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造反者”文天祥

2018-11-21  无忧吴尤


    温乎曰:    

文天祥不断对之前的自己“造反”,

剔除生命的杂质,

只留下最璀璨的一部分,

那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内核:正气。


1


1256年的春日,临安街头有点躁动。

那天是科举公布成绩的日子,

就像今天查高考分数时的忐忑一样,

宋朝学子们捂着“砰、砰”跳的胸口,

焦躁不安的向皇榜走去,

丝毫没有注意到手心早已渗出了汗水。

21岁的文天祥也站在皇榜下。

他伸长脖子,

渴望在榜单中找到自己的名字。

一行一行的看过去,

直到看见“文天祥”三个字的时候,

他才长叹了一口气,中了。


中了进士,随后就是在集英殿对策。

这都是应有的流程而已,

只是为了区分名次,不会再有落榜的危险。

但文天祥当真了,

难得有面见皇上的机会,此时不表现更待何时。

当时的皇帝是已经在位30年的宋理宗。

想想吧,

没有假期、没有公休、没有补贴,

工龄已经30年的老同志最盼望什么?

当然是退休啊。

可宋理宗同志的职业比较特殊,

皇帝一般是不能退休的。

为了弥补自己丢失的青春,

他早已经不再管理朝政,

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后宫事业中。



文天祥来到临安就听说了皇帝的光荣事迹。

他感觉自己的小宇宙要爆炸了,

于是在集英殿对策的时候就提笔开怼:

“陛下啊,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再忍忍啊。”

“要做一个高尚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

他连草稿都不打,就一口气写了将近万字。

他说的忠贞恳切,

据说把宋理宗同志感动的直抹眼泪。

或许是因为文天祥的真情和文采,

被骂的狗血淋头的皇帝竟然把他选为状元。

自从隋朝开创科举至1905年废除,

1300年间出现了无数的状元,

最有名、成就最大的,当属文天祥。



2


《宋史》中对文天祥有两句很特殊的记载:

“体貌丰伟,美皙如玉,秀美而长目,顾盼烨然。”

185CM的身高、健硕的肌肉,

偏偏皮肤白皙紧致,吹弹可破,

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再看脸,

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镶嵌在美貌的脸上,

顾盼生姿。

长成这副祸国殃民的模样,

还是才气侧漏的状元郎,

无论在哪个时代,

这样的男人都是男神,

走到大街上会有一大票迷妹为之打call,

哭着喊着愿意为他生猴子。


“天祥性豪华,平生自奉甚厚,歌伎满前。”

文天祥的家庭条件不错,

起码也是一个中产阶级出身。

在他考中状元后父亲就不幸去世,

给他留下大笔遗产。

3年后,

24岁的文天祥被任命为海宁军节度判官,

开始走上仕途,也开始了浪荡生涯。

丰厚的遗产再加上宋朝的高工资,

不难想象文天祥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经过8小时的紧张工作,

下班后有必要适当的放松一下嘛。

5星级酒店的豪华大餐吃起来,

30年的女儿红喝起来,

满座的同僚朋友嗨起来,

还有请来的外围女也动起来......


