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社交电商 / 两性话题 / 追求美女如侍奉领导:攻心为上

0 0

   

追求美女如侍奉领导:攻心为上

2018-09-27  小米社交...


文/紫罗

1

方鸣一个农村孩子,虽然读书不多,但善学习,善琢磨,勤奋踏实,凡事讲究“把工作做到极致”,凭借着当西部志愿者时的成绩和光环,公务员刚转正,就调到了团区委当办公室主任。

他踏实肯干,熬夜加班从无怨言,工作也时有创新,金点子频出,事事处理到位,细节妥帖,领导和上级单位都对他赞赏有加,资历和能力早已够格,然而没背景没关系的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很多同时期参加工作的、各方面都不如他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提拔上去。

团区委的编制是一个书记,两个副书记,一个办公室主任,其他都是非在编的西部志愿者,他作为办公室主任,基本是一把手心腹,而两个副书记也跟他关系特别好,尤其是二把手江书记,他们曾经一起在团市委借调,一起深夜喝酒撸串谈理想,后来回到区里,江书记跟老婆孩子两地分居,于是他俩干脆一起合租,直到方鸣结婚了才搬出去。

一天中午,江书记神秘兮兮的叫方鸣去他办公室。

原来,上午的区委常委会研究决定,一把手调任其他单位,二把手江书记升任书记!江书记刚刚得知消息,喜形于色,迫不及待地把这个消息跟好兄弟方鸣一起分享。

两人庆祝得差不多了,因为本来关系也很好,方鸣就直接问:“江书记,您看,团委马上要换届了,现在副书记空了一个出来,您看我有没有机会呢?”

气氛在那一瞬间就变了,空气中原本弥漫的欢乐消失无踪,好像有一扇门突然关上,又好像有什么开关“啪”的一下打开了。

江书记说,这个不行,区领导定了副书记这个岗位要拿出去公招。

方鸣意识到了事情不对,江书记的任职都是刚定下来,空出来的副书记职位是来不及研究的,他瞬间也明白了,一些悄无声息的变化正在发生,兄弟情就此要破裂了。

果然,书记又说:“你在我们这里干了这么多年,很辛苦,又一直没提拔起来,我觉得如果你换一个岗位可能更有前途,区里新成立了一个重点办,正在搭班子呢,要不我给你推荐过去?区府办也不错啊。”

方鸣心下了然,书记这是要赶他走了。

他心里拔凉拔凉的,前一秒还兄弟情深,后一秒就翻脸不认人了,曾经的喝酒撸串、低谷时携手扶持、对着星空吼过的那些“苟富贵勿相忘”都是假的么?书记一朝得势,马上就要一脚踢开他了。

他心下愤慨,有什么情绪在左冲右撞,想从他的胸腔里冲出来。

但他能做什么呢?骂书记一顿然后翻脸走人?马上就是团代会,就此撂挑子不干活?人在屋檐下呢,如何鸡蛋碰石头?或是打感情牌,回顾从前?书记既已决意,回顾从前只会让一切更难堪。

他的心里转过无数个念头,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做出一副感恩的样子,说了很多感谢的话。

我听得也很感慨,他们合租时我去过,还记得这位江书记,话说,哪位领导会跟下属一起租房子啊?那时他们真是好得不行,没想到多年之后竟会因为这样的原因翻脸。

接下来一段时间,方鸣见到了更多的不堪。

比如第二天上午有个书记的汇报,材料还在方鸣那里,下午书记跟他说,他联系了区府办某某,说那里有个位置,想推荐他过去,完了书记话锋一转,让他今晚加班把那个材料改好交给他。刚好那个某某跟方鸣是很熟的朋友,他很清楚,那里并不需要人。

再比如,接下来的重要工作是团代会,一日接到书记电话,说给他推荐到了重点办,重点办的一把手对他很感兴趣,打算调他过去,完了又话锋一转说,还得加把劲,得把团代会弄完再走哦。

其实方鸣心中清楚,当天上午书记带了人去乡镇物色新的办公室主任无果,这才打电话忽悠他,想把他稳住。

方鸣心中冷笑,他知道书记的主意,却每次都声音诚恳地表达感谢,工作也更加卖力。

江书记稳住了他,他也稳住了江书记,而实际上,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其实那个新成立的重点办的一把手,正是方鸣曾经呆过的乡镇的一把手吴书记,当时方鸣在的时间不长,而吴书记刚好援藏了,他们并没有见过面共过事,但吴书记听很多人说过他,牢牢记住了他,之前就向他抛出过橄榄枝让他去做办公室主任,当时因为团代会换届有机会提拔,他就委婉拒绝了。

