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朋友论儒

原创
2018-11-18  痴绝先生
    朋友学古典文学,得出古代文人有个共同点:文人大抵不得志。
    这其实是老生常谈的了。诗憎命达,文贵多舛,词穷而益工。
更兼文人大多疏狂孤介,清高放旷,不拘细节,刚正不阿。因此容易得罪小人,自然多不得志了。偶遇明主贤相,或得施展生平报复,倘遇昏君权奸,身死何处尚不自知了。何况,明主贤相不世出!
几天前,到南京,拜谒孔庙。网上查阅资料时也看了一些思想者遗憾孔夫子当年没有为儒者立下教规,定下戒律。没有与释道一样正式成为宗教,更不能比肩基督教伊斯兰教了。致使后世儒生外儒而内法,甚至于外儒内贼了。
    其实,没有戒律教规,才是真正的儒学。自觉自律,才是真正的儒家。一切要自觉觉之,自觉践行。正诚格致、修齐平治。一切始于修身,修身必须正心诚意。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一言而终身行之。
    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慎独、自律,是儒生最根本要求。东汉杨震所谓天知、地知、神知、鬼知。四知就是基于慎独的典型的例子之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克己复礼。约束自己,至一切合乎礼,就是最大的戒律。爱情也一样,《毛詩》:发乎情,止乎礼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使思无邪了。自然就能做到柳下惠那样坐怀不乱,成就君子品了。
    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看来,老人家是赞成安贫乐道,取富贵以道,而不是不择手段。《增广贤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是继承这种思想的。从大的讲,个人义利观与国家大义结合: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孟子继续解释这种气节: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也。这又关乎气节了。富而不骄,贫而不谄。至于贫而乐,富而好礼。齐人不食嗟来之食,古者饿死而往往皆是。就是对贫贱不能移的践行。文天祥更是威武不屈,一身浩然正气,而慷慨赴死矣!
    昔者曾子谓子襄曰:子好勇乎?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是《孟子》所记载的:只要理直,便有大勇。苏武匈奴王廷力辩,虽牧羊北海,未曾变节;颜鲁公明知凶多吉少,而出使藩镇叛将李希烈,厉言正色,毅然赴难。这些都是儒的践行。
    仁智礼义、忠孝廉耻。都是这样,一贯践行。
    曾参三省,季布一诺。
    没有戒律的戒律,高度自觉,便是最大的戒律。
    经典、夫子的言论便是自然的教义,自觉慎独,便是自然的教规戒律,儒者的默默践行便是自然的传道士。
所以,古代中国,不需要宗教,自热而然了。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