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360 / 国际关系 / 统万城——匈奴帝国夕阳下苍凉的背影

0 0

   

统万城——匈奴帝国夕阳下苍凉的背影

2018-09-22  無情360

 陕北,一片雄浑的土地;陕北,一片神奇的土地。苍茫厚重、古老热烈,充满了史诗般的色彩。自古以来,英雄好汉遍地走,壮士豪杰傲苍穹。闭上眼睛,我们仿佛看到轩辕氏盛大典礼之辇;秦始皇的辚辚车阵;峰火狼烟的匈奴方阵;汉武大帝的滚滚铁骑;韩世忠抗金的刀光剑影;闯王李自成的战旗飘扬;以及逶迤高原之上的明长城,突兀在靖边大地上,那座“统领万邦”的大夏之城。 

靖边位于陕北榆林市西南部,无定河上游,跨长城南北。是著名的陕北三边之一(定边、安边、靖边),三边之地曾为明长城重要地段,历史上是中原农耕文明与游牧文化的交融之地。统万城位于靖边县城北58公里处的红墩界乡白城子村,因其城墙为白色,当地人称其为“白城子”,又因系匈奴首领赫连勃勃所建,故又称为“赫连城”,更有“统一华夏,万邦敬仰”之意,故而谓之“统万”城。《统万城铭》曰:“延王尔之奇工,命班输之妙匠,搜文梓于邓林,采绣石于恒岳,九域贡以金银,八方献其珍宝,亲运神奇,参制规矩,营离宫于露寝之南,起别殿于永安之北。高构干寻,崇基万仞,玄栋镂榥,若腾虹之扬眉;飞檐舒咢,似翔鹏之矫翼……崇台霄峙,秀阙云亭,干榭连隅,万阁接屏……温室嵯峨,层城参差,楹凋雕兽,节镂龙螭。莹以宝璞,饰以珍奇……”这座城池是五世纪初,南匈奴遗族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国都城遗址,也是匈奴族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留下的唯一一座都城遗址,是中国北方最早、最著名的都城,距今已有近1600年历史。


让我们的思绪回到1600年前,匈奴铁弗部一个名叫赫连勃勃(公元381年——425年)的英雄横空出世,成年之后腰宽体大,身高八尺五寸,后被秦姚兴封其五原公。北魏天赐四年(公元407年)六月,挂衔后秦持节将军。公元407年,赫连勃勃以鄂尔多斯为根据地建立了大夏国,自称大夏王、大单于。他雄心勃勃,名如其人,怀着复兴匈奴王朝的雄心壮志,驰骋蒙古高原,逐鹿中原大地。统帅着千军万马,弯刀所指,铁骑横行,军号响起,所向披靡。横扫今天陕北、内蒙古南部、山西北部和宁夏、甘肃一带,国力日趋强大。

一日骑马出游,到达今靖边县城北58公里处的红墩间乡白城子村一带,立刻被眼前波光粼粼、草木繁盛的景象所吸引。登高望远,不禁赞叹:“美哉斯阜,临广泽而带清流,吾行地多矣,未有若斯之美”,北魏永兴五年(公元413年),他决定在今靖边白城子建都城。遂征召10余万工匠、士兵、民夫修筑坚固城池,兴建亭台楼阁,装饰皇宫金殿,并任命叱干阿利为总工程师建造“统万城”。工程于公元418年竣工,历时五年之久才得以完成。《晋书》云:“崇台霄峙,秀阙云亭,千榭连隅,万阁接屏……雕镂图画,穷极文采”。城池分东城、西城与外城郭。外城郭极大,东西相距十里。东城周长2566米,西城周长2470米,总占地面积近80万平方米。《北史》曰:“城高十仞,基厚三十步,上广十步,宫城五仞……城基如铁石,攻凿不能入,基坚可以砺刀斧。”可以想象当时施工极为严苛,据说所用之土都要蒸熟以杀死草仔、虫卵,再用米汤石灰与水搅拌,等到一层干了,在夯筑一层,层层叠加,一层一层夯实建起来,我们今天可以清楚地看到城墙依然是一层一层的,堪比砖块、石头之坚固。直到今天,墙基历经风雨剥是不倒,千百年来而寸草不生。

气势磅礴的统万城,让游牧草原,居无定所的匈奴人不但有了遮风避雨的居所,还享受到了中原贵族般的荣华富贵,如果说建制规整的城池约束住了马背上民族桀骜不驯的性情,那么辉煌富丽的宫殿则消除了中原士大夫仇视外族的敌意,日益强盛的大夏国,忘乎所以,穷兵黩武,横扫四方,曾进进军关中,攻陷长安。

