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之尖 / 篆刻理论 / 贝加尔湖畔的牧羊大叔

分享

   

贝加尔湖畔的牧羊大叔

2018-11-24  秦岭之尖


88





贝加尔湖畔的牧羊大叔



今天美丽的贝加尔湖,风光旖旎。


它在清朝前期属于中国,《中俄尼布楚条约》之后,划归沙俄。


在汉时,贝加尔湖被称作北海。


贝加尔湖


今天贝加尔湖的盛名源于它的奇丽之美,而汉时的北海作为苦寒之地,他的盛名则源于另外的一个故事。


二千多年前的一天,一个人肩负国家和平使命,以中郎将的身份,持汉节,不远万里几经风霜,来到了这个当时的匈奴领地。


他来的时候正值人生灿烂辉煌的大好中年。


无奈阴差阳错,在此做了一十九年的牧羊大叔。


《汉书》:“武既至海上,廪食不至,掘野鼠去草实而食之。杖汉节牧羊,卧起操持,节旄尽落。”


这就是著名的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苏武持节牧羊”的故事。



苏武,(前140年-前60年),字子卿,代郡太守苏建之子。西汉大臣。少以父荫補为郞,不久任中廊监。


西汉  栘中廊监


天汉元年,苏武奉命出使匈奴,因其副使张胜参与匈奴内乱而被扣,匈奴多次软硬兼施,威胁利诱其投降。苏武不屈,自杀未遂。其投靠匈奴的故友李陵以亲情牌劝降,面对李陵掏心挖肺的“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此!”他义正辞严,令李陵无言以对。面对高官厚禄美酒佳肴均不为所动的苏武,匈奴人将他迁到苦寒的北海牧羊,并断粮以消磨其斗志,扬言要公羊生子方可释放他回国。


二千年前的北海,天是蓝的,云是白的。


白雪一般肥美的羊群,衣带飘飘气质非凡的牧羊大叔。


这个画面,高清的有些失真。


真实的画面是:威、逼、利、诱、缺、衣、少、食。


面对如此磨难,苏武矢志不渝,在他的心中始终有着一个坚定的信念:生是大汉人,死后也要魂归大汉。


一十九年的日升月落,漫无边际的孤独寂寞冷,在遥遥无期的守望里,寄托着对大汉浓浓的眷恋;一十九年的沧海变换,他凭着忠贞与坚毅的英雄大义赢来了回归的曙光。


始元六年,汉与匈奴和亲,苏武被释放回汉。


《汉书》:“留匈奴凡十九岁,始以强壮出,及还,须发尽白。”


历尽艰辛,居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显示了其对国家及民族忠贞不二的崇高气节。苏武去世后,其被列为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以彰显其节操。

 

苏武牧羊的故事妇孺皆知,其坚强的意志与执着的信念令人肃然起敬。其实,他还有着鲜为人知的另一面。在出使匈奴之前,曾作诗一首《留别妻》: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一句“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让我们看到了在他的人性之中,除了坚毅刚强的英雄大义,同时所存在的柔软与温情。


牧羊的大叔,将流逝的历史变成永恒。


永远的苏武,演绎了一首不朽的绝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