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享天下2 / 社会 / 观世|贾也:“最美”凋零,贵圈真毒 ...

0 0

   

观世|贾也:“最美”凋零,贵圈真毒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深圳虐童事件启示

2018-11-29  飞享天下2

  2018年11月28日,一则歌手陈羽凡因吸毒、非法持有毒品被行政拘留的消息传遍网络和各大媒体。陈羽凡作为羽泉组合的一员,多年来为歌坛带来很多传唱度很广的歌曲,像最美、冷酷到底、奔跑和深呼吸等都有很多歌迷喜欢,尤其是羽泉的成名作“最美”,旋律动听歌词优美,也寄托了很多年轻人对于青春恋情的美好回忆,可以说是他们最为经典、传唱度最高的一首歌曲了。

  一、“最美”凋零

  “你在我心中是最美

  只有相爱的人最能体会

  你明了 我明了

  这种美妙的滋味”

  《最美》是充满诗意的,甜甜的,涩涩的感觉。曾经的羽泉——国民级的音乐组合,一直陪伴着大家二十年。岁月静好,我也从青年到了中年,不知不觉,在他们歌声陪伴下,变成了一枚典型的油腻男。

  记得我刚工作那会,也是这个组合刚火那阵,他们会跑各地的酒吧助唱,所以在杭州黄龙的A8酒吧,我还碰到过他们俩。

  真的挺热情、挺阳光的一对哥们,很接地气,还上来主动和我这桌的人喝上一杯的!

  时过境迁,如今的陈羽凡C 位出道,吸毒被抓实锤。《最美》瞬间凋零,竟然开出毒之花。


  这回陈羽凡算是彻底废了,爱情事业双失,真心要心疼元宝,妈妈白百荷出轨,爸爸陈羽凡吸毒。

  吸毒一生黑!

  再怎么喜欢羽泉组合,再怎么喜欢颓废主义,我们就别洗了,家暴不能洗,出轨不能洗,偷税不能洗,吸毒就更不能洗了。

  作为公众人物更应该谨言慎行,赚钱快,责任也大,欲戴王冠,先承其重!如果承受不了,那么“再美”也只有凋零!

  对于吸毒艺人,我们只能零容忍,不同情,更不原谅,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该坐牢就坐牢,封杀一定要彻底!

  须知: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没有吸毒就没有贩毒的暴利!你支持吸毒明星,他们花在毒品上的每一分钱,都是打在缉毒警身上的一颗颗子弹;你去心疼吸毒明星,哪谁去心疼那些被毒品祸害得家破人亡的人?谁去心疼那些牺牲的缉毒警察和他们的家属?

  我们的岁月静好,其实在背后,就有着一些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我们中国人对毒品本该有最广泛、最彻底、最深刻的认识。

  众所周知,中国近代史的开端,便饱受外国资本贩运的毒品之害,那是通过坚船利炮强行销售的。到民国时期,大片国土遍布毒品原作物种植,各类毒品泛滥成灾,甚至在一些地区取代货币流通,吸毒人口从人数到比例都一度高居世界之最。

  各国侵略者纷纷以毒品为杀人不见血的武器,攫取我国家财富、毒害我国民体魄、摧残我民族精神,欲令这个曾经辉煌璀璨的文明,永久沉溺于毒品泥潭,世世代代为其剥削奴役之劣等民族。那个时代,世界其他国家对中国人的普遍印象,便是吸食毒品后面黄肌瘦、体格羸弱的模样,是为“东亚病夫”。

  可以说我们古老悠久的文明,蒙受历时百年的屈辱和灾难,毒品算是首祸的。

  如今鸦片战争已过去了,难不成我们还想自我沉沦?

  不忘历史,才能开辟未来。吸毒不可原谅,对于吸毒艺人,一概赠予两个字:凉凉!

  二、贵圈真乱

  现在的娱乐圈真是乌烟瘴气,天天都烂事发生:

  一会儿是吸毒队,一会儿又是嫖娼队;

  一会儿是出轨队,一会儿又是家暴队;

  一会儿是逃税队,一会儿又是假捐队;

  一会儿是私生子,一会儿又是援交团……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现在一天到晚都是这些明星有腥臊事,渣浪的微博就如同一个蔬菜大棚,有一年365天,天天都有吃不完的瓜,时不时能制造全民狂欢的!

