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er58 / 待分类 / 为什么《千里江山图》诞生在宋徽宗时期?

0 0

   

为什么《千里江山图》诞生在宋徽宗时期?

2018-12-05  winer58

去年,《千里江山图》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展览,许多人为了一睹风采,从早排到晚。陈丹青在看这幅画的时候,“脑袋就抵在展柜的玻璃上,看得像个傻子一样”。

《千里江山图》是我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古代青绿山水画的代表作,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这幅画为什么诞生在宋徽宗时期?为什么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水墨山水图,而采用了明亮的青绿色?这幅画有什么含义?

我们节选了美国著名历史学家伊佩霞(Patricia Buckley Ebrey)《宋徽宗》一书中的相关讨论,看看书中是怎么说的。

下周,「听好书」还将推出《宋徽宗》的音频节目,一起听宋徽宗的故事。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51.5*1191.5cm,北京故宫博物馆收藏



  宋徽宗:严格、挑剔的绘画导师 


史料记载了许多徽宗对宫廷画师严格要求的轶事,此外,徽宗当朝时画师存世的少数画作也说明他为提高宫廷画师作品的质量花了很多心思,而且更愿意亲自与画师们打交道

 

在徽宗统治之前,宫廷画师虽然也接受培训,但都不是系统培训。作为教育体系的改革措施之一,画院被置于国子监之下管理,画院提供三年的培训课程,内容包括六个方面:宗教艺术、人 物、山水、鸟兽、花竹、建筑。学生必须知书达理,会被教授古代辞书如《说文》和《尔雅》中词源学方面的知识,培养良好的书法功底。

 

徽宗需要两种类型的画师:一种能准确地捕捉到实物的特征,画出惟妙惟肖的作品,另一种则能将诗与画结合起来,在绘画作品中融入思想。

 

他为宫廷画师和画院学生都设定了高标准。邓椿记载,考生源源不断地来到画院参加入学考试,希望能够进入画院学习,但很多人都被拒之门外,因为他们的画作不能达到满意的“形似”水准。有些考生的绘画过于自由,被认为缺乏技艺。

 

 

宋徽宗赵佶本身就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


俞成在一本序言日期署为1200 年的著作中,举了更多的考试题目为例,并强调绘画考试与科举考试之间在本质上有相似之处,因为二者的目的都是选拔杰出人才。

 

据俞成记载,对于“竹锁桥边卖酒家”的题目,最打动徽宗的一幅画是,画者没有直接画出小酒馆,只是画了一根挑起酒帘的竹梢,在竹林掩映下若隐若现,暗示有酒家的存在。


还有一个试题是“踏花归去马蹄香”,以视觉表现香气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据俞成记载,有位考生画了几只蝴蝶,飞逐马后,追逐着马蹄飞舞,非常巧妙地将这种意境表达了出来。徽宗也许亲自参与评判了这些命题绘画,但同时他也聘请了一些知名的文人画家担任画院的老师。

 

《踏花归去马蹄香》后世模拟图


徽宗对宫廷艺术家的作品非常严格且极其挑剔,关于这一点有很多有趣的轶事。

 

1090 年,沈括在书中记载,有位鉴赏家称赞一幅画描绘猫蹲在牡丹下,画得非常准确,因为画中的猫和牡丹都是在正午时分,此时猫的眼睛会眯成一条线,盛开的牡丹花瓣则会发蔫。高居翰(James Cahill)指出,徽宗坚持正确画出细节的这些故事说明,“在中国绘画史上,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将艺术真实性的标准认真向前推进的机会 ”

 

对于那些在宫廷中任职的画家,徽宗采取措施,提高他们的地位。他允许尤受优待的宫廷绘画官在腰间佩戴鱼饰,还规定诸待诏每立朝班时,以画院为首,书院次之,琴院、棋、玉、百工又在其次。另外一项具有象征意义的措施,是将支付给书法官、绘画官的俸禄与文官的俸禄一样,都 称为“俸直”,而对其他工匠则像对待侍从一样,将他们的薪水称 为“食钱”。


《千里江山图》,局部


《千里江山图》 为什么是青绿色


《千里江山图》的作者王希孟就是徽宗亲手培养的宫廷画师,他在创作这幅画时年仅十八岁。

 

在此前一年,王希孟还是宫廷画院的学生,徽宗发现了他天赋非凡,决定亲自指点笔墨技法,使其绘画技艺突飞猛进。

 

《千里江山图》最令人惊叹的特点是明亮的色彩及尺寸与规模,它使用了厚重的矿物颜料,使画面的色彩比现存同时期的青绿绘画都要鲜亮。画幅非常大,长约十二米,高半米。作品中不仅描绘了山水,还有绵亘的山势,穿插其中的道路、桥梁、瀑布等景观。地形富于变化,远近浓淡非常逼真,体现了 11世纪时山水画技术的进步。

 

为什么这幅画要用明亮的青绿色呢?

 

一些现代学者认为,宋代山水画中的青绿色是道教神仙居所的颜色。然而,在这幅画中,辽阔的土地看起来充满生活气息,并非只有隐居学者和道教隐士活动的偏远地区,画中人物看上去也不像是神仙或长生不老的人,相反,里面可以看到点缀的屋舍和小船,人们在捕鱼、磨面和种田。

 

《千里江山图》细节图



还有学者认为使用青绿色是一种崇古,是在对唐代使用这些颜色致敬。王希孟从唐代绘画技法中所继承的不仅是用色,还有其他一些特征,例如仔细描画出水的波纹,以及对人们步行、骑马和乘舟旅行场景的刻画。尽管如此,它的构图方式却完全是宋代的,山和树没有用线条勾勒轮廓,山峦气势雄壮,用光效果也非常生动。

 

徽宗当然熟悉唐代的青绿山水,能够向学生们展示这种技法他的画谱中收录了李思训和李昭道的绘画,这两位唐代画家正是以青绿山水闻名。画谱中介绍李思训的文章在最后说“今人所画着色山,往往多宗之”,但对此没有再多作解释。此外,徽宗也肯定通过与他同时代较早期的王诜、赵令穰了解到青绿山水。但是,与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相比,王诜、赵令穰存世的青绿山水显然要拘谨得多,感情和气势也表现得迥然不同

 

王希孟的作品是否带有政治含义呢?


姜斐德认为,这幅画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了山水画如何通过刻画山景来赞颂等级制度与国泰民安。她将这幅画描述为“对(郭熙与郭思提出的)‘大君赫然当阳而百辟奔走朝会’的绝佳视觉化表现”。但在这幅画中不是单一的主峰,而是一系列大小约略相当的山峦。

 

在我看来,没必要找出这幅作品中的具体含义。我认为,徽宗之所以对王希孟的画作感到满意,是因为这幅画说明宫廷能够培养出创作杰出巨作的画家,通过这些作品表现出精湛的透视绘画技法和伟大的想象力。


本文整理自伊佩霞的《宋徽宗》,理想国 |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8月版


下周,「听好书」将与你分享《宋徽宗》一书,我们采访到了作者伊佩霞本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