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区 / 太行日报 / 书评|岡田英宏:《世界史的誕生:蒙古的發...

分享

   

书评|岡田英宏:《世界史的誕生:蒙古的發展與傳統》

2018-10-12  第13区

岡田英宏:《世界史的誕生:蒙古的發展與傳統》,陳心慧譯,台北:廣場出版,2013年。


作者简介

冈田英宏(19311~2017525日),1950年进入东京大学修读东洋史学,最初跟随末松保和(1904~1992)学习朝鲜史,而后又师从日本著名蒙古学家和田清(1890~1963)学习满蒙史,从而为其后的东北亚史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学术基础。本科毕业后,1957年,冈田英宏参与了东洋文库神田信夫与松村润等人主持的满文老档译注项目,26岁获得日本学士院会员的荣誉。

1966年到1993年这二十余年间,冈田英宏任教于东京外国语大学,直到退休。这段时间指导的学生,有美国新清史的领军人物——哈佛大学教授欧立德Mark·Elliott,1968~)。

代表作:《康熙帝的信件》(1979年)、《世界史的诞生:蒙古的发展与传统》(1992年初版)、《从蒙古帝国到大清帝国》(2010年),由日本藤原书店计划出版的《冈田英宏著作集》8卷已于20153月出至第6卷。


本书概要


作者从历史的地域性、文化性特点入手,指出其并不具有先天的普遍性,进而提出,历史是属于创造出东洋史的中国世界与创造出西洋史的地中海世界两者的特有文化,然而两者的性质完全不同,即使将两者相叠加,也无法得出适用于现代人需求的世界史。作者由此提出从中央欧亚大陆的草原分别向东西发展的势力,即游牧民,创造出了中国世界和地中海世界,并不断演化为现在的世界状况。因而,作者试图在其书中解释游牧民对世界历史的深远作用以及通过游牧民的视角来探索记述标准一致化的世界史的可能性。

 

本书目录


第一章 一二零六年的天命——世界史从这里揭开序幕

第二章 对立的历史——地中海文明的历史文化

第三章 帝的历史——中国文明的历史文化

第四章 创造世界史的草原民族

第五章 游牧帝国的成长——从突厥到契丹

第六章 蒙古帝国创造世界

第七章 从东洋史与西洋史到世界史

参考文献的解说

后记


章节内容介绍


本书第一章提出,历史是文化”,没有人类的地方不可能有历史,但是,也并非世界中的每一种文明都有历史这项文化。作者在这里区分了有历史这项文化的文明与没有历史这项文化的文明。作者认为,历史是发生在地中海世界与中国世界的文化,有历史的文明原本只有地中海文明和中国文明。其他有历史的文明都是从这两者中独立出来,或受前者刺激而与前者对抗而产生的。

本书第二章介绍了对地中海历史文明观产生深刻影响的,希罗多德的《历史》一书与犹太教的《旧约圣经》。两者叙述了一种变化、对抗的历史观:希罗多德所写的《历史》借波斯学者之名提出的看法将世界划分为欧洲与亚洲,主张欧洲与亚洲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不断地对立与抗争。这样的看法成了地中海世界首部历史书的基础论调,“欧洲与亚洲的敌对关系”,这样的历史观成了地中海文明的历史文化。而基督教历史观中的善恶二元论恰与希罗多德主张的欧洲与亚洲相互对立重叠。代表神的欧洲与代表恶魔的亚洲对抗,当欧洲打到亚洲,对抗解除,历史也就完结。——这样的历史观影响了西欧人对待亚洲乃至世界的态度,具体的体现可以在西方的全球殖民扩张找到这种影响的影子。

第三章介绍了中国文明的历史观,中国文明历史的架构在黄巾之乱很久以前的《史记》与《汉书》中定型,以“正统”的皇帝为中心记述世界,这一点长久以来都没有改变。从《史记》到《明史》的二十四部“正史”,从最初到最后都是中国世界的“正统”历史。在历史的舞台超出中国范围的年代,“正”的框架多少有扩展,但基本上几乎没有改变。