  或许,我们这个社会有病,而且病得不轻!大家不能过多地关注社会的现实问题,更不能直抒胸臆表达自己的看法,最终转而追求物质利益,个个只想闷声发大财,只想简单粗暴的事——一夜暴富。面对有压力、更有压抑的生活,我们将大量的精力转移到一种更加简单粗暴的事情上去,比如娱乐。

  于是乎,我们只关心娱乐圈的八卦,一天到晚只知道围着各路明星转,小鲜肉过个生日、办个成人礼,开个见面会、搞个演唱会,有些人就像达到了生理高潮般,几近不能自已的癫狂了。大家的热门话题永远是娱乐圈丢出来的瓜,谁叼到一口,貌似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可以说,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大家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活得如此庸俗、猥琐!

  那么,娱乐圈能不能承受人们如此的“厚爱”呢?

  须知,娱乐圈只是个圈子,众多圈子中的一个,而它的主要功能就是为了人们的茶余饭后增加话题聊资罢了。

  打个恰当比喻,娱乐圈的存在实则如同我信生活中的调味剂——味精一般。

  建国初期,处于物质极端匮乏的年代,大家经历过食不果腹的阶段,因此,对饭菜的鲜味并没有过多的要求,能端上碗、吃上饭算最奢侈的目标了,根本就没得你选。

  但随着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渐渐的告别了低层次的生活水平,吃饱饭的同时,还需要吃得有味道,追求起味蕾的刺激。

  这个时候,味精的作用就慢慢地凸显出来了。

  慢慢地,我们对于味精的需求越来越大;慢慢地,饭菜里没有了味精的存在变成了不可或缺东西。

  但味精并不是没有危害的,特别是人们在追求味蕾刺激最大化时,可能会加入对人体的害的物质。

  也就是说,这种超剂量的味精,很可能会异化为“味觉鸦片”。

  对于任何的调味品而言,如果说适量摄入的话,应该不大会错的,即使有那么点毒素存在,还可以通过自身的生理机能排泄到体外。但一旦摄入量过多,就会造成不良的后果,甚至可能中毒,反而危害到我们的身体。

  毫无疑问,很多时候我们已经过量食用味精了。过量食用的危害不可谓不严重,我们的味觉系统慢慢的衰竭,导致的结果是,对于任何的非味精加工食品失去了兴趣,明知道过量食用味精是对人们味觉系统的一种荼毒,但又始终拒绝不了这种诱惑。

  可能有人会偶尔怀旧一下“清汤寡水”的日子,但“清汤寡水”的日子是已一去不复返。

  曾几何时,娱乐圈还是被叫做文艺圈。

  在被称为文艺圈的日子里,还是有一些优秀的艺术家涌现的。他们对于广大人民群众还是有着天生的责任感存在的,良知或许还未泯灭。

  当然,这也和人民群众的认知水平有关,人们在几十年前的认知与现在的认知完全是两码事的。那时,娱乐圈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看得如此之重,娱乐在我们生活中也不占很大比重。那时的人们从小的梦想是当一个科学家、解放军、老师、医生等等,具有多样性。他们长大以后也会有朝着这个方向进军的,梦想似乎并不是一个遥远的话题。

  而几十年后的今天,人们的梦想就显得单一了,物质至上,金钱至上,人人都想成为一个有钱人,或者嫁给一个有钱人!人们对于金钱的崇拜近乎癫狂,而那些醉心于研究与学识的人则会遭到无情的嘲笑——他们仿佛是另类的存在!


