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奇怪的经济学规律:女服务员的美貌程度,经济越差

 高扬巨斧 2018-10-03

  消费指数虽然不是官方的统计数据,却是一种社会学层面自行衍生归纳出来的一种反映方式。看似非正统,但是却也颇具深意。


  不管你有没有学过金融,都应该听过不少衡量经济状况的指数,比如CPI指数、PMI指数、消费者信心指数,但是“口红效应”、“裙摆指数”、“纸板箱指数”、“男士内裤指数”和“服务员美貌指数”你就未必听过了。其实经济学并非只是上层建筑,它也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便利店指数”


   便利店开得多,证明经济状况越好


  有研究发现,当消费者信心指数开始上扬的时候,全国便利店的数量也多了起来,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全家便利店。


  便利店由于受场地大小限制,无法有超市那样的规模效应,即便是比较大的全家,货架上也只能摆放约1800个左右的商品。单价较低,单点销售额成了主要的盈利指标。因此除了选址以外,路人的购买欲望就成了最大的可变因子。


  在经济低迷的阶段,便利店往往发展受到限制,人们更乐于因为贪图5%左右的折扣而选择大超市。更重要的是,便利店的主要盈利点:全家的便当、三 明治、罗森的寿司等等自制快消类食品往往被路人家里自制的便当取代。但便利店仍然需要24小时营业,支付昂贵的房租,生存状况就会很堪忧。经济回暖阶段, 则是便利店的春天。


 “大卖场指数”和“百货商场指数”


   沃尔玛营业额越少VS东方新天地营业额越多,证明经济越好


  在全家、罗森、7-11等开展得如火如荼的同时,有另一批竞争者开始陷入困境,家乐福、易初莲花的营业额大不如前。沃尔玛在2014年裁 员,30多名总监、副总裁被辞退,这些无一不是大卖场性质的超市,走的是“天天平价”的路线,沃尔玛的经营口号更是“Save Money,Live Better”。据客户陈小初说“没钱的时候觉得大超市好,东西实惠,但是最近就觉得为了这么点东西,一瓶洗洁精,一条毛巾,就要排那么长时间的队,感觉 还不如就去附近的便利店买算了”。


  陈小初的想法也代表了绝大多数大卖场的困境,一站式购物以及用户年龄偏老龄化的定位使得他们在具有商品选择多、供应商谈判权较大等优势的同时也 有了致命的两大弱点:购物时间成本高、人力成本大。在经济萧条的时候尚能够在电商和便利店的夹击下以低价求生存,在经济情况回暖的时候就只能自求多福。


  相反的,高端百货商城却在2013年到2014年间普遍营业额增加。在北京,东方新天地、王府井、燕莎的停车位经常爆满;在上海,国金中心和久光百货等高端奢侈品聚集地也有了熙熙攘攘的顾客。


  百货商场更加注重购物体验,一般价格走中高端路线,选址会在市中心等周边居民较有购买力的地段。百货商场的兴盛也就意味着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价格不再是衡量商品的唯一标准,人们愿意花更多的钱在商品的附加值上面。


“经济型酒店指数”


   分店越多,经济越差


  如果在百度里搜索“某某之星营业额”,你会快速整理出一条企业发展的时间线:2008年—2010年是高速增长的两年,仅2010年三季度的营 业额就增长了42.41%;到了2012年,开始进入“营业额保持平稳”阶段,2013年开始到2014年,“创新”和“转型”成了某某之星的关键词。


  经济型酒店和豪华酒店的经济对立关系并没有大卖场和百货商店来得明显,豪华酒店在同一时期的营业额并没有呈很明显的上涨态势。但是,入住率却通过团购等方式比以往高了不少。


  经济酒店最大的好处在于性价比高,地理位置方便、价格便宜,但是在舒适性方面就会打折扣。


  那么住店的主要人群都有哪些呢?除了开房的情侣和旅行者,其实大多数的入住者都是出公差的职员,他们大多有公务在身,所以才会有临时订房的需 求。企业需要运转,这一笔开销不能省,却可以在经济困难时期被压缩。性价比较高的经济型酒店在萧条时期反而容易有很高的入住率。但是当经济情况向好,企业 对公差的补贴就会增加,经济型酒店的竞争力就会大不如前。


  生活现象和经济指数相连接在国外早已对这些奇怪的现象有了研究,例如如下


 “口红指数”


