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拒绝,是对自己最起码的尊重

2018-11-26  茂林之家



文:剑圣喵大师


>>>01

王总是一个富二代,也是我的一个好友。


其实,富二代不都是网上所说那种:好色、懒惰、虚伪、贪财。


但遗憾地是,好色加贪财这两个标签却可以妥妥贴到王总身上。


有一天,他居然打电话给我,提出了超级无理的请求。


我抖音视频里有个漂亮女演员,真实身份是我的学生。


王总居然提出要我引荐她,晚上带出来吃饭。


我当然知道他包藏祸心,我立即就拒绝了,并告诉他不准打我学生的主意。


谁知王总居然恬不知耻地说。


“是大学生那就更好了,我出XX钱包养她如何,一个月来陪我一次就行!”


一瞬间,我非常想发火加摔电话。


不过,王总也帮过我一些忙,还很坦诚地分享过许多商业顶级技巧。


于是我打算给他次机会。


这时,我使用“身份拒绝法”拒绝了他。


“王总,作为一个老师,我有责任保护我的学生。同时,我又是你的好友,我不能眼看着你沦落。从我自媒体作者的角度来看,你如果包养她,迟早会把你们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会让我同时失去两个重要的人,我可不忍心看到这样的事发生。


“身份拒绝法”的关键在于:


拒绝你,是由于我必须坚持我的身份。而不是我在情感上不重视你。


大部分人拒绝别人,喜欢使用“没时间”这个托辞。


实际上,这个托辞已经逐渐被人发现漏洞了。


有句话不就是这么说的:“时间就像某种沟,挤一挤总还是有的。”


我们的“没时间”并不是真的没时间,而是我们把时间用在了更为重要的人和事当中去了。


而你只不过在我心中的地位比较低而已。


况且,在很多场合,使用“没时间”这个托辞会被人轻易发现是说谎。


总不能为了圆这个谎,你需要一直表现出忙碌吧!


抬出“身份”来做挡箭牌,要比冷冰冰的拒绝要好得多,至少能让人感受到你对身份的认同。


其实,“身份感”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用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



>>>02

身份拒绝法,还有一种变式。


“强调专业拒绝法!”


除了强调你的身份外,还要强调你的专业价值。


这多半用在专业人士,被逼着要求免费帮忙的尴尬之中。


小李,你是学计算机的吧,帮我修修我的手机吧。


小张,你是学英语的吧,来帮我翻译下这份资料。


发出这种要求的除非是你领导。否则,太多想免费获得你专业帮助的人,并不会显得你受欢迎,更显得你的专业廉价。


我有位律师朋友,经常被朋友们咨询法律问题,一问就是几个小时,也不管属不属于他擅长的司法领域,最后就一句谢谢了事。


我有位警察朋友,有朋友想去大保健,居然要叫他随行保护,以免被仙人跳,这荒唐不?


我本人经常遇到的就是,加了你,就开始:“听说你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我这边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对不起,心理咨询是一个严谨的活动,是一个诊断和治病的过程,不是随意聊天,要签协议的。


即便是聊天,万一我没时间和你聊呢?


于是,我经常使用“强调专业拒绝法”。


“不好意思,正因为心理学是我的专业,所以我才不能帮忙,因为我本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行心理咨询了,它和心理学科普是两回事,如果我随意跨出自己领域,这不仅对你不尊重,更是对行业规则的践踏。”


还有一位妈妈某天找到我。


希望我去辅导下她上初二的孩子的功课。


理由是,她孩子是我的粉丝,很崇拜我。


可是,这位妈妈,有件事我特别想告诉你。


初二的功课我也很有可能不会啊!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时间”,或者直接点说,我认为做这种事,对我来说是浪费时间。


但这位妈妈毕竟是善意的,爱子心切我也可以理解。


于是我使用“强调专业拒绝法”。


“这位妈妈,您孩子很欣赏我,还是我的粉丝,这让我很高兴。但你也知道,我的专业是心理学,您孩子崇拜的也是我的心理专业。假如我抛下我的专业,去辅导您孩子的语文、数学。这不仅让您的孩子失去一个崇拜的偶像,还会让您孩子失去专业老师的帮助,我觉得不值!”


大家要明白一点。


做一件事,如果不能保障质量,最好不要做。


尤其跟你的专业相关。


如果你随随便便做做,最后效果不好,对方可是会埋怨你的,无论他是否付出了报酬。


你不仅会感到委屈,还损害了你的专业自尊。


抬出“专业标准”这一杀手锏,即告诉对方,你不会随便做事,对方也会在心中衡量请求你帮助所需要的付出。




>>>03

还有一种情况。


有一些请求,其实你是可以接受的。


只是你答应请求是需要一些条件的。


那你请对方补充掉这个条件。


比如,领导让我辅导一个新进学校的老师,教会她如何参加教学比赛。


如果我以“没时间”为由推辞,势必会得罪领导。


领导立即会搬出“学校的规定”、“教育厅的政策”、“老师的操守”等等来和我辩论。


与人交流是一种博弈,如果领导讲出这些,那都会成为他的内心砝码。


当然,哪怕我口才滔天,我可以把上述理由都驳斥了。


这也会极大损害领导的颜面,这也是不利的。


这时,就要采用“条件补足法”。


其实,如果这个新老师有一定资质,我也不那么忙的话,我可以答应这个请求的。


我立即提出,要培训好这个老师讲课,我需要他同我一道去听这个老师讲课,并且我需要一点经费聘请外校专家、组织试讲等等。


另外,我的这个工作必须记工作量。


领导说他没时间,但他愿意给我多记点工作量以做补偿。


有些看似不合理的要求,其实并不是真的不合理。


而是因为我们做这件事,缺乏某些“条件”和“报酬”。


当我们想直接对这种事说“不”时,我们不妨思考下,在什么条件下,我们会说“是”。


至少在领导心中,我是个想解决问题,但有附加条件的能人。而不是一个偷懒耍滑的无能之辈。即便领导还是对我不悦,后一种形象可比前一种要糟糕的多。


实际上,这时一口回绝领导,也不会真正清闲。


领导憋着这口气,说不定会布置更加苛刻的任务下来,最终关系就闹僵。


此时,你提出条件,有条不紊地完成领导任务,其实是一种“聪明的拒绝。”


提出要求,也能让领导有机会思考下,他是不是在强人所难。


真正跑的远的马,一定要学会向主人要草吃。


很多时候,拒绝可以不拉着脸,不说狠话。圆润地处理问题,不动声色地回绝会更好。


那些看似成熟,实际上内心已经给人下跪的人,会觉得你“不懂事”。


他们不明白,维护住自己的自我,这恰恰是聪明。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