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 作者 朱兴泽

2018-12-05  朱兴泽
堂姐朱英英要生头孩了,我婶婶忙着给小孩做衣服。脸上总是不自觉地露出笑容来。
​大年初一这天,我堂姐要生了。姐夫到镇上请了一个接生婆。

​他忙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一会儿烧开水,一会儿煮红糖鸡蛋。听到堂姐痛得嚎叫,他又害怕。

​突然,接生婆大声喊,快把剪刀在大火上烧烫,小孩要下来了,剪脐带。

​不好了,济带绕住脖子了。接生婆大叫,也慌了。她直接叫姐夫赶紧叫120救护车,送人民医院去。

​堂姐痛得死去活来,她听到接生婆说,小孩头下来了。胎盘未下来,脐带绕住脖子了。千钧一发之际,堂姐咬牙坐起,憋足气,夺过剪刀,一下剪断脐带。小孩也顺着一股大力生了下来,是个男孩,他得救了。

​可是接生婆脸色惨白,胎盘缩回子宫,下不来了。堂姐痛得死去活来,姐夫吓得六魂无主。叫120车,过春节,离县城还远。请人开车送,一听有危险,都不接生意。好不容易找到一辆车,堂姐一直痛叫到开县城的医院,她最后说的一句话是:“我的娘啊,真的好疼啊。”所有人都让她忍住。可是她却终于走了。

​所有人都只能大哭。

​姐夫把堂姐又拉回家,把儿子托亲人照顾。按照习俗,他要去亲家报喜。他抽了半包烟,不知进门如何开口。

​婶婶问他,生了?男孩还是女孩?

​他说,生了。男孩。

​好事啊,你低着头做啥。婶婶马上笑起来,准备和他一起去看女儿和外孙。


姐夫终于一下子蹲下,抱头大哭。

​怎么了?你说呀,​急死我了。婶婶见他那样,心跳得厉害。

​英英……英英……姐夫始终说不出那个“死”字。

​婶婶预感到出事了。一下晕过去。姐夫赶紧抱起她,按她的唇上“人中”。婶婶才醒过来。

​后来,婶婶知道堂姐是为了救了自己的儿子毅在独赴黄泉路上。她抱起孙子,一直养着孙子满月,然后继续养着,只有抱着孙子,看到他长得和堂姐一模一样,才觉得女儿没有死。

​听说, 我的堂妹兰儿后来嫁给了堂姐夫。一直把姐的儿子当亲儿子一样抚养成人。他的相片我见过,真和英英姐一个样,帅气,阳光,当了医生。一家人幸福美满。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