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原创】独锺牛王岭(上)

2018-12-06  蕙质兰心...
 

独锺牛王岭(上)

蕙质兰心 

人说三亚西岛是海中仙境,人间天堂。

这里远离城市,没有城市中的喧嚣;这里海水深湛,没有可怕的污染;这里风景秀丽,蓝天、白云、海浪、沙滩、椰林、帆船,计白当黑,布局巧夺天工;这里空气清新,像过滤了似的纯净;这里环岛海域生长着大量美丽的珊瑚,保护完好,绚丽夺目;这里聚集生活着各种色彩斑斓的热带海鱼,宛如一个巨大的热带海洋生态圈……这里的一切一切,都可堪称世界上乘,全球优胜。且不说那最能反映出西岛旅游度假区的核心吸引力与游乐水平的“五部”( 潜水、海上运动、拖伞、海钓、沙滩),也且不说那闻名遐迩的核心景观“十景”( 海角金沙、海誓山盟、开天辟地、灵龟奇石……),随便拣一个地方,也叫人望闻观止留连忘返的了。在这“海上桃源,动感天堂”的万千景观中,我最情有独锺的是牛王岭。

牛王岭在牛王岛上。

牛王岛是与西岛几近相连的一座袖珍小岛,拥有最原始的海岛风光。

牛王岭过去不叫牛王岭而叫牛鼻岭。其所以称为牛鼻岭,只因为其形状象牛鼻子而得名。那为什么后来又改名了呢?这里面有一个小插曲:有一次,原海南省委书记白克明来此视察,问此处叫什么?随从人员告之曰:“牛鼻岭。”白书记是陕西人,鼻音重,读出来就变成“牛B岭”。也许他自己也意识到了,想了想,便说道:“这名字不好,改个名字吧。”随从人员都尊敬地望着他,企盼他赐名。白书记随口说道:“叫牛王岭吧!”于是,这地方就改成牛王岭了。

我想起了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就身居此地不远——南海——人称南海观世音。唐代开国君主唐太宗,大名李世民。在封建时代,凡贵为天子的皇帝,其名字天下讳。所谓“天下讳”,也就是天底下社会上所有臣民都要全面规避、讳忌、禁止,不得随便称呼其中的字与音。社会上日常生活中凡是与皇上名字相同的字与音都得讳避,退避三分,不能再用了。准确地说,李世民这三个字的字与音,社会上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都是不能再用的了。

 

然而,早在唐太宗李世民之前,南海就有了个观世音菩萨。相传南海观世音菩萨慈悲为怀,救苦救难,普渡众生,造福于天地间。唐朝建政后,这就出了个问题:太宗皇上李世民与南海观世音菩萨的名字里,有个同形同音的“世”字。这下麻达了,一个贵为皇上,一个尊为菩萨,两位都是至尊人物。尽管这样,也得必须有一个讳,有一方主动放弃自己名字里的“世”字。二者必须只选其一,方可解决这一冲突。到底应该谁讳谁?真叫人伤透了脑筋!

经过现实主义的几番辩论与较量,到头来,比较飘渺的观世音菩萨退让了,规避了,让位于贵为九五之尊手握国家万民生杀大权的皇上,观世音菩萨的名字里无奈地少了一个“世”字,变成了观音——观音菩萨——人们不再称其为观世音菩萨了。李世民的名字却巍然未动。

这是现实主义权力的一次胜利,一次彻底的胜利。

白书记是海南省的最高长官,虽然不是最高行政长官,但最高行政长官也要听他的,臣服于他, 这是中国特色。他这一说,牛鼻岭自然改名为牛王岭。现实主义权力又一次在21世纪取得了伟大胜利。

只是毕竟时代不同了,如今本地的老叟,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叫“牛B岭”,他们认为“牛B岭”这名字响亮,主要的是叫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也有的学者认为:大俗者即大雅,大俗到了家也就大雅到了极致。相比之下,“牛B岭”似乎更形象与雅致些。

本地老叟们叫“牛B岭”的还在继续叫,这次官方表现了了少有的宽宏大度,没有制止与追查;只是在官方的文件上,新出版的地图册上,新印刷的出版物上,都一律改用了“牛王岭”的称谓。这样一来,时间一长,“牛B岭”的名字也就自生自灭,慢慢地进入了博物馆。官方不使用暴力手段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一名称问题,不能不说是当今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海上游乐世界乘电瓶车,经过环岛西路和一条长长的海上栈道,便可抵达牛王岭。我来到了牛王岭。站在岭上,放眼望去,鬼斧神工般创造出的奇石景观尽收眼底,还可品读渔村渔民捕鱼的全景图和全过程,乃至每一个细节。

  

 西岛

我伫立良久,尽情地欣赏与领略这热带海岛美景:岛脚下山体崖壁礁石嶙峋,如刀似剑,刚强挺立,锋鍔未残,颇有一番坚忍不拔的气概;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波澜壮阔,前扑后继,推波助澜地从远处翻卷而来;巨大的海浪凶猛地冲击着崖壁的礁石嶙峋,激起根根白色浪柱,重重白色浪花……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