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io4512 / 待分类1 / 读“旧时真本”红楼梦随笔之四:

0 0

   

读“旧时真本”红楼梦随笔之四:

原创
2018-12-05  studio4512

说说伪本里的薛宝钗

说实在的,对这个所谓“旧时真本”我读得很粗糙,因为该本子的文字功夫实在太差劲,让人从开始阅读时的兴奋一下子转变为索然无趣,再后来简直是硬着头皮读完,而且再也不想去读第二遍——因为本人仅仅出于好奇,没有研究它的责任,就连写下这几篇随笔也不过是对此书的“吐槽”而已(因恶心而不得不“吐”)。红楼梦里人物众多,我这里只是把阅读时对人物刻画的第一感觉写下来,只涉及印象最深也是最差的一两个略加详述,且无论主角配角。

先看看后28回里的薛宝钗。在前八十回里她的性格特征已经充分展示,是妇德妇言妇容妇工兼备的大家闺秀,为人聪明世故善隐忍,处事工于心计而又不动声色,在大观园里赢得上下人等一直好评,但是曹雪芹也同样不动声色地以春秋笔法写出了这个人物性格的复杂性,在“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宝钗借扇机带双敲”,“金兰契互剖金兰语”等回目书中都有入骨三分的刻画,同时脂砚斋等人也通过批注点评给读者挑明了隐匿在表面文字背后的深意。也就是说,小说正文对这个人物的褒贬全是暗写,由读者自己去领会的。但是后28回书里对薛宝钗这个人物的刻画就显得简单直白,叙事文笔也是赤裸裸地贬抑。这样就把前面书里塑造出来的人物性格形象完全破坏了,性格决定行为,前后薛宝钗的行为方式判若两人。

84回,薛宝钗听闻贾政要给宝玉说亲,有可能是林黛玉,薛宝钗赶忙请了算命的张半仙以“看风水”名义到大观园,寻机对贾政说项,再弹“金玉姻缘”的老调,却不料贾政不予理会,气得她回家默不做声,面有愠色。——这样的行事方式和结果简直和赵姨娘差不多,实在不是薛宝钗的聪明之处。

 

 

96回,贾府正在林黛玉带领下与各路盗贼对峙,而贾宝玉正好在外,急着要回家。书里就明白写道,薛宝钗唆使丫鬟莺儿报假消息阻止宝玉回家,稍后又亲自对宝玉谎称“林妹妹已经投井自尽了”,强把宝玉留住。薛宝钗那句决绝的话,倒是让人想起高鹗续书中宝钗在洞房里冷酷斩断宝玉情思的那个片断。

再后来,99回对薛宝钗的行为描写更加出格,薛宝钗

乃把外衣脱了,又把袖子挽了,露出一段雪白酥臂。宝玉呆呆的瞅着他的胳膊发怔。……不觉浑身躁热,凑近了细看那胳膊。宝钗拿手推他,被他一把抓住了手,……宝玉听了,也不容他多说,一把抱住了,走到红绡帐里。宝钗羞的满脸通红,不再推阻,任他施为。两人兴起意浓,成就鸳鸯,相眠了一夜。”

这哪里是薛宝钗,分明是原书第二十一里的“多姑娘”。而且这段叙述,我们也可以在原书第二十八回“薛宝钗羞笼红麝串”读到它的原型。那是一段耐人寻味的文字,而此地的描述却是毫无遮掩的勾引。

而且还有一点让人心生疑惑:贾府已经败落,“宝二奶奶”地位权势早已不复过去的盛炽,薛宝钗还如此在意么?

薛宝钗的结局如何?106回,她

“高高的荡着秋千,穿着轻薄春衫,露出两个香肩,衣随风动,显出些雪肌香肤”

发出阵阵娇笑声吸引贾雨村的注意力,于是在贾雨村眼里

“又见那女子对他嫣然一笑,顿觉神魂颠倒,也不顾得避讳,死死的盯望起来。宝钗也盯着他不住含笑,……”

这就更没有大家闺秀风范了,从来谨遵礼教言语举止得体的贵族女子竟成放浪形骸春心荡漾的市井妇人,早年闺训教养的影子都不见丝毫,这还是薛宝钗么?

许多大作家都这样的认为:他们笔下的人物性格一旦形成,人物就按照其自身的性格逻辑及由此生成的行动逻辑走到自己的命运归宿。在他们笔下,安娜卡列尼娜非卧轨不可,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非服毒不可。同样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出家具有很大的可能性。虽然读者没有能力揣测薛宝钗的结局,但在后28回书里的一系列表现绝对是同前面八十回里对该人物性格特质相背离的。这种背离,也与伪书作者竭力遮掩作伪有关。“V哥”的点评就是帮腔之一,他认为薛宝钗嫁给贾雨村是呼应了原书第一回中“钗于奁内待时飞”(“时飞”是贾雨村的表字)一句。我们姑且承认这一句很可能是薛宝钗后来结局的暗示,可是按照薛宝钗在前面八十回书里表现出来的交际能力,她的情商水平,薛宝钗只要愿意,完全可以通过各种途径接触到贾雨村并实现自己的追求,何必施行这种不体面的情色手段自毁身价。如果说人物命运或者其境遇迫使她性格发生改变,那么其最初的性格底色也是改变不了的。许多经典作品中的经典人物无不如此。例如孔乙己到了乞讨的地步也还要满嘴的“之乎者也”。所以说,第106回所写的薛宝钗卖弄风情一节根本上与她的性格逻辑和个人行为方式完全背离的。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