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爱好者驭风 / 原创“醉读诗... / 醉读诗词之“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

0 0

   

醉读诗词之“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原创
2018-09-23  历史爱好...

文/驭风

眼儿媚

    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这男人要是犯起心病来,比驴还拧。

从网上看到一事,说是一哥们儿娶了个媳妇。新婚过后,男子外出打工,年底的时候回家,发现媳妇马上要临盆了。这厮拧劲上来了,丝毫没有将为人父的幸福与喜悦,一门心思认定孩子不是自己的,沉醉于媳妇红杏出墙的羞恼中不能自拔。丫这一不能自拔就是小二十年,起先媳妇不干,这名声不好听不是?况且天天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日子过得也没啥意思。后来,孩子也大了,这倒霉孩子也想搞清楚:娘是这个娘,爹是不是这个爹呢?于是,就做了亲子鉴定,科学的结果证明爹是爹来娘是娘,骡子没有下出个小马驹。按理说,事情到此为止就好好过日子吧?不行,男子心里落下病了,认为那份亲子鉴定是儿子与娘串通好了骗他的,以致全家做遍了上海的亲子鉴定中心,男子就是不相信,自己拔不出来,别人帮着他拔也不出来,也不知道丫过的啥瘾。

要说这种人智商有问题?未必。《梦溪笔谈》曾记载这么一个天才儿童,曰:(雱)自幼敏悟,数岁时,客有一獐一鹿同笼以问雱:“何者是獐?何者为鹿?”雱实未识,良久对曰:“獐边者是鹿,鹿边者是獐。”客大奇之。

这孩子的智商要是搁今天,考个奥数什么的估计没问题吧?

要说这种人心眼小?也未必。还是这个王雱,《晁氏客语》亦记载另一轶事。有一天,王雱他爹托人卖黄金,可是按“铢”零卖的黄金少于原来按“两”卖的数,当爹的起了疑心,怀疑托的那厮人品有问题,非常生气。结果王雱劝解道:“铢铢而较之,至两必差!父亲,您这又何必。”于是,当爹的爽了,“大笑而解。”

这王雱是谁啊?他爹地大家都知道,北宋大名鼎鼎的改革派领袖王安石啊,王雱是王安石的二儿子,所以有点二。但这不影响王雱打小就聪明的跟大葱似的,而且,巨有才。有记载说王雱还弱冠时,就“著书数万言”,23岁考中进士,为天章阁待制兼侍讲,“作策二十余篇,极论天下事”,名动一方。

宋朝那会儿,精英不仅要能作策制文,还得会填词。就像现在的小白领,不仅要有文凭有专业,说话聊天时还得穿插几句英文才有那二B的意思。

于是,有好事者不服,挑衅说你丫牛什么?会整词不?

王雱哪儿受得了这个?这不挤兑人呢吗?于是,脸一拉,眼一闭,沉思片刻,挥笔就填了首《倦寻芳慢》,当时就把好事者秒杀了。词曰:

露晞向晓,帘幕风轻,小院闲昼。翠径莺来,惊下乱红铺绣。倚危栏,等高榭,海棠着雨胭脂透。算韶华,又因循过了,清明时候。倦游燕,风光满目,好景良辰,谁共携手?怅被榆钱,买断两眉长皱。忆得高阳人散后,落花流水还依旧。这情怀,对东风,尽成消瘦。

可这天才神童王雱,偏就面对自己妻子儿子转不过弯,结果悲剧了。

“宋王荆公之次子名雱,为太常寺太祝,素有心疾,娶同郡庞氏女为妻。逾年生一子,雱以貌不类己,百计欲杀之,竟以悸死,又与妻日相斗哄,荆公知其子失心,念其妇无罪,欲离异之,则恐其误被恶声;遂与择婿而嫁之。”

话说王雱不仅高富帅,难得的是还有才华,23岁即中进士,娶了同乡美女庞妹妹。俩人郎才女貌,举案齐眉,好的一塌糊涂。婚后一年,生了个大胖小子,结果美满的爱情就此砸锅。咋回事呢?有句老话:儿子随妈,女儿像爹,这原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句老话罢了。可王雱聪明过了头,觉得儿子不像自己就不是自己的儿子,于是好日子不好好过,非得作。不仅天天跟媳妇干架,还琢磨着要把儿子杀死,“百计欲杀之”。现代医学把这叫偏执狂,属于精神有问题那种的,古代叫“失心症”。结果这么天天的折腾,可怜的孩子一惊一乍的,愣是给折腾夭折了。要说王安石毕竟是大政治家,是名符其实的名人,老头讲道理啊,觉得这事儿媳妇没错,自家儿子“失心”了。眼瞅着小两口的日子过不下去了,就做主解除了他们的婚姻,让儿媳妇改嫁了。

庞妹妹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把自己也折腾的病入膏肓的王雱,似乎明白了,于是写下这首《眼儿媚》。

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

仲春时节,杨柳依依,随风轻舞,本是一片赏心悦目的春景。不过,在失意又失心的人眼里,却是“烟缕织成愁”了。愁从何来呢?

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再美好的景色收入目光,也会被黯淡的心情淹没为哀叹。尽管枝头的海棠未经雨打,而如雪花般的梨花正在盛开,可对落寞的王雱来说,他的心里只是时光匆匆无力挽回的哀叹:春天都过去一半了。

或许,他无力挽回的不是春天,无力留住的又岂止是满目的春景?

挽不回,留不住,故,“烟缕织成愁”也。

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

此处秦楼非烟花柳巷之秦楼。相传,秦穆公有个漂亮女儿叫弄玉,是个音乐爱好者,箫吹的很棒,是乐器的那个箫。有一天,弄玉做了个梦,梦见一帅哥也吹的好箫,俩人暗生情愫,于梦里结为夫妇。弄玉醒来,怅然若失。秦穆公得知后,按照女儿弄玉梦中暗示的地方,派人去找,结果还真找到一个善吹箫的叫萧史的年轻帅哥。于是秦穆公把女儿嫁给了他。婚后,俩人住在秦穆公为他们搭建的凤台秦楼里,天天笙箫相和,乐声美得把凤凰都招来了。又过了几年,美妙的箫声招来一只紫凤一条赤龙,于是弄玉乘凤,萧史乘龙,夫妻俩一起当神仙玩去了。在本词中,秦楼暗指王雱自己住的楼,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忘美喻,快赶上风胖子了。因为他失心病发作的比较猛,所以,王安石安排他独居小楼。此时,王雱病重弥留,而前妻庞荻正要嫁给自己的好友、皇上的弟弟赵颢。王雱回忆往事,实在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了。

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枝头。

豆蔻,指的是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而枝头上含苞的丁香,又暗指思念之情抑郁成结,所以,走到生命尽头的王雱,也只能将所有的感情,寄托在枝头含苞待放的丁香花上。因为,丁香花,是天国之花。

珍惜眼前的感情吧,莫把相思寄枝上,丁香常结千古愁。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