宋朝官员典型的奢靡生活,他一过就是17年。

这时候的文天祥也不过是普通人,

他写的文章别人也能写,

他过的生活别人也能过,

跟其他的进士、状元没什么区别。

可当岁月静好的生活一旦被打破,

有的人就此崩溃,

而有的人却能涅磐重生。



3


南宋的暖风熏得游人醉,早把杭州做汴梁。

他们忘记了曾经受过的苦难,

也忘记了祖先曾经的耻辱,

只要自己过的好,

哪管死后洪水滔天。

可高原上的蒙古人不一样,

他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1206年,铁木真在斡难河畔登基,

被众人奉上尊号:成吉思汗。

这时的成吉思汗已经取得了极大的成就,

并不比以往的草原领袖逊色,

大蒙古国也继承了匈奴、突厥的疆域,

一统广袤的万里草原。

可被成吉思汗改造过的大蒙古国,

潜力显然不是先辈们可以比拟的。

他废除了诸王的世袭地位,改由大汗任命官员管理,

并且创造了蒙古文字,

把一群套马的汉子凝聚起来,

真正打造了一个草原帝国。

如果用中原皇帝类比的话,

他的地位相当于秦始皇和汉武帝的集合体。


在以后的70年间,蒙古铁骑四面出击。

一座座城市在马蹄声中陷落,

一寸寸土地在蒙古人的呼喊中被占据,

男人屠杀、女人为奴、工匠留用,

辽、金、西夏、花剌子模、波斯等国逐一灭亡。

西至里海、东至大兴安岭、北达西伯利亚,南抵黄河,

都成为蒙古人的牧场。

1273年,襄阳城破。

那年没有郭靖、黄蓉守护襄阳,

也没有杨过烧毁20万大军的粮草,

更没有郭襄16岁的烟花。

只有国破家亡的凄惨和悲凉,

南宋也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



4


1275年,蒙古攻破安庆,兵锋直指建康。

南宋王朝危在旦夕,

而文天祥“造反”了。

他当然反的不是大宋王朝,而是自己。    

国家危亡在旦夕之间,

想想以前的奢靡生活,就像是一种犯罪。

他把良田、豪宅、香车统统变卖,

连同家中的存款和现金,

全部做为勤王的军费。

“痛自贬损,尽以家赀为军费。”

不久后,

他就带着一万多人的乌合之众,东进勤王。


从江西出发前,他的朋友前来劝阻:

“你去了有什么用啊,还是明哲保身吧?”

文天祥不愿意苟且偷生:

“国家养育臣民将近300年,

可一旦到了关键时候,却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自己,

而是希望做一个表率,

希望忠义之士能够挺直腰杆,保家卫国。”

文天祥不知道蒙古人的强大吗?

他不怕死吗?

他当然知道蒙古人有多么强大,他也怕死,

但他更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内心,

在自责、悔恨中苟且偷生。


这是文天祥的第一次造反。

他放弃了过往的舒适生活,

与奢靡、放荡彻底决裂。

他放下了手中的笔和酒杯,

拿起杀人的剑、穿起生锈的铁甲,

迎着蒙古人的铁骑走向战场。

40岁的文天祥开启了新的人生,

走上一条最悲壮也最光辉的路。



5


相比文官领兵的范仲淹、虞允文而言,

文天祥的军事眼光相对较弱。

他带兵来到临安后就上书皇帝:

“大宋为什么军事上屡战屡败呢?

就是因为地方政府没权力,全由朝廷说了算。

不如把天下分为四大军区,

全部交给司令员统领,由前方负责战争。

朝廷只要任命人员就行,其他的事别管啦。”

平心而论,

文天祥的提案基本没有可行性。

自古以来的胜仗,

都是靠朝廷整合资源,来集中力量办大事。

权力下放的结果只能是军阀割据,

投降的速度只会更快,

看看清末民国就知道了。


在蒙古铁骑如泰山压顶般南下的时候,

文天祥最终没能力挽狂澜。

整整3年时间,他带着残兵一路战火一路败退,

苏州、临安、温州、江西,

最终在广东汕头潮阳县被元军千户王惟义俘虏。

1278年11月,

文天祥被押解至元军张弘范的大营中。

手臂粗的牛油灯闪烁,

张弘范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抿着嘴看着早已贵为丞相的文天祥。

“给张世杰写封信,让他投降吧。”

“好,我写。”

文天祥给张世杰的信中只有一首《过零丁洋》,

但不是劝降,而是劝他不要降。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国势飘零如雨打浮萍,

我辈不能挽救社稷和百姓,

所能做的只有不愧对祖先的英名。



6


这首《过零丁洋》并没有送到张世杰的手中,

而是被张弘范截留了。

他看着墨迹未干的字迹,

不禁对这个亡国丞相生出敬意。

随后一份报告被送到忽必烈手中:

“这是一名义士,不能杀。”

