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360 / 国际关系 / 【论见】郝叶力:全球互补治理中的平衡与...

0 0

   

【论见】郝叶力:全球互补治理中的平衡与稳定

2018-09-22  無情360


全球互补治理中的平衡与稳定



华东政法大学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指数研究院特聘高级研究员、总参第四部原副部长郝叶力将军在会议致辞中表示,自互联网诞生以来,全人类就通过网络联系在了一起,仿佛同在一艘航行的大船上。然而,随着中美关系深刻调整和全球动荡等问题的出现,目前看很难找到某块现成的压舱石,而是需要人类开启新智慧,主动设计,携手打造。

本文为郝叶力将军在2018年8月22日由华东政法大学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指数研究院于主办“人工智能、国家治理与法治论坛”上的主题发言,经由杨宇霄、张纪腾整理,并得到郝叶力将军授权后发布。

以下为发言全文:

我跟高奇琦院长沟通了一下,发现华东政法大学现在全球治理和国家治理方面的研究确实是走在前列。在参加全球治理和国家治理的研究过程当中,通过引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进行治理能力指数的评估,说明我们是很有超前意识的。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在这个专业领域谈不出任何东西来,但是我想有一点,我首先从方法论的视角上谈一下我最近的一些思考。因为我退休五年了,这五年来我一直从事网络安全的国际对话和交流。在我从营门走出国门这样一个经历当中,确实有一些感悟。昨天高院长跟我谈到了关于能力指数评估方面的问题,东西方在这一方面确实存在很大的差异,我们自己评估出来的这套指数的结论,可能跟西方对中国、对我们的评估差距甚远。我觉得可以从多维视角上去思考“西方看中国与自己看中国存在的反差”等问题。因此,我今天就跟大家简要的分享一下我将在9月4号召开的互联网安全大会上观潮论坛的主题发言,题目是“携手打造地球村的压舱石”。

考虑到现在的中美关系急转直下,世界局势也开始变得更加动荡,整个人类的这条船确实遇到了惊涛骇浪。过去一直被称为压舱石的经贸关系,在中美关系、大国关系发生摩擦后,被不断撼动。从目前的状况看,我们有没有必要重新寻找一个压舱石,在任何领域有没有一个现成的压舱石,包括网络空间会不会成为中美竞争和未来世界的一个新的动荡热点,这也是值得我们研究的。所以说,我们在这届的观潮论坛上,试图探寻一个让世界再平衡的新路径,这正是这次观潮论坛的出发点。

自从有了互联网以后,整个人类都被卷入了同一条船上。尽管美国不承认中美是在一条船上,但其实全球化和网络化这两股大潮,已经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让世界各国走到了一条船上。目前看来,很难为这艘船找到某块现成的压舱石,而是需要人类开启智慧,主动设计,携手打造。具体来说,我们要赋予她三个要素支撑,即:同舟共济的世界观、多维视角的方法论、面向治理的问题树。

世界观指的是在思想层面上寻求稳定和平衡,同时还要把这个理论假设,通过向问题延伸,找到实践的路径。所以说,我们要把整个世界全球化面临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和挑战,梳理成一个问题树。我们以问题为导向,用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钥匙打开这串问题之锁。为此,我设计了三个议题,分别是网络空间的冲突与稳定、网络空间的碎片化趋势和影响、网络犯罪治理的困境与路径。

同舟共济的世界观,这个不做太多的解释,中国外交的主旋律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同在一条大船,这与我们以前陆地上的思维真的不一样了。有一个形象的比喻,陆地时代的思维下,一个家庭,夫妻矛盾激化的结局是离婚,一个组织,如果闹派别纷争的结果是退群。而现在从家庭到组织,以至国家,如果都在一条船上,那有了矛盾和分歧,还是大打出手,头破血流,很可能产生的结果就是船毁人亡,同归于尽。由于现在人和人之间,国和国之间,相互依存加深,真正打起来是没有赢家的。因此,我们应该构建一个新的地球村的世界观。

第二个问题是多维视角的方法论。我在2016年的首届观潮论坛上发表了针对网络主权问题的三视角模型。网络主权问题,其实本身不该有太多争议。但是没想到,自从这个问题被提出以后,国际社会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对它的诟病。为什么?我认为在研究问题的时候,最需要的是多维视角,最忌讳的是单一视角和一根射线发射后不管我在中欧二轨对话后,发现我们在网络时代谈主权问题的时候,应该扩展国际视角和国民视角,这样就在三大视角三大行为体当中,形成了一个三角形,可以视为在网络空间,研究任何问题要有分层的观念,而不是一刀切。再把三角型的三点、三边、三角建立后,再分三层,这样就有了一个物理层、应用层、核心层,这就可以让我们和国际社会在这个三角形的对话框中中分层解析,区别对待,求同存异。这里面就体现了排他性和让渡性,越到核心层越强调主权的排他性特点。各国在制度、法律、意识形态和政权的问题上,都体现差异化,彼此应该相互尊重。越往下两层增加让渡性,在物理层和应用层上,大家处于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网络空间,我们要遵循共同的标准,例如共享经济、数字经济等等,这是三视角的1.0版。

