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伟大 / 我的图书馆 / 无血缘舞蹈姐妹花,姐姐弥留之际献双眼助妹...

0 0

   

无血缘舞蹈姐妹花,姐姐弥留之际献双眼助妹妹飞出黑暗

2018-11-24  山的伟大

2017年3月30日,是重庆长江艺术学校成立十周年的喜庆日子。当晚,在山城会展中心的演播大厅,学校举办了一场主题为《让生命充满爱》的大型文艺演出。随着音乐响起,帷幕徐徐拉开,两位同学的大幅合影照片出现在舞台背景上,主持人流着眼泪向全场的观众讲述了一个凄美动人的真情故事……

因舞结缘
妹妹走进黑的夜
天资聪慧的高玲玲是四川达州宣汉县东川镇初一的学生,不但学习好,而且对舞蹈更是有种特别的天赋。学校内外各种大型文艺活动都少不了她,她还曾代表全县参加过省里的文艺汇演,是公认的一棵学舞蹈的好苗子。
2014年9月,年仅11岁的她去了重庆长江艺术学校学习舞蹈。此前,作为达州老乡,在重庆长江艺术学校任副校长的崔维回到达州老家招生,经朋友推荐认识了高玲玲。在面试中,高玲玲跳了一段从电视里学来的杨丽萍的“雀之灵”,从众多的考生中夺颖而出。她优美的舞姿让崔维赞叹不已,于是将她带到了重庆。
从宣汉乡下来到重庆大都市,高玲玲每天都处在兴奋之中。她知道自己没有别的同学舞蹈基本功好,在文化课学习之余,她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舞蹈练功房。
高玲玲的刻苦用功渐渐引起了另一位女同学的注意。小姑娘叫雷丹丹,比高玲玲稍微大一点,是重庆本地人。父亲雷涛是重庆一家出版公司的编辑,妈妈乔丽在一所小学任舞蹈教师。丹丹学舞,寄托着父母对她的期望。
不久,雷丹丹和高玲玲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得知农村长大的玲玲完全凭着对舞蹈和音乐的感知,居然考进了艺校,雷丹丹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每次丹丹回到家,关于高玲玲的点点滴滴是她对父母必说的话题。乔丽也很好奇,她对女儿说,想见一见这个乡下小姑娘。
一个周末的下午,雷丹丹把高玲玲带到了家里。一见面,聪明漂亮、嘴甜乖巧的高玲玲就赢得了乔丽一家的喜欢,乔丽更要认她为干女儿。乔丽一眼就看出玲玲天生就是跳舞的坯子,出于喜爱,她不由自主当起了玲玲的业余舞蹈老师,精心指点和辅导。在以后的许多场合,乔丽不止一次地对别人说,她也许只能把丹丹培养成和她一样的舞蹈老师,但她绝对可以让玲玲成为一颗耀眼的舞蹈新星。
有了专业环境,还有了一位城里的老师“妈妈”,幸运之神仿佛一夜之间眷顾了这个乡下小姑娘。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她前途一片光明时,谁也未能想到,无边的黑暗却悄然地笼罩在了她如花的世界。
2015年10月初,高玲玲患了一场严重的感冒。以后,她的眼睛开始不停流泪且左眼出现红肿症状。她没在意,为省钱,只是点点眼药水应付。可是,这学期考完试后,她的眼睛不但未见好转,最后连视力也模糊不清了。
高玲玲的病情引起了副校长崔维的重视,她一方面安排人把玲玲送到重庆医科大学附院检查,一方面准备打电话给玲玲的父母。一听说副校长要打电话回家,玲玲哭着说:“求求您了,崔阿姨,我没事的,您不要打电话去我家,我爸妈知道了会受不了的。再说,家里的农活已够父母忙的了,他们没空也没钱来呀……”崔维听了玲玲这番懂事的话,眼眶都湿润了。