  人们的梦想或者说成功的道路,慢慢地变得越来越狭窄,而且对于“梦想”和“成功”两个名词的定义范围也在进一步的缩小。之前的成功是成为一个工人标兵、农业能手,以及优秀的科学家、人民子弟兵等等……现在的成功渐渐地将这些没有物质财富积累的社会角色一一剔除了出去,最终形成了一个等式“成功=金钱”,于是,大家都冲着捞钱去了,做官捞钱、教书捞钱、从商捞钱,个个贪心不足。而且我们在不断的将这样的等式给所有的人普及,且自身从小就产生认同。

  与此同时,娱乐圈为迎合社会这种扭曲了的价值观向,表达的主题也激进式地庸俗化,内容无非就是一夜暴富、嫁个有钱人、有钱就任性等等低俗的内容,也就是往往演绎成功与金钱直接划上等号的故事。而正是由于人们热衷于娱乐生活,也使得明星们赚得钵满盆盈,来钱特别快,做明星意味着名利双收。而“成功=金钱”的社会价值取向,又让娱乐明星成为人们的偶像,接受人们的狂热的追捧。

  关注就是价值,粉丝就是韭菜,娱乐圈毫无疑问是付出与回报比最高的圈子。

  偶像的一张照片短时间的产出的财富,可能是普通人究其一生也不能望其项背。因此,在这个金钱至上的时代,我们对于娱乐圈的态度就会变得很暧昧,暧昧到人人都渴望成为明星中的一员,都有一颗成为明星的初心。

  是啊,做明星就是受万人追捧,就是日进万金,那绝对时刻处于人生巅峰的。然而,明星也是人,也有人性的弱点和长处,他们飘飘然,开始自我迷失。

  现在的娱乐圈,无论是出轨、吸毒、性交易还是其他什么的,都不足为奇,这是中国压力最大、平均颜值最高、平均收最高的行业之一,没有这些才不正常!

  所以,这个圈子乱,也是乱得情有可原!

  明星们不再追求“小确幸”了,而是与众不同地追求起“大刺激”:性欲满足不了,那就上毒;大麻不行就白面,白面不行就冰毒……反正欲望在这个圈子里是不受控的!

  贵圈乱后,自然就开出了毒之花!


  陈羽凡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明星吸毒队的队伍只会越来越壮大!面对着如雪片般崩塌的人设,我们是否应该开始转移注意力了,少关注一点这个娱乐圈?

  然而,不仅是娱乐圈有病,而且我们社会都有病。

  人们依然沉浸在“娱乐至死”的状态之中,对那些劣迹斑斑明星们趋之如鹜,甚至模仿起他们这种糜烂的生活,看看渣浪的热搜榜,看看朋友圈的分享,就会发现:娱乐明星的那点破事,永远是这个社会最大的热点!

  此情此景,难道我们不知道连自己都有病了吗?

  没有!

  我们自己是知道的!但是当一个病入膏肓之际是不会主动接受治疗,这如同吸毒者一样,他不是不知道毒品的危害,但是真正让他主动远离毒品,他去做不到,因为这已经形成了毒瘾!

  为何我们进入物质不再匮乏的年代,精神越来越匮乏了呢?

  是啊,人生之为人,最奇妙的是我头顶灿烂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准则,关注个人的内心,关注社会的问题,关注头顶的星空……我们可以关注的东西可以很多,我们的圈子也可以很多,读书圈、健身圈、旅游圈、摄友圈、美食圈、公益圈……完全可以寻求自己的“小确幸”,去构筑内心的精神世界了。

