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abcd / RT中国物联 / 金色相对论|稳定币:稳定从何而来?(上)

分享

   

金色相对论|稳定币:稳定从何而来?(上)

2018-09-27  阿强abcd
近日纽约金融服务署批准了Gemini和Paxos两家公司发行稳定币的申请,虽然不能认作国家行为,但引发了业内新一轮对于稳定币的关注。为什么要发行稳定币?稳定币的稳定机制如何建立?有怎样的风险?

“金色相对论”第十六期,诚邀百余位嘉宾聚焦稳定币,嘉宾们对稳定机制、货币属性、生态地位和发展前景等方面问题展开了激辩。

【本期主要嘉宾】

  • MakerDao经济学者兼中国区负责人 潘超

  • 欧链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 谭智勇

  • BTC Media亚太区CTO 古千峰

  • Bitforex的顾问 Alex

  • 知名财经专栏作家 肖磊

  • HiggsBlock的CEO邓柯

(排名不分先后)

 

【本期要点提示】

  • 三种稳定币模式(法币信用担保、数字资产担保、无担保的稳定币)中法币信用担保从根本上是机构信任,后两种从根本上是机制信任。

  • (稳定币)阶段性是个笑话,长期看是个威胁。

  • 投资的本质是把优质资产留在自己手里,把劣质资产扔给别人。

  • 这个世界什么最贵?信任。目前主流世界中,对于政府的信任还是有很大共识的。

  • 技术上,稳定币必须要有智能合约,而且是一条由主链加无数条侧链组成的“链网”,基于可信计算、可信存储、可信身份技术的可信网络。

  • “保证偿付性的情况下提供充足的流动性”这点很重要,仅是保证偿付性,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稳定币系统。

  • 更大的加密货币生态会诞生强大的稳定币。

 

由于嘉宾讨论热烈,内容丰富,本期内容作两期发布,目录如下:

1.为什么Gemini等公司要发行稳定币,发行稳定币的动力在哪里?

2.那么是否交易所都有发行稳定币的动机?

3.那么目前看来后出的稳定币很难超越USDT?

4.目前很多投资者对于稳定币的理解就是主要功能为止损。这种理解是不是片面呢?

5.稳定币发行有三种模式:法币信用担保、数字资产担保、央行机制,哪一种更适合应用在交易所中?各位嘉宾更看好那种模式?

6.如何看待GUSD接受政府的监管但却不是由一定的货币储备来背书价值?监管=价值背书,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会不会出现连环背书的现象?

7.那么稳定币会不会成为主要交易所基础设施的标配,从而形成“百所发币”现象?

8.投资者能通过投资稳定币获利吗?

9.古总一直强调,稳定币做为基础设施,可以衍生出许多市场的创新,这个可以展望一下吗?

10.所以目前市面上有多种稳定币,那么一个稳定币得到广泛接受需要哪些条件?

11.那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稳定币的风险体现在哪些方面?如何解决稳定币超发或者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12.所以如果后出的稳定币市场占有率较低,流动性不足,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13.稳定币能不能支撑起更大的生态系统呢?

 以下为本期内容:

金色相对论:为什么Gemini等公司要发行稳定币,发行稳定币的动力在哪里? Christina:我先抛个砖。据我了解,Gemini一开始就是朝美国的金融监管体系方向努力的,Tyler Winklevoss是很看重稳定币这一布局,他认为打造稳定币是未来整个银行加密体系不可缺失的一个环节,所以他们很早就有这个想法。 动力以及利益驱动方面,我认为稳定币的市值远远不止30亿美金,因为一个真正的稳定币是加密数字世界的一个基础设施,未来的应用场景是不可限量的,所以这也是美国很多机构想要往合规和理想稳定币方向努力的其中一个原因。 谭智勇:我觉得首先当然是直接经济利益,稳定币的发行方会使用铸币权换来的稳定币对价物(包括法币和其他数字货币)。其次是生态,一个成功的稳定币市场会推演出一大堆数字金融产品和数字金融衍生产品的。

