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第12区 2018-10-02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午餐肉这个平凡而伟大的食物,早已成了世界各国人民日常饮食中重要的一员。每次去吃火锅,吃货们也总会来上一份午餐肉,做三明治,煎一份午餐肉,午餐肉也是挺万能的。

今天就带大伙瞧瞧那些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午餐肉的故事还要从美国说起,在经济危机刚爆发不久的1929年,一家叫做荷美尔食品公司(Hormel Foods, LLC)的美国公司就开始琢磨了,既然老百姓吃不起高价肉,那就将那些相对便宜的肉加工一下,使之更加美味,以满足老百姓饥饿的肚子,将美国人传统上不怎么吃,也就价格低廉的猪肩肉加工成廉价罐头出售,并把这种罐头取名为“荷美尔五香火腿”,在研发成功后马上将其投入市场。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一开始,市场反应平平,并没有预料中的火爆,荷梅尔公司不得不召开了美国版的小诸葛会,结合市场反馈,做出若干改进,第一就是在罐头中加入大量淀粉,减少猪肉含量,进一步降低价格,一个美味的荷梅尔五香火腿罐头340克仅卖40美分。第二就是加入了亚硝酸盐,不仅延长了保质期,还让罐头肉呈现出一种诱人的粉红色,今天我们都晓得亚硝酸盐是致癌物,但那个时候可没有这个概念。第三就是重新取名为SPAM,也就是猪肩肉加火腿(shoulder