  虽然这么做比较清静,比较孤独,甚至让自己会满身疮疤,但是——

  生活的强者,从来就不是那些骑着高头大马招摇过市的人,而是那些带着满身疮疤负重前行的人!

  ~~~~~~~~~~~~
历史观|危险关系,“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勋贵功臣(《踪迹》面相篇4)

原创: 贾也 每日观鉴



读二十五史,总能总结出勋贵功臣的基本命运: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说回来,之所以古代有“高处不胜寒”,就是因为这个封建体系下,皇帝如果没本事坐稳他的位置,那就会被更狠更毒更绝的人拉下来,说不定连着家族一起一锅端。所以“最是无情帝王家”。

所谓“有本事”,就是能保持拥有全国最强的势力,能稳定的掌控一个所谓“独裁者的致胜同盟”。如果这个致胜同盟力量不足了,轻则晚明皇权沦丧,重则“东汉末年”。

毕竟盯着皇帝位置的人,太多了!特别是勋贵功臣最能长出獠牙的!

其实,大家注重“屠戮功臣”,是因为觉得“功臣”似乎很冤枉,一起打的天下怎么就被杀了。尽管这帮“功臣”没几个善主,大多也是刀山血海走过来,脚下累累尸骨的。真正的道理是“君疑臣, 臣必死”,外戚也好,藩镇也好,功臣也好,文臣也好,边将胡将也好,只要“有能力威胁到皇权”,就会被王室家族“疑”,暂时没有能力威胁到皇权的,往往会被王室家族利用,以制衡可能有威胁的集团。

一、开国皇帝和开国元勋

中国历史上的王朝更替,笔者认为一般有以下三类:

第一类是禅让制的形式,也就是政变模式。开国皇帝的身份是前朝权臣或者军事,手握军国大权,也就是来自统治者内部,而且准备好几代,前朝皇帝已经架空权力结构也重组完成,朝廷里站满了自己的人。新朝的主人诞生,正是被驯服的人拥戴上去的,大家都懂得规矩。比如魏文帝曹丕、晋武帝司马炎、隋文帝杨坚等。

第二类是拥戴制的形式,即大功而受臣下所推。开国皇帝本身就是地方豪强或军事贵族,趁天下大乱,一呼即应,既有旧朝廷众大臣的寄望,又有自己武装力量的底盘,最终一统天下,得到旧势力的拥戴,又有新势力的支持,这一类人的典型代表就是汉光武帝刘秀、唐高祖李渊、宋太祖赵匡胤等。

第三类是白手起家的形式,开国皇帝出身低微,基本是从零开始的,他们趁天下大乱,搭建草台班子,打遍天下无敌手,最后夺得天下。“马上得天下,不可马上治天下”,必须要向正规化过渡,最重要的是要确立老大的皇权,然而几个功臣往往起身于底层,带着草莽的习气,有那么点暴发户心理,缺乏君臣之分的礼制,骄纵逾规僭制也是寻常的事。另外还存在合伙制的形式,对老大的皇权构成了威胁,就必须修理修理。比如刘邦、朱元璋等。

有开国皇帝自然就是开国元勋。

那么如何对待功臣,历来受到世人瞩目的。

秦始皇建立中国第一中央集权的帝国,秦朝是由秦国转型升级过来,秦始皇个人能力又超强,因此没必要对功臣大开杀戒以稳定政局的。

在秦朝之后,对开国功臣大开杀戒比较著名的有刘邦和朱元璋;而对开国功臣优待有加比较著名的是刘秀和赵匡胤。

一般而言,王朝更替第一类和第二类,新旧政权交替相对平稳,没必要大开杀戒以立皇威的,毕竟是个文明戏。

而第三类白手起家,就有点悬了,毕竟倚靠武力,或多或少有口服心不服的。“你行我也行”、“你行还不是我们行”……

当然,如果开国皇帝年富力强的话,那倒也无所谓,毕竟自己可以熬一大堆开国元勋的。如果自己年事已高的话,那就有必要修理修理刺头,给自己的子孙开个接班的好局。

我们不妨来看看,开国皇帝坐上龙椅的年龄和治天下的年数。

汉光武帝刘秀30岁,在位33年;晋武帝司马炎29岁,在位35年;隋文帝杨坚40岁,在位24年;宋太祖赵匡胤33岁,在位16年;明太祖朱元璋40岁,在位31年……这些开国皇帝年富力强,正值当年,当然能力也是超强的,甚至国家在他们手中实现了国泰民安。老子就是牛逼,天下老子第一,无敌强,谁怕你们这些跟班的。

而汉高祖刘邦54岁,在位8年;唐高祖李渊60岁,在位8年……这些开国皇帝为什么叫高祖?就是因为登基的时候,年事已高,他们在位时间比较短,虽然能力很强,但主要任务是“打天下”,而非“治天下”。