玲玲去医院时,雷丹丹也陪她去了。路上,丹丹把小她三个多月的“妹妹”拥在怀里,捧着她的脸蛋说:“妹妹,你不是说过,你患的是红眼病吗?你一定会没有事的,到医院打几针很快就会好的。暑假你就留在我家,我妈妈还要给你‘开小灶’呢。”
10月18日,检查结果显示:玲玲的眼角膜重度坏死。眼科医师神情凝重地说:由于患者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双目失明已经不可避免。失明无疑给了高玲玲致命的一击,失去心爱的舞蹈让她无法承受。她绝望地想到了死,开始绝食,甚至割腕。雷丹丹见后害怕极了,更不敢离开“妹妹”半步。几天之后,在丹丹的陪护下,玲玲情绪稳定了。她向崔副校长提出请求:“崔阿姨,希望学校不要叫我退学,我还可以听到,我还可以跳舞的。”为了满足高玲玲的愿望,学校与玲玲父母商议后,破例让她继续留在学校学习。之后,学校和医院就她的病情做了全面的沟通,了解到高玲玲复明并不是没有希望,只要等到合适的角膜捐赠者,玲玲就有希望复明了。
高玲玲回校后,学校发起了一场捐赠活动,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收到爱心捐款8万多元,加上社会上一些爱心人士捐赠的5万多元,一共14万元。学校专门成立了一个爱心基金会来保管这笔捐款。这些钱,将保证玲玲在得到角膜捐赠时所要支付的手术费用以及其它费用。
飞来横祸
姐姐真情献角膜
尽管雷丹丹和同学们担当了玲玲的眼睛,可是失去视力的玲玲只能远远地坐在角落听老师带同学们练功,这对她而言,无疑是极其痛苦的事情。她一次又一次试图睁大双眼,可眼前依旧是漆黑一片。尽管如此,玲玲开始尝试着在黑暗里舞动身体。
见“妹妹”对舞蹈如此热爱,丹丹内心是一阵阵酸楚和感动。每当“妹妹”起舞时,她就在一边保护她。有一天,她将玲玲带回家里。聊了一会儿,两人就开始跳舞。边跳,丹丹边流泪对她说:“玲玲,如果可以,我真想分一只角膜给你,我想只要一只眼睛,就能在舞台上旋转了……就让我们两人用一双眼睛跳舞吧。”说着说着,一对“小天鹅”尽情旋转起来……
这感人的一幕,被丹丹的母亲乔丽恰好看见了。她突然想:女儿和玲玲已经成为了不可分开的好朋友,特别是玲玲在失明以后对丹丹有了更强的依赖,如果把玲玲接?砑依镒。?这样,一则玲玲无论何时都有好伙伴照料了,二则给她单独辅导,不能误了她的艺木生命。
2015年12月11日,在和玲玲的父母沟通后,乔丽把玲玲接到自己家里。从此,雷家多了个女儿,玲玲多了一份照顾和安全。
玲玲来到家里之后,乔丽觉得最要紧的就是让她先适应黑暗的生活环境。乔丽夫妇都要上班,丹丹白天也要上课,为了不让玲玲寂寞,乔丽特地请了一位阿姨,丹丹也把自己的MP4送给了玲玲。有了阿姨的照顾,有了随身音乐,玲玲不再觉得时光的停滞和没有安全感了。
有一天,随着音乐响起,情不自禁的玲玲又一次忘乎所以地舞蹈起来,结果将柜子上的热水瓶打落在地,她的左腿被烫伤了。随后,被乔丽夫妇送进了医院。丹丹知道后立即赶去医院安慰玲玲,并昼夜守护在病床前。一个多月后,玲玲的烫伤痊愈了,但左腿却留下了褐色的疤痕。这以后,乖巧的玲玲话就少了,她不再提学舞蹈的事,也更不敢像从前那样尝试着随意活动了。她被黑暗完全地禁锢了。看到郁郁寡欢的“妹妹”,丹丹很是着急。 一个周末,丹丹特地找出了西班牙舞蹈家阿依达?戈麦斯――这个从小患有严重的“脊柱侧弯症”被人们誉为在刀尖上跳舞的舞蹈皇后的事迹读给玲玲听。她告诉“妹妹”:“心中有舞蹈的魂魄,身体就应该能够舞姿翩翩,阿依达是这样说的。而你,玲玲,相信你也能够这样的。”丹丹肯定地说。
