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2018-09-21  进入自己...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暖暖的阳光驱散了清晨的寒意,大巴车将我带到了群山环抱的喀纳斯湖畔图瓦人家的草场上,空旷的草场散发着淡淡的伴着湿润的草香,湛蓝的天幕上漂着云朵,我深深地允吸着如此清新的空气,这对于生活在雾霾中的人来说简直是一种享受。阿勒泰喀纳斯图瓦人村落,云雾在清晨填满河谷,半晌没有散去的迹象,冰凉的雾气禁不住人们猜想,云深之处还藏有多少秘境可以探寻。与禾木村和白哈巴村比起来,图瓦村的名气要小一些,但这几年随着新疆旅游业的快速发展,喀纳斯村不断开发,超市、餐厅、星级宾馆以及图瓦人家访点从无到有,游客络绎不绝。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图瓦村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喜爱,因为它更加原始,更加自然,关键是它有着更加纯朴的民风,图瓦族也慢慢地进入到更多人的视野,景色看多了同类型的会视觉审美疲劳,但民族的东西却是百看不厌的。图瓦人是一个生活在喀纳斯湖畔古老而又神秘的族群,有些学者认为,图瓦人是当年成吉思汗征战欧洲时留下的军队的军人后裔,逐渐繁衍至今。而喀纳斯村中年长者说,他们的祖先500年前从西伯利亚迁移而来,与俄罗斯的图瓦共和国图瓦人属同一民族。他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一直是专家学者研究关注的焦点,岁月来去无声,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早已与自然生息与共。此刻,阳光正沐浴着这座山谷中的村庄,远远看去,依山而建的圆木尖顶的小木屋被镀上了一层灿灿的金黄,宛若梦中的村庄在向我微笑。母亲般的阿勒泰山将这个村庄紧紧地呵护在它的怀里。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我信步向村庄走去,村庄散布在山地的草原上,一栋栋小木屋用喀纳斯山上的红杉树或白桦树原木建成,牧群与雪峰、森林、草地、蓝天、白云构成了图瓦人村落独特的自然与文化景观。喀纳斯的图瓦人素以放牧和狩猎为生,居住的房子低矮简陋,像星星般散落在青青的草原上。小木屋是用原木垒砌的,下部方正,上为尖顶结构,四周用木板圈成木栅栏,栅栏中间用松针和苔藓密封。每户人家的院落不算大,院落外围着一圈木栅栏,站在栅栏外,院子便一览无余。小木屋有大半截埋在土里,以抵挡这里将近半年大雪封山期的严寒,房顶用木板钉成人字型棚子,房体用直径三四十公分的原木堆成,古朴粗犷,也成为图瓦人建筑的独特标志。小屋旁边三三两两地矗立着巍峨的红杉树和白桦树,红杉树枝叶浓绿,白桦树却金黄一片,还有些我叫不出名的灌木丛红艳着叶片,屋前的洼地上有水在泛着白光。草地上散布着一堆堆牛羊粪,却闻不到异味,相反空气是那样清新,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草香。在喀纳斯村,往哪里走都有密林和高山,密林看不到尽头,高山翻过去还是高山。多少年来,村落里的图瓦人极少与外界接触,比较完整地保存了其古老的生活方式。木屋有建在地形高敞、干燥的山坡上独立的,也有在平地上数十间连在一起的。松木与苔藓草垒起的木屋散落在喀纳斯的村落里,时光在每一根原木的身上,都刻画着深浅的灰褐色。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我沿着一条木栈道来到一户图瓦人家,屋前屋后都有一个用桦树搭建的圈舍,圈舍宽敞空旷,木栅栏结节凸凹,弯曲不直。原始且充满野性之美。屋子里面,根据面积的大小设若干立柱,立柱上架设檩木,檩木上放置橼木,在橼木上涂抹草泥即为屋顶。而地面上同样是木块相拼草泥抹面。整座屋子是纯粹的木结构,就连灶台都是木框架,内外涂上厚厚的泥巴,不用一根铁钉。木屋有门没窗,空间不大,摆设也很简陋,脱鞋进入图瓦人的木屋,屋里铺着漂亮的地毯,正中的墙上挂着成吉思汗的肖像,周围的墙上挂着弓箭、牛头、带着树杈似的鹿角的鹿头、熊皮、狐狸皮,这些也许是图瓦人引以为自豪的狩猎战利品,肖像边挂着洁白的哈达。我坐在地毯上,长条的木桌上放着浓郁民俗特色的长方木果盘,摆满奶制品、油炸面食、糖果和一碗酒。图瓦人崇尚礼仪,凡是远方来的客人,不论相识与否,都会热情相待。高高的炕头铺着红红的毛毯,而用来装点四壁的饰品除了正中那个硕大的山羊头外,其余都是平日穿的民族服装。置身木屋里,像是回到图瓦人隐居山林、放牧狩猎的过去。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壮志西风万里(二十)仙雾缥缈满河谷

       喀纳斯河滋养了图瓦人,图瓦人吹奏楚吾尔与大自然交流。我坐在厚实的地毯上,听着他们用深沉舒缓、悠扬婉转的曲调,赞颂自然,赞颂生命。身后的墙壁上,挂着狼、旱獭等动物的皮毛,以及鹿角和图瓦人的各式服装。在这间已伫立百年的木屋里,感觉此刻行走于我笔下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时光留下的足迹。岁月像流淌的喀纳斯河,四季轮转,始终向前。图瓦人的木屋有种让现代人窒息的神奇力量,在岁月的流逝中显示着自己王国的符号,讲述着历史的传承。越来越多的游客和摄影爱好者来到图瓦村,改变了图瓦人桃花源般的生活,但他们仍然保持着那份纯真和质朴。当我与喀纳斯河木桥另一端高耸的木门挥手作别,走向一片绿色的白桦林时,我竟然分不清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幅画还是我被框进了一幅画中,那撼人心魄的美让我惊得久久没能眨一下眼。

                                                                          20187月脱稿于喀纳斯友谊峰度假酒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