再说了,老人相对多疑猜忌的心理,就像一代雄主汉武帝到了晚年也有嗜杀的恶习,也杀了不少功臣的。

以上年纪年事以高登基的,要不要开杀戒,还是要看自己接班的儿子的能力强弱的。

比如刘邦,他的儿子刘盈暗弱,而各个诸侯王在外面又独立强盛,不得已只能开杀戒,因此留下杀功臣的恶名。

但李渊就没多少必要了,原因就是三个儿子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都能力超强,跟自己一起打江山,最大的功臣就数自己二儿子李世民了。

再说了,其他功臣都一路小跑,跑进了最能打仗的李世民的门下,李渊想杀也是很棘手的。

当然,李渊为平衡李建成、李世民两兄弟的势力,故意把刘文静给杀了。

但几个儿子能力超强也是个棘手的问题。事实上,李渊最大的功臣正是李世民,早就功高震主,震到了李渊的安全。杀刘文静确实是杀给李世民看的。

但结果发生了什么?李渊的宽容导致了玄武门之变。李世民杀太子李建成,逼老子李渊退位。争夺皇权面前,父子兄弟之间如此,也算是一朵血沃的奇葩。

如果开国皇帝年富力强,一般都杀伐决断,皇权最强,治国都能达到十多年的,完全可以通过熬死很多功臣。当然,在很多人眼里,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是个异数,在开国皇帝中是绝无仅有的。很多人认为,朱元璋对功臣大开杀戒,刻薄寡恩,几近变态——但这个却值得我们商榷的。

其实,杀功臣在“家天下”的古代,是很普遍的现象。不仅只有刘邦、朱元璋这样的草根出身的皇帝干过。一些守成之君也做过,比如汉景帝杀过周亚夫。除掉那些威胁自身或后代的人,是所有皇帝的共同选择。

二、被骄纵或清洗的勋贵们

开国年间,官僚相对清廉,而勋贵却有些居功自傲,也不乏横行不法之辈的。

应该说,勋贵的嚣张都是通病。而我们提及勋贵,形成一个比较陈腐的观念,那就是除了造反被杀无话可说,而其他罪过,皇帝都该报以感恩的心宽恕似的。

这种认识是极为错误的。

大家对赵匡胤,那是赞不绝口,原因并不是“杯酒释兵权”善待开国功臣,而是善待了读书人。其实,善待读书人也没有什么高明之处,那是打压武将的政治需要。所以,读书人终于悟出一个道理“与士大夫共治天下”。

事实上,赵匡胤对待功臣的宽容也是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他的小舅子王继勋。

在王继勋临出征的前一天,派自己士兵满城强抢奸淫女人,这事最惊人在于,这里不是战争过程中出现的悲剧,而是赵匡胤治下的太平盛世,天子脚下,开封京城里。

赵匡胤闻讯后龙颜大怒,派兵处决了当事士兵,但对于自己小舅子兼功臣,就轻轻放过了。

可笑的是,首恶无罪,拿士兵撒气!

在赵匡胤登基的第六年,宋朝又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那就是宋朝出现了吃人的事件。

朝中有人举报王继勋贪污军粮,经过查证确有此事。赵匡胤勃然大怒,不过最终也没怎么样,对自己的小舅子也就是训斥。

王继勋对此心里十分恼火,时常将奴婢们身上的肉活生生割下来,然后生吃掉。

有的奴婢因为失血过多死亡,王继勋干脆直接把人吃了。

赵匡胤也没任何表示,这是我小舅子,我应该袒护的,死几个人而已!

如此放纵,王继勋自然变本加厉了,王继勋在世时间平均每年吃40人。

赵匡胤藏污纳垢,护短到了昏庸不明的地步,他有何颜面自称圣上天子?有何颜面自称天下人的父亲?

在这事上,真是好一对昏君奸臣,真是个没人性的昏君,“生于不义,死于耻辱”。

最后杀死王继勋的,是宋太宗,因为民愤积怨太深,而且他那时候立志要做一个比赵匡胤更伟大的皇帝。

其实,不杀不法的勋戚权贵,也是导致宋朝冗官冗费的一个重要原因,也可以说,宋朝是缺乏法制土壤的,这也是宋朝一直以来乱象横生,民众纷纷造反的原因,说明这个政权是极其脆弱的。当然,舒服的就是这些勋戚权贵,还有就是读书人了。

