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创散文|母亲

 缘来是你9520 2018-12-03

母亲

刘蕾


昨天正在上课,教室窗外的叶子刷刷啦啦,不禁悲从中来。同事说这样的秋叶,她也想到了那位邀儿子去北海看菊花的母亲。可此刻我的母亲,却无法“挡在我的面前”。我也无法判断她的脸上是否有“央求”抑或“憔悴”的神色。因为我孤身一人。

也许是偶然间看到她笑起来眼角的皱纹,也许是不经意间触到她粗糙的手,也许是,有一天发现她一直在等你的微信。才明白,她原来对你是这么依赖。变老,从来都是一瞬间的事。

大学不常回家。工作后母亲每周都算着回家给我吃什么。常常这周走的时候就说下周回来给你吃什么什么。走的时候也是大包大包的带。我总是不耐烦的说下周再说吧。她也赌气过,“你最好别回来,省得我麻烦”。我知道这是对一个任性的“成人”最后的倔强,而我也就是这样一次次让她伤心。人们总会忽略自己最亲近的人,不是吗?每周我总是冰冷的敲过去三个字“不回了”,然而却在回去时,每次都能闻到被子里阳光的味道。至于这几天有没有太阳,我亦未曾想过。也不知是哪一天晒的。

现在住的屋子很难养花草,对于明媚的天,这不得不说是个遗憾。然而母亲侍弄了许多,其中最多的就是芦荟。我不知道她是怎样的兴趣可以把相同的植物移栽五六盆。并且那几十盆花里就芦荟长的最好。后来她说,“你不是说你要养吗”,我何曾说过,我不曾记得。

学生写作文“一件令你动情的事”,全班二十多人写了“放学送伞”,我直言不够新颖,读来乏味。却还是想到了上学时期母亲送伞的情景。当一群学生在教室着急的等待,突然有人说“你妈妈来了”,那个时候是自豪的,“你看,我的妈妈多快”。然后在校门口,她又从袋子里掏出雨鞋。“嘿嘿,她又是怎么知道我的鞋湿了”,那个时候,我喜欢那个有耳朵的绿色小伞,母亲总会带着。但是,每次都是她打那把小伞,我打大伞。如今,母亲再也不会给我送伞了,因为我是一个可以预见要下雨的大人了,也是一个有能力在雨中奔跑的人了。但是我想念送伞的时光。

母亲也有自己的母亲――我的外婆。家人都要工作,所以只能周末陪她。孀居十几年的外婆也许因为孤单,近年来精神也变得恍恍惚惚。这五六年来,我去看她的时候不多,因为回家的次数也不多。每次去,她都把我叫成姨姨的名字。常对着我和母亲说“你们姊妹俩”,我一次次气着撒娇说“我有那么老吗”。

后来发现她时常忘记我的名字,甚至可以忘了这顿有没有吃饭,却忘不了在西安多年的姨,即使她一年回去一两次。我不禁想起那句:

晚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当你为其他琐事或情感庸人自扰时,想想那个等你的母亲,人生还有什么不快乐呢?

我仿佛已经闻到了满桌的饭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热点新闻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