邓柯:我认为稳定货币对加密货币市场的意义很重大,是加密货币交易的结算货币,等同于现实世界中的美金,承担了各个加密货币对的支付清算和结算职能。谁发行的稳定货币能成为事实标准,谁就在虚拟世界获得了类似美元的“全球铸币权”。 古千峰:我认为GUSD是一个很重要的实验,我非常看重这个实验对未来的影响,其中最明显的无外乎是开辟了主流资本进入数字货币行业的通道。其次,这类以信托为基础的数字美元很可能加速全球其它国家加快货币数字化的进程。稳定币的任务是在交易所层面上实现计价“货币”。 潘超:首先,Gemini 有个交易所。Gemini 发行稳定币其实和 Bitfinex 发行USDT、Bittrex 发行 TUSD 动机类似。在于提供自身交易所的基础货币,同时被其他交易所采用。最直接的影响是 GUSD 发行兑回的越多,其手续费收入越多。但手续费并不是其主要收入。增加自身交易所的交易收入,以及为之后的衍生金融品铺路是主要动力。 


金色相对论:那么是否交易所都有发行稳定币的动机? Alex:如果交易所做大,当然有,这是直接的流量入口。

邓柯:我认为交易所都有发行稳定币的动机,但在市场竞争中能够存活下来的稳定币是有限的。事实上市场只需要1到2种稳定币即可。 肖磊:稳定币的需求有两个,一个是避险需求,币圈进入熊市之后,对稳定币的需求非常旺盛,投资者需要将持有的数字货币转换成稳定币来减少损失,对下跌的恐惧击碎了很多投资者的信仰,都希望持有稳定币来避险,而现有的稳定币USDT则并没有打通顺畅的跟美元的兑换渠道,GUSD尽管(市场占有率)还很小,但解决了一个透明的转换问题,让兑换合法化;第二个是,数字货币发展至今,需要进入到流通领域,而流通领域需要的是一种价值比较稳定的货币。如何让新的数字货币价值稳定,唯一的办法就是跟法币绑定,这个需求可能是未来重要的一个数字货币的发展方向,很多机构已经认识到这一点,未来更多的骗子也会盯上这个市场。 古千峰:交易所是稳定币最大的落实者,但背后可能有相关政府对推进货币数字化试点的需求。USDT的发行机制饱受争议,不排除信托类稳定币慢慢会蚕食USDT的市场。稳定币的首要问题是相对于什么稳定?法币?黄金?大米?比特币?SDR?还是税收?只有这个问题明确了,才能进一步往下走。 潘超:交易所是单一法币托管模式稳定币的最大应用场景。 邓柯:我说一点个人看法,认为和法币绑定的稳定币,事实上面临两难的局面。如果做足够的KYC和AML,那为什么不直接用法币好了? 谭智勇:和法币绑定也是一个双刃剑,那就意味着更严格的监管和管控。甚至权益也不仅传统去中心化由区块链自身赋予,而变成发行机构和监管机构赋予。 肖磊:交易所当然需要直接跟法币打通,如果直接跟法币打通,稳定币就在交易所失去了意义。所以交易所需求并不是稳定币的最根本逻辑,交易所实际上不需要稳定币,只是现在没有办法。这就要考虑另一个问题,要解决数字货币的交易问题,如何巧妙的把法币拉过来一起玩,稳定币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邓柯:如果在KYC和AML上要弱于法币管理,那么就是一种监管套利行为,在正规金融市场上,慢慢套利空间会被越来越严格的监管规则吞噬掉,最终又变成了一种电子化的法币。 古千峰:USDT究竟有多少真金白银能应付兑付,是个问题,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已经有一年半左右没有公布资料了。如果是以美元为稳定参照物,那么信任就是美元1:1的抵押最靠谱;如果是黄金,那只有大国的银行才能具有这个资格,因为大多数黄金存在地下金库里;如果在特殊情况下需要大米来做参照,那也许是米商最具发行资格;如果是SDR,那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CGHuEwefEg41XyfGMfq1DKoVmQZ1f1XqtuBqkIOg.png


 金色相对论:顺着古总的质疑,我们的第二个问题就是——稳定币的币值稳定,这一信任从何而来?如何保证机制透明?公司发行的稳定币如何进行KYCAML验证?