赵匡胤是没节操的纵容,但很多开国皇帝也不是纯粹以对付开国元勋为目标的。他们还是很有人格魅力的,要不然,也没有人会跟着他打拼天下的。

就像刘邦不能说大杀功臣的,他对雍齿这样的人,几次背叛他,算是他最恨的人。但刘邦照样封雍齿为侯,并且还他善终。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雍齿威胁不到他的皇权。

客观地说,刘邦杀韩信,那是不得不杀。韩信携三国鼎立之势,威逼刘邦要封齐王,最后让刘邦起了杀心。

因此,还是上面说过的一句话——杀不杀元勋,是以威不威胁到了皇权为标准的。这真不是“狡兔死,走狗烹”,而是走狗可以长出獠牙,会拱掉自己打下的天下!

如果开国元勋们老老实实,遵纪守法,那么无论是在刘邦还是朱元璋手下混,基本都能确保善终的。

一旦谁威胁到了皇权,那基本就没好果子吃——当然也不管你是不是开国元勋,哪怕皇帝的亲生儿子也决不会手软。这就是帝王之威。这一点连大家认为善待开国元勋的好皇帝也不例外。

就像刘秀这个非常有口碑的皇帝,算是宽宏大量了,算是宅心仁厚了,但如果有功臣追求裂土分王的权力了,那一定铁血处理的。

这一点他就连自己的几个儿子都放过。比如刘秀的儿子诸王们私自扩大私人班底,刘秀就大打出手。当然,刘秀并没杀自己的儿子,但那些奔走于诸王门下,试图追求富贵的宾客们,那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雷霆一怒,刘秀屠刀祭起,一通砍杀,诸王宾客被杀的就有一千多人。

李世民虽然争起皇位来,连家长都放不过,但对臣下算是够客气的了,而且在历史上对开国元勋算是仁慈大德的了,原因就是因为他手下没敢追求裂土封王的功臣。

否则,李世民也会大开杀戒的,甚至李世民认为有这种风险的人,也是绝不放过的。

最经典案例就是张亮,他也是“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结果呢?这位老兄倒是没有追求裂封王的权力,只是因为收的干儿子比较多,达到五百多个。

这样一来,李世民就有所顾忌了。他认为,你没事收这么多干儿子干吗?不是用来造反又是用来干吗的呢?虽然有人认为,这就是标准的“莫须有”,但李世民还是痛下杀手,押到长安西市斩首。

回到最有争议的朱元璋,他并没大开杀戒的,杀的功臣,确实有几个骄纵过分了,而朱元璋个人手腕是十分强硬的,不管你是勋不勋贵,目无法纪,贪赃枉法,那就二话没说,一切都吐出来不说,还要你的命,当然不仅仅你的命,还要你家人的命!

这一点朱元璋很有“不忘本”的精神,确实有点阶级仇恨的成份在里面。现在他自己是走到了地主阶级的最顶端了,但依然怀着那种对特权阶级、无良地主、不法奸商充满阶级仇恨,制定最严苛的刑罚来收拾违法犯罪,用雷霆一怒痛下杀手。

可以说,朱元璋是老辣但不是嗜杀,当然朱元璋真能活,活久见的那种,上马打天下,征伐16年;下马治天下,在位31年——差不多把勋臣们都给熬死了。其实,明朝开国六王徐达、常遇春、李文忠、沐英、邓俞、汤和全都是病逝(不要和我说吃烧鹅之类的野史秘闻了),其中沐英世镇云南几乎成为一个独立的小国家了朱元璋都能容忍,可见朱元璋还是有比较开阔的心胸的。

再补充一个事例:至正十八年,胡大海长子在婺州因酿酒违背军令,被朱元璋处死,有人劝告朱元璋不要这样作,以避免胡大海兵变。朱元璋说:“宁可让胡大海造反,也不能让我的军令无法推行。”最后,朱元璋亲手杀了胡大海的长子。

朱元璋最明白自己的皇权是怎么确立起来的,对不法勋贵功臣的杀伐的背后就是皇权巩固的不二选择!

说白了,在对待勋臣问题,宽宏大量到放任的赵匡胤和寡恩刻薄到变态朱元璋都是目的一致的,殊途同归,那就如何维持自己的统治——包括如何让自己的帝业能在自己一姓的家里千秋万代下去。而勋贵这种东西,并不只是“狡兔死,走狗烹”的原理那么简单,那只是站在皇帝的立场看问题。如果站在勋贵自己的立场,皇帝用完了他,但他们没用完皇帝呀!

说穿了,一些勋贵功臣自有其取死之道的!最有能力祸乱国家的也正是这些勋贵功臣了!