   口红销量越好,证明经济越差


  在美国,口红是一种廉价商品,而且能带给人精神愉悦,所以女性涂抹口红的频率会在经济衰退期激增,因为这是她们能够消费得起的为数不多的放松心情的方式。不过这种口红仅限于廉价口红,像Channel、Dior的唇膏在经济向好的时候反而一路激增。  


抹车窗人指数
每当在斑马线及红绿灯前突然跳出一名甚至多名卖廉价物品或手持破布要洗抹你的汽车的壮汉时,必然是经济不景气失业率上升的反映。
出租车司机谈吐指数
有这么一个指数,有些添堵——“读饱书的士司机指数”,每当乘坐的士随时碰上谈吐文绉绉的司机时,不必查询GDP数据,便可断定经济已陷入不将其或快将进入衰退。
理由是:连有知识的“文化人”(本科以上学历)都来开的士了,那失业率可想而知。
扑克牌销量指数
扑克牌销量越多,说明失业空闲的人越多,人们用打扑克来消磨时间,这本来就是一种没信心的表现。如果你经常碰到打扑克的,也许是经济在下行的一种表征。
营业部外面的自行车指数
看营业部外面的自行车多少,就知道交易大厅内有多热闹了。这是中国特色股市的最直接指标。如果自行车多,说明股市景气,人们满怀信心和憧憬。如果营业部外面的自行车稀稀落落,一定是大家连看盘的心情都没有了。
女服务员的美貌程度指数
据纽约观察家的解读,当活色生香的女服务员随店可见,经济必陷困境,反之则显示经济兴旺,换句话说,当你到处碰见美女服务员,便可考虑抛售股票。
何故?观察家的解释是,当经济红火,颇有点“资本”的女性很容易找到工作环境舒适即不属厌恶型行业的工作,诸如商品模特、推销员等,没有到走投无路,断然不会去当服务员。如果餐厅的服务员一个个秀色可餐,那么说明经济确实已经下滑到了一定程度。此外,男性经济宽裕后更容易“金屋藏娇”。
女性裙摆
“美国仲裁之父”佐治·泰莱指出,裙摆离地尺码与股市盛衰成正比,即裙脚愈高股市愈旺,裙脚着地则股市“衰到贴地”,而此观点已被论证,从那张根据纽约名店Smith Barney不同长度裙子的年销售量配合、印证股市指数绘制的走势图,可以清楚地看出在1897年至1990年间,裙摆短长与股市升降的确有正比关系。
为什么呢?佐治·泰莱说,经济增长时,女人会穿短裙,因为她们要炫耀里面的长丝袜;众所周知,丝袜是一种易消耗品。而在经济萧条的时期,因为买不起频繁更换的丝袜,女性只能用短袜来替代,于此同时就只能割舍短裙,换上长裙。


包工头回复及时指数
每当股市大涨经济过热时,包工头多半关机,以其生意应接不暇或在股市中有所斩获根本不在乎是否有生意,如果包工头在24小时内回电话,则意味着经济衰退,如果你刚挂完电话回电便至,则反映经济进入大萧条。
啤酒消费量指数
市场上有啤酒销量萎缩经济必然低迷的看法。当失业率高企公司随时裁员,作为一家之主的男性没心情与同伴吹水轰引,大多买酒回家消愁,但在家中不能痛快狂饮更不能烂醉,啤酒销量于焉下降。
女性头发长度指数
据日本最大规模的日用品制造公司“花王”于1987年开始在东京银座对一千名二十至三十岁女性进行的年度民调后汇编的“发型统计”显示,他们偏好蓄长发时显示经济在复苏中,反之则经济仍在恶化。
佐证是,1997年,留短发的比蓄长发的人多,翌年为日本经济“最差”的一年,2008年经济有所起色,超过八成受访女性发型不是长长就是中长
领带规律
领带销售多寡与经济盛衰成反比,销售高意味经济不振,表明更多男性要身着正装去求职,需要领带的“配合”。

  总结:


  这些奇怪的经济学指数都代表了在某种经济形势下的购买力状态,看穿了这一点,也就不奇怪。就像天热了就要吃冰淇淋,天热了短袖衣服的销量就会上涨,我们不能跳开“天热了”去直接看冰淇淋和短袖的销量是否构成逻辑关系。


  消费指数一般和恩格尔系数呈反比,恩格尔系数越低,这些指数的有效性越强。这些数据虽然不是官方的统计数据,却是一种社会学层面自行衍生归纳出 来的一种反映方式。看似非正统,但是却也颇具深意,因为经济学本身就是一种社会现象的概括,脱离了解释社会现象本身,经济学的存在也就变得毫无意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