我的这个观点没想到还得到了国际社会,包括美国智库学者在内的充分正面的肯定和回应。美国的国防部网军的戴维斯将军,他专门为三视角的理论写了编者按挂在公司网站上,命题是《对立统一,走向进步的起点》。我们中国的一个将军看了以后,说一个中国将军提出的观点,被美国将军给予正面评价,十分罕见。这个事情使我感觉到,我们跟西方如果进行对话,在重大敏感的问题上,一定要找到比较理性的沟通方法,有些事情他们也是可以接受和理解的。现在他们主动提出从主权问题开始,跟我们进行合作,共同的研究网络空间安全。我为什么先讲主权,因为主权是那些问题树的树根。我们先从根抓起,在这个问题上赢得全球的共识,才能更好的进行全球治理问题的探求。

这个模型的1.0版重在强调核心层、物理层、应用层三点三角三边。我今天为什么在这里谈这个问题,因为去年也是在这个时间点,我来到华东政法大学,是高院长主持了一个研讨会。那次我来到华东政法大学的时候,跟高院长谈到三视角的时候,他给我一个重要的启发,从那次的对话,我通过一年的时间,进一步的深化三视角,提出了一个2.0版本。这个2.0版本和1.0最大的区别是什么?过去是以国家这个视角为顶点,核心层只是和国家诉求、利益相连的。2.0版,则是任何一个点都可以作为一个顶角,也就是说,国际、国民,从每个视点上看,都可以分为核心层、物理层、应用层,他也有他的分层。任何一个行为体都有一个核心利益,就是这个红色小三角。小三角的部分是每一个行为主体的核心关切,是需要得到尊重和保护的,是不能轻易触碰的。除此之外有一个共同的绿色区域,这个就是大家共同让渡的那个部分。在这个区域形成了一个共识区和求同的区域,大家可以共享。如何在各个国家和各个方面把握这个小三角的大小,如何让三方的共同利益和福祉更大,这是我们研究任何问题把握的方法论。

还有一个,我们在三角之外画了一个外接圆,这个在几何学当中,任何一个三角形都决定了一个外接圆,但是边长之和固定,三边相等的时候,这个圆的面积最大。我们可以把这个面积看成是多元利益的共同体,也就是多方的共同利益。可以从这里看出来,大家同处一个空间,各自让渡一部分自己的私权利,最后形成共享的利益。我们认为把这些问题想透了以后,可以为我们以后的研究,提供一个合理的遵循。这是我的三视角,从主权问题开始,再把这个作为一个方法论,把它延伸到各个网络空间中遇到的很多问题和矛盾,会得到很好的解答。比如说我们遇到信息关防的问题,就是大家所说的防火墙,这个问题我们在国际上躲都躲不开,西方逼着你回答。我想我们应该直面问题,不应该躲闪,而是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依据三视角的模型提出了网络主权与信息关防的一些看法。 这个问题,应该从三个视角,管理、技术、社会(舆论)的视角,进行整体的权衡。我们应该找到一个平衡点,也就是中国在网络空间相对合理的,既保护了国家的核心利益,也可以得到国内国际普遍认同的管理政策。我认为这有很多值得研究的地方。还有例如数据跨境流通,可以从管理的角度来讨论。

最后我们形成一个结论,即压舱石的核心是需要平衡和稳定,而平衡和稳定应该做到三个方面的平衡。首先,应该做到一个东西方之间的平衡,随着网络开放度不断的增加,互联网的开放性就决定了我们人类社会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最后一定要走向合力的趋势。我们应该跳出东西方的价值对立,不是说一定东方压倒西方,或者说西方压倒东方。我们在做能力指数评估的时候,也应该充分的吸纳这样的观点,充分看到西方的长处和短处,在此基础上进行一个互补,而不是互斥。其次,是虚与实的平衡,网络空间和现实空间也需要平衡。最后,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利益平衡,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和绝对优先化,而牺牲其他国家的利益。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一定是失衡的,而失衡的结果一定会出现战乱,最后只能导致同归于尽,没有赢家。因此这三个平衡,就是全球互补治理。




本期编审:杜欢

本期编辑:贾艺琳、张纪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