阿依达的事迹解开了高玲玲心上的结。重新找到生命支点的高玲玲,再次点燃了舞蹈的希望。
毕竟,高玲玲的眼前是黑暗的世界,她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无法从正常的语言表达中找到舞蹈动作的要领。为了能让她尽快适应黑暗,丹丹和母亲利用与玲玲散步的时间,试着和她分开,然后让她听着话音用脚步感受她们的距离。渐渐地,玲玲通过声音有了方位感。一段时间的“相濡以沫”之后,高玲玲又成了一只舞蹈精灵――黑暗世界中的舞蹈精灵。
命运有时总会给现实开残酷的玩笑,就在雷丹丹帮助高玲玲重新起舞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却降临在她的身上。
2016年9月24日下午,丹丹放学后,从学校骑电动自行车回家。当车行至她家门前的十字路口时,突然,一辆小轿车从左边疾驶而来,她躲闪不及,被撞倒在地昏死过去。交警赶到现场,认定车祸因该车司机高速弯道超车所致。而重庆医科大学院附属医院诊断,雷丹丹右颞骨骨折,脑挫裂伤,伤情危重。
随后,高玲玲同丹丹的父母来到了医院。经急救后的雷丹丹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玲玲看不到丹丹姐阳光的脸,也听不到丹丹姐明媚的笑声,只听到有各种仪器的声音,还有丹丹父母的啜泣声……在外间病房里,她俯下身子像以前一样顺着床沿触摸丹丹姐,却怎么也摸不到。“乔阿姨,丹丹姐呢,怎么把丹丹姐弄丢了……”巨大的恐惧感涌来,高玲玲喊叫着,全身颤抖起来。
当天晚上,乔丽夫妇签字之后,医院为丹丹进行颅内清淤修补术。手术后,丹丹一直没有醒过来。到了第二天午夜,丹丹的生命体征有些许好转,并且睁开了眼睛。她用微弱的声音喊道:“妈妈,爸爸,玲玲……”三人一起站起身来,靠近她身边。丹丹浅浅地微笑了一下,又闭上了眼睛。
约两个小时后,丹丹又费力地睁开了双眼,并低声说:“妈,我好困……不行了……请告诉医生,如果可以,请将我的眼角膜给玲玲妹妹……妈妈喜欢看我跳舞,今后就让妹妹代我跳吧……”丹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医生赶来时,她又深度昏迷了过去……此后,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丹丹再没有醒过来。
10月5日,也就是丹丹车祸的第13天,医院专家对丹丹的病情进行会诊。他们认为:丹丹开颅术后脑部再度出现大出血,导致脑死亡,现依靠呼吸机可维持一段时间的呼吸,但一去掉呼吸机,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离世。
重见光明
妹妹载起姐姐梦想一起飞
活生生的女儿难道真就这样走了?面对无法改变的事实,乔丽想起了女儿的遗言,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把女儿的眼角膜捐给玲玲,让她与玲玲合二为一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的想法得到了丈夫的支持。于是,乔丽把女儿临终遗言和自己的意图告诉了医院及学校,并表示愿意将此次车祸保险公司和司机给付的赔偿金55万元全部用于玲玲的医疗手术费。
在移植角膜之前,为了不影响玲玲的情绪,乔丽还忍着巨大的悲痛告诉她:“玲玲,我的好女儿,你丹丹姐的病情好转了。另外,医院也帮你找到了合适的眼角膜,需要你马上住院,随时接受手术。”
