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热血先秦(八):君子之国的作死之道,居然是不死不休

2018-10-10  羋雪

卫国在春秋战国时期被世人尊称为“君子之国”,千年后依然号称“燕赵自古多侠士,卫地自古多君子”。孔子周游列国14年,在卫国就待了10年;和孔子并称为“南季北孔”的吴国大贤季札称赞卫国“卫多君子,其国无患”。

能够得到两位大贤的首肯,必须是实至名归才对,而且他们说的“君子”应该首选品德上的。但通观卫国历史,占据头条都是乱伦、弑君、短视这样的花边新闻,为什么会这样呢?

首先肯定一下卫国发达的文教礼乐教育,国民素质高,一代代人才辈出:

商鞅,法家代表人物,姬姓,公孙氏,名鞅,卫国人,故又称卫鞅,秦国变法的划时代人物。

李悝,法家代表人物,在魏国实施著名的“李悝变法”,使魏国称霸诸侯。

吴起,著名军事家﹑政治家,在魏国组建“战国四大强军”之魏武卒,打遍天下无敌手;在楚国实行“吴起变法”,使楚独霸一方;《吴子兵法》作者。

热血先秦(八):君子之国的作死之道,居然是不死不休

变法鼻祖--李悝

那时候的卫国已经只剩下一座城池,却还能连续产出法家三大代表人物,别急,后面还有更牛的。

吕不韦,秦国丞相,秦灭六国的重大功臣,姜姓,吕氏,姜太公的后裔;《吕氏春秋》的主编。

著名刺客荆轲也是卫国人。

卫满,姬姓,卫氏,卫国宗室后代,后来流亡到燕国,汉初又流亡到现在的朝鲜,在那里建立卫氏朝鲜。后被汉武帝所灭。

韩国人喜欢乱认祖宗的不要乱入。

只是当时国小民富的卫国已经完全没有这些牛人的舞台,只能纷纷外出创造属于自己的传奇。

卫国立国最早,第一位君主是武王的亲弟弟康叔封,后来因为协助周公旦平定管蔡之乱有功,得到大片封地和七支殷商遗民,夷王时晋升为侯爵,后来卫武公在“烽火戏诸侯”事件中勤王有功,升格为公爵,成为爵位最高的诸侯国(另外一个是殷商后裔的宋国),应该说,站在春秋的起点,卫国的先手优势是非常明显的,但为什么会沦落下去呢?我们看看几个剪影吧。

剪影一:二子乘舟

热血先秦(八):君子之国的作死之道,居然是不死不休

二子乘舟--《诗经.邶风》

这是一首思念逝者的诗,背后是一个乱伦的故事。公子急作为卫国正牌储君,在齐国讨了个美女老婆,转眼就变成了后妈,还生了两个弟弟,其中一个要跟自己抢继承权。更惨的是,老爹还拉偏架,想把自己给做了,地点就选在出使齐国的半道上。然后知道内情的弟弟公子寿出场了,劝说无果的情况下,一场送行酒放倒了哥哥。

地点:小船

公子寿的目光从不省人事的哥哥转和被打晕的随从身上,缓缓挪到一旁的白旄,心中突然泛起无限的悲凉,生在王侯之家,这就是我们兄弟的宿命吗?既然你敢慷慨赴死,那我这个当弟弟的难道就不能替你走这一遭吗?我亲爱的哥哥啊,希望你好好活着,卫国的将来还是交给你更合适,就如同你刚刚在酒桌上跟我说的一样。

永别了,亲爱的哥哥,你是最适合当国君的人。

小船在轻轻的荡漾中随波逐流,公子急一动不动的趴着,却眉头紧锁,似乎心神不宁。突然,他下意识地用手往右手边一抓,却扑了个空,一时间竟站了起来。他狠狠地甩了甩头,看到失踪的白旄和口吐白沫的随从,瞬间什么都明白了。突然冷风吹过,他打了一个激灵,酒精带来的眩晕感一扫而空。完了,那个傻孩子替我赴死去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傻?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必死之人吗?躲过了今天的谋杀,我又能躲到几时呢?不行,我怎么能忍心让你替我而死,卫国的将来,除了你,我还能托付于谁呢?

