自然要待价而沽,

卖个好价钱。


此时

另一个文物贩子卢芹斋

注意到了离群的昭陵“二骏”。

卢芹斋年轻时在南浔张家为仆,

深受张家公子、革命党人张静江赏识。

他自小在文物鉴赏方面天赋过人,

从古董店学徒起步,

逐渐成为小有成就的文物鉴赏家,

关键是,这厮不忘大发国难财。

离开张静江后,

卢芹斋开始经营古玩公司,

并与欧美等国商人密切来往。

一大批珍贵文物,

经由卢芹斋之手,

被走私到海外。


经过一番周转,

流落民间的飒露紫和拳毛騧,

被卖给卢芹斋,

并因此经历另一番“劫难”。


▲文物贩子卢芹斋。


1916年2月,

美国费城,

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建成。

这座博物馆以收藏亚洲文明藏品著称,

尤其是美索不达米亚文明,

可说是美国掠夺“战利品”的展览馆。

馆长高登与卢芹斋是故交。

此前,

美国文物商人毕士博

 在西安游览昭陵后,

发现石刻雕琢精美,

遂为高登写信:

“最好的二骏由前督军盗走,

它们十有八九迟早会在美国市场出现。”

高登对这两匹“马”垂涎三尺,

经过一番打听,

得知它们就在老朋友卢芹斋手里。

经过一个多月的交涉,

卢芹斋愿意给老朋友面子,

将“二骏”借展于宾大博物馆。


1918年5月,飒露紫和拳毛騧,

被分成几大块运往费城。

宾大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再根据碎块编号,

将“二骏”拼接复原,

参与博物馆展览。

卢芹斋何等精明,

不会白白将珍宝拱手让人。

“二骏”到了美国后,

立马引来各方角逐,

波士顿博物馆有意收购。

高登费尽心思才借来,

自然不肯退让,

要让它们从此留在费城。


在高登的奔走下,

一个叫约翰逊的商人,

愿意为宾大博物馆慷慨解囊。

卢芹斋起初开价15万美元

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

最终在1920年底,

以12.5万美元成交。

此次“借展”,从此有借无还。


卢芹斋是这起交易的罪魁祸首。

据悉,目前流失海外的中国古董,

约有一半经过卢芹斋之手售出。

他在纽约开设美国最大的古董店,

自1915年起,

其公司向美国出口文物长达30年,

国宝不计其数。


卢芹斋声称,

这两件骏马雕像,

是他向中国“中央当局”购得的,

合法合规。

但事实上,1914年起,

中国就严令禁止古物出口。

卢芹斋公司的很多员工,

都曾因盗卖文物被警察局抓捕。

为了运送“二骏出境”,

狡诈的卢芹斋甚至制定了,

如何逃避海关干涉的详尽方案。

如此种种,足以证明,

当年宾大博物馆“购买”二骏,

实为赃物,并不受法律保护。


▲宾大博物馆的中国厅。


飒露紫和拳毛騧被掠夺后,

另外四骏差点儿也惨遭厄运。

1918年,又有洋商来到西安,

此时陕西督军已是陈树藩

洋商托关系,

找到陈树藩的父亲陈配岳

请他帮忙偷运“四骏”。

陈配岳让人拿着公文前往昭陵,

谎称要把这四尊石刻,

运到省城妥善保管。

负责看管昭陵的工作人员,

将信将疑,又不敢违抗,

只好装箱放行。

洋商在渭河边的草滩码头等候,

照他们的计划,

这几尊石刻将经由渭河运往洛阳,

再从洛阳用火车运至上海,

最后故技重施运到美国贩卖。


得到风声的当地乡民怒不可遏,

无论士绅,还是农民,

都自发地组织起来,

打响一场国宝保卫战。

西安一家古董店的老板老马,

及其儿子马振华通过多方途径,

得知运送路线,

带领部分民众,

分头行动,成功拦截,

阻止了洋商水运“四骏”的计划。

随后,

“四骏”被转移至陕西图书馆,

暂时得以安定。


抗日战争期间,

“四骏”得到保护,

为防止日军轰炸和搜刮,

一度被掩埋进地下。

“四骏”经过岁月侵蚀,

又在偷运过程中被分割,

早已断裂残缺。

1942年,

文史专家王子云率领文物考察团,

秘密将“四骏”挖掘出来,

进行石膏模铸,

由于战火频仍,

工作只能趁夜完成。

王子云及其同事,

冒着被敌人发现的危险,

对“四骏”进行修复。

1953年,陕西省博物馆成立,

对这四尊石刻进行接收。

从此之后,

“四骏”安家落户,

再无丢失之忧,

但它们的另外两个兄弟,

却仍流落海外。


自飒露紫和拳毛騧遭劫,

中国的有识之士从未忘记它们。

国民党元老、陕西人于右任

于1918年回到家乡时,

发现六骏离散,不禁感慨,

“六骏失群图尚在,追怀名迹感无穷”。

于右任晚年身在台湾,

仍不忘四处奔走,

一心想促成“昭陵六骏”的重聚。

直到他去世,

六骏依旧天各一方。


▲昭陵六骏·飒露紫。


1972年,尼克松访华。

在来中国前,

他为要赠送什么礼物,

征求社会各界意见,

诺贝尔奖得主、美籍华人杨振宁,

再三请求,

建议送回飒露紫和拳毛騧。

然而,

此事再没下文。

一直以来,

美方对华人的共同呼声,

置若罔闻。


▲1953年,“六骏”在西安碑林,其中二骏为复制品。


2017年1月,

陕西省昭陵博物馆正式发文:

《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

据理力争,公开呼吁,

要求宾大博物馆归还“二骏”。


如今,

自飒露紫和拳毛騧漂洋过海,

被盗卖给宾大博物馆,

正好过去整整一个世纪。

它们的兄弟们,

还在西安,

等它们回家。

我们,

也在等它们回家。

还有无数因战乱、走私,

流落于海外的国宝,

我们,

在等你们回家!



参考文献:

葛承雍:《唐昭陵六骏与突厥葬俗研究》

马海舰、郭瑞:《唐太宗昭陵石刻瑰宝》

沈琍:《国宝春秋:雕塑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XH9T > 《历史》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