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教皇的权力凌驾于国王之上?天主教宗和国王是什么关系?

2018-12-04  方远书斋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威廉·曼彻斯特曾经在《黎明破晓的世界》一书中,说过一段非常经典的话,用来概括教皇与国王的关系演变,大概的意思是说:教皇通过宗教理念控制人们的思想世界,国王通过政治活动控制国家的实际权利,二者合作可以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但是,从另一方面讲,他们也是彼此的障碍。

      想要明白教皇与国王之间的关系演变,首先就要明白一个概念:教皇是什么?从字面意义上可以理解为宗教的皇帝。

▲现任教皇—方济各

      宗教,自古以来就被蒙上了神秘的色彩。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早期,科学技术不发达,对于现实世界的探索,存在太多无法解释的疑惑,于是,普遍相信超现实的存在,也就是所谓的“神”。

      人类对于神充满了敬畏和崇拜,设立特定的仪式来祭祀,并逐步发扬和传承,形成信仰,这就是宗教。

      当今世界盛行的宗教流派五花八门,其中,基督教脱颖而出,无论规模、还是影响,都堪称世界第一大宗教。基督教分为:天主教、东正教、新教三大教派。总体而言,核心思想万变不离其宗—以圣经为蓝本,以福音为载体,信奉耶稣为救世主。

▲一张图告诉你基督教各派由来

      天主教是由耶稣的首席宗座使徒圣伯多禄发扬起来的,是基督教中历史传承最悠久、文化沉淀最深刻、信仰门徒最广泛的派别,可以说是基督教的中流砥柱。因此,天主教的最高领袖“教宗”,被看做是圣伯多禄的继承者,也得到其他教派的认可,代表整个基督教的最高权威。

     教宗,规范的称号为“Pontifex Maximus”(最高祭司),也可以和其他传教士一样,被亲切的称呼为“Papa”(父亲)。教宗的人选是通过投票决定的,而投票权掌握在枢机主教的手里。枢机主教是教宗之下职位最高的人,因为身穿红衣,又被称为红衣主教。

      在天主教的管理体制中,理论上,教宗享有绝对的最高权力,除非自动退位,否则终身任期,谁也没有权利罢免。但是,事实上,教宗也有被枢机主教架空的时候,甚至被监禁或放逐,另立新的教宗。

▲教皇册封枢机主教(红衣主教)

      在中国,我们通常将教宗称之为“教皇”。也就是说,教皇即教宗,是天主教的最高领袖,代表基督教的最高权威。

      君主制是一种古老的政体,在社会早期普遍存在,在该体制下,国王是最高领袖,世袭传承、终身任期,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大部分国家已经发生政体的转变,只有小部分国家至今仍保留君主制政体,如英国、西班牙、日本等,而且,国王大多是统而不治的“虚君”。

▲民主共和的潮流下,君主制国家屈指可数

      那么,问题来了,在一个普遍信仰基督教的君主制国家中,就出现了两个最高领袖,即教皇与国王。

     皇权与教权如果混乱,很容易造成极大的政治灾难,那么欧洲基督教国家中国王和教皇的关系是怎样的呢?这要从不同的历史阶段来分析。


      一、国王主动向教皇示好

     全世界的君主制国家,在最初期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流行“君权神授”的说法,即国王的权力来自于神的赐予。

     公元前1世纪,罗马帝国成立,信奉胜利女神,国王亲自兼任最高祭司,实行“政教合一”。

4世纪晚期,随着基督教的兴起,罗马帝国逐渐废止对胜利女神的祭祀,转而独尊耶稣。教皇作为基督教的最高领袖,宣称自己是耶稣在人间的使者,逐步在民众间树立了强大的威信。

国王需要借助教皇的威信,来巩固自己的统治,于是,主动将最高祭司一职交给了教皇,实行“政教分离”。

此时,教皇的地位进一步提高,凌驾于国王之上,但并不干预政治活动。国王的权利笼罩上神的光环,可以更好的发挥,所以心甘情愿的被教皇压一头。教皇与国王彼此利用。


二、当教皇有了独立领地

8世纪中期,教皇的地位已经在欧洲诸国获得了普遍的认可,而他的老东家罗马帝国,却日渐衰败,邻近的伦巴底王国不断侵扰,严重威胁到教皇的安全和利益。于是,教皇不得不开始寻求新的合作伙伴,比较强大的法兰克王国,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蓝色部分为伦巴底王国最大疆域,橙色为东罗马(拜占庭)

当时的法兰克王国由宫相(宫廷总管)丕平把持朝政,他是一位野心勃勃的独裁者,早就绸缪发动政变推翻国王的政权,若是捆绑上教皇便能名正言顺。于是,两人一拍即合,结成盟友。很快,丕平在教皇的支持下,成功篡夺王位,建立加洛林王朝。

按理来说,教皇作为精神领袖不应该拥有土地,毕竟管理土地是各国国王的应尽职责。但丕平即位后,为了酬谢教皇,两次出兵攻打伦巴德王国,并将占领的一部分土地送给教皇,史称“丕平献土”。

