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柳永《夜半乐·冻云黯淡天气》赏析

 江山携手 2018-11-27
《夜半乐》柳永

冻云黯淡天气,扁舟一叶,乘兴离江渚。渡万壑千岩,越溪深处。怒涛渐息,樵风乍起,更闻商旅相呼,片帆高举。泛画鹢,翩翩过南浦。
望中酒旆闪闪,一旌簇烟村,数行霜树。残日下,渔人鸣榔归去。败荷零落,衰杨掩映,岸边两两三三,浣纱游女。避行客,含羞笑相语。
到此因念,绣阁轻抛,浪萍难驻。叹后约丁宁竟何据。惨离怀,空恨岁晚归期阻。凝泪眼,杳杳神京路。断鸿声远长天暮。

柳永词工于羁旅行役,善于叙事。《夜半乐》之所以值得重视正因为它体现了柳词的这一基本特色。
全词分为三叠。第一叠叙述舟行的经历,第二叠描写舟中的见闻,都是写景;第三叠发抒感慨,是写情。首叠中的“越溪”,特制会稽县南之若耶溪,非泛指越地的河流。“万壑千岩”出于《世说新语·任诞篇》。晋人顾恺之称赞会稽(今浙江绍兴)的山水:“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可知此词是柳永浪迹浙江时的作品。
“冻云黯淡天气,扁舟一叶,乘兴离江渚。”这首词开头三句是说,寒云笼罩,天色暗淡,我乘一叶小舟,兴致勃勃的离开江渚。
第一叠首句点明时令,交代出发的天气。“冻云”句说明已届初冬,天公似在酿雪,显得天色暗淡。“扁舟”二句写到自身,以“黯淡”的背景,反衬自己乘一叶扁舟驶离江渚时极高的兴致。“乘兴”二字是首叠的主眼。
“渡万壑千岩,越溪深处。”这两句是说,越过千山万水,进入了若耶溪的深处。
概括交代了很长的一段路程,给人以“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轻快的感觉。
“怒涛渐息,樵风乍起,更闻商旅相呼,片帆高举。”这四句是说,狂怒的波涛渐渐平息,山风突然间刮起,又听到商贾们互相打招呼。一片片风帆高高挂起。
写扁舟继续前行时的所见所闻。“片帆高举”是写实,也可想象出词人在顺风扬帆时独立船头、怡然自乐的情状。
“泛画鹢,翩翩过南浦。”这是说,一条条画船轻快的驰过南浦。
“泛画鹢”的鹢,是一种水鸟,古代常画鹢于船头,这里以“画鹢”代指舟船。“翩翩”,轻快的样子。“南浦”,南岸的水边。“翩翩”遥应“乘兴”,既写舟行的轻快,也是心情轻快的写照。
第二叠写见闻,时间是在过南浦以后。
“望中酒旆闪闪,一簇烟村,数行霜树。”这三句是说,看岸上酒旗随风飘舞,一座山村烟云迷蒙,村边还有几行经霜的树。
“望中”三句是写岸上,是远景。
“残日下,渔人鸣榔归去。败荷零落,衰杨掩映,岸边两两三三,浣纱游女。”这是说,夕阳下,打鱼人敲着木榔归去。残败的荷花零零落落,池边掩映一排排光秃秃的杨柳。岸边三三两两的,是一群浣纱的少女,她们躲避着行人,害羞的含笑相语。
“残日”句仍是远景,但转写江中,接下来转为中近景。“浣沙游女”是描写的重点,因而将镜头推近。
“避行客,含羞笑相语。”这是说,她们躲避着行人,害羞的含笑相语。
本来,词人游目骋怀,漫不经心,只有登山临水的雅兴,而无羁旅行役的感慨。但眼前的三三两两浣沙游女,触动并唤醒了沉埋在心底的感情,使他想起了天各一方的亲人,一种失落感在心头油然升起。由触目而惊心,词人的感情汪洋中,瞬息之间掀起狂澜,从而自然的转入了抒发感慨的第三叠。
“到此因念,绣阁轻抛,浪萍难驻。”第三叠前三句是说,行到此处,我勾起了思念,悔不该轻率地抛开闺中女子,像水中浮萍漂流难驻。
第三叠由景入情,过片“到此因念”,一语拍转。“此”字直承二叠末的写景,“念”字引出本叠的离愁别恨。“绣阁轻抛”,后悔当初轻率离家;“浪萍难驻”,慨叹今日浪迹他乡。最使词人感到凄楚的,还不在于过去的“绣阁轻抛”与当前的“浪萍难驻”,而是后会难期。
“叹后约丁宁竟何据。惨离怀,空恨岁晚归期阻。”这是说,唉,与她的约定不知何时才能兑现?别离的情怀凄凉,只空恨年终岁晚,归期受阻。
这几句从各种不同角度抒写难以与亲人团聚的感慨。从妻子方面想入:当年别离时分,妻子殷勤叮咛,约定日期,如今难以兑现。“惨离怀”二句从自身想入:不能回家,空自遗憾。
“凝泪眼,杳杳神京路。断鸿声远长天暮。”末三句是说,泪水涟涟,凝望遥遥京城路,听那孤鸿声声回荡在遥远的暮天中。
自己离妻子寄身的京城汴梁,路途遥远,不易到达,只得“凝泪眼”而长望。结语“断鸿”句,重又由情回到景上,将感慨寄托于客观景物的描写之中。这一景色,境界浑涵,所显示的氛围,与词人的感情十分合拍,而且还有这般明显的象征性:日暮愁中的词人,不正像融入苍茫暮色的孤雁那样孤单而又凄然吗?
这首词,前两叠的写景,为末叠的抒情铺垫;前两叠的徐缓,为末叠的急骤蓄势。一篇之中,两种色调,两副笔墨,相映成趣,相得益彰,成功地写出了从漫不经心到触目惊心的感情飞跃,自然而深入的表现了羁旅行役生涯的感情痛苦。