做领导的都喜欢忠臣,

最好是对自己尽忠,

如果是敌人的忠臣也要表扬,

意思是让自己手下的人好好学着点。

文天祥躲过一死,

被一辆囚车押往北京。


1279年4月,文天祥迈出了北上的第一步。

囚车从广东出发,

一路经过韶关、赣州、吉安,

再过鄱阳湖、南京、徐州,

最终到达元朝的首都北京,

杏花春雨江南的碧绿色,

逐渐变成干燥的枯黄。

文天祥第二次“造反”了,

他放弃抗争,而是寻求精神不朽。

既然反抗已经失败,那就只能接受现实。

在渡过长江以后,

他就知道事情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于是在北上的路上,

文天祥不断寻找精神上的知音。

沿途经过的每一个地方,

都是中华先辈曾经奋战过的热土,

那些忠贞的灵魂,都带给文天祥不一样的温暖。

这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让他有了“吾道不孤”的欣慰。



徐州的燕子楼,是唐朝张愔为爱妾关盼盼所建。

在张愔去世后,

美貌的关盼盼被无数人觊觎。

唐朝的妾是可以相互赠送的,

更何况在丈夫死后改嫁,正常的很。

但面对踏破门槛的提亲者,

关盼盼都拒绝了,

她要为张愔守节,最终15年未再嫁人。

400年后,文天祥在北上途中登上燕子楼。

他想起独居终老于此的关盼盼,

一个妓女尚且可以为丈夫守节,

何况我们是亡国的士大夫。

于是他写下一首《燕子楼》自勉:


因而张家妾,名与山川存。

自古皆有死,忠孝长不没。

但传美人心,不说美人色。


当囚车来到山东德州的时候,他想到了颜真卿。

这里曾经叫做平原郡,

“安史之乱”前颜真卿被贬到这里。

当安禄山的大军横扫河北时,

州郡纷纷开城投降,

只有颜真卿的平原郡做了钉子户,

死死的扎在那里。

就连他的堂兄颜杲卿,都被叛军杀死,

只找回一只胳膊。

20年后,颜真卿最终还是被安史余孽杀害。

文天祥想起颜氏兄弟的节义,

又写下一首诗来自勉:


乱臣贼子归何处?茫茫烟草中原土。

公死于今六百年,忠精赫赫雷行天。


这时候的文天祥明白了一个道理:

眼前的成败荣辱,在历史中不过是沧海一粟,

当百年后,

判定成败的不是权势、金钱,而是精神。

这个世界终究不负正能量。



7


在北京,文天祥是愿意活下去的。

当时的元朝皇帝忽必烈正在大力求才,

尤其是南宋的文人学士。

听说文天祥是南宋的第一等人才后,

忽必烈就劝他留在北京,

还帮他买房子、上户口。

文天祥说:

“如果让我以道士的身份做顾问,就可以。

但是官嘛,就不做了。”

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建议,

一个有命,一个有名。


可极力反对的恰恰是南宋的投降派。

为什么呢?

如果让文天祥这样的反抗者都活着,

那他们举国投降的人算什么?

汉奸不要脸的呀?

于是南宋宰相留梦炎上书说:

“文天祥如果回到南方,再次号召民间起义,那可怎么办?”

文人玩的文字游戏,真歹毒。


这样一来,事情就很简单了。

文天祥要想活就得投降,

如果不做元朝的官就得死。

文天祥最终第三次“造反”,

不再苟且偷生,决意从一而终,向死而生。

1282年12月,忽必烈想做最后的努力。

“你有什么想说的?”

“忠臣不事二主,但求一死。”

第二天,文天祥被斩于菜市口。

可元朝人却说:

“宋之亡,不在崖山之崩,而在燕市之戮。”

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8


这几年有个很流行的概念叫“走出舒适区。”

鼓励大家不要沉溺在舒适感当中,

而是寻找艰难的路,

在一次次的破解难题中磨练自己,

最终才能迎难而上,成就美好人生。


文天祥不就是这样吗?

他在舒适区中生活到40岁,

当时代大潮来袭的时候,却又换了一个人。

首先放弃精美的生活,

然后寻求精神的不朽,

最终放弃生命的希望。

文天祥不断对之前的自己“造反”,

剔除生命的杂质,

只留下最璀璨的一部分,

那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内核:正气。

我们不能成为文天祥,

但最重要的是永远在路上,

然后问心无愧。


就像文天祥被杀后留在衣带中的遗言: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

读圣贤书,所为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