谭智勇:所有稳定币的币值稳定都是基于一定的假设,就像所有的数学命题都需要一些公理作为推断基础一样。三种稳定币模式(法币信用担保、数字资产担保、无担保的稳定币)它们分别有其信任的基础。其中法币信用担保从根本上是机构信任,后两种从根本上是机制信任。

潘超:这取决于稳定币的发行机制。如果是单一法币担保模式,那么这一信任便是来源于托管公司及其审计公司。如果是像Dai这样链上资产抵押生成模式,那么机制本身就是完全透明的,所有生成、赎回、交易记录都在以太坊链上。任何人都可以审计,而且代码开源。

目前来看,锚定美元是最现实的选择。美元是最强的结算货币同时也是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计价货币。更进一步是锚定一揽子国际主要货币,但是这个事情IMF都没有能够实现。SDR的波动是要大于美元的。 肖磊:稳定币的另一个叫法可以称为“法币本位币”,信任机制首先是大家对美元或人民币有共识,属于最权威的流通货币,如果承诺1:1兑换,持有稳定币相当于持有了法币,这个是天然具有吸引力的;另一个机制就是稳定币的发行方式,如果基于区块链,比如以太坊等,实际上信息是公开透明的,是去中心化的。但稳定币本身需要做链下架构,就是如何做监管,这个是中心化的一套逻辑,比如法币的托管、审计等等,都是中心化的,所以说从这些中心化的服务机构终端,就可以做KYC等事情,这解决了一个简单的资产通证化的流程,给未来更多资产上链做了一次简单的示范,因为法币是一个最标准的资产,可以说是最早上链的资产。

 

邓柯:信任问题的关键是需要正规金融机构的审计和托管,但正规金融机构要敢于给你做托管的前提就是你的钱都是做了KYC和AML的。但如果做足够的KYC和AML,我们又不需要基于法币的稳定币了,如果稳定币的KYC和AML要求和法币是一致的,那我们直接用法币好了……所以USDT在中间找到了很好的发展空间,就是我不去考虑托管和审计,用市场份额来赢得信任,“too big to fail”。 Christina:稳定币之所以叫做稳定币是因为锚定一定的等价值的东西作为担保,可能是法币、虚拟货币或其他,所以信任就是从这些担保物或担保机制中来。

潘超:流动性越高,挤兑风险越小。


金色相对论:那么目前看来后出的稳定币很难超越USDT

邓柯:我认为稳定币不太可能有让法币退出流动体系的能力。全球每天法币流通量远远超过加密货币流动量。稳定币的KYC和AML是远远不如法币的(以及法币背后支持的一系列银行和支付清算机构的能力)。 肖磊:稳定币最重要的攻击性在于,它可以让法币退出流通体系,锚定法币的另一个意思是,法币你就躺在银行保险柜里,我出去流通。久而久之,稳定币就会替代法币,成为流通币,这是它可怕的地方。但这个过程需要更权威机构的参与,这恰恰是政府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法币具有强制性,所以扩散效率最高,而稳定币只能依靠自我的成长,所以很难在短时间内形成竞争力,很有可能还会成为阶段性笑话,但历史已经开始了。所以阶段性是个笑话,长期看是个威胁。 古千峰:USDT很快会面临挑战了,现在我们还就是假设相对于美元稳定吧,否则没法继续了。只是抛出这个问题,即稳定币的想象空间远超于相对美元稳定。 潘超:当下的稳定货币市场是次优均衡:人们都意识到USDT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个人没有激励去移动到其他的稳定币(流动性问题)。因此,即使在机制变得更加优秀,想在同一领域挑战或者取代USDT,难度也非常之大。赋予市场参与者新的回报,创造另一个的均衡范式是更加理性(或许唯一)的突破点,这要求既与USDT有根本上的差别(高于监管和审计的层面),又可以保证高效的流动性。

谭智勇:另外我们在考虑区块链场景的稳定币时除了讨论发币机制和价值机制外,也要考虑稳定币的区块链token化。我觉得仅仅是把现实世界的美元在区块链上资产做价值映射,都有相应的市场。所以稳定币是一定有需求的,当然细节上还值得探讨。 潘超:这取决于稳定币的发行模式。目前主要的稳定币类型为单一法币托管凭证如USDT,作用是法币与加密货币之间的出入桥梁和避险停泊港。对于加密资产抵押模式的稳定币,其意义在于不仅打通法币与加密货币的桥梁,而且在加密货币市场内部创造出了新的信用和流动性。


金色相对论:目前很多投资者对于稳定币的理解就是主要功能为止损。这种理解是不是片面呢?

