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CityTour成都丨用脚步慢慢丈量一座城

 casgb2006 2018-11-29


第一次发现“在路上”的意义,是在高中。记忆里有个清晰的场景:异乡求学一直没有归属感的我,在那个现在看来一点也不广阔的“大城市”里,用暴走花光了那周唯一可以休息的下午。


穿人字拖的脚有点脏,但那一刻,却突然觉得整座城市都是我的。

   


万卷书一路读到帝都三环,继而靠一辆美利达山地车开启了“北漂”,从四环边的公司到五环外的住址单程11公里,偶尔加班也能熬到这个数字。

  


直到16年年底离京,也没有打入它的CBD,但是建国路隔离带,整墙的月季盛开半年,亦是我被这个城市爱着的证明。


所有的流浪结束在了蓉城:没有了年少的不安,没有了巨型都市的压迫,这是一个刚刚好,可以用脚步慢慢丈量的城市。

      


朝夕相处的640天里,分清了四川话的4和10,学会了闻名全国的三字经,熟视无睹了打麻将不受任何外力限制,也成了去公园茶馆招待朋友的“假老练”。


不过最多的高光时刻,都来自一些“小秘密”:在数百万步的行走中,在无数个路过里,藏着的小确幸。


 和所有人一样 

 我迷上了那只靠萌续了命的熊猫 



春熙路有个著名的接头暗号:“熊猫屁股底下”,一般约了好友或是叫了车的人,都会下意识地往IFS广场挪挪,这只爬墙熊猫俨然已是片区乃至整个城区的C位地标。

           

来成都的游客,不只要去熊猫基地看真滚滚,和巨臀“爬墙怪”合照也必列旅行“打卡TOP5”清单,常人如此,大腕如倪妮、郭富城、刘嘉玲,火锅还没烫上,先要屁颠屁颠和它同个框。

      


闻名如它,一举一动皆在“围观”之中。当街“洗澡”要被拍抖音,穿件衣服比海尔兄弟穿正装还新奇,和蓝精灵在空中花园开过火锅party,去年众目睽睽之下被求婚,直接上了头条新闻。

            

然而真正让我动心的不是这些,知道了背后的故事,才能在“始于颜值”之后,继续陷于才华终于“人品”。

       


探头探脑的它名为“I AM HERE”,IFS商场的建筑设计里,一开始并没有它的位置,全靠强势卖萌争宠上位,才在成都人民的呼声中,从短期公益展览的道具,变成永久保留的招牌。


在设计师Lawrence看来,I Am Here强调的不只是自身的存在,反思城市发展与珍贵生灵的平衡,才是这个装置核心的价值观。

      


还有多少人记得它的含义我不清楚,但是成都人民是在努力践行的:除了在熊猫基地宠溺真·熊猫,他们还在寸土寸金的春熙路,为珍贵的历史让出了1200㎡的土地。

      


地图上,IFS四方的建筑群在南边空缺出一块,名叫古迹广场,厚重的玻璃下,平行的空间里,千年前繁华的江南馆街和现在人流如织的春熙路,交织出一种和谐的默契。

      


从此“投喂”熊猫只是副业,每次相见,多少会带着些敬意,默默在心底回一句:“I am here, with you.”


 如穿越一般 

 在太古里闻到了大慈寺的茶香 

      


寺庙选址向来讲究离尘避世,但是1500多年的大慈寺却是个例外,从唐宋极盛到如今面积仅余当时边角,不断收缩的它,却见证了成都旧时今日的昌达。

      


就着这方古寺,太古里规划出宇宙中心的一片低密度商业区,周围高楼林立,唯有这里形成了两三层楼的“洼地”。正如天府之国被盆地守佑,如今的太古里商业区也在温柔地与历史共生。

      


成都第一大寺、玄奘受戒之地、玄宗御赐匾额、苏轼盛赞“精妙冠世”,这些是大慈寺的曾经,如今的大慈寺,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方,开启了一扇“任意门”—成都最古老的茶馆隐身在此。

      


一个作家曾描述过20多年前的场景:“我们一起喝着三块钱的茶,或望天发呆,或胡说八道,然后,有人去开编前会了,有人去签大样了,有人在约稿,有人突然惊呼交稿的死限到了……”

      

by ⁄(⁄ ⁄·⁄ω⁄· 

竟然如同时间停滞般,除了茶钱涨了十多块,觊觎桌上炒货的斑鸠换了几代,喝茶的情形却是半分未改。



如今,懂门道的老成都人还是会突然消失在太古里的街头,走进红墙塑起的“结界”,在一杯禅茶里,暂停喧嚣,内心如太古里的橱窗般干净明亮。正如银杏树下的圆一小和尚,是参禅还是睡觉,并没有那么重要。

      

唯一要提防的就是,可能在这里泡了一杯,不想上班指数会飙升到99.99%,详情参考阳光男孩郑狗蛋的经历……


 本地人“嫌弃”的宽窄巷子 

 其实盛放着许多人的故事 

      


每一个城市都有一条“外地人必去”的商业街,在成都,这个地方叫宽窄巷子。即便是初来成都土著朋友带我打卡,也只挑华灯初上时远远拍了夜景。

    


你当然可以听一句“本地人从来不去”,但也可以听听在这里被擦肩而过的故事。

       


这里有你会猎奇拍照的世界最长烟杆,翘着二郎腿吞云吐雾的谢阶葵自14岁开始学做烟杆,如今已过64年,抢手的卷烟他不卖,只喜欢有特色的叶子烟。



背后的思贤庐,谢老不准人参观,摊位之前,就是游客所及的界限,十多年来,正是靠这条界线,守住了原住民在两扇木门的后的怡然自得。宽窄景区是三条巷子,但巷子两侧,便是两千余人在此生活的院落。

     


与思贤芦遥遥相对的恺庐是个“异端”,独特的风水使它成为巷子里唯一朝西北开的宅院。所以这扇庄严潇洒的门里,吸纳了充分的光照,果不其然,热爱太阳的成都人,又把它打造成了茶社。

     


龙堂客栈有连着十年定时相见的住客,聚着聚着,几乎成了家人。

     


壹丁咖啡绝大部分的利润用来做公益,40多所山区的图书室已经建成,离100所的目标还有点差距,咖啡店的24h书吧,开放给爱书之人。



曾经用“老板炒的回锅肉680一份”洗刷明星的轩轩小院,规规矩矩前往,一份只要38,牌子上挂的,都是本地人才知道的菜名。

     


就像《饮食男女》中一样,老板张元富给刚出锅的菜把关,送上桌还是重做,全凭他来发落。


人人都去打卡的地标

不去便不去

但是既然真的背着包包去了

便要有去过的样子

这便是简途所谓“行在路上”的奥义



这里有四条最适合“踱步”的城市观光线路

去一街之隔的“太古外”东糠市街拍魔幻大片

到IFS200米的耿家巷寻觅美食

在九眼桥的夜色里微醺

到武侯祠的红墙绿竹充一次英雄

一次旅行

你应得的比想象更多



·猜·你·喜·欢·


「仅有30天,稻城亚丁限时“秋装LOOK”上线」

「叫你山城不是为了让你这么吓吓吓吓人的」

「最近有点飘,想养只熊猫er」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