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则维善余言 / 余言自述 / 余言:棋乐无穷序悠悠—象棋:虚/和/整/圆

0 0

   

余言:棋乐无穷序悠悠—象棋:虚/和/整/圆

原创
2018-11-18  育则维善...

归囯游峡恰中秋,弟媳首访鄂魯休!

棋乐无穷雨助兴,牌桌歺桌序悠悠.

https://user.qzone.qq.com/448576647/infocenter

 

祖孙携游宜昌东方红小学 校门/校训 见徐翁诗碑:

仙人好博弈,时下绿云中。一片苍苔石,落花长自红。——明 徐桢卿

象棋四字经:///

 
 
 
 
 
 
 
 
 
 
 
 

     

     

   

徐桢卿

仙人好博弈, 时下绿云中. 一片苍苔石, 落花长自红.

象棋四字经

:” 方寸掌揑, 存乎在心. 虛幻顿悟, 存乎一心.” 方寸运用之妙.

: 和谐相依, 方成名局. 天人合一乃棋道最高境界.

: 古人云: “击左而视右, 攻后则瞻前.” 高瞻远瞩, 思维缜密, 浑然一体, 方可平衡全局.

: 行于当代, 止于当止. 有如行云流水般平衡, 连续, 自然.

 

;

 

徐桢卿 14791511明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字昌谷、昌国。弘治进士。授大理寺左副,后贬国子监博士。少时与唐寅、祝允明、文征明齐名,号“吴中四才子”。诗喜白居易、刘禹锡,后改趋汉魏盛唐,熔炼精警,与李梦阳,何景明并称“前七子”。有《谈艺录》、《x胜野闻》、《昌谷集》、《迪功集》。

 

《谈艺录》是明代的诗话,1卷,20余则。撰者徐祯卿,为明代“前七子”之一。书中指出:“情者,心之精也。情无定位,触感而兴;既动于中,必形于声。强调诗人受外界客观事物的触发而产生的感情活动是诗歌创作的本源“气”、“声”、“词”、“韵”等等都是因“情”而生的。

 

明代的诗话——《谈艺录》

 

明代诗话。1卷,20余则。撰者徐祯卿,为明代“前七子”之一,但此书持论与“前七子”的领袖人物李梦阳、何景明的复古主张不尽一致。书中指出:“情者,心之精也。情无定位,触感而兴;既动于中,必形于声。……因情以发气,因气以成声,因声而绘词,因词而定韵,此诗之源也。”强调诗人受外界客观事物的触发而产生的感情活动是诗歌创作的本源,“气”、“声”、“词”、“韵”等等都是因“情”而生的。这就把诗人的感情活动放到了诗歌创作的中心地位。书中又指出:“兴怀触感,民各有情,贤人逸士,呻吟于下里;弃妻思妇,歌咏于中闺。”认为不同的人,不同的遭遇,会产生不同的感情活动,从而写出不同的诗来。因此,书中主张“因情立格”,认为风格、辞采、技巧及各种形式因素都应为表现诗人的感情服务,而不能削足适履,让各种不同的感情受某种固定的形式格调的拘束;必须灵活地运用各种艺术法则,去求得“倩盼各以其状”的真实,而不能单纯地“陈采以眩目,裁虚以荡心”,本末倒置。可见,此书论旨是重情贵实,反对片面追求形式的。这些,都与严守古法、一味摹仿前人的复古理论颇相异趣。不过,书中并未能完全摆脱复古理论的影响,如所谓“法经而植旨,绳古以崇辞,虽或未尽臻其奥,我亦罕见其失也”,就仍带有复古的色彩。另外,书中对于诗歌创作的构思活动和艺术规律,谈得比较玄虚,如称“诗者,所以宣元郁之思,光神妙之化者也”;“诗者乃精神之浮英,造化之秘思也”;“此心之伏机,不可强能也”等等,这对后来的神韵说的产生,有一定影响。此书《四库全书》本附《迪功集》后,通行的是何文焕辑《历代诗话》本。

 

迪功集

 

明徐祯卿撰。

祯卿有《翦胜野闻》,已著录。其平生论诗宗旨,见於《谈艺录》及《与李梦阳第一书》。如云“古诗三百,可以博其源。遗篇十九,可以约其趣。乐府雄高,可以励其气。《离骚》深永,可以裨其思。然后法经而植旨,绳古以崇辞。或未尽臻其奥,吾亦罕见其失也”。又云“绳汉之武,其流也犹至於魏;宗晋之体,其弊也不可以悉据”。其所谈仍北地摹古之门径

 

四库提要

明徐祯卿撰。

祯卿有《翦胜野闻》,已著录。其平生论诗宗旨,见於《谈艺录》及《与李梦阳第一书》。如云“古诗三百,可以博其源。遗篇十九,可以约其趣。乐府雄高,可以励其气。《离骚》深永,可以裨其思。然后法经而植旨,绳古以崇辞。或未尽臻其奥,吾亦罕见其失也”。又云“绳汉之武,其流也犹至於魏;宗晋之体,其弊也不可以悉据”。其所谈仍北地摹古之门径。特梦阳才雄而气盛,故枵张其词。祯卿虑淡而思深,故密运以意。当时不能与梦阳争先,日久论定,亦不与梦阳俱废,盖以此也。王士祯《居易录》称黄庭坚自定其诗为《精华录》,仅三百首。祯卿自定《迪功集》亦三百首。此本凡乐府四十四首、赠答诗十六首、游览诗二十五首、送别诗四十首、寄忆诗二十一首、咏怀诗十二首、题咏诗二十一首、哀挽诗三首,共一百八十二首,不足三百之数。而五卷以下则为杂文二十四篇,题正德庚辰刊。前有李梦阳、顾璘《序》,并称六卷,当是原本。不知何以与士祯所言不符,岂士祯所见别有一本欤。毛先舒《诗辨坻》曰:“昌谷《迪功集》外,复有《徐迪功外集》,皇甫子安为序而刻之者。又有《徐氏别稿》五集,曰《鹦鹉编》、《焦桐集》、《花间集》、《野兴集》、《自惭集》。”又曰:“《迪功集》是所自选,风骨最高。《外集》殊复奕奕。《焦桐》多近体,最疵。《鹦鹉》多学六朝,间杂晚唐,有《竹枝》、《杨柳》之韵。《花间》‘文章江左家家玉,烟月扬州树树花’,於诗为小乘,入词亦苦於不称。他如‘花间打散双蝴蝶,飞过墙儿又作团’。《咏柳花诗》云‘转眼东风有遗恨,井泥流水是前程’,便是词家情语之最”云云。今不尽可见矣。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