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茶庐,南方嘉木

2018-12-04  華山論劍...

闲来茶庐,南方嘉木

终是降温了,北风萧瑟,草木渐渐失色。早上方打扫的露台,黄昏又是一地落叶。

这么多年,每至黄昏闲暇,总是离不开闲愁萦绕不尽。人生分明已有安排处,上苍待我也是厚爱,我当感恩上苍垂怜,有人为我遮风挡雨,免流离疾苦,允许我自顾自,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可内心始终惶恐不安,深恐自己一生并无过人处,亦并无所贡献,配不上这份至情至性的岁月静美,妥善安宁。一直兢兢业业,一直自律清省,能简则简,可素则素,从不敢奢求哪怕一件稍为华丽的衣服,每年除了一次进美发店处理过长的头发外,便不再踏足。美人在貌,我非美人,关于外表舍不得多花一分钱。只愿内心足够丰盈,便可抵流年之沧桑。家人平安健康,便是最大的富足。至于外在,朴素,已是至好。 


闲来茶庐,南方嘉木

  露台杭菊横斜枝影,在浅白的夕阳下摇曳,撩人心思。小城秋来得晚,节气已过小雪,桂子悄悄落去,小菊方开始绽放。花香清凉,于轻寒的秋色里岁岁年年重复着一个简单又清冷的故事。

 

是的,我要的人生,当简朴素雅,无雕琢,心留白。一如这小小的菊花,连绿叶都是多余,无须陪衬,琐碎而清意,细小添雅致。在这红尘喧嚣处,觅得一方露台,寻得一处角落,便可自顾自开得清心盎然。

 

我本如茶,任何饰物香水于我都将是负累。人生的行囊,应当越来越空,而久居凡尘的心, 亦当越来越净。就连情感也当素净清白,此生所求,不过是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和所爱之人听雨煮茶,或旅行拍摄。

 

闲来茶庐,南方嘉木

 如此方有了心灵的归宿,不惧黄昏黑夜, 免惊受烦扰,免流离无措,红尘荣辱,与我无染;人情世事,与我无关。过往的一切,或荣辱,或成败,或富贫,或离散,都将淡去无痕。唯身边至亲至爱,日愈久情愈深,不管相聚别离,始终牵挂执念,珍重珍惜。那些有过的人来人往,倘若离去,只做今生的擦肩。各自相安,再无任何交集,祝福亦不要有。

 

久居红尘之外,不曾踏出家门,这一日下午与友出来,这外面的世界终与我格格不入,我始终融入不了繁忙繁华,这尘世也始终与我疏远疏离。不再要求自己,随众而安,允许并且安于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芸芸众生, 日夜奔忙于世,落得尘霜满鬓,身心俱疲,所求的又何尝不过是自己的稳妥归宿?我已于红尘之中深居,随众或者独行,一切随心。 


闲来茶庐,南方嘉木

  只盼着有一日,尘埃落定,看倦了世事变迁,看透了人情冷暖,看懂了宠辱无定,寻到一处心仪青山云雾所在,和花草做伴,过田园日子 安于平淡,不再漂游,不再迁徙。

 

尽管想得通透,可有时候还是觉得好生孤独,落在文字的深渊里,不可自拔,又醒透难安。人生碌碌,岁月萧萧,当无谓名利,无谓得失,须半梦半醒,半为出尘半入世。

 

每到漫漫长夜, 反觉宁静安然,习惯了孤单,亦不怕寂寞。煮一壶茶,在柔缓的曲调里,在白色的灯光下,伴着新摘的杭菊,看着袅袅的茶烟,和瓶花言说往事。

 

有时候想想,做一株平凡的草木吧,或为茶,或为花,或仅仅只是一棵草。应季而开, 循季而落,荣枯有定,不相负,不相欠,不相欺。 

闲来茶庐,南方嘉木

或许,每个人都是一种植物, 温润,安静,良善也有情。草木之性,浩然之心,清澈如水,无尘亦无波。或许,前世我真是一株茶,今生,才会如此与生俱来的挚爱她。茶,草木之人,南方嘉木。这名字里一半是我家先生,一半是我自己,我们合二而为,过这如茶的人生,任世间沉浮,始终淡定如初。不管生活如何忙碌,红尘怎样繁华,我们以自己的方式,一草一木,一盏一壶,清淡而恬静,美好而安然。

 

就这样隐世而居地活着,没有人记得或在意你的过往前生,亦不计较你有过的故事。任何时候都那么简单素白,纵是落满光阴的粉尘,一场大雨便又可洁净如初。人生是否也可以如此,犯下的错,值得原谅,擦肩的人,可以重来? 


闲来茶庐,不问过去,不探归处,有闲来茶。

所候的,是花枝春满,所待的,是南方嘉木。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