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看天下 / 散文悦读 / 沈园,只是伤情地

分享

   

沈园,只是伤情地

2018-10-12  怡看天下



  沈园,一座隐匿于绍兴城繁华地段的江南园林。沈园原是南宋一位姓沈人的私家花园,也称做“沈氏园”。

  如果不是因为陆游,或者说不是因为陆游的一首词,沈园也许就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江南园林。


730e0cf3d7ca7bcbb1a2705bbb096b63f724a8ed.jpg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绍兴)人,南宋文学家、史学家、爱国诗人

  陆游出身江南望族。祖父陆佃师从王安石,精通经学,官至尚书右丞,所著《春秋后传》、《尔雅新义》是陆氏家学的重要要典籍。父亲陆宰,通诗文、有节操。宣和七年(1125年)十月,陆宰奉诏入朝,由水路进京,于淮河舟上喜得第三子,取名陆游。靖康二年(1127年),金兵攻破汴京(今开封),陆宰携家眷逃回老家山阴。建炎三年(1129年),金兵渡江南侵,宋高宗率臣僚南逃。陆宰因主张抗金受主和派排挤,遂居家不仕。陆游母亲唐氏,是北宋宰相唐介孙女。

  陆游生于北宋末年,民族矛盾、国家破裂、家庭流离等种种经历,如烙印一般伴随与影响他一生,同时也激发他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陆游参加进士考试,主考官陈子茂阅卷后取为第一。秦桧因其孙秦埙位居陆游名下,竟欲降罪主考官员。次年(1154年),陆游参加礼部考试,秦桧便指示主考官不得录取。直到宋孝宗即位,陆游才被赐进士出身,历任福州宁德县主簿、敕令所删定官、隆兴府通判等职。因坚持主张抗金,屡遭主和派排斥,始终不为朝廷重用。嘉泰二年(1202年),宋宁宗诏陆游入京,主持编修孝宗、光宗《两朝实录》和《三朝史》。书成之后,蛰居山阴。1210年1月26日,陆游与世长辞,享年八十六岁。临终之际,留下《示儿》一诗:“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陆游是一位勤奋且高产的诗人,其诗词全集《剑南诗稿》存诗9300余首,是古代诗人存世诗作最多的一位。陆游不仅创作了大量激昂慷慨、充满爱国情怀的优秀作品,还写下了许多情真意切、缠绵凄美的爱情诗篇。

  陆游爱情诗中,《钗头凤·红酥手》无疑是最令人心动的作品。因为这首词的背后,就是一个真实得让人心碎的爱情悲剧故事

  南宋绍兴十四年(1144年),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婉结为伴侣。两人青梅竹马,婚后伉俪情深。美中不足,成婚三年,唐婉竟未给陆游戏生下一男半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即使是自己的亲侄女,陆母还是以“陆游婚后情深倦学,误了仕途功名;唐琬婚后不能生育,误了宗祀香火”为由,逼迫儿子休妻。

  不知是母命难违,还是性情软弱,陆游真就将唐婉休了。据说,唐婉被休后,并未回娘家,而是另辟处所居住。陆游时常去看望唐婉,诉说离别恨、相思苦。直到被陆母发现,两人才彻底分开。陆母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不能给人家一个名份,还死缠着人家,这是不道德的行为。


b7003af33a87e950ace2058512385343faf2b466.jpg


  后来,陆游娶王氏为妻,唐婉亦嫁越中名士赵士程。南宋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春,沈园对外开放。陆游乘兴游园,不想竟遇到同样来游园的唐婉和赵士程。在征得赵士程的同意后,唐婉让人给陆游送去了酒菜。或许是旧爱难忘,也或许是对自己的婚姻不满,离开沈园时,陆游在园内的一处墙壁上,题下一首《钗头凤·红酥手》:“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看到这首《钗头凤·红酥手》后,泪流满面。回家之后,一病不起,竟郁郁而终。病中的唐婉,曾和《钗头凤·世情薄》一阕:“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我们无从知晓唐婉的第二次婚姻是否美满。从唐婉送陆游酒菜一节来看,赵士程应该不是小气人,对唐婉不会差,甚至宠爱也难说。只是唐婉太迷恋陆游,无法从前一次婚姻的伤痛中走出。

  沈园相遇,不是陆游的错。相遇之后,写下《钗头凤》,便是陆游的错。《钗头凤》不只是一首词,还是一道催命符。与其说唐婉是伤情而死,还不如说唐婉是被陆游的虚假爱情谋杀而死!



  说陆游谋杀了唐婉,并不过分。因为虚假的爱情,比绝情更具杀伤力。

  中年之后的陆游,一次因公在某地驿馆留宿。在驿馆的墙壁上,他看到一首诗:“玉阶蟋蟀闹清夜,金井梧桐辞故枝。一枕凄凉眠不得,挑灯起作感秋诗。”当他听说这首诗是驿馆仆役的女儿所写时,非常惊讶,便让人将写诗的女孩叫来。陆游见到女孩后,爱意顿生,竟要娶人家为妾。女孩得知他是大名鼎鼎的陆游后,满心欢喜地同意了。不曾想,半年之后,女孩就被陆游夫人逐出家门。离开陆家时,女孩还留下一首《卜算子》:“只知眉上愁,不识愁来路。窗外有芭蕉,阵阵黄昏雨。晓起理残妆,整顿教愁去。不合画春山,依旧留愁住。”(此事载于南宋陈世崇的《随隐漫录》)

  陆游又一次看着爱人离去,无能为力。当初休妻,或因母命难违,情有可原。人至中年,纳一小妾,亦不能保全,情何以堪?

  我分明看到两个陆游:一个是高举爱国主义旗帜、敢于同和主派作斗争的陆游,一个是性情软弱、不敢坚守爱情的陆游。哪一个是真正的陆游?或许二者合一,才是一个完整而真实的陆游。

  但愿那个女孩,不会成为第二个唐婉。

  陆游六十七岁时,重游沈园。四十年过去,沈园已三易其主,当年壁上的题词,还依稀可见。回首往事,陆游怅然不已:“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旧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或许因为怀念唐婉,此后每隔一段时间,陆游都会来沈园。1208年春,八十四岁的陆游,不顾年迈体弱,再游沈园,并作《春游》一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陆游至死都没有对当初休妻之事忏悔过,更不会认为自己就是害死前妻的凶手。无论唐婉,还是驿仆女,陆游的爱情都是有始无终。在享受爱情的欢娱之后,陆游把痛苦甚至死亡留给了所爱的人。

  诗人啊,你是何等自私!



  八月末的荷花,已衰败的不成模样。

  离开沈园时,途经情侣园景区,一对对新人在拍摄婚照,幸福而甜蜜。

  沈园,其实只是一处伤情地。


14ce36d3d539b600d0c856c3ec50352ac65cb744.jpg

                           (散文编辑:江南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