附录《夜半乐》柳永
冻云黯淡天气,扁舟一叶,乘兴离江渚。度万壑千岩,越溪深处。怒涛渐息,樵风乍起,更闻商旅相呼,片帆高举。泛画鹢,翩翩过南浦。
望中酒旆闪闪,一簇烟村,数行霜树。残日下,渔人鸣榔归去,败荷零落,衰杨掩映,岸边两两三三,浣纱游女。避行客,含羞笑相语。
到此因念,绣阁轻抛,浪萍难驻。叹后约丁宁竟何据。惨离怀,空恨岁晚归期阻。凝泪眼,杳杳神京路。断鸿声远长天暮。
译文

寒云笼罩,天色暗淡,我乘一叶小舟,兴致勃勃地离开江渚。越过千山万水,进入了若耶溪的深处。狂怒的波涛渐渐平息,山风突然间刮起,又听到商贾们相互打招呼。一片片风帆高高挂起,一条条画船轻快地驰过南浦。
看岸上酒旗随风飘舞,一座山村烟云迷蒙,村边还有几行经霜的树。夕阳下,打鱼人敲着木榔归去。残败的荷花零零落落,池边掩映一排排光秃的杨柳。岸边三三两两的,是一群浣纱的少女,她们躲避着行人,害羞地含笑相语。
行到此处,我勾起了思念,悔不该轻率地抛开闺中女子,像水中浮萍漂流难驻。唉,与她的约定不知何时才能兑现?别离的情怀凄凉,只空恨年终岁晚,归期受阻。泪水涟涟,凝望遥遥京城路,听那孤鸿声声回荡在悠远的暮天中。

注释
夜半乐: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乐章集》入“中吕调”。段安节《乐府杂录》:“明皇自潞州入平内难,半夜斩长乐门关,领兵入宫剪逆人,后撰此曲,名《还京乐》。”又有谓《夜半乐》与《还京乐》为二曲者。常以柳永词为准。一百四十四字,分三段,前段、中段四仄韵,后段五仄韵。前段第四句是上一、下四句式。全曲格局开展,中段雍容不迫,后段声拍促数。
冻云:冬天浓重聚积的云。扁舟:小船。乘兴离江渚:自己乘兴离开了江边。江渚:江边。渚:水中沙洲,此指水边。
万壑千岩:出自《世说新语·言语》:顾恺之自会稽归来,盛赞那里的山川之美,说:”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这里指千山万水。越溪:泛指越地的溪流。
樵风:指顺风。乍起:指山风突然的吹起来。商旅:行商之旅客,这里泛指旅客。
画鹢(yì):船其首画鹢鸟者,以图吉利。鹢是古书上说的一种水鸟,不怕风暴,善于飞翔。这里以“画鹢”代指舟船。翩翩:形容穿行轻快的样子。南浦:南岸的水边,泛指水滨。
望中:在视野里。酒旆:酒店用来招引顾客的旗幌。一簇烟村:一处冒着炊烟的村庄。
鸣榔:用木长棒敲击船舷。渔人有时用他敲船,使鱼受惊入网;有时用它敲船以为唱歌的节拍,这里用后者,即渔人唱着渔歌回家。
浣纱游女:水边洗衣劳作的农家女子。
因:这里是”于是“,”就“的意思。绣阁轻抛:轻易抛弃了偎红倚翠的生活。浪萍难驻:漂泊漫游如浪中浮萍一样行踪无定。
后约:约定以后相见的日期。丁宁:同“叮咛”,临别郑重嘱咐。何据:有什么根据,是说临别时相互的约定、嘱咐都不可靠,都无法实现。
空恨:徒恨。
杳杳:遥远的意思。神京:指都城汴京。断鸿:失群的孤雁。长天暮:远天出现茫茫暮色。

[北宋·柳永《夜半乐·冻云黯淡天气》]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