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724 致敬程老程开甲,祭奠两弹元勋与中国核司令

2018-11-18  alayavijn...

公元2018年1117日,两弹元勋、中国核司令、共和国脊梁、人间正能量程开甲去世,享年101岁。这个年岁离开,是福报。

霍金去的时候,感叹传奇谢幕。

李敖去的时候,敬其斗士一生。

李咏去的时候,伤感人生无常。

金庸去的时候,勾起青春时光。

而得知程开甲程老离去之时,眼睛有点湿润,内心有些酸楚。我并不是那种很情绪化的人,但也不是那种会刻意压抑情绪的人。

眼睛湿润,在于感怀其一生光明磊落,圆满而正能量,高寿而终享福报。

内心酸楚,在于当下这个世界,似乎让程开甲那类人显得孤独。

程开甲生于1918年。那时华夏正处于最低谷,列强肆虐,军阀横行,人命卑贱。而程开甲在那样的时代,广泛阅读伽利略、牛顿、爱因斯坦等世界著名科学家的传记,立志追求真理当科学家,并且为此而实践一生。在那样的时代,这是多么的励志。其实很多人小时候都有科学家梦想。现在呢?物质条件越来越好,越来越有条件追求科学实践和真理之时,科学反而被有形无形地漠视了。社会资源向别处倾斜,而科学家们首先要为生存压力奔波。心怀科学梦的愈来愈少,心怀明星梦的越来越多。这正常么?

乱世之中,程开甲完成学业梦。他原本有机会留在欧洲,享受发达世界的福利,然而最终选择回国过苦日子。其实两弹一星大部分元勋,都是由海外归国。这些人通常意义上说,都是爱国者。我的理解是,他们心中有家国情怀。

不论天涯海角,心念故土,是为家情;不忘种族之根系命脉,是为国怀。

当年为了两弹一星建设,程开甲1960年加入中国核武器研究队伍,从此隐姓埋名20多年牵头起草了中国首次核试验总体技术方案。他的工作地点并非在都市高楼大厦里,而是远在戈壁滩深处。直到1985,程开甲都一直工作、生活在罗布泊核试验基地

——这是怎样的一份坚持与执着?

当然家国情怀是一种高标准,也是一种高门槛。

极端艰难的情况下,身怀建国情怀的科技巨子们回国搞建设,也许失去发达世界优越的物质条件,但得到的是化为华夏上空的星星而名垂青史。这是一种选择,也是一种收获。

现在呢?家国情怀逐渐成了一种遥远的记忆、一种浪漫的理想主义,不惜一切代价向钱看成了洪流。这洪流本身是历史一部分,但缺少浪漫的理想色彩,终究是不完整的。

生活在一段缺乏理想与情怀的时代,本身就是一种大悲哀。

如何评价程开甲一生呢?我想用正如程开甲所说,“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话别人说可能会有些空洞,程开甲说出来那是沉甸甸的分量。

今夜华夏上空,又多了一颗星!

程佬千古!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