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兴泽 / 朱兴泽的其他... / 谁能惜我眼泪   作者 朱兴泽

分享

   

征文谁能惜我眼泪   作者 朱兴泽

2018-12-01  朱兴泽

本文参加了【重阳话亲情】有奖征文活动

   他动不动就说,不给你吃饭!不吃就不吃,我的手都搓玉米粒,起了好几个水泡了。每个周末,都给我安排一堆活。

  他就是我的急燥的父亲。骂起人来可难听了,啥短命鬼儿啊,张口就来。习惯了,就不怕了。我妈妈说,他越骂我越增寿。

  这天,我真不想做活了,越想越气。不吃饭,我饿死给你看。让你白养我十一年。我跑出了家门。在一个池塘边看小鱼儿游。

  天色渐晚,我听到娘在到处喊我“泽娃儿——“我不答应,本来心疼娘的,可是我恨父亲,我不仅不答应,还藏在玉米杆的棚户后面。

  不知是我终于害怕了,还是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了。我想偷偷潜回家,后门我们常用小手伸进去把栓扒开的。
  
  我进去后,没见到人,我偷偷掀开锅,锅里热着饭莱呢。我狼吞虎咽了一碗,又偷偷从后门溜出去。

  我刚没走几步,后面一双大手一下抱住了我。是他,我那凶神恶煞的爸,此刻却变得格外亲切,我一时不习惯地想脱他的手。他说:“别跑了,回家吧。爸再也不骂你了。”

     从此以后,爸真没再骂过我,没有说过我一句重话。现在想来,我所有的娇气,也是爸养成的。 我走上社会后,也总是受不了别人的粗声大气。不知掉了多少次眼泪。现在成熟了,才知,人一生,有多少眼泪,是掉的真情。没有真情真爱,根本也哭不出来。

     谁能惜我眼泪?唯我父亲。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