江书记翻脸后,吴书记再给他打电话,他就立马答应了。

也因此,他知道江书记所谓的向重点办推荐他,也是在涮他。

他按部就班地筹备团代会,对要调的事守口如瓶,直到出调令的头一天,才去向江书记汇报他要走,江书记十分震惊,而团委则不出意外地乱了套,虽然他走之前已经做好了所有的方案、子方案,甚至需要抽调哪些人、分别负责什么都安排妥当,江书记依然带着人加班了好多个通宵才险险开完团代会,会场还状况百出。

离开团委的时候,他走得很是狼狈,书记不发话,连送都没有人送他。

可是实力比江书记差太远,即使遭遇这样赤裸裸的背叛和抛弃,他又能做什么?唯有忍耐。

但方鸣也不是任人揉捏任人欺负之人,他依然用自己的方式报复了一场。

他到了新单位,熟悉工作、站稳脚跟、获得新一把手信任之后,他向吴书记汇报说,团委跟他联系,说当时走得匆忙,又忙着搞团代会,没来得及给他饯行,想补个饯行酒,也邀请重点办的班子成员参加。

这是好事啊,吴书记自然一口答应了。

他又说,“吴书记,我有一个想法,团委很穷,又才搞了团代会,估计剩不了多少钱,您看能不能这样,要不这顿饭我们来请?”

吴书记爽快答应了,直接给江书记打电话,说请他们单位全体人员吃饭,给方鸣接风。

这顿饭吃得宾主尽欢,一派和谐,江书记毕竟也是老江湖,并没有乍听到方鸣要走的消息时的震惊,而是完美表现出兄长般的关心之情和老领导的惜才之意。

而他的内心戏,就只能自己揣摩了,曾经的好兄弟,他千方百计的打压、排挤走,方鸣可谓是团委的元老功臣,在团委这么多年,走的时候竟连顿饯行饭都没有。而到了区里的重要部门,人家却无比重视,还邀请团委所有人一起为方鸣接风,两相对比下,人家会怎么看他?下属又怎么看他?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脸和羞辱。

而这场报复,宾主尽欢,充满了欢声笑语,所有人都蒙在鼓里,只方鸣一人心知肚明。

江书记就算怀疑,也找不出任何痕迹。

而最可怕的,方鸣并不止忍了这一时,后来方鸣到乡镇当了副职领导,团委刚好联系他所在的镇,不过不在他分管的村,但每次江书记来,方鸣必定向一把手报告,那是我老领导,我得去陪,每次都恭恭敬敬,全程陪同。

我不知道江书记眼中会如何看待方鸣,是觉得他实诚好欺负,还是觉得他难以捉摸、恐怖无比?我猜是前者,因为方鸣实在伪装得太好了。

这一段,我都不知应作何反应。“能大忍者,必成大材。”很长的时间里,我的脑海里只回荡着这一句话。

真的,这份忍功,这份算计,让我觉得我之前写过的职场文都是渣渣。

2

这个案例,其实值得好好分析下。

第一,明明是好兄弟,方鸣也很能干,江书记为何要赶方鸣走?

其实这就是所谓的一朝天子一朝臣,方鸣再能干,也是前书记的旧人,而江书记新上任,是想重新提拔一个人,希望别人对他感恩戴德,搭建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班子。

并且,他和方鸣太熟,方鸣也知道他的太多旧事糗事,一个一把手,很难让一个知道自己很多不堪过去的人留在身边。

而最重要的,方鸣曾经是一把手心腹,却跟他关系很好,一把手的某些想法,他能从方鸣那里隐晦地探听到,而今他做了一把手,这样的人能留在身边吗?

甚至很有可能,方鸣与二把手交好,一把手表面不说什么,内心却是不悦的。方鸣刚刚转正,一把手把他从乡镇调过来,也是希望他完全忠于自己,方鸣对他忠心耿耿没错,却跟二把手兄弟情深,哪个一把手喜欢下面的人结成团伙啊?如果把兄弟感情放在了首位,还如何开展工作?甚至,方鸣在团委多年都没有提拔起来,除了团委是小单位、实力不够之外,大约也是因为一把手内心不悦、并没有全力推荐他吧。

一把手考虑问题,始终是利益至上的,所以,综合分析下来,方鸣如何能留?