从第四章到第五章讲述了蒙古帝国兴起前游牧民族对世界史的重要作用。早在希罗多德的时代,就已经记述了波斯王朝与游牧民族马萨格泰人之间的交战。在此之后,类如斯基泰人、伊赛顿人等发源于乌克兰的中央欧亚草原的游牧民族在西元前八世纪就向西、或向东迁徙,对处于东西两端的中国文明和地中海文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从蒙古高原兴起的游牧民族,于西元三世纪进入中原,开始了中原地区的十六国时代;西迁的游牧民族,迫使日耳曼人西迁,开创了欧洲的新局势。西元五世纪中期,柔然的兴起迫使阿瓦尔人和可萨人西迁;西元六世纪,突厥兴起,灭掉柔然,于西元五五二年建立突厥帝国,与中国(原)的东魏、西魏、北齐、北周、隋、唐对立。而唐朝宗室的始祖李初古拔就是鲜卑人,由此可见游牧民族在中国地区对历史的参与度和作用。发动安史之乱的安禄山、史思明同样非中国人,可以说,从安史之乱开始的大约一百五十年里,直到西元十世纪初为止,实际操纵中国政治的是出身中央欧亚地区的人们。

第六章着重讲述了蒙古帝国的兴起以及世界史诞生于此的缘由。西元一二零六年,铁木真称“成吉思汗”,带领蒙古帝国对外扩张。蒙古帝国发展分为八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征服西夏帝国;第二阶段是天山回鹘汗国的投降;第三阶段是征服金帝国;第四阶段是征服黑契丹;第五阶段是灭花剌子模王朝;第六阶段是征服钦察草原;第七阶段是征服西亚;第八阶段是征服华中与华南。蒙古帝国给现代世界的发展做了影响深远的铺垫:蒙古帝国统一了欧亚大陆大部分地区,归零了曾经有过的诸多政权,重新划分了新的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土耳其都是蒙古帝国的继承者;诞生于中国地区的信用贸易(交钞)借由蒙古的扩张传播到世界各地,也带给了西欧莫大的影响,资本主义的经营形态扩展到了西欧地区,这也是因为蒙古帝国的建立才有可能发生的事;而正是因为蒙古帝国独占了欧亚大陆的陆上贸易,处于蒙古帝国边缘的日本与西欧开展了海外贸易,使得历史的主角从大陆帝国转移到了海洋帝国。

第七章通过反思日本历史学科划分为日本史、东洋史和西洋史对当今历史认知需求的不适应,提出了单一记述历史的可能性:中央欧亚草原之道。中央欧亚草原的游牧民族反复入侵定住民居住的地区,他们的入侵创造出了两个有历史的文明,也就是地中海文明和中国文明。中央欧亚草原游牧民族的每一次入侵,都各自改变了两大文明的命运。因此,从头到尾叙述具有一贯性的世界史,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舍去文明内面或是自行发展的观念,把焦点放在从中央欧亚草原而来的外部力量。是他们改变了有历史的文明,以此为主轴来叙述历史。当蒙古帝国兴起后,蒙古文明吞没了中国文明又继续向西扩展,连接了地中海(西欧)文明,这让两大历史文化首次接触,覆盖整个欧亚大陆的世界史从此变得可能。换言之,西元十三世纪之后的历史,已经无法像以前一样分别记述地中海、中国世界的历史。在蒙古帝国一处发生的事情,立刻就会对其他地方造成影响,因此必须当作单一的世界史记述。也就是说,世界史从蒙古帝国开始。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作者认为,第一部反映这样状况的世界史史书,应该是拉希德丁·哈马丹尼的《史集》。


重要内容


1“历史”(history的语源

“历史”的希腊文historia,为单数形。historiai为复数形。)是英文history与法文histoire的语源,原本并不是“历史”的意思。希腊文的histor是含有知道”之意的形容词,historein则是含有“调查后知道”之意的动词。从中衍生的名词是historia,真正的意思是“研究”。希罗多德将经过自己调查后所得知的事项写下,因此才会将著书取名为《研究》,但由于这是地中海世界最初的历史书籍,因此才又赋予historia一词”历史“的意思。

 

2封建feudalism

中国史的“封建”指的是武装移民占领新的土地建立城市的意思。然而,欧洲的feudalism指的是骑士与一人或复数的君主签订契约,奉上土地(feud)一部分的手续费(fee)换取君主的保护,这与中国的“封建”几乎没有任何的共通点。

 