of Pork And ham)的缩写,叫起来还朗朗上口,所谓酒香也怕巷子深,放在美国也是如此。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结果,这一版本的SPAM罐头在推出市场后大受欢迎,不仅老百姓大量购买,而且美国政府也大量采购用于救济穷人。到1940年,绝大多数美国人已经吃过这种美味的“肉罐头”,许多民众也对这种困难年代里宝贵的肉类替代品而感激不尽。荷美公司也借此大赚一笔,一夜之间从小公司跃升为全美最主要的大型食品公司之一。时至今日,SPAM品牌已经成为全球知名的午餐肉品牌,诸位感兴趣的可以入手一个尝尝味道。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随着罗斯福总统上台后挽救美国经济的措施逐渐实行,大多数美国人重新找到工作,开始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让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吃上真正的肉,SPAM罐头的销量也就不如此前了,毕竟,SPAM罐头是一种真正的救急食品,老百姓们还是喜欢吃纯肉,而不是这种淀粉比肉还多的罐头。至于为什么类似SPAM之类的罐头在中国会被称为午餐肉,则是因为中国人大多是在西餐上吃到这种罐头,而当时的中国人吃西餐的时候大多是午餐,因此也就将其称作午餐肉了。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二战爆发后,午餐肉重新开始大卖。当然,这也与美国政府的不人道有关,美军后勤部门对独立战争时候饿肚子的历史记忆犹新,填饱肚子的重要性排在了口感的前面,虽然美军后勤部门同样订购了不少猪肉、牛肉、火鸡等纯肉类罐头,不过最多的还是价格便宜的午餐肉罐头,订购了就要吃,从将军到大兵谁也别想跑,陆军尤其如此。海军一向以伙食好著称,二战中美国最好的牛排要优先供应给海军,陆军靠边站。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二战时期物资匮乏,美国也得缩减各种开支,荷美公司为了降低成本,不得不降低午餐肉中肉的含量,大量增加淀粉、劣质油脂和防腐剂,导致味道也越来越差,甚至后期生产的SPAM午餐肉除了咸就是咸,天天吃这个,大兵们怨声载道。不过由于价低量大,美国后勤部门还是顶住压力大量采购。艾森豪威尔曾经对荷美公司总裁坦白说:“在过去的四年里,我和全军官兵一样吃过无数你们生产的午餐肉,我也必须承认在那时的战争压力下,我对这些肉有很多不厚道的评价。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们,因为是午餐肉帮助我们打赢了战争,当然,你们的罪行也是可以被饶恕的,你们生产的午餐肉太多了。”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不要说是午餐肉,就算最好的牛排你天天吃,顿顿吃也受不了,这也就可以理解美军上下埋怨午餐肉与梅毒一样恶心了,不过,根据现在看到的二战照片,美国大兵在战斗间歇还是掏出随身携带的午餐肉罐头大啃,毕竟,这玩意儿热量高,这个时候谁还会在乎吃相和口味?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除了美军之外,午餐肉罐头还大量援助给了自己的盟国,战时主要是援助给了英国、苏联和自由法国。在英国,德国人的潜艇战使得英国陷入了肉类紧缺的状况,有限的商船运载量要优先用于运输与战争相关的物资,战斗机无疑比肉类的优先权要高,而且英国战时也没有太多的资金去购买上等牛肉,美国生产的午餐肉罐头成为英国战时的主要肉类蛋白质来源,不仅仅是英军,老百姓包括皇室都吃这玩意儿,小时候的撒切尔夫人吃过,蒙哥马利元帅吃过,现在的伊丽莎白女王和当时的乔治六世也吃过,不知道女王和国王什么感受,反正后来的撒切尔夫人对战时能吃到午餐肉罐头感到兴奋异常,在她的回忆录中甚至可以感受到那种欣喜与激动。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苏德战争一爆发,苏联红军的一路败退,不仅丢掉了乌克兰这样的大粮仓,而且战前储备的大量粮食不是被德军夺走,就是被自己烧毁。尽管战时严厉的经济政策将农民们几乎所有的食物都征发并优先配给给军队,但苏联依然难以满足自己“褐色牲口”们的需要,尤其是在寒冷的高纬度地区,不吃肉根本无法进行高强度作战,苏联尽可能搜刮一切可以食用的肉类送往前线,甚至蒙古都贡献了大批牛羊。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即便如此也仍然不够,幸亏有租借法案,大量美国生产的肉罐头被分发给了苏联红军官兵,当然,苏联老百姓是吃不到的,所有根据租借法案送来的食品,不是几乎,而是全部送到了军队手中。在这些根据租借法案送到苏联的肉类食品中,最受苏联红军欢迎的是猪肉罐头和午餐肉罐头,午餐肉罐头属于美大兵实在没招才吃的东西,在苏联红军那里却成了无尽的美味。将猪肉罐头里的猪油挖出来涂抹在掺有木屑的黑面包上,若是再撒上切碎的葱头,那真是升官也不换了,午餐肉罐头则烧成碎末抹在黑面包上,或者干脆夹在黑面包里啃。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午餐肉罐头同样受到了德军的欢迎,在欧洲战场,缴获的午餐肉让德军士兵看傻了眼,因为那个时候的德军虽然依然有肉可吃,但数量已经少了许多,更多的是那些植物性蛋白食品。美国通过国际红十字会送往德国战俘营和日军战俘营的食品包裹中,也有大量的午餐肉罐头。很明显,德国人比日本人文明多了,很少截留食品,根据回忆,很多被日本俘获的盟军战俘由始至终就没见过红十字会包裹,日本人二战后期都没肉吃了,怎么可能将这些宝贵的午餐肉罐头给他们眼中低人一等的战俘享用呢?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至于韩国人,则是一下子让吃了几十年的寿司去死吧,抱起美军救济的午餐肉罐头就啃,尤其是在朝鲜战争的时候,韩国经济几乎崩溃,衣食无着的老百姓就用美军的救济食品发明那道无限回味的美食——“部队锅”(其实就是方便面午餐肉 蔬菜 辣油,连个茶叶蛋都没有,差评!)。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中国人接触午餐肉要早得多,抗战爆发初期就订购过一批午餐肉罐头,不过被国人广为周知还是因为驻印军和远征军。待遇等同于英印部队的驻印军,不要说午餐肉罐头,就是牛肉罐头都随便吃,肉类太多了,以至于驻印军的下级军官和士兵们只能利用休息的时候挖野菜“改善”伙食。抗战结束后,大量的午餐肉罐头作为救济食品运到了中国,国民政府也花钱购买了上亿美元的美军剩余物资,其中也有大量的午餐肉罐头,中国老百姓们明显对这种洋玩意儿有自己独特的吃法,其中最流行的还是切碎了炒饭,对于战争中饱受饥馑的国人来说,印着US的铁皮罐头就是最高的美味了。(我好像吃麻辣烫的时候会放几片午餐肉,炒饭当然多放鸡蛋、虾仁啦 )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新中国成立后,国营食品厂依然在大量生产午餐肉罐头,诸如大名鼎鼎的上海梅林厂出产的肉罐头,基本仅供军用,一般人能吃到绿皮的午餐肉罐头,那说明你绝对有过硬的关系,拿来送礼更是无往而不利。不过,即便是军人,那个时候也不容易吃到午餐肉罐头,因为苏联在北方给中国的压力太大了,得时刻备战,大量的肉类罐头要被当作战备物资储存起来,而且储存时间往往都是保质期的数倍。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不过,对那个时候肚子里缺油水的老百姓和军人来说,保质期也不算是个事儿。曾经有一个老兵回忆,当战备物资运输通过驻地转运时,知道运的是肉罐头,流着口水却没有办法,结果还是老兵有经验,搬运那种大概是十公斤装午餐肉罐头的时候,故意磕在地上弄坏,坏了只能就地处理,结果,这位当时的小兵吃到了最好吃的肉罐头,多年后回忆起来依然回味十足。

那些年,我们在战争中吃过的午餐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