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去世,享年94岁:管他娘的,喝酒喝酒!

2018-11-19  青岛大头

文丨炉叔

2018年10月30日,也就是昨天,武侠泰斗金庸逝世了。

他的儿子说,走时很安详。我想,这对金老而言,是个好结局。

喜欢看武侠的朋友应该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我也喜欢看武侠,金庸这个名字曾陪伴了我好多年。

再回首,从他发表首部作品《书剑恩仇录》到如今,六十三年岁月匆匆而过。

有人说过: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人爱武侠,就有人读金庸。

可以说,他创造的武侠江湖,是一代人的记忆。

斯人已逝,江湖梦远。

今日一别,江湖已远,大侠绝迹。

金庸本名查良镛,金庸二字来源于他的本名,镛字拆开,就是金庸。

他出生在浙江海宁查家,康熙皇帝曾亲笔为查家写过一副对联:

“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

查家是江南望族、书香门第,走出过不少牛人:徐志摩、查良钊、蒋百里、钱学森、穆旦、琼瑶等等。

看这关系谱,不得不感慨:牛人的朋友圈,果然还是牛人。

作为名门望族,自然对后代的教育格外上心。据说,金庸家里有三大间书房,他从小就泡在书房里。

从武侠小说、传奇演义到各代正史,都看了个遍。据说,金庸八岁就看了《荒江女侠》。

或许是受书中侠气感染,金庸没有读成书呆子,反正书生意气中藏着一股侠气。

(青年时期的金庸)

金庸的侠气,从上学时就表露出来了。

读高中的时候,他写了一篇《阿丽丝漫游记》讽刺经常威吓学生的训导主任,被学校开除;

读大学时,又因为校风问题谏言训导长,导致他被开除。

为了打抱不平,他两度被开除。所以,这位名满天下的武侠泰斗,其实并没有高中和大学的学位。

1946年,上海《大公报》招人,名额极少,竞争激烈,但这难不过从小遍览群书的金庸,他被录取了。

原本想当一名外交官的金庸,成了报社编辑。两年后,他被派到了香港。

当时,梁羽生在《新晚报》连载了《龙虎斗京华》和《草莽龙蛇传》两本小说,很受读者欢迎,但在写完这两本小说后,梁羽生一时灵感缺乏,写不出第三本。

《新晚报》总编罗孚找到金庸,请他救急,让他随便写点东西交差。

于是,金庸开始在《新晚报》上连载处女作《书剑恩仇录》,每天一段。

就连金庸自己也没料到,自己的处女作居然大受欢迎。

从此,金庸笔下的江湖开始走进我们的视野里。

命运就是这么奇妙,有时你随意踏出的一步,也许是你一生的转折点。

谁都想不到,原本只是赶鸭子上架,却逼出了一个武侠界的泰山北斗。

熟悉金庸的人,应该听过这么一句诗: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这句诗14个字,包含了金庸的14本小说:

《飞狐外传》、《雪山飞狐》、《连城诀》、《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白马啸西风》、《鹿鼎记》;

《笑傲江湖》、《书剑恩仇录》、《神雕侠侣》、《侠客行》、《倚天屠龙记》、《碧血剑》、《鸳鸯刀》。

再加上附于《侠客行》后的短篇小说《越女剑》,金庸在1955年到1972年间共创作了15部武侠小说。

封笔后,往后的三四十年里,他的作品通过各种形式传遍世界,成为经典。

小说是经典,拍成了影片,也是经典。

许多人第一次接触金庸的武侠,是通过电视剧。

97版《天龙八部》里,黄日华的萧峰阳刚勇武,与阿朱的虐恋更是让人感怀至今。

这么多年过去,我还记得那句: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代,就只有一个阿朱! 

陈浩民的段誉潇洒又痴情,李若彤的王语嫣温婉又唯美,满足了多少人对才子佳人的幻想。

说起李若彤,许多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她扮演的小龙女,一身仙气,让人难以忘怀。

那时候,古天乐还很白,他的杨过更是吸引了无数少女。

还记得96版的笑傲江湖吗?

落拓不羁、潇洒爽朗的令狐冲,明艳动人、冰雪聪明的任盈盈。

还有那些老港片里惊艳了时光的人。

王祖贤饰演的雪千寻,英气逼人。

林青霞的东方不败,无人能超越。

这些耳熟能详的小说、电影、电视剧,早已镌刻在一代人的血肉骨骼里,成为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金庸的小说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

他笔下男儿们,或纵横江湖,或儿女情长,但却都很少见他们父亲的身影。

这或许与金庸自身的经历有关。

金庸到香港后没多久,新中国就成立了,金庸也与身在大陆的亲人们分隔,他的父亲查树勋,也留在了大陆。

1951年,查树勋因被冤枉入狱,随后不久便被枪毙。

远在香港的金庸得知消息,哭了三天。

作家笔下的故事,难免有自己人生的影子。从此以后,他的小说里也少了父亲的踪影。

后来,父亲被平反昭雪,上头向他道歉,他说了句:

“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

这句算了吧,藏了多少复杂的感情?

如今,金老寿终正寝,我也只有一句,算了吧。

《笑傲江湖》里,有一句话:

“我这一生麻烦之事,天天都有,管他娘的,喝酒喝酒。”

金老走了,咱们以酒相送。

在《神雕侠侣》中的最后,杨过朗声说道:

“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说着袍袖一拂,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

第一次读到这里的时候,我实在不明白,如此感伤的离别之际,为何杨过能表现地如此轻描淡写,说走就走。

后来我明白了。

人生在世,都是在相遇与告别,既然离别无法避免,唯有坦然面对。

一如金老仙逝。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