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马钰的尴尬

2018-11-21  无忧吴尤

文/六神磊磊

后台经常有人说让聊一聊全真七子。丘处机讲过不少了,今天先来说一下马钰。


马钰是全真教的掌教,所谓“掌教”就是一把手。“全真七子”里他是大师哥。


我们一般以为大师哥肯定是风头最劲、说一不二的,那估计是看多了《西游记》。马钰这个掌教和大师哥,当得有一点点尴尬。


作为全真门下的首徒,当年老师在的时候,他就一直都是接班的第一人选,相当于储君。这对他的性格有很大影响。


要知道,储君是很不好当的,存在感太强了不行,王要忌惮你,觉得你要争权夺位;存在感太弱了也不行,王又会觉得你没有能力。和几个师弟们关系太远了不行,将来没有党羽,没有威望;关系太近了也不行,王又会觉得你拉帮结派。


所以当储君的往往小心翼翼、谨小慎微,把真实的自己折叠起来,不能太显露张扬个性。你看后来武当七侠里的宋远桥,就也是小心谨慎的,最后才顺利接班。飞扬跋扈的“大师兄”早晚要出事,比如令狐冲,最后就和师父闹到水火不容,干脆被一脚踢出门。


说回马钰,正是长期以来等待接班的地位,使他养成了谨慎、谦逊的性格。注意,这未必是他真实的性格,而是身份和形势使然,使他做了一个“折叠人”,把真实的自己折叠起来了。


他从不刷存在感,一直甘为小透明。江湖上几乎没有他的名声,书上说他是“闭观静修,极少涉足江湖”,名字远远没有师弟大。


所以在外人江南七怪的眼中就是:“丘处机名震南北,他(马钰)却默默无闻。”


各种武林里的大事小事,他马钰也不掺合,不轻易抛头露面。比如“华山论剑”,这样顶级的盛事哪个大佬不想去呢,可最终跟着师父王重阳上华山的却是王处一,不是大师兄马钰。


长年累月保持这样低调谦逊,可以说是很不容易的。马钰也因此赢得了师父的好感。书上说,王重阳经常夸马钰谦冲有道,稳重可靠,而怪丘处机太好事、太闹腾、太张牙舞爪。


其实丘处机就一定是天性喜欢张牙舞爪么?其实也未必,某种程度上也是身份和形势使然。作为在接班人序列里排得靠后、形势不利的,当然需要积极主动作为,怒刷存在感,好歹博上一把,不然可就连机会也没有了。


你看丘处机、王处一两个师弟,就极爱在江湖上搞事,扬名立万。丘处机就不必说了,各种推手、事件营销,把自己刷成了全真第一网红。王处一也类似,很爱搞事。书上说他是:与人赌胜,曾独足跂立,凭临万丈深谷之上,大袖飘飘,前摇后摆,只吓得山东河北数十位英雄好汉目迷神眩,因而得了个“铁脚仙”的名号。


像这种秀,王处一作得,马钰就作不得。作为储君,他可不能跑到万丈悬崖上去搞金鸡独立,只能小心翼翼在家里呆着练中国蹲。


终于,那一年,重阳真人去世,马钰接班,成为了全真掌教。多年的坚持,使他一直保有了师父的好感,并终于承接了大位。


可是从上任伊始,老马这个位子就不好做,面临着比较复杂的局面。


首先是师父逝了,却尚有一个师叔周伯通在。按理说,周师叔个性比较淘气,又不常驻重阳宫,对马钰没有太大掣肘。但作为老同志,周伯通毕竟追随师父早,资历极深,武功极高,而且作风散漫,大概没事就对马钰“小马儿”、“牛鼻子”之类的指着鼻子乱叫,很不利于他积累威望、开展工作。


更尴尬的是,掌教之位虽然传给了马钰,可最要紧的《九阴真经》,王重阳临终前却是交给了周伯通保管,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考虑的。


这等于是一所房子,户主已经明确登记过户给了马钰,可保险柜的钥匙却给了周伯通,马钰这个掌教是不是有些别扭?


