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死回国,造福中国航空,他就是中国材料科学之父师昌绪

2018-12-02  茂林之家

爱因斯坦说,“大多数人说,才智造就了伟大的科学家,他们错了,是人格。”  



中国学者,被美禁止回国


1952年,美国司法部长的办公桌上,摆放了一份名单,这是明令禁止回到中国的35名学者。


对于国防来说,这份名单上的每个名字,大概都可以抵上一支军队。比如:


“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

“中国力学之父”钱伟长,

“中国原子弹之父”钱三强,

紧随“三钱”之后的,是一个对大多数人来说略为陌生的名字——师昌绪

1952年,美国报纸大篇幅报道了禁止返回中国的35位学者,图中照片就是师昌绪本人 |《波士顿环球报》


这个时年35岁,国字脸的年轻学者,后来成为了“中国材料科学之父”。



崭露头角


那个时代的学者,大多出身书香门第,师昌绪也是如此。后来,抗战爆发,家境中落。


战争万恶,斩断了师昌绪富家子弟的人生轨迹,却也激发起了他的满腔热忱。如同鲁迅的“弃医从文”,师昌绪选择了“实业救国”。而当时最重要的学科,无疑是冶金矿业


命运的红线让师昌绪得到了赴美留学的机会,从此,开始了另一段人生。


他就读的学校是密苏里大学,这里有美国最优秀的冶金专业。师昌绪天赋极高,不到一年时间,就拿到了硕士学位,又用了两年时间在欧特丹大学得到了博士学位


随后,师昌绪来到了麻省理工学院,开始博士后的研究。仅三年时间,他就取得了重大突破。基于他的研究成果,开发出了被称为300M的超高强度钢这种钢材兼具强度与韧性,随后被大规模用在飞机起落架上


时年,新中国成立。那片东方的土地,一切翻天覆地,焕然新生。


师昌绪想回国了。


师昌绪在麻省理工期间 | 中国经济网



回国之路,是一场战争


然而,哪里是想回就能回的。


师昌绪的老师,也是当时冶金界最负盛名的学者,莫里斯·柯恩,认真严肃地希望他留下,并开出了一份极其诱人的待遇。


 “我不是嫌工资少,我是中国人,在美国我可有可无,可祖国需要我们。”师昌绪平静地说。


可是,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的爆发,美国绝不允许师昌绪回国。


 “回国的历程简直像一场战争”,回忆当年的经历,师昌绪这样感叹。


为了争取回国,他装了一箱子写好的信,开始到处奔走。这事听起来简单,然而其中却蕴藏着凶险。那个时代的美国,麦卡锡主义铺天盖地,稍有不慎,就会遭到迫害。后来,师昌绪联系了多位学者,包括那张禁令名单上的其他人,联名给周恩来总理写信,希望能够回国。


转机发生在1954年日内瓦会议,中国政府向美国提出严正抗议,迫使美国同意留美学生出境。


师昌绪后来说:“我这个人比较胆大,对生死看得比较淡泊。”


1955年,生死看淡的师昌绪,回到了这片阔别十年的土地。1956年,师昌绪与夫人合影 | 人民画报



临危受命,做出高尖端材料


回国后,师昌绪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当时,领导让他在全国的合金研究所任意挑一处。他说:“哪里需要我就到哪里”。


1956年9月,师昌绪来到了条件艰苦的沈阳金属研究所一待就是三十年


当时,正值国内第一个五年计划。师昌绪不负众望,充分发挥自己的冶金学知识,在冶炼、轧钢和合金检测等多个方面同时开展研究,如同热刀切黄油般地解决了多项生产难题。


 “在回国初期,曾把发表论文作为最重要的目标之一,但在承担了发展新材料、新工艺的任务后,就改变了看法。衡量研究水平的一个更重要的标准是看能否解决实际问题


从当初的“实业救国”,到如今的“冶金报国”,师昌绪做到了。当时沈阳金属所有八大任务,他的团队承担了一半。


1964年秋天,他接到了一个更严峻的挑战。


根据师先生自己的回忆,那天晚上,他家刚吃过饭。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来人是他的老朋友——航空部六院的副总工程师荣科。


荣科进屋的第一句就是:“空心叶片,你能不能做?我已经拿脑袋担保了。”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飞机编队 | 央视网


当年,我国飞机用的是前苏联老旧图纸,性能远低于国际水平。为了改变这一窘境,航空部决定先从飞机发动机入手,而发动机的核心部件就是涡轮叶片。


当年,国内外几乎所有叶片均为锻造的实心叶片。而所谓的“空心叶片”,采用的是铸造技术,它的结构强、耐高温、寿命更长。


那时放眼世界,只有美国人能做出空心叶片。不论原材料,还是制造工艺都是最高级别的机密。


典型的空心叶片 | doncasters


机缘巧合之下,荣科见过美国的产品,看出了其中的优势。于是,他立下了军令状——一定要做出中国人的空心叶片。


此时,荣科所能依靠的,只有一个人——师昌绪!


