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不知道中国民间骗术能有多野

2018-12-04  写字达标


著名古早味心灵鸡汤读物《读者》曾告诉我们,一个人每天至少会说25次谎话。



据说,这个数据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心理教授统计出来的,我不知道这个数据的真假,但在人类的技能树上谎言绝对算是最古老的天赋技能之一了,自人类产生语言以来它便和人类如影随形。


刘慈欣的《三体》从生理卫生角度解释了人类这一天赋的根源:三体星人不懂说谎,因为他们心理想法会实时反应在皮肤上,犹如路口的红绿灯,想前进就变一身绿,想停下就变一身红,想开车就变一身黄,思维无法隐藏。



而人类不同,大脑里有一万个想法而嘴里却能一字不说,甚至反说,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于是骗就诞生了。这种因为生理构造不同而产生的文化差异,让科技超越了人类几个数量级的三体人难以理解这一个“骗”字。


其实,何止是三体人,就算是跟“骗”共生了成千上万年的人类,又何时看透过这个字。



在于谦的父亲欧阳青松老爷子还风华正茂的清朝末年,江湖骗子这一职业被细分为“蜂、麻、燕、雀”(也叫“风、马、颜、缺”)四个门派,此后百年开枝散叶,至今未衰。


四派套路各有不同:


蜂字门,靠的是多人配合,行动如蜂群,分工明确演绎一场骗局。


他们不挑食,胃口大的就把目标定位在富商巨贾乃至政府官员身上,相传当年就曾有人假冒李鸿章的父亲骗了通州知县两万两白银。


胃口小的,就盯着普通百姓,近几年中国乡村流行一种“煤气罐诈骗”。


骗子一般十几个人,假装燃气公司员工,进村分头挨家挨户敲门行骗。到了村民家中,便称是来免费检测煤气安全的,然后在一番检测后说煤气罐是伪劣产品有爆炸风险,必须换购国家认证气罐及相应维保服务,今天搞优惠活动,只需交100元押金即可享受原价500元的服务,如果不换购会强制停止使用,将煤气罐拖走。


很多老人和低文化的村民,对于这种利诱+恐吓的套路没有任何抵抗力,糊里糊涂的乖乖交钱,拿着一张假收据等待煤气公司送符合规定的气罐过来。这种骗局虽然每户就骗个100元,但是成功率极高,而且用时极短,诈骗团伙一天可以扫荡几个村,1个100来户的村庄,损失就要上万元。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从清末到了近现代,特别是在二战重要转折点平安格勒战役指挥官李云龙开启了中国电信诈骗之先河后(大误),电信诈骗就成了蜂字门后人的大杀器。


从最初的短信三板斧——“猜猜我是谁”、“明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爸,我嫖娼抓了”。



到如今的紧跟实事动向,



只要你留心过近几年的热门新闻,就会发现无论是政治、经济、文化、体育、娱乐……就没有电信诈骗不追的热点,其灵敏的嗅觉与速度令我等新媒体从业都自愧不如。


这些花言巧语令人防不胜防,连许多在尔虞我诈的娱乐圈中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艺人都纷纷中招。


单在2014年,汤唯和“小龙女”李若彤就先后被电信诈骗了21万和100万。



蜂字门里也有单枪匹马险中求富贵的高手,2005年发生的奇案“木匠假扮港商,炮制西北第一爆”算得上个中典范,对于案件的具体内容这里我就不展开来讲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去搜索一下。



麻字门,走技术流。


骗子多号称自己是神医、高僧、大仙,靠一手魔术戏法和三寸不烂之舌混迹江湖。小到消灾祛病,中到隔空取物,大到能起死回生,无所不能且观赏性极强。


中国民间有一种延续了上百年的“筷子刮眼抓虫”戏法,算得上是麻字门入门级骗局。此局中,骗子会说人眼中有寄生虫,再用两根筷子夹住“患者”眼睑刮弄,便会真有“虫子”出来,唬的围观者纷纷掏钱驱虫。



其实人眼中哪里会有这么多虫,这个把戏的罩门在于骗子会先把一种形似小虫子的草籽藏在指甲缝里,再用肉眼难以察觉的动作将草籽粘到筷子上,讲究的就是一个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同理的骗术还有“抓耳虫”、“抓牙虫”、“抓鼻虫”……总之在此类骗局中你的人头就不是人头,而是《星河战队》里的虫族星球。



中国古代把麻字门骗术玩到极致的,当属北宋的郭京。靖康末年当北宋都城开封被金兵围困之时,郭京号称能唤来天兵天将,哄得宋徽宗开城迎战,最终落得被俘亡国,间接开启了《射雕英雄传》的故事大幕。而郭京则卷了徽宗赏赐的财宝趁乱逃往南方逍遥去了。


到了近现代,科学的昌明和基础教育的普及并没能阻止麻字门骗术的蔓延,80年代有蒙眼识字的特异功能神人、90年代有“空盆来蛇”的气功大师、新世纪后有混吃混喝混男女双修的野生仁波切,这些继承了前辈手艺的神棍们,依然轮番用各种姿势从追求长生与精神逼格中国人钱包里掏出钞票。