上有尊叔,秘笈不授,此乃尴尬一也。


马钰的另一个尴尬,就是他还有几个厉害师弟,特别是丘处机和王处一,非常蹦跶,给他形成了比较大的钳制和压力。


丘处机和王处一的武功都比马钰高,这一点全真教上上下下都清楚,无法隐瞒。周伯通就公开说:马钰的武功不及丘和王。武林武林,说到底是要靠武功说话的。作为掌教却武功不行,马钰自然有点尴尬。


而且非但武功略逊,才智也不突出,书上说他“向无急智”,这就是综合能力问题了。


还有一点很关键的是,马钰不但自己偏弱,教的徒弟也不行。


一般来说,掌门一把手的徒弟叫做“长门弟子”,其实力在门派里必须占绝对强势,帮派才能稳定。可是马钰的嫡系和丘、王两系相比根本没有优势。全真教第三代里,第一高手疑似是赵志敬,是王处一门下;第二高手是尹志平,是丘处机门下。马钰门下没有杰出人才。


门人非但武功不行,在教中的份量地位也不占优势。人家尹志平出道早,江湖名气不小,还曾经递补过七子之一的谭处端组过北斗阵,斗过黄药师;而赵志敬负责主持教中的核心技术创新项目——98人的“大北斗阵”,斗过郭靖。在教中年轻一代的竞争和卡位上,丘、王两个的门人也超过了马钰。


如果把马钰和几个著名的“大师兄”例如宋远桥相比,你会发现马钰的境况都有所不如。


师兄弟中宋远桥武功第二,马钰才第三。宋远桥在武当派势力深厚,他有代师授艺的经历,有些小师弟的武功干脆就是他教的,而马钰却没有这个资历,师弟里大概只有一个前妻孙不二是他真正嫡系。此外,宋远桥的儿子是武当第三代第一高手,马钰却没有这样的传人。


师弟强雄,势力不及,此乃马钰的尴尬二也。


所以我们经常看到,马钰在门派里说话份量有限,奈何不了师弟。


丘处机要和江南七怪打赌,马钰反对。可是他的反对有用吗?一点也没有。原著上说马钰“数次劝告丘处机认输,他却说甚么也不答应。


你看,对于掌门、一把手的话,丘处机可以“说甚么也不答应”,老马这个掌门是不是当得也蛮不是滋味?


所以他千里迢迢,暗中赶去帮江南七怪,给强势的师弟使绊子。而且当着七怪的面,马钰公开数落师弟的不是,说什么:“敝师弟是修道练性之人,却爱与人赌强争胜,大违清静无为的道理,不是出家人所当为……贫道曾重重数说过他几次。”


作为单位的一把手,在外人面前这样数落班子成员,是不是略有点反常?


而且他自称“曾重重数说过丘处机几次”,老马其实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明明是自己在家讲话不算,师弟不听,却对外人讲成是“重重数落”。如果真是当的了家,又何必这样对外人江南七怪吐露这些派中人事关系隐秘、示好输诚?


人在江湖飘,都有不得已隐藏自己、折叠性情的时候,只有等到合适的时机,才会打开自己,释放真性情。


有的人打开得过早,比如那个大嵩阳手费彬,没混到那个份上就开始得瑟、开始狂,结果把自己给狂死了。有的人则是由于特殊情况,一直没能打开过,就比如马钰。


因为之前的“储”、后来受的“压”,马钰一直活成了那个谨小慎微的样子,从来也没有真正打开过自己。我们无从知道他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样的,或者说他的真、假性情已经合一了,要释放也无从释放起了。


只有在极偶尔的时刻,他才会显露一下内心深处的凶猛和刚烈,发出一声暗暗的咆哮。


比如六子激斗黄药师的时候,战况紧急,黄药师突然向他疾冲而来,满以为这个瓜兮兮面叽叽的小马要躲避。


哪知道马钰没有退。大敌当前,生死时刻,这个温吞的掌教、大师兄忽然刚烈了一把,毫不避让,反而左手一记剑诀,直取黄药师眉心,出手沉稳深厚之极


黄药师侧身避过,赞了声:“好,不愧全真首徒!


这就够了。


日后,当光阴流转、英雄老去,人们也会津津有味地回忆、谈论起这一记剑诀。


他可以自豪地说:我叫马钰。那一战,我曾经挡在了黄药师面前,直取他的眉心。


做掌门,我一般般;做全真首徒,我无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