  ~~~~~~~~~~~~
贾也:救救孩子,被虐儿童最易患“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深圳虐童事件启示

原创: 贾也 每日观鉴

导语:又见虐童事件

昨天,一段深圳父母涉嫌虐童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显示,今年10月,一女孩在家中写作业和吃饭过程中被家长连续殴打:孩子母亲用拖把、塑料椅子殴打孩子背部,掌掴、揪住孩子头发把孩子甩到地上,揉了孩子的作业,扔掉孩子的笔;孩子父亲也对女孩进行殴打,甚至弟弟都在饭桌上打姐姐。在这个过程中,小女孩没有任何反抗,默默捡起作业,自己站起来,扎好头发,重新坐回椅子,不哭不躲,让人十分心疼。

“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着你”,你生活深渊之中,就很难摆脱这个深渊的。被虐儿童最易患“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最终很有可能将家暴的父母内化于心,成为虐待孩子的父母!

在中国,儿童受虐现象,尤其是女童受虐待,屡禁不止。

视频中的父母像发狂的恶魔,对幼小的女孩拳打脚踢、面目狰狞。中国有句古话叫“虎毒不食子”,可为什么家长虐童事件屡屡发生?

种种迹象表明,视频中这对父母根本不是在教育孩子的,而只是拿这个女孩当作“出气筒”了,属于日常性的习惯性发泄了——很可能平时在工作中遇到不开心了,回来唯一的发泄途径就是打这个女孩。当然,打死打残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不打也是不可能的,这已经是这个家庭习以为常的事了。

更为可怕的是,小男孩也已经参与了“霸凌”,他年纪小不懂事,算不上助纣为虐,但被泼妇家长耳濡目染,势必产对女生的不尊重甚至欺凌。

还是回到这个小女孩身上。视频给人最大的震撼,不是这个女人怎么虐打这个小女孩,而是小女孩的举动,让人感到莫名的悲哀。笔者身为父亲——同样有女儿的人——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真心心疼这个女孩!

一般的小女孩儿被打被骂,会本能地叫喊和反抗的,会表达自己的不满。而在这个视频中,虽然父母每一次下手都很重,甚至可以说是无比残忍,简直是没轻没重了,但是小女孩却表现得极其克制甚至是麻木了,不躲不哭不反抗,被打完后只是马上站起来然后坐下,哪怕是头发被扯得发散了,还是默默爬起来扎好坐好。

这一切都在说明,她已经非常清楚:所谓的叫喊和反抗等行为,已然毫无任何意义,只会让她招致更狠的毒打——如果想让自己少挨点儿打,也就只能像这样表现逆来顺受了。

可以说,她感觉前路迷茫,没人能依靠,没有能保护,哀莫大于心死,这显示出小女孩可能已经有了严重的心理疾病,急需医治和心理帮助!

众所周知,生理创伤可以用时间来痊愈,但心理创伤相比于生理创伤,更令人担忧的。

因为这样的毒打谩骂,早就认为自己被打骂是应该的,从而去合理化打骂,让她开始困惑——将来很可能会认同这种暴力的,甚至用暴力控制他人的。

我们中国有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多年媳妇熬成婆”。讲的就是受虐的位置走向施虐的过程。

家暴确实是会代代相传的。

在孩子的人生体验里,尽管处于受虐的自己很弱小、很痛苦,但施虐的父母、长辈却看起来非常强大、很有力量,过得很愉快。所以,他要逃避这种被虐待的痛苦,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尽快走到对立的位置——如果那变成父母那样的人,那我就可以像他们一样的强大,就不会遭受痛苦了——也就是说,他(她)确立起来的人生目标,就是成为他(她)父母一样的人!

