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区 / 环球时报 / 《复仇在我》与今村昌平

分享

   

《复仇在我》与今村昌平

2018-10-05  第12区

本文节选自今村昌平自传性随笔《草疯长》

高培明译,新星出版社出版



久别十一年的故事片


文 / 今村昌平

译 / 高培明





债权人会议对我穷追猛打,等着结算的票据和债权人又整日紧跟着我,1976年后有三年多时间我连纪录片也没法拍。


我竟然被折腾得体重减了十公斤。一天,我正踉踉跄跄地在校园里走着,有个学生对我说:“老师,您再拍一部电影吧,我们可以去打工为您凑钱。”我问:“能凑多少啊?”学生回答;“一个人凑五万日元,三十个人就能凑一百五十万日元了!”尽管这点钱是拍不了电影的,但他的话还是令我很感动。后来我投入了拍摄《复仇在我》。这部故事片据我上次拍《诸神的欲望》已经过了十一年。




今村昌平


《复仇在我》的原作为佐木隆三的写实作品,写的是1963年西口彰连续五次杀人案件。电影剧本按原作将主人公名字改为榎津厳,由绪形拳扮演。按照惯例,为了了解剧中主人公犯人的真实情况,我走访了杀人现场和他的出生地。然而调查得越多,我越是一头雾水。犯人虽然有与金钱、女人相关的犯罪动机,但我并未感到情况严重得将他逼到了非杀人不可的地步。




西口彰


他是个比我大一岁的美男子,能用英语会话,很讨女人喜欢。这使我甚至对他产生了一丝亲近与尊敬,以致后来采访警察时,我竟然会不知不觉地使用敬称,脱口而出“当时的西口先生……”,结果挨了刑警的训斥。然而,即使是将之看作不合逻辑的现代犯罪的先例,电影却不能“不明不白”地收场。我们至少得把“不明不白”的事情拍成一部“明明白白”的电影,剧本的编写伤透了我们的脑筋。




马场当(左,编剧


扮演犯人的绪形拳也为如何把握角色而苦恼,但他有时会尝试一些具体动作来捕捉剧中人物的感觉。譬如,有一场戏是主人公第一次杀了人逃跑后,歇了一会儿才发现手上的血。如果此时去找自来水把血迹洗掉,就显得过于俗套,与情景不合。于是我要求他去小便,用尿液来冲掉手上的血迹。他忠实地执行我的指示,使劲甩动着那个玩意把手冲洗了一遍。那动作让人感到他演得很得要领。这种时候,导演会在心里赞叹:演得太好了!人们一般认为,惯于欺诈的智能罪犯很少会去抢劫杀人,这个主人公正是个按常理难以理解的特例。看着绪形拳在剧中对人物形象的精心塑造,我也感到很高兴。




绪形拳 饰 榎津厳


挑选演员当然是导演一项重要的工作,即使是一个小角色也必须仔细斟酌后再决定。如果角色是个老于世故的难缠老太婆,最好挑个同样老谋深算的女演员来演。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清川虹子在《复仇在我》中堪称是最适合的演员。她扮演的浅野久乃是榎津厳的受害者,我们在对现实生活中的原型进行调查后发现,她以前也杀过人。




清川虹子


或许,浅野久乃作为同样心怀叵测之人,在某个瞬间看破了榎津厳心里的犯罪冲动。影片中她恐吓榎津厳的那个情节,就是产生于这种设想,也只有清川虹子才演得出这种气势。现实生活中的清川虹子虽然没说自己会杀人,可是却深谙如何可以把人吓得脸色苍白。曾经有一天,她特地拿了本揭露一名与我有绯闻的女演员隐私的书到摄制现场来,笑嘻嘻地对我说:“她托我向你问好。”




“我知道你想下杀手”


我经常对演员说:“你们尽管旁若无人地尽情表演,摄影机从哪个角度拍是次要的事。”因为也许是拍电视剧拍出来的坏毛病吧,那个时候喜欢对着摄影机表演的演员渐渐多了起来。这样一来,他们的演技就会受到限制。


在这方面,倍赏美津子始终让人感到她是个到位的电影演员,从不强作出某种表情。演员尽力融入角色之中的表演方法无疑是正确的,我们要求惯于连续表演整段时间的舞台演员也能具备这种能力。而另一类演员则能自然而然地融入到角色中去,电影演员就应该这样,因为他们必须将各分镜头的表演连贯为一体。倍赏正是这类的典型。




倍赏美津子


倍赏美津子在《复仇在我》中饰演西口的妻子。丈夫离家期间,她与三国连太郎饰演的公公关系暧昧起来,具体表现是两个人一起泡澡。情节设定的场景是深夜的露天浴池。我们在外景地别府温泉找了好几处,但每个温泉浴池都维护得很好,难以拍出深山的荒凉感来。


我们又把搜寻范围扩大到全国,找到神奈川县厚木市附近的温泉街,总算发现了一处有这种荒凉感的儿童专用浴池。起初,我们把水放进浴池再用几台电热器加热,但时至严冬时节,加热毫无效果。还是制作部想出个主意,从厚木市借了带真空泵的清洁车,把车子彻底洗干净后,再从市里的澡堂和鹤卷温泉把热水送过来,这样好歹能进行拍摄了。




三国连太郎、倍赏美津子、绪形拳


这时候的倍赏美津子呢,却在温泉旅店饶有兴趣地玩着打鼹鼠游戏。我不由得有点担心,这可是个重要情节,她这样不要紧吗?可是倍赏美津子早已对剧本烂熟于心,到了正式拍摄的时候,她拿捏得恰如其分,演得非常成功。

全部拍完之后,我这个导演正沉湎于孤独与感伤之中,只听有人爽朗地说道:“今平,觉得冷清了吧?”抬眼一看,是善解人意的倍赏美津子提着一瓶白兰地走进屋子里来了。




《诸神的欲望》


由于演员们发挥出色,《复仇在我》被电影旬报、每日映画大奖、蓝绶带、日本电影学院奖评为最佳作品。我曾因为拍摄《诸神的欲望》而一时对那些整日矫揉造作的演员厌恶至极,而拍摄这部电影又使我骤然感到演员也还是有希望的。我再次投身到了故事片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