原来的一把手对他不高兴,二把手做了一把手,也照样容不下他。

第二,常常有人问我,如果在职场上遇到不公平的待遇,如何应对?如果被人排挤,被人欺负,应当如何反击?

比如,有个妹子说,她和她同级别的一个单位中层共同面临一个晋升的机会,那位同事长期把她视作竞争对象,长期造谣抹黑她,晋升之前,同事到领导那里去说她坏话,结果同事上了她没上,这种情况下怎么办?

还有个妹子说,一把手明显偏心,明明是她带的团队,快要出成果了,就临时换将让能力不如她的人来摘桃子,妹子质问我,难道因为我好说话就活该被欺负吗?凭什么?凭什么?

我为什么说方鸣贡献了教科书一般的操作?因为他的应对,完完全全地体现了“男人思维”。

首先,看实力对比。他是单位中层,对方是一把手,他明明白白的遭遇了欺压、排挤和欺骗,可是实力差距悬殊,他能做什么?消极怠工?想着反正快走了骂一顿解气?或者去找前书记哭诉?甚至不满地透露给兄弟和同事?都没用,这些做法,可能会内心痛快一些,但于事无补,只会影响自己的声誉,不利于今后的发展。

其次,既然无法报复,那就收起所有的不满情绪,照样以平静的面目上班加班,骗过了所有人。这一点我真是佩服得不行,多年前我在他面前是傻白甜,多年后他凭这份忍功依然把我碾压成渣渣。

再次,人生在世,总会遇上排挤和欺负。若是遇上了就不知如何是好,只会抱怨、憎恨和问“为什么凭什么”,那人生也没多少必要继续往前走了。实力差距悬殊的时候暂且按兵不动,等到有实力、有证据还击的时候再进行还击。方鸣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尽管实力差距悬殊,他仍然打了个漂亮的擦边球,用自己的方式不着痕迹地报复了一场,还让人发现不了端倪;而同级别的还击,大家大可以去看卯叔曾经写过的《职场还击战》,如何应对如何还击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不过我觉得还击得狠了一些。

最后,行走江湖,始终是实力为王,如果方鸣不是工作出色,有吴书记抛来橄榄枝,大约也只有灰溜溜地被赶走了。

方鸣是个极聪明的人,经过这次职场上的大打击,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错误所在,把自己修补得更加强大。

其实应该感激这次犯错,因为不久的将来,他就会遇到更加危险的挑战。

3

方鸣在重点办干了两年,在吴书记的大力举荐下,很快获得了提拔,按照一般晋升的轨迹,到一个乡镇去当党委委员。

因为是最年轻的班子成员,他被安排了很多工作,最多的时候一个人分管了三个领导的工作,还都是特别头疼、群众纠纷特别多的那种工作。他没什么怨言,下村摸情况,实地调研,一趟一趟跑区里争取政策和资金支持,尽心竭力为老百姓办民生实事。

他在镇上站稳脚跟、也适应了新工作之后,没多久,主要领导调整,又来了一位新书记。

新书记一来,镇上各路人马闻风而动,领导层、二级班子、甚至一些村书记、企业家都纷纷以各种名义跑到新书记那里去汇报工作介绍自己,实则呢,大家都懂,为了给新书记留下一个好印象,原本是红人的希望继续红,原本受冷落的希望能就此翻盘。

方鸣没去,照旧做他的事情,该下村下村,该开会开会。

新书记是个实干派,匆匆认识了班子成员和二级班子之后,就直接开始下村调研,一个村一个村的摸情况。

跑了几个村之后就发现,没方鸣不行啊,比如这个村反映要修路,镇上也支持,区里也批了,但至今未动工,什么原因呢?到底是卡在哪个环节?区里款项没到账?还是哪些审批手续没办下来?大家都说不清楚,方鸣分管的,只有他最清楚,得问他。

到了下一个村,村民又反映征地赔偿的问题,嗯,镇里关于赔偿的政策是怎么定的,遇到特殊问题是怎么处理、怎么考虑的,以前有没有类似的情况,这个答复错了可会引起连锁反应,得先问了方鸣来。