地点:卫宣公府

两颗血淋淋的人头摆在地上,虽然血肉模糊,但可见双目微闭,表情安详,仿佛死得其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旁的生者,卫宣公姬晋,正瑟瑟发抖,脸部肌肉剧烈地抖动着,仿佛在不断变化着表情。突然他大叫一声,直挺挺的晕厥了过去,左右顿时一阵手忙脚乱,却有两个人纹丝不动,那是宣姜夫人和公子朔,一个表情麻木,目光呆滞,一个正襟危坐,眼神中透着窃喜。

评价:二子乘舟的故事悲壮到了现代人不可想象,两位公子用自己的生命在践行从小受到的贵族礼乐教育。他们没有选择寻找外力求助,或者春秋时最通用的离家出走(出奔他国)方式来保存性命,因为这样会违背自己的父亲。也许他们死得不值,大好年华背负着贵族的操守和教养,面对死亡不愿退缩,也许他们死得其所,至少留下了千古名声,只有这样人们才记得住一个二流诸侯国两位公子的名字。

剪影二:大夫石碏的自述

大家好,我叫石碏,不要问了,第二个字念确,我是卫国的大夫。这一辈子生在卫国,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其实我很欣赏郑国的姬窹生,作为君主有城府,有手段,有够狠,问题也就是太狠了一点,如果我生在郑国,我会比祭仲大夫要做得好,一定会告诉他争霸不能光靠狠,需要一点阳谋来向世人展示你的大义和仁慈,毕竟争霸不是在混黑社会。

但我比祭仲惨多了,他辅佐的君主非常聪明,聪明到不需要臣子辅佐也能成就大事,而且还很会生儿子,四个儿子一个赛一个聪明能干,对比我家那个小犬,眼泪就更加hold不住了。当然了,毕竟不是打麻将,四个好儿子凑成一窝就是个悲剧,毕竟不能把国家拆成四份给分了吧?不然第一个霸主国就肯定是他老郑家了。那也比我这里好,自从武公老英雄去世之后,从上到下尽是一堆不成器的玩意儿,我这一辈子的好名声就是给这帮孙子擦屁股擦来的。

其实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绑匪集团的白纸扇(军师),这辈子联合绑匪集团(陈国)干了两票轰轰烈烈的大买卖。

第一个肉票叫做南宫长万,号称大周朝立国以来的第一勇士,是我佩服的几个人之一,勇猛直爽,快意恩仇,是一条好汉。可惜君王太轻佻,言语刺激之下,被人家一拳打出了脑浆,太不值当了。不得以收起我的佩服,该想办法捉拿他了。这小子太厉害,派兵马是不管用的,一听说要抓南宫长万,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恰好对方跑的贼快,听说他一个人推着一台独轮车带着老母亲一天跑了三百里(今天108公里),索性就不派兵了。还好他去了我的绑匪老巢陈国,一顿酒喝下来,醒来就被绑进了犀牛皮带回来宰了。

热血先秦(八):君子之国的作死之道,居然是不死不休

第二次的肉票是公子州吁和我家小犬石厚,州吁这小子从小我就看不上,飞鹰走犬,吃喝嫖赌,为此我给他老子好好上了一课,可惜屁用没有,气得我告老还乡了。

石碏谏曰:“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骄奢淫佚,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也。将立州吁,乃定之矣;若犹未也,阶之为祸。夫宠而不骄,骄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者,鲜矣。且夫贱妨贵,少陵长,远间亲,新间旧,小加大,淫破义,所谓六逆也。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去顺效逆,所以速祸也。君人者,将祸是[通“事”]务去,而速之,无乃不可乎?” --《左氏春秋·隐公三年》

养儿子这事是我一生的痛,因为我也没比姬晋强,小犬石厚天天跟州吁混在一起,最后一起闯下了弑君的大罪,不得已我只能重操旧业,联合陈国把这两个小混蛋给绑了回来。所有人都夸我大义灭亲,我心中万马奔腾,不灭亲,难道等着灭族吗?