想到要恢复光明,又可以和丹丹姐一起跳舞,高玲玲显得异常兴奋,她一次又一次问进出的护士医生:“丹丹姐知道我就要重见光明了吗?她会和我一起出院吗?”高玲玲入院之后,做了相关检查。同时,移植专家再次为雷丹丹做了严格科学的测量,确定雷丹丹确实已经达到了“脑死亡”的标准,也完全符合眼角膜捐献的必要条件。
2016年10月11日上午8点30分,乔丽夫妇洒泪为女儿做最后一次的梳妆打扮。在最后一次亲吻女儿以后,医生拔去了套在雷丹丹鼻腔上的呼吸机管,丹丹的呼吸渐渐停止了。然后,悲怆的乔丽和丈夫紧贴着女儿的脸,握着女儿的一双手,静静地目送女儿远去……
就在这过程中,高玲玲已躺在医院手术室里,等待着角膜的到来。9时整,两名少女的眼角膜对接手术正式开始……
紧张的两个小时后,移植手术宣告成功。术后,为了不影响高玲玲的眼睛完全恢复,雷丹丹的父母一直瞒着她,说丹丹转到北京去治疗了,康复阶段要全面休息不能打扰。刚开始玲玲很相信,可是拆线以后,当她从老师、同学还有医生护士的言语中,预感到丹丹姐可能不在人世了,她的心中陡然涌起一阵又一阵疼痛的感觉……
11月25日,高玲玲出院。回到雷家,她一眼看到那张丹丹姐的照片上嵌着一朵雪白的小花!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望着丹丹姐的照片,她终于明白了,正是丹丹姐的大爱让她重见了光明,她再也忍不住扑到乔丽的怀里:“妈妈,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女儿,我??像丹丹姐一样孝敬你们!”乔丽搂着玲玲,就像搂着亲生女儿一样:“玲玲,我的好女儿,妈妈一定要让你重新站在舞台上,像我当年对你姐姐希望的一样……”
发生在重庆的事,远在达州乡下的高玲玲的父母一点也不知道。这对忠厚勤劳的夫妻只知道乔丽夫妇是他们的恩人,只知道那个比玲玲大三个月的可爱的丹丹与女儿情同手足,他们还想着什么时间带些土特产去重庆给乔大姐。可他们哪里知道,此时在重庆,丹丹父母正在经历着怎样一场前所未有的伤痛啊!
2017年春节前夕,高玲玲的父母终于得知了这一消息,他们特地从达州赶到重庆接玲玲回老家休养。这对老实憨厚的夫妻在雷丹丹的遗像前哭喊着丹丹的名字,把从家乡带来的特产摆放在丹丹的遗像前,以乡村农民那种特有的方式祭奠这位真情大义的“女儿”。
2月20日,应学校和丹丹父母的再三要求,高玲玲父母再次送女儿来到重庆,同乔丽夫妇一道,把她送回舞蹈学校。临别之时,玲玲父母拉住女儿的手说:“从此以后,你既是我们的女儿,更是乔妈妈的女儿,在乔妈妈家,你一定要听话……”乔丽听后,感慨地说:“是啊,玲玲就是我的女儿,我寄托在丹丹身上的舞蹈梦想,就只能靠玲玲来实现了!我相信,玲玲不会辜负我们的期望。”
“妈妈放心,我一定会努力跳得更好!”站在两位母亲中间,高玲玲含着泪花,坚定地回答道。两个小姑娘的动人故事传开后,感动了整个山城。
2017年3月30日,重庆长江艺术学校在副校长崔维的建议下,将雷丹丹与高玲玲的感人故事编成了一台大型舞台剧――《让生命充满爱》,作为十周年校庆的献礼。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在优美的弦律声中,高玲玲独自走上舞台,她深情地说:“我想再为大家跳一支舞,这支舞蹈是我和妈妈编排的,我想把它献给我的丹丹姐姐,这段舞蹈的名字就叫《让我和你一起飞》。”台上,随着音乐响起,玲玲舞起来了。台下,观众喝彩的阵阵掌声,与音乐和舞蹈编织成了一曲美丽动人的生命交响乐,久久回荡在演播大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