而书记回去一问,方鸣言简意赅地把情况介绍清楚,又拿出早已整理好的各种乡镇请示区里批复等文件,书记一看,就一目了然了。

书记这才知道,在镇上,论起对基层情况的了解、对各个村疑难杂症的熟悉、对老百姓诉求的掌握,无人能有方鸣的扎实程度。

这样几次三番下来,之后的调研,书记干脆带上方鸣一起,每次要去哪个村,出发前,方鸣就把那个村的基本情况、疑难杂症、老百姓的主要诉求、事情解决没有、进展到什么程度、镇里的汇报材料、区里的批示材料等等都给书记准备好,让书记心里有数。到了那个村,村干部反应情况,书记表现出的对该问题的扎实掌握,让底下人大为折服。

一圈乡村调研跑完,书记就把方鸣视作了心腹。

这一段经历,也让我很是佩服。

新领导到来,方鸣想不想得到新领导信任?想不想得到新领导重用?也想的。

可是巴巴地凑上去,一来新书记记不了那么多人,即使记住了,也是面目模糊,二来,始终逼格低了一些。

于是他采用了迂回战术,他不动,等新书记来找自己。

这就有点诸葛亮的意思了,明明想跟着刘备干,却偏偏要刘备来“三顾茅庐”。

而最终促使新书记来找他的,仍然是实力,他对基层情况的掌握无人能及,书记不得不来找他。

新书记来了,他早作准备,不仅基层情况准备得条理分明、一目了然,还帮助新书记迅速树立了威信,掌控了局面,他不成心腹,谁能成?

这就比自己巴巴的去套近乎不知道高了多少个层级了。

对于新领导来说,他也要树威,立规则,最大的规则就是干部晋升规则,像方鸣这样能干的不提拔,提拔谁?提拔马屁精,那么大家都会千方百计去拍马屁,提拔方鸣这样的,那么大家都认真干活。所以,几无悬念地,新领导上任后一年,方鸣由党委委员晋升为副书记(原副书记调离)。

 4

好事成双。他当上副书记不久,方鸣所在的区来了一位新的区委书记。

新书记要求很高,让组织部在全区范围内给他推荐秘书。

方鸣接到了电话去面试。

第一天,他到了区委办,等了6个小时,同时等的一共有5个人,大家没有等到新书记,最后接到通知先回家。

第二天,又接到通知去区委办,这次等了4个小时,他被通知进书记办公室,这种高段位的面试就不能写了,他们谈了40分钟,书记拍板,就是他了,没有见其他人,就让其他人回去了。

但是他当秘书属于“高配”,书记问他会不会觉得委屈。他说不委屈,很荣幸,很高兴。估计书记决定要他时,就已经想好怎么安排了。

他从乡镇副书记之职平调到区里,担任区委办公室副主任,办公室副主任是虚职,秘书是实职,总之就是服务区书记,跟着到处跑,说是副主任也行,秘书也行,助理也行。

也是碰到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区书记。

在这期间,他有一件事情,令我印象深刻。

他以前在团市委借调时的一位关系要好的姓林的领导,调到他们区来当副区长了。

他在团市委时的那帮同事,他带我见过的,他也给我讲过很多他们之间的事,我知道他们之间关系非常铁。

任职之前要公示,所以林副区长到任前,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各路人马纷纷出动,祝贺的,欢迎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方鸣自始至终,连个欢迎的短信都没发。

直到林副区长上任那天,他随书记去接他,林副区长才知道原来区委书记的秘书是他。

后来有点闲聊的时间,林副区长说,你这家伙,原来当秘书了啊,都不跟我说,又翻出一条欢迎的短信,署名是“小方”,问是不是他发的,他摇头说不是。

林副区长也是绝顶聪明之人,很快就明白了。

从此,他与林副区长之间,再无私下联系。有一次他奉书记之命去找林副区长,也是谈完工作就走,丝毫没有叙旧。再后来,又一位团市委的同事来到他们区,想约林副区长和方鸣吃饭,林副区长阻止了,说方鸣很忙,不必叫他。

我想,他与林副区长之间,已经有了一种不联系的默契。

我说,一个表达欢迎的短信也是人之常情吧,我理解你避嫌的想法,可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点?

