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还得是唐代男人“玩得狠”

2018-12-04  八面楚风

现在的小姑娘喜欢追星。


她们在沙发上抱着零食对着电视大喊:“老公加油!!!!”


在机场围追堵截激动狂呼:“欧巴我爱你!!!!!”


在演唱会现场举起应援牌:“啊啊啊啊啊啊!!!!”


为了让偶像听到自己的声音,把嗓子喊哑,把妆哭花了也不管。追星,她们是狂热的。


百弟作为一个男生,始终不太明白其中的乐趣在哪,甚至会把这种行为归类为“只有女孩会做”的事情。


这都高兴啥呢?


然而,当百弟研究了一下唐代的追星族,发现……

当唐代男人追起星来

根本没当代女生什么事儿

一个比一个“凶狠”

  魏万

李白铁粉儿


“用脚追星追了三千里”


唐代诗人李白的粉丝太多了,可其中最出名的就数魏万,算得上是李白粉丝后援会的会长了。


魏万追星是真的追,用脚追的那种,为了能亲眼见到偶像,他决定追随李白的脚步。奈何李白喜欢四处游玩,魏万就这么徒步追了半年,跋涉三千里。


小科普一下:唐代便以唐太宗李世民的双步(左右脚各迈一步)为尺寸标准,叫作“步”,并规定三百步为一里,一“步”的五分之一为一尺,唐代一尺合现在0.303米,一里合454.2米。


所以,三千里约等于1362km赶上阿甘了……)

经人引荐,魏万得以和李白相见。他风尘仆仆,泪流满面,扑倒在地,双手捧上自己花了一年时间写成的四十八韵 《金陵酬李翰林谪仙子》,请李白指正。


李白为此深受感动,投桃报李,一气呵成了一百二十韵的《送王屋人魏万还王屋并序》,回赠魏万,鼓励这位年轻人。


当然,魏万不仅喜欢李白的才华,还是个颜控。


他曾在《李翰林集序》中这样描绘李白的帅气:“眸子炯然,哆如饿虎。或时束带,风流酝藉。”


李白长得确实很精神


大概意思是说,李白眼睛有神,生气了像老虎一样霸气,平时打扮的又像读书人一样儒雅,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贼帅!


  张籍

杜甫铁粉儿


“吃啥补啥?没事吃点偶像的诗!”


张籍是重量级的唐代诗人,但他也追星,追的是杜甫。但是,和其他粉丝爱慕偶像才华的方式不同,张籍更相信“吃啥补啥”,你们感受下。


据冯贽《云仙散录》中记载,晚唐诗人张籍曾因为迷恋杜甫诗歌,把杜甫的名诗一首一首地烧掉,烧完的纸灰拌上蜂蜜,一天早上吃三匙。


也不知道好不好喝……


张籍还跟朋友解释说:“喝下他的诗啊,让我肝肠从此改换,能写出一样棒的诗!”


哦,原来杜甫的诗还是保健品。 按这种逻辑,是不是喜欢歌星的要水煮两张黑胶唱片呢……张籍真是“傻”得可爱呢。



  李洞

贾岛铁粉儿


“男神,就得当神仙供着”


贾岛是位苦命的唐代诗人,生前穷苦潦倒、郁郁寡欢,唐文宗的时候被排挤,贬做长江主簿 ……唐武宗会昌年初又由普州司仓参军改任司户,未任病逝。


正如很多大师一样,贾岛死后诗名却很响亮。


贾岛身后不乏众多追慕者,其中一位是晚唐诗人李洞:


“酷慕贾长江,遂铜写岛像,戴之巾中。常持数珠念贾岛仙,一日千遍。人有喜岛者,洞必手录岛诗赠之,叮咛再四曰:此无异佛经,归焚香拜之”。


内心虔诚很重要


大概是说,李洞头巾上有一串刻有贾岛头像的铜片,手中持有一串为贾岛祈福的念珠,每天要祈福千遍。


有人喜欢贾岛,他还手抄诗集相赠,告诉人家:“这和佛经是一样的,需要焚香礼拜。”同时,他还画了贾岛的像挂在壁上,烧香磕头。


李洞真的把贾岛作为自己的信仰,当佛菩萨与诸仙众一样供养。



  葛清

白居易铁粉儿


“街头纹身追星法”


百弟不得不说,这可能是唐代追星族中最“狠”的一位了。


荆州有一名叫葛清的街卒,他有些文化,自称“好白诗”,“自颈以下遍刺白居易的诗句,凡三十余处”,连后背也刻上了白居易的诗句,且配了图画,图文并茂。


同时,他还常袒胸露臂在街头晃悠,一边走一边唱,活生生把自己变成了一部移动的白居易写真。


白居易:咱们差不多得了吧……


都说当今社会摇滚乐、重金属是非常极端的文化流派,但是跟这位葛清老哥相比,那都算是小儿科了吧……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问:


大唐明明是一个又美又浪漫的地方,为何会有这些“不体面”的糙汉子粉丝呢?


百弟猜测,这些“脑残粉”也不是为了夸张而夸张的。本质依然是对诗歌、文化、才情与美的热爱,并且爱到了极致,才选择了这种纯粹、粗暴的方式表达。



与其说唐人爱追星

不如说他们

痴迷诗句的美


为了传统文化而狂热的心情

或许百弟可以体会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