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第一血战,赵匡胤一战扬名

2018-11-28  八面楚风


后周显德元年(公元954年)元月,后周太祖郭威去世,养子柴荣(郭荣)继位称帝,史称后周世宗。北汉主刘崇闻讯,认为灭周的时机已到,他摒弃 “礼不伐丧”的古训,联合契丹,大举南下。


二月,后汉主刘崇亲率精兵三万会和契丹大将杨衮的万余骑兵自团柏(今山西祁县东)南下,兵锋直指后周重镇潞州,潞州守将主动出击,被击败,北汉契丹联军趁势包围了潞州。


形势危急!


后周世宗


周世宗见强敌压境,主张亲征御敌,朝中大臣多不支持,宰相冯道也极力劝阻。


冯道历仕四朝十帝(加辽太宗为五朝十一帝),或官居宰执,或位列三公,皆位极人臣,号称“不倒翁”,堪称千古奇人。冯道苟全乱世、处事圆滑,此次力阻世宗亲征,朝臣都很意外。


周世宗说:“唐太宗平定天下,都是御驾亲征,朕怎么敢苟且偷安!”(昔唐太宗定天下,未尝不自行,朕何敢偷安!)


冯道:“陛下您看看自己是唐太宗吗?。”(未审陛下能为唐太宗否?)


周世宗说:“朕的大军讨伐北汉,犹如大山压顶,刘崇是抵挡不住的。”(以吾兵力之强,破刘崇如山压卵耳!)


冯道:“陛下看看自己是大山吗。”(未审陛下能为山否?)


周世宗被怼的非常不爽,但他还是力排众议,御驾亲征。



后周显德元年三月(公元954年),周世宗亲率三军大举出击。此时汉军攻潞州不克,南下高平,与周军前锋遭遇,汉军见地势不利,主动退至巴公原(今晋城东北)据守。


后汉主刘崇亲率中军坐镇巴公原,以马步军都指挥使张元徽在东为左翼,契丹杨衮部在西为右翼,军容甚盛,摆开决战阵势。


周世宗求战心切,督军奋进,由于主力推进过快,后军河阳节度使刘词所部未能及时赶到,致使周军兵力不及北汉契丹联军。但周世宗毫无惧色,在战场上展开了他的大军。


后周方面以都指挥樊爱能、何徽为右翼居东,对阵北汉军张元徽部。大将白重赞、李重进为左翼居西,对阵契丹军。以向训、史彦超领精骑居中,殿前都指挥使张永德领禁军保卫周世宗督战。


刘崇见周军兵少,很是得意,认为光凭北汉军力即可取胜,他骄傲的表示自己就可击败周军,让契丹军在一旁观战即可。



北汉大将张元徽首先发起攻击!


张元徽为北汉骁将,麾下骑兵极为精锐,他以精骑千余猛冲周军右翼,周军樊爱能、何徽难以抵挡汉军凌厉的攻势,带着麾下骑兵大败而逃。眼见骑兵崩盘,周军右翼千余步兵大为惊恐,纷纷放下武器,口呼“万岁”,向北汉投降。


周军右翼瓦解,战况危急!


周世宗见状,亲率禁军督战,禁军将领赵匡胤大呼:“主危如此,吾属何得不致死!”鼓励将士们奋战杀敌。赵匡胤又对张永德说,“贼气骄,力战可破也!公麾下多能左射者,请引兵乘高西出为左翼,我引兵为右翼以击之。国家安危,在此一举!”赵匡胤与张永德各引精骑两千,兵分两路发起反击。


赵匡胤身先士卒,勇冠三军,杀入敌阵,受到赵匡胤的鼓舞,后周将士无不以一当十,浴血厮杀。周军越战越勇,遏制了汉军的攻势。


赵匡胤


刘崇此时才知道周世宗就在敌方阵中,便派人褒奖鼓励张元徽,催他继续猛攻。张元徽大为感奋,亲率麾下精兵猛攻周军战阵,不料马失前蹄,张元徽摔落下马,被周军杀死。


这一偶然事件,成为了此战的转折点。


张元徽为北汉名将,北汉将士听闻他的死讯,士气大挫。此时风向也有利于周军,周军将士奋力冲杀,汉军终于不支,全线败退,刘崇高举红旗,试图聚拢败兵,无奈兵败如山倒,很多汉军头也不回的往北边逃去,刘崇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拢住了万余败兵,勉强站住了阵脚。杨衮既畏惧周军的声势,也恨刘崇的狂妄,见战局不利,引兵退回了契丹。


同样逃的头也不抬的还有周军的樊爱能、何徽,他们一边逃一边抢掠后方的辎重,边逃边抢,边抢边喊,“契丹大军来了,官军败了,剩下的都投降了!”吓的负责押运的民伕四散奔逃。樊爱能、何徽逃着逃着迎头撞见了赶来助战的河阳节度使刘词。樊、何二人不仅不知悔改还劝刘词跟着他们一起逃跑,刘词不听,率军赶赴战场。


此时汉军虽败,倒也在刘崇的组织下,重新结成阵势,周军这边也筋疲力尽、损失惨重,难以再发动进攻,两军形成对峙,战场出现了难得的平静。此时,刘词的后军赶到,周世宗大喜,凭借着刘词的生力军,周军发动了最后的总攻,北汉军已是强弩之末,那经得住新锐之师的猛攻,很快就被打的溃不成军,刘崇带着百余随从狼狈奔回太原。


战后,周世宗处决了樊爱能、何徽等临阵脱逃的将领,提拔赵匡胤为殿前都虞候,自此军纪肃然,声威大振。经此一战,后周世宗站稳了脚跟,雄心勃勃的踏上了混一天下的征程。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