他意味深长的说,团区委的事,他记忆深刻。

我了然,也默然。到了他们那个位置,很多事情已经身不由己了。

方鸣对区委书记竭心尽力,忠心耿耿,有时候还会有一些金点子供书记参考。书记任期不到三年,就调任市里当副市长,走之前把原区委主任调任别处,方鸣名正言顺地升任区委办公室主任。

之所以能写出方鸣的故事,是因为前不久他又更进了一步,副市长升市长,他也从区里调任市里,担任市府办副主任。虽然副处级别,但他行的是秘书之职,常常还是参谋角色,对市长的一些决策,尤其是关于乡镇发展的政策,有一定的影响。


后记: 


方鸣的故事讲完了,但文章还没完,方鸣对广大读者,还有几句诚恳的寄语的。

第一,不管身处哪个职位,至少要具备上一个职位的人的思维,比如你是科长,那至少要站在分管领导的高度去思考问题,想想他如何向主要领导汇报工作,他如何平衡下面,他更希望你们科室的工作做到什么地步。

第二,给领导做选择题,而不是问答题。很多人习惯问领导怎么做,其实不然,应该自己先思考怎么做,然后向领导提出建议——以提几个备选方案的形式。不过,就算领导没有选择你心目中最好的方案,也要坚定执行领导选择的方案。

第三,善于反思总结。这大约是方鸣最重要的职场心得了,这个总结并非我们平时随口一说的总结,而是复盘一样的去思考,去把成功的经验固化下来,把失败的原因彻底舍弃。


 卯叔说:

同样的故事,女人看男人,与男人看男人,还真不太一样。紫罗昨天讲的故事,我的评价可以归结为一句话:持之以恒地做一件值得的事。今天故事呢,我所看到的重点,也与紫罗不太一样。

实际上方鸣在短短的十几年里,实现了三次跳跃,而这三次跳跃,都是建立在第一次失败的基础上的。

方鸣还在区团委时,那么能干,又是原书记的心腹,为什么原书记调离后,他连个团委副书记也捞不着呢?

因为他与江书记走得太近。

中国有句成语叫“疏不间亲”,反过来说,就是“亲可间疏”,你和江副书记像兄弟一样亲,那你在江副书记和我这个正书记之间,谁更亲?你会跟谁间谁?——当然这些话,是永远不会说出口的,一把手甚至也不会责怪你,他只是心里告诫自己:此人不必把他当真心腹。

所以紫罗说方鸣最初入团委,是一把手的心腹,其实,不过是你能干,用用你罢了,并且给你一个把你当心腹的错觉。

方鸣在团委被踢走,职场的挫折来得早,来得好啊!失败是成功之母,这让他懂得:剪枝去叶、一心一意、从里到外地效忠一把手,是官场的捷径。

于是他很快就实现了职场的第一跳,调到乡镇任党委委员。

乡镇新的一把手到来,原来得宠的想继续得宠,原来失意的想翻身,这个时候是各显神通的关键时刻。

怎么去效忠新的一把手呢?

不是你想效忠就能效忠的,得人家看上你啊!

有格调、有抱负、有能力的领导,对于主动贴上来的人,总是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

相对而言,他更相信自己偶然看到现象,然后由现象及本质。

镇书记“偶然”发现,所有的工作难点都在方鸣那里求得答案,于是重用方鸣。而方鸣,你甚至把他的所作所为理解“做局”,也是可以的。因为“懂局”,才能“做局”——他知晓人心,知晓官场的真正捷径。

所以他很快实现职场的第二次跳跃,成为党委副书记。

由乡镇副书记到区副主任、正主任乃至现在的市府办副主任,可以看作是他跟着市长实现的连续跳跃。

他之所以能成为现市长的“红人”,紫罗用了一个生动故事,讲透了:

哪怕原来的故人成为现在的同事,也一直都装着不知道、不认识。

为什么要这样?你跟这个也很好,跟那个也很好,尤其跟副区长这种领导层的人也很亲密,你让作为一把手的书记怎么想?你们亲如兄弟,那我就只好“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了——这是一把手的逻辑。

所以从得到侍奉区书记的机会起,更加吸取教训,总结经验:剪枝去叶,六亲不认,一心一意、表里如一地做好服务老大的工作,这是方鸣认定的官场铁则,升迁捷径。

这条铁则的背后是什么呢?是人心。首先让领导感觉得到安全、可靠,然后才会有服务的机会,有飞黄腾达的可能。

把“领导”换成“美女”,是不是也一个道理呢?

对领导也罢,对美女也好,“攻心为上”是终极大招,我想方鸣一定是这么认为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