古千峰:投资的本质是把优质资产留在自己手里,把劣质资产扔给别人。如果其他币相对于稳定币下跌,成为劣质资产,赶紧卖出,换成稳定币很正常,不片面。相反,如果看好某个数字资产,卖出稳定币,买入该数字资产,也是一样。

 

谭智勇:稳定币肯定不是简单的用在止损上啊。从设计来看,稳定币就是提供目前数字货币市场上的一般等价物,或者再细分应该要实现三个基础功能:交易媒介,价值储存以及记账单位。所以稳定币其实在市场上相对于机构投资者的意义会大于一般的个人投资者。 潘超:这是个蛮好的问题。对于单一法币托管模式的稳定币,其主要功能为止损和资金出入。对于加密资产抵押模式的稳定币,如MakerDAO开发的Dai,功能就更多了。比如去中心化的保证金交易,可以抵押数字资产生成Dai,然后购买更多或者其他的资产。由于其ERC20标准,作为以太坊生态很多应用的基础货币,包括去中心化交易所、预测市场投注货币以及任何涉及生态内部的交易和支付工具。交易媒介、价值储存和记账单位其实都是围绕着止损,要突破的点是创造新的信用和流动性。金本位从历史上来看并不稳定。

肖磊:谁都知道黄金作为货币,肯定比纸币要稳定,但自从全球大规模开始采用金本位之后,纸币就逐步替代黄金,进入到流通体系了。也就是说,现在谁都知道美元更稳定,但当数字货币以美元为锚的时候,恰恰在降低美元的流通率,因为以美元为锚的前提就是,让美元沉下去,只作为一个象征和背书。

邓柯:金本位会造成通货紧缩,一定会被信用货币体系所取代。

肖磊:通货紧缩本身就是一种需求。你难道不希望你持有的货币更值钱?作为民众,是希望通货紧缩的。就像你为什么要买比特币一样。但作为国家,希望通货膨胀。个人的需求,跟国家的需求,并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数字货币的创新,是自下而上。法币的逻辑是自上而下,代表了两种不同的需求,那就要讨论,什么是货币。 邓柯:现在全世界已经没有主权国家使用金本位货币了。我认为稳定币和金本位没啥关系。 潘超:要把货币和资产区分开,比特币设计中的致命缺陷就是模仿黄金的固定供给数量,使得比特币成了投机者的目标。比特币的通缩性质惩罚了“贷方”(设想你几年前借了一笔比特币计价的贷款)。固定供给量的设计忽视了货币的本身是一种可转移的债务,而货币的生成是适应需求所授予的贷款。 古千峰:这个有意思。稳定币到底是资产还是类资产货币呢?委托方可以通过printLimits方法,在保证托管金额的情况下,增加GUSD数量。这个行为是中心化的。

 

邓柯:我认为稳定币是一种行使支付结算职能的货币。法币信用担保最为简单可靠,我从事金融行业多年,一个基本道理就是:越简单粗暴的越靠谱。通过奇异金融工具创造的稳定,从来就没稳定过 。

 

谭智勇:我觉得这个取决于持有者的使用方式。比如现钞的美元,我拿来到美国旅游买东西,就是货币。但是我只是购入后放到家里做资产配置,它就成为资产了。


金色相对论:稳定币发行有三种模式:法币信用担保、数字资产担保、央行机制,哪一种更适合应用在交易所中?各位嘉宾更看好那种模式?潘超:货币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而且是有阶层性的。可以包括黄金、特别提款权、储备金、银行存款和可以实现日常支付职能的金融产品(最好的例子是余额宝)。目前来看,在区块链上可行的稳定币实现方式只有超额资产抵押(担保品)。