荣科问师昌绪:“美国有了,你敢接吗?” 师昌绪想了想答道:“敢!


显然这是句大话。彼时,新中国刚成立不久,百废待兴,别说航空科技,连民生都是问题。作为高级科研人员的师昌绪,一家人住的是简易宿舍,伙食也仅仅是不新鲜的大米和地瓜干,“要靠用力嚼,才能把菜咽下”。


许多年后,有人问师昌绪:“当时,您心里很有底吗?” 老师哈哈大笑:“没底。一点底都没有。”


就在这种巨大压力下,师昌绪立刻组织了百人团队,展开攻关。从原料冶炼到技术开发,从质量控制到成件检测,每一环节几乎都是从零做起。每天,在金属研究所里上演的,都是试验、失败、修正、再试验,再失败。


 “一个人有了正确的人生观,就永远不会懈怠,即使受了很大挫折也不会退却。”


经过没日没夜地努力和争分多秒地研发,理论渐渐得到修正,技术缓缓实现提升。师昌绪团队突破性地开发了真空精密铸造技术,做出了第一片铸造涡轮空心叶片


从接到任务到完成攻关,他们只用了一年时间!


自此,我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研制出空心叶片的国家。目前,这种叶片仍是我国用量最大的航空涡轮叶片,五十年从未发生失效事故。



获得学者最高荣誉



在金属所,当了八年所长,师昌绪的头发都被快掉光了。


 “作为一个中国人,就要对中国作出贡献,这是人生的第一要义。”在回忆录中,师昌绪这样总结了那段岁月。


然而,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有限。


1984年,他从金属所卸任,来到北京,换了一个全新的身份——战略科学家。开始从国家视角,审视科技的发展。


一直以来,工程技术人员都是产业的主体,然而这部分人终日与钢筋水泥摸爬滚打,常年在粉尘噪音中埋头工作,得不到重视。1992年,师昌绪与另外5位科学家上书中央,想改善技术人员的处境。终于,经过两年酝酿,国家同意成立中国工程院,师昌绪被选为副院长,时年74岁。


1997年,国家启动了重大基础研究项目,也就是著名的“973计划”。刚开始,这个计划只有农业、能源、资环、自动化与生命科学。1998年,师昌绪写信给国务院科教领导小组,大力争取把材料科学加了进来。


师昌绪院士为天津大学题字---“实事求是”。


到了21世纪,纳米科技开始冉冉升起。从美国到日本,最优秀的物理学家和化学家都扑到了这个领域,整个学科的发展也是日新月异。师昌绪敏锐捕捉到了这一趋势,倡导成立了“纳米科学中心”和“国家纳米科学技术指导协调委员会”,几乎以一己之力,扶持了我国纳米科学的发展。


今天,世界范围内,材料和纳米这两个领域,中国人贡献了最多的科研成果。


当然,师昌绪做的远不止于此,他先后又担任了许多职务:

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主任,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

中国科技图书文献中心理事长,

在每一个职位上,他都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


从“红色学者”到“两院院士”,从“科研攻关”到“国家战略”,毫不夸张的说,师昌绪院士成为了一位“影响国运”的大科学家


2010年,师昌绪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这一奖项,是中国政府能够给予学者的最高荣誉


九旬老人师昌绪,仍然参加了多项工作会议 | 昌平科普网



“我多赚了30年”


2014年11月10日,“两院”院士师昌绪,因病在京逝世。


在人生的最后几年,这位九旬老人,每个工作日仍然会出现在办公室。


“人家60岁就退休,我多赚了30年。”

 参考文献


1.《在人生道路上:师昌绪自传》,科学出版社,2011年。

2.师昌绪:高温合金之父 熔古铸今济家国,科技日报,2010。

3.“热心”师昌绪辞世:忠于事只为信仰,科学网,2014。

4.师昌绪院士学术成就,中国科学院,2014。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