但和披上了“科学外衣”的进化体“民科骗局”相比,走传统路线神棍们只能是小巫见大巫。在一个背后有着48亿体量融资骗局的“巴铁”面前,所有野生仁波切捆在一起,也只能算是个弟中弟。



燕字门,靠的是美色。


实施骗局的主角多是女人,有的假结婚骗彩礼骗家产,有的当酒托、饭托。最近红遍微博的“最美通缉犯”就是燕字门中的酒托。



还有最经典的“仙人跳”也是常用手法。



当然,也有人靠男色行骗,和酒托或仙人跳跃这些以暴力索要金钱结尾的女色骗局不同,男色骗局的核心是“温柔长情”。


旧上海有一种诈骗团伙叫做“拆白党”,每日会在各种高档场合物色女性,在确定诈骗目标后,团伙就派符合目标口味的男子去行骗。


这些男子以型男为主,不过颜值在这场骗局中并不是第一位的,“攻心”才是致命武器。见纯情富家小姐,骗子便走浪漫玛丽苏路线;遇失宠怨妇就走体贴专情路线,总之就是要住进女人心坎里,然后让她们产生依赖,最后心甘情愿的掏光每一分钱,甚至很多女人最后意识到身陷骗局却仍然为骗子掏钱。


这套路听着是不是有些耳熟?没错,换算成当下流行的概念,就是PUA。



而最狼灭的当属雀字门,他们有着最硬核的骗局操作——杀官夺印冒名上任。


明末文人徐芳在他的《雷州盗记》里记载过这样一件事:明朝时期,一名到广东雷州上任的准知县遭遇水贼被害,水贼劫持了知县的妻女,又在群盗中找了一个读过书的,让他冒充知县,其他人冒充随从来到雷州上任。最魔幻的是,这群贼上任后把雷州治理的政通人和百废俱兴,最终案发时老百姓竟然纷纷上书求情。


电影《让子弹飞》的故事框架基本脱胎于这篇文章。



另一个雀字门代表性人物就是《西游记》里的强盗刘洪。他在唐僧亲爹新科状元陈光蕊上任途中,打死陈光蕊并霸占了唐僧母亲殷温娇,这些情节通过86版《西游记》的传播可谓妇孺皆知。



不过,86版《西游记》并没有细拍刘洪的最终结局。


《西游记》附录《陈光蕊赴任逢灾 江流僧复仇报本》是这样写的,高僧玄奘18岁时为了替父报仇带兵捉住了刘洪,然后剧情剧情走向便从《西游》跳到了《水浒》,刘洪被玄奘一行人押到当年打死陈光蕊的江边活剜了心肝,祭奠了陈光蕊。


骗子硬核,高僧更硬核。



可比刘洪和高僧更硬核的是,到了各种人事档案信息统统联网的今天,仍然有人能假冒官员行骗。


当然,今天的假官员们肯定不会杀人的,但诈骗战绩却比古代前辈不知高到了哪里去。


2017年,浙江警方逮捕了一个名叫詹承华的骗子,据不完全统计在他的行骗生涯中他一人先后假扮过法院、检察院、卫生局、环保局、中央媒体、国家安全局等几十个职位的领导,最高甚至到了冒充副部级,许多企业一把手和地方领导被他耍的团团转。


据相关报道称,詹在行骗的时候除了茅台其他酒一律不沾,这不是他有什么怪癖,而是他深知如果随便什么酒都能把他打发了,他就没了那种在许多地方官员的眼里一个上级该有的颐指气使的“官气”,反而容易穿帮。也正是因为摸透了这种官场心理,他才能在各路地方领导面前屡屡得逞,就连在被抓获前一刻,他还对办案民警怒喝: “你们敢对上级领导动手?”,唬的民警都险些以为抓错了人。



其实,何止一个詹承华,从“蜂、麻、燕、雀”四派的前世今生中不难发现,骗术手法虽然不同,但心法去只有一个——摸透了你心里的想法,再用你的欲望做诱饵钓你上钩。


就像传销,被执法机关各种强力打击了二十多年,可直到今天依然有人对此趋之若鹜,就是因为传销组织者懂得怎样去抓住人类想要一夜暴富的妄想。



也正因如此,只要抓住了一个人心中的欲望,再低端的骗局都会有人上当。


2012年,西安,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48岁女子号称是“爱新觉罗氏三公主—昌平公主”,自称掌握清朝皇室爱新觉罗家族遗留的“1750亿元资产”,但这笔资产被“冻结”着,希望有人投资助她用钱打通关系“解冻资产”,还承诺给投资人3倍回报。


稍微有一点历史常识的人都会发现,这个骗局已经拙劣到漏洞比漏勺还多,可偏偏就真有6个人上了当,先后投资572万元,人均近百万。



所以说,人在突如其来的金钱与美色面前还要保持理智,说不定天降的馅饼就是骗子的诱饵。


就像沈梦辰,风险提示了她6次,都没有拦住她给骗子转账3000块的小手。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