后来我挂了,祭祀的时候人家里告诉我,后来的国君更加坑爹,还好我已经死了很久,不用再干擦屁股和绑票的买卖了。

剪影三:卫懿公养鹤失国

热血先秦(八):君子之国的作死之道,居然是不死不休

残阳如血。

卫大夫弘演呆呆地站在黄河边上,看着满地的残骸,远处是焚烧着的战车和丢弃的旌旗,更远处是遍地手无寸铁、横七竖八的百姓。全部都死了啊!我的国家,我的君王,我的人民。

当年您喜欢养鹤,把这些扁毛畜生当大爷供着,我这个大夫居然不能跟你的“鹤将军”平起平坐,狄人来袭,百姓离心,军队逃散,仙鹤长着翅膀,咱们可没有翅膀,飞不出去啊!如今您知耻后勇,战死沙场以谢百姓,于事何补啊?如今就剩下这一堆碎肉和一副完整的肝脏,那就让我以身为棺,将您安葬在这战场之上吧!

旁白:卫懿公因养鹤而失国,后齐桓公救之,大破白狄,卫国复国。

“乃于共、滕、二邑,十抽其三,共得四千有余人。连遗民凑成五千之数,即于漕邑创立庐余,扶立公子申为君,是为戴公。”--《东周列国志》

上面的三个场景是连续三代国君干的好事(血缘上),我翻看了《史记》和《左传》等史料,发现两个问题:

第一,他们的继承人教育有问题,其实在春秋战国阶段,浓重的危机感让列国对于继承人的教育是非常上心的,储君有储君的培养思路和教育班子,公子也有专业的团队进行指导,用以保证下一代的能力能够适应着大争之世,这一点无疑战国时代的秦国做的最好。

卫国拥有那么好的教育资源,却产出一堆歪瓜裂枣,前文提到的急和寿从品德而言是优秀的,但从政治上而言又是失败的,还被老爹给弄死了。国君们能力不行,心思也不在治国上面,眼光还不行,总是站错队,比如晋公子重耳逃亡路上,得罪他的国家名单中就有卫国。

第二,翻了好几遍,也没看到史书上卫国的君子比列国多,小人倒是层出不穷,为什么会得到孔子和季子的高度赞扬呢?想了好久才总结出两个原因,首先“君子不显”(君子恃才而不露于色,藏情而不显于表),真正的君子不会顶着定制的帽子出场;其次君子易折,前文提到的急和寿,还有大夫弘演就是例子,子路也是,他不光是孔子的高徒,还是卫国的蒲邑大夫,在参与平定卫国内乱时,因为考虑到“君子不免冠”而被敌人砍成了肉泥。正因为高洁,反而容易被伤害。

总结一下,号称“君子之国”的卫国就是春秋时期的一朵奇葩,国民多君子,国君尽小人,公子野心大,既有浩浩君子之风,也行戚戚小人之事。对外不扩张,不争霸,却在不断地作死当中,从春秋初年的准一流强国一路沦落到二流小国,终于在卫懿公时代几乎灭国,小国寡民的卫国从此退出春秋政治的大舞台,沦为陈蔡之流摇旗呐喊的群众演员。即使再多石碏大夫这样的能人,终归也扭不转卫国这艘大船触礁的方向。

这样的事情在今天的世界还有案例,亚洲的菲律宾,南美的阿根廷,非洲的南非,都是因为无穷的政变而从准发达国家一路沦落到第三世界。外部的敌人也许很强大,但不至于让人绝望,只有团结一致,才会有破局的机会的,这就是卫国沦落带给我们的启示。

也许是因祸得福吧,几乎没了存在感的卫国最终国祚延绵,前后共计907年,传41君,在周王朝分封的一百多个邦国里活的最久(秦国在西周前期只是附庸),虽然被魏国灭过一次且降为封君,但毕竟一直保留祭祀,直到秦二世才收回封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