更何况,大多数施虐的父母不会承认自己的行为是虐待,认为是理所当然。他们会说,你是我生的,打你是天经地义的,“棍棒底下出孝儿”,“不打不成器”,这很“正常”、“合理”、“普通”的事情,你之所以感到痛苦,是因为你不够好,又或者你不够坚强,甚至是因为你就是个坏小孩。

也就是说,在这种充满暴力的家庭语境之下,小孩子只会被迫接受被虐待的现实,甚至觉得这样才是父母就应该做的,将来自己为人父母也应该如此的。

形成这个逻辑怪圈,正是来源家暴父母的言传身教!

尼采有句非常著名的名言:“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着你”,你生活深渊之中,就很难摆脱这个深渊的。

在这种环境之下,处于心理阴影的孩子们会怎么想?他们会选择使用各种方式遮掩或者无视受到虐待的痛苦,包括合理化、认同、否认、压抑、分裂等等心理防御机制。因为一旦成功,孩子的世界将会是完美的,从受虐者到施暴者,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诱惑,甚至认为这是一种成长必然的经历。而无视内心的痛苦意味着获得进入施虐者世界的门票,进入他们认为“乐园”。

是啊,家庭内部的虐待的关系,其实是极其复杂的。毕竟在这些虐待关系中,还存在着父母子女的关系,而这个家庭关系——再怎么说,也比完全没有关系更好的。你虐待我,起码我对你而言还是有意义的,呆在这个畸形的关系,起码尚有关系可言,倘若离开,大概就要陷入无尽的孤独之中了。

所以,处于家暴之中的孩子,都会滋生出浓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特性。这样的孩子其实是在努力适应如何处在虐待关系中,他们早已轻车熟路,成为这个关系中“行家里手”:我知道怎么去安抚和取悦施虐者,我知道怎样去忍受毒打的疼痛,我知道怎么避免受到更恶劣的虐待……所有的一切,对于孩子而言都是已知的,只要等父母发泄完就是雨过天晴了。久而久之,我也会知道怎么样去成为一名施虐者。也就是说,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生命的前几年主要就是与父母相处,不可避免地会内化父母的,也就是将父母的物质吸收进自己的内心。

这个内化过程,不仅仅是父母的形象,还有父母与自己的关系,父母之间的关系,如果有兄弟妹妹,就会更加复杂的。

内化的过程就是认同的过程。相反建立起平等友善的关系,这就比较陌生了,在平等交流的世界里,受虐者的状态就像步履蹒跚的婴儿般行进困难,自卑和恐惧心情随之而来,而将人际关系设定为“受虐”或“施虐”的双方关系,才是他的认为人际关系的习惯思维。有的时候,受虐方会疯狂地想要“复仇”。而复仇的方式,往往就是让对方去到当年自己呆过的位置,复仇的方式也自然是当受到虐待的方式一般。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是不配做父母的,也真的有人,甚至不配做人的。

打孩子根本不是教育孩子。家暴从来都是一个人无能和自私的表现,事实上打孩子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只会说明你根本不会讲道理,不懂得如何通过以身作则拿正确的方式来引导孩子、来说服孩子,所以你只能打了,用你暂时的体力的优势,去征服孩子,获得他(她)暂时的屈服。

因此,认为一定要打才能让孩子听话的家长,说穿了俩字——“无能”!根本不具备为人父母的能力;再加俩字——“无知”!无知就会滋生罪恶;还有俩字——“无畏”!无畏就会践踏法律;最后还有俩字——“变态”,拿孩子当作发泄的工具,就属于严重的心理变态了!

结 语

最后还是实在一点,呼吁能出台反家暴法吧,救救孩子,包括那个男孩!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