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1971 / 中医理论1 / 浅议用药须动静结合

0 0

   

浅议用药须动静结合

2018-11-29  朱1971

疾病的治疗,其用药正确与否往往取决于医生个人的临床经验。药不对症则疗效差,药中病机,则药到病除。笔者就用药体会,言以成文,愿与同仁斟讨,恳请斧正。


一般说来,补气养血健脾之药谓之静药,调气活血之药谓之动药,余观古人用方,常于补剂中加入疏剂,使补而不滞;于通剂中加入敛剂,使散中有收。笔者认为:在临症组方中,用动药时常佐以静药,用静药时常佐以动药,动静结合往住会收到很好的效果。


动静相伍,一般静药量大,动药量小。阴主静,阳主动。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重用静药,乃是阴为阳之基,无阴则阳无以生;轻用动药,因为阳生则阴长,阴得阳则化。凡补养之静药必重用,方能濡之守之,而疏调之动药虽轻用已可煦之走之。


《伤寒论》中的炙甘草汤为治脉结代,心动悸的名方。方中阴阳兼顾,而静药份量最重。方内麦冬、生地、麻仁、阿胶、大枣、甘草皆为阴药,用量大,达到以生阴津,补益营血之作用。尤以地黄用量最多。而仅以人参、生姜、桂枝作为阳药,补益卫气。整个配方,阴药药量为阳药的5倍,其理何在?阴药若非大量,则仓卒间何以生血补血。然而阴本主静,无力自动,必须凭借阳药动力,使阳行阴中,推动血行,致使脉复。反之,若阳药多而阴药少,则濡润不足而燥烈有余,犹如久旱禾苗,虽得点滴之雨露,而骄阳一曝,立见枯槁,即使阴阳均衡,亦恐阴液不足,虽有阳动之力推之挽之,究难奏复脉之效。


《傅青主女科》完带汤为治白带要方。动静配合十分精当。全方以静药为主,重用至30g,用量大意为补养,补土以胜湿。用动药为反佐,用量小其意消散,寓补于散之,寄消于升之。若剂量相同,则必然失去补益脾土之功,难收利湿止带之效。


动静相伍中动药宜轻,还在于恐过重耗损正气,反其其意。如四物汤是补血名方,方中当归、白芍、生地等补血养血之药属方中静药,而川芎气味香窜属方中动药,其静药药量大于动药药量,这就起到了燮理阴阳之妙,多用则反而燥血耗气。如以活血化瘀为主的医家王清任在组方中也十分注意这点。一部《医林改错》以用血药为主,但其中所出方剂,多数养血之静药用量特大,而活血之动药用量则小,其动静结合,则新血生瘀血去,从而达到活血化瘀之目的。如桃红四物汤,四物为静药养血,桃仁、红花为动药活血,即是明证。在逐瘀汤类虽然常用桃仁、香附,但一般也只用到5~9g作为动药,调气活血总不多用,恐过用耗气伤血。


除了静药量大,动药量小的动静配伍外,也有以动药为全者,适当辅以静药。如《伤寒论》中桂枝汤,全方以阳动之药为主,而加入芍药一味阴静之药,使动中有止,散中有收,故可平衡阴阳,调和营卫。治阴疽名方“阳和汤”,全方立旨以回阳为重,方中虽有麻黄、炮姜、肉桂、鹿角胶、白芥子等众多阳药,但却加入熟地一味柔润阴药,培补气血,其效方显。


推而广之,用方如此,用药亦然。如熟地与砂仁同用,生地与细辛同捣、皆取阴静制阳,阳动促阴义。总之,动静相合,其间阴阳相生相化,脏腑气血运行不息,则百脉自通,病无疾焉。故在临症中须留意观察细心体会,才能知其道理奥妙所在。


然动静结合,除了前面的这两种此多彼少的情况之外,还当注意辨证,施以恰当的剂量,过与不及,皆非所宜。如当地有一医术高超的杨老中医,大学实习时余独拜其从学,尔后行医遇及一患有归脾汤证,求教于杨老医师:“予四剂不效,为何?”杨老中医嘱其察之舌,回报舌苔白腻,令加大木香用量于服,三剂乃愈。余奇怪而问之,杨老释曰:归脾方属静药方,方中木香剂量小,岂能动之。药不流动,白腻之苔其白不能化,越用阴湿,病越不能愈,故重用木香,阴得阳化,而病即痊。尔后又遇一例,遂将木香用量放胆用之,又不效,归问其故。杨老嘱余再察其色,见苔白而薄,释曰:“此脾阴不足之象,岂能再动之燥之,加木香,则脾阴更虚,拟先加山药,着其脾阴,服至舌苔厚膩后再加重木香,则可痊愈。余依言而行,病又获愈。由此可见,阴静阳动,阴阳协调,关系方药实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