从此以后,教皇拥有大片的独立领地,逐渐形成了一个主权国家,被称为“教皇国”。

▲教皇国领土

此时,教皇不仅是所有信奉基督教国家的精神领袖,也是自己统治国家的实际元首,又有加洛林王朝的鼎力相助,开始参与到政治活动中,并且逐步扩大干预范围,权利盛极一时。


三、教皇的巅峰时期

其后,伊斯兰教在地中海东岸迅速发展起来,原本属于基督教的圣地耶路撒冷,落入了伊斯兰教手中,这严重阻碍了基督教想要建立世界教会的企图。

眼看着“娘家”被伊斯兰世界一步步的侵蚀,11世纪到13世纪这200年间,在教皇的号召之下,多个欧洲基督教国家联手,对地中海东岸的国家进行了一系列大规模的军事袭击,前后共计9次。

▲1096-1204年的十字军东征路线图,黄色为伊斯兰地区,紫色为基督教地图,红色为十字军占领过的地方

他们最初的目的是收复耶路撒冷,然而随着战争的进行,逐渐发展成疯狂的掠夺和杀戮。十字架是基督教的象征,因此,每个出征的人胸前和臂上都佩戴“十”字标记,故称“十字军东征”。

▲十字军东征—为基督教的名誉而征战

此时,基督教世界如此团结一致,教皇的权力和地位达到顶峰,之所以形成这种空前绝后的局面,原因不外乎三点:

其一,基督教本身的教义成为广大民众的信仰,并且根深蒂固,教皇的形象被神化,比国王更具有影响力。

其二,同一时期,国王有好多个,而教皇只有一个,大家争相示好,在这种众星捧月的氛围中,教皇的身价一路飙升。

其三,教皇想要铲除异类,国王想要攻城略地,他们趋于同利性。


四、教皇背锅,国王捡漏

十字军虽然声势浩大,但是组成力量十分混杂,又各怀目的,难以形成合力,再加上长途跋涉,最后未能收复耶路撒冷。

劳师动众的东征以失败告终,给广大民众带来了极大的思想冲击,他们开始质疑自己的信仰,使得教皇的身价大打折扣。长期被教皇压一头的国王,也开始不甘心。无形之中,教皇成了不良后果的承担者,而国王则因祸得福。

战争促进了东西方贸易及文化等诸多方面的交流,欧洲资本主义开始萌芽,而后随着航海技术的提高,开辟了通往美洲、印度等地的新航线。许多国家通过殖民主义促进展经济发展,获得了广大民众的支持,他们都认为这些功劳应该是国王的,因此,国王的声望逐步超越教皇。甚至还有些国家进行深刻的宗教改革,进一步削弱教皇的权利。

▲宗教改革者反对天主教会严苛的信条,后来,北欧国家转为新教,南欧依旧信仰天主教(旧教),中欧则是双方激烈冲突的地方

摆脱宗教禁锢,实现思想解放,世俗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文艺复兴运动使得天主教的神权地位及其虚伪的禁欲主义名誉扫地,而教皇的地位则显得很尴尬。

长期以来,欧洲各国的国王都需要得到教会的承认,皇帝必须要通过教皇加冕才被视为正统。然而,19世纪初期,拿破仑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在巴黎圣母院举行加冕仪式,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一幕:拿破仑不但拒绝向教皇下跪,还把教皇手中的王冠夺过来,直接戴在自己的头上,并亲自为王后戴冠。拿破仑可以说是第一个把教皇不当回事的皇帝,后来,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德国威廉一世加冕都没有通过教皇这也就意味着教皇已名存实亡,国王拥有绝对的权力,二者正式分道扬镳。

▲拿破仑加冕油画


五、教皇输了,国王也没赢

19世纪末开始,长期四分五裂,又被周边强国渗透的意大利半岛,终于爆发了民族复兴运动,先后发动三次独立战争,基本完成统一,建立了意大利王国。

为了给教皇留下一点面子,也为了迎合世界各地依然尊敬教皇的基督教徒,意大利并没有将教皇国赶尽杀绝。于是乎,教皇被迫退居到罗马城西北角的梵蒂冈,随后意大利和教皇国签订了“拉特兰条约”:意大利承认梵蒂冈为主权国家,国土神圣不可侵犯;教皇是梵蒂冈的国家元首,施行“政教合一”。

▲梵蒂冈,出了这个广场就到了意大利罗马

而在这期间,欧洲大范围爆发资产阶级革命,许多国家被迫走上了君主立宪制的道路,国王的权力不再来自于神的赐予,而是由议会限定,成为国家的“虚位元首”,在政治活动中扮演着“统而不治”的角色。

此时,教皇成为一种宗教形式上的象征,国王成为一种政治形式上的象征,互为摆设关系,一直持续至今。

现任教皇方济各,是阿根廷人,于2013年上任成为第266任教皇。在宗教层面上,他依旧是天主教的最高领袖,代表基督教的最高权威。在政治层面上,他仅是梵蒂冈的元首,不会去干预其他国家的政治活动。

▲与罗马融为一体的梵蒂冈城(红线包围部分)

从历史发展总结来看,教皇的权力和地位主要取决于国王的态度,而国王的态度主要取决于民众的倾向。当民众倾向于教皇高于国王时,国王便选择拉拢教皇,形成合作关系。当民众倾向于国王时,国王便选择摆脱教皇,打破合作关系。

总的来说,在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人类认知水平的提升,宗教的神秘色彩逐渐淡化,教皇的权力地位也逐渐淡化,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 图为2018年8月教皇出访爱尔兰,爱尔兰一直以来就是天主教大本营,当地人热情欢呼,政府高规格招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