简评


在本书中作者力图将欧亚视为一个整体来看待,而不是将两者孤立起来,在两者之间,游牧民的东西迁徙即形成了两方面各自文明的来源和东西历史发展的动力。

但作者在这里只是强调了游牧民族的创造,而忽略了游牧民族冲击的内容实际上是对文明的破坏。基于最原始的欲求,游牧民族对大型的定居文明进行破坏性、甚至毁灭性的掠夺。所造成的结果,恰恰不是对这些文明地区发展的促进,而是迟滞。以宋朝为例,在宋代发展起来的中央两府三司这一套复杂的、制衡日益强化的皇权的制度结构,被蒙古的入侵所破坏。蒙古的怯薛制度、用人惟亲、将国家视为皇帝(大汗)私产的做法是对官僚制、分权制国家建设进程中的中原王朝的扰乱。受蒙古影响,明朝和清朝的皇权无限制地膨胀,给中国的国家制度建设带来了重大的困扰。同时,蒙古对于中亚、西亚的破坏也是有目共睹的。

在讲到蒙古的大陆帝国对西欧及日本的海洋帝国的促进时,作者所讲到的日本在与欧洲相近甚至更早的时代开始了大航海时代,这显然与日本不久之后德川幕府两百余年锁国政策的史实相抵牾,无法对之作出合理的解释;同样,对于西欧而言,探究大航海的原因时要认识到这是一个多重因素作用的结果,在这之中,西欧内生化的动力——西班牙、葡萄牙统一国家的支持和天主教的宗教信仰才是真正促使对外远航寻求贸易以及传播宗教的动机,而非只是对奥斯曼土耳其封锁陆上通道的被动因应。作者在这里显然化用了阿诺德·汤因比的冲击反应理论,但是日本的对外开放和现代化是应对西方冲击所作出的反应,并且适应了其民族主义和中央集权国家建设欲求的双重号召,因而使日本成为了唯一的成功实现近代化的后发国家;而西方的海外拓殖与海上帝国的建立,更多的是源于其宗教信仰和商贸传统,很难与蒙古帝国的影响挂上钩。西方海外贸易和殖民的传统可以追溯到古希腊,作者虽然看到了属于地中海的历史观的局限性,但这只是相对于理解世界史而言的,正如作者所言,每一地区的历史有其特殊性,创造海洋帝国的西欧与成功实现近代化的日本只有放在它们自己历史的特殊性里,才能得到客观可信的解释。

作者曾提到,中国实际上是中央欧亚世界的一部分,这是中肯的观点,新清史学者将清朝视为统治内亚地区的帝国,而内亚对中国内陆的影响,是不能忽视的。从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以来,中原文化受到的内亚影响始终不断,人口的流动促成了蒙古草原与中原地区的互动。但作者有意识地将中原地区和游牧民族作为两个实体对等看待,划出了很多清晰的界限,但也应该注意到两者之间的交融和流动,即涵化,而非单向的汉化或胡化。同理,作者虽然强调了日本与中国的历史关联,但更多的着眼于中日文明的对抗角度。实际上,大量的日本遣隋使、遣唐使给日本带去了中国文化的思维模式,这些因子是不能在对抗的逻辑中被磨灭的。同样,蒙古的政治传统的确影响乃至重塑了日后中国的政治框架,但是不能忽视中国已有的政治和文化传统,这两者势必形成一种历史的合力,来影响历史的走向。

书中提到蒙古对于纸币的使用是资本主义的萌芽,原因在于实现了以信用为基础的经济行为。但实际上,信用是商业贸易中的普遍原则,资本主义萌芽的标志,更确切地说,是雇佣劳动,是以西方为典型的手工工场。纸币的产生要追溯到宋朝蜀地的交子,是经济高度成熟的体现。而蒙古对纸币的发行,造成的恰恰是通货膨胀和经济混乱,无法作为资本主义萌芽的佐证。事实上,蒙古征服对于经济发展的损害是剧烈的,大量的屠杀和对大量水利设施的破坏,造成了永久性的无法发展农业经济的无人区。在市场、劳动力以及资本空白的情况下,资本主义萌芽是不可能产生的,遑论积累了。

作者将视野置诸正史的脉络之外,的确获得了许多新鲜可感的历史认识,欧亚两个看似孤立的部分,从游牧民族的视野来看,便建立起了不可分割的紧密联系。但是即使有联系,也不能说游牧民族的侵略扩张完全是世界史形成的功臣。一方面,历史不能假设,故而我们不能磨灭游牧民族在历史上的客观作用;但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执果索因、倒放电影,将一系列复杂原因综合造就的当今世界全球化、一体化这一结果,有意识地去对应游牧民族无意识行动的种种原因,否则无疑又陷入了作者之前所批判的历史目的论的窠臼。


书评||族群与特权—评路康乐著《满与汉:清末民初的族群关系与政治权力(1861-1928)》


赖不一||读谭伯牛《湘军崛起》小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