辉煌的顶点也是终点,就在赫连勃勃自认为能统一华夏,君临万邦之际。不料于北魏始光二年(公元425年8月)病死于统万城永安殿,时年45岁,葬于嘉平陵(今延川县梢道河乡东风原村白浮图寺山梁)。此后,赫连勃勃之子赫连昌继位,兄弟不服,发生内讧,导致子嗣相戮,加之赫连勃勃在位之时,雄心愈胜,横征暴敛,滥用刑律,民不聊生,怨声四起。公元426年,北魏趁机远袭大夏,赫连昌战败,魏军闯入统万外城,掳掠大量人口、财物而归。翌年正月,北魏军队攻下统万城,俘虏了大夏的官员、后妃、宫女一万多人,马30万,牛羊千万头,财物珍宝不计其数。公元431年,大夏残部10余万人在西逃途中被吐谷浑部所灭。自此,大夏灭亡。

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一统北方后,统万城被设置为统万军镇。公元994年,宋太宗明令予以毁弃,移民20万于银绥二州。统万城成为西夏与北宋相互交锋的边关重镇,从元朝大一统失去了军事意义,淡出了中国历史。到了明朝修筑长城,统万城被遗弃在长城塞外,静卧于大漠黄沙之中,直到清朝道光年间,才被世人所唤醒和研究。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无定河是黄河的支流,上游叫红柳河,流经靖边新桥后称为无定河。诗中流淌的戍边将士的热血,思念家乡的愁绪,历史残酷无情,时间消磨一切,无论曾经多么威赫一时,最终还是湮灭于沙海之中。过了无定河。就进入了统万城地界,迎接我们的是满目的凄美和荒凉,古城虽已残破不全,但仍然高达数十米,白色墙体,林立的马面,高耸的角楼,清晰地勾引出这座以“一统天下,君临万邦”之意而命名的大夏国都城的轮廓和规模。统万城内城呈长方形,中间以墙隔为东、西两城。内城是各级官署和王侯贵族居所,城内存有高约10米的建筑台基,应是赫连勃勃居住的宫殿遗址。外廓城是一般居民区。现存较好的西城遗址周长2470米,夯筑墙体细密坚硬,呈灰白色,高2至10米,马面处宽达30米。部分城垣、城门、马面及角楼遗存清晰可辨,高大的夯土台基仍然坚固厚实,二道城有506米长的城址,南面及西北角都保存比较好。内城南北长527.1米,东西长608.9米,略成方形。内外城都是用灰青色的白土所筑成,板筑清晰可数,很坚实。城壁遗址的高度,从1.6米至10米不等,宽度从0.07米至0.19米不等。城址一周和城连接的墩台也很多,共计东面11座,西面8座,北面6座,南面11座。板筑每隔十层至十三层即有椽孔一排,东南角的墩台高约7米,西北角的墩台又高又大,高约20米,椽孔中间有木椽头尚未全朽,印证出“飞檐八层,插椽孔穴,层层可数”。统万城遗址区内曾出土汉至宋代的遗物有“驸马都尉”和“西部都尉”铜章、铜佛像、铜镜、钱币、石碑、瓷器、陶器、砖块、瓦当、壁画等。今天,这座凝聚着匈奴民族血汗,曾经辉煌一时的都城,历经千年的风蚀雨淋,显赫与威严早已消逝,奢华与壮丽也不复存在,但那浩大的台基,厚实的城墙,依然以断垣残基的姿态,无声地诉说着一个远去的草原民族沧桑而神秘的背影。

 登高望远,天苍苍,野茫茫。夕阳西下,晚霞漫天,统万城笼罩在一片霞光之中。面对如此美景,我不想走开,要等到入夜人静之时,聆听一曲只属于统万城的优雅乐曲。深蓝色的天空,一轮金黄的弯月缓缓升起,有风悄悄游走蔓延,月下的统万城更显神秘和忧伤。月邀来风,风扬沙,似乎要掀开这座千年古城神秘的面纱,让人一睹马背上民族血染的风采,激荡的雄心。古月照今朝,今人观古城,几多感叹,几多凄凉。“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曾经纵马驰骋,雄心勃发的赫连勃勃早已淡出历史。是啊!“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一个弯刀鸣镝,纵横驰骋的民族就这样消失了。“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当年的统万城犹如一艘巨大的军舰,静卧在浩瀚的陕北大地之上,如今只剩下残垣断壁,任由后人凭吊。在浩大的历史进程中,一座辉煌的城池尚且如此,一个彪悍的民族尚且如此,小小的个人在浩瀚的天地之间是多么的渺小啊!只是历史长河中一个平凡的匆匆过客而已。金戈铁马远去了,风花雪月远去了,爱恨情仇远去了,荣华富贵远去了,雄心勃勃远去了,只留下一份月夜下的沉默,让后人细细品味个中滋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