金色相对论:潘总认为不是法币信用担保吗?可以讲讲为什么吗?潘超:法币信用担保和法币托管模式是差别很大的东西。法币信用担保意味着进入财政的资产负债表里了,会保证其法偿性。法币托管模式取决于其背后的信托基金以及存款保险。 古千峰:法币信用担保,这个世界什么最贵?信任。目前主流世界中,对于政府的信任还是有很大共识的。 Christina:市场需要一种理想的稳定币,交易所也是,所以谈不上哪一种更适合应用到交易所中,目前看来GUSD是稳定币走在最前列的,所以我们第一时间上线了GUSD。Bibox更看重稳定币最核心的功能,稳定与安全,所以我们也在追求理想稳定币的道路上做了很早的布局。比如我们上线GUSD,也是很早就开始筹备的事情。

 

邓柯:我觉得DAI这种方式,未来是有机会和USDT竞争的。后两种方式都有局限性,只能实现某种意义上的“稳定”,一旦设计容量被击穿,就不稳定了。法币担保的肯定是最稳定的,但要和USDT竞争,难度很大。

谭智勇:我同意邓总的意见。如果发行方足够靠谱和信息公开透明,我认为法币信用担保是更好的稳定币方式。后两种方式受市场波动的影响会更大,但是会更加公平和透明,是一种更弱中心化的方式。现阶段,从实效上讲,我更看好前者。 古千峰:尽管我认为能刚性兑付的法币信用担保最靠谱,但最终能否被市场接受,还是要靠市场运营能力和实力。一个货币(法币)从大众共识,公认的稳定,到土崩瓦解,都是瞬间的事。

谭智勇:我觉得稳定分为两个层面,稳定币价值的稳定以及稳定币整个系统的稳定。数字资产担保可能能够做到稳定币价值的稳定,但是可能会导致整个稳定币系统的崩溃。BTS上一次又一次由于稳定币紧缩引发的大崩盘一再重复证明了这一点。

肖磊:现代社会,大部分货币流通在金融市场,而不是在实体市场,全球贸易占金融交易额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如果没有贸易,金融市场是不成立的。所以我认为GUSD本身的功能,是希望借助法币这个信用体系,使其进入到流通环节。至于背后能否做到跟法币1:1兑换,审计和托管机构是否值得信赖,实际上是一个技术问题,不是这个现象的本质。也就是说,GUSD未来的发展,并不取决于谁来背书。因为任何一个稳定币,都可以做这种背书,真正还要取决于使用范围有多大,取决于对其的营销策略是什么样子。只要有监管,说明是合法生意,就会有更多的机构去做这件事情,所以监管本身是一个背书,但也是一个魔盒,这就相当于有了以太坊,大家可以基于这个协议发出各种数字货币,但发出来的这几千种数字货币,价值各不相同。未来的稳定币,可能会有更多的背书形式出现,包括法币、黄金、房产、珠宝、股份、艺术品等等,目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潘超:BitCNY背后担保资产只有Bitshares,而且BItshares的生态基本只有BitCNY一个应用。容易陷入负反馈,连续爆仓。

 

谭智勇:数字资产担保形式的稳定性从根本上是无法解决熊市流动性枯竭的,多担保资产模式顶多是缓解这一问题,无法做到根本性解决。数字资产担保形式的稳定性从根本上是无法解决熊市流动性枯竭问题的,担保资产模式顶多是缓解这一问题,无法做到根本性解决。 潘超:信用贷款和担保品贷款是商业银行创造货币的主要方式。目前的区块链无法实现信用担保,担保品发行货币是可行的模式。对于市场处于熊市中,缺乏创建新的Dai平复溢价的问题。关键在于背后的抵押物种类,多担保资产模式以黄金为抵押物会减少此时创建Dai的风险。同时,TUSD和GUSD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抵押物(几乎0%haircut和利息)-->生成Dai。ERC20的TUSD和GUSD都直接可以纳入Dai的担保品当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