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华 / 文学 / 今天,和白居易、苏轼、欧阳修、陆游一起...

分享

   

今天,和白居易、苏轼、欧阳修、陆游一起“赏雪”

2018-12-06  渐华

文|醉美团队

晚来天欲雪,欲饮一杯无。

雪,纯洁而静寂,却在不经意间,将千里江山装点得银装素裹,成了冬天最美的颜色;

酒,清冽而浓烈,小酌一杯,裹挟在身旁的寒冷便一扫而空,令人浅醉于无尽的温暖里。

而这几天,酒香四溢的杏花村,也迎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最美的初雪,邂逅醉美的汾酒,或许才是感受冬天最好的“姿势”。

或对饮,或独酌,醉美杏花村与你跨越千年,感受那份冬天特有的诗意与趣味。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这是《世说新语》中记载的东晋名士王徽之(字子猷)雪夜访戴的故事。

在一个大雪初霁的夜晚,天空中的明月映照在皑皑白雪之上,景色甚是美丽。王徽之兴致勃勃地叫家人搬出桌椅,取来酒菜,独自一人坐在庭院里慢斟细酌起来。

忽觉如此良辰美景,如若再有悠悠的琴声相伴,岂不更动人?

兴之所至,便命人连夜披蓑泛舟去拜访那个极擅抚琴作画的朋友戴逵,全不顾那路远水长。

拂晓时,终于到了戴逵门前,可王徽之却转身吩咐泛舟而归,只因“本乘兴而行,如今兴尽,又何必见戴?”洒脱至此。

酒都瑞雪 郭晓龙 摄

今人虽不能如王徽之“雪夜访戴”这般率性洒脱,但在这落雪时节,或欣喜、或允悲,或独酌、亦或对饮,而想要分享的心情总是如故

那么如何用一个正确的姿势度过下雪天?

“新雪对新酒,忆同倾一杯”、“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酒酣应对燕山雪”、“拥炉看雪酒催人”……看看白居易、苏轼、欧阳修这些“大咖”的花样赏雪“姿势”,估计够用一个冬天了。

1

白居易式:

是约呢还是……约呢?

如果建立一个“约雪联盟”,哦不,准确说是“约酒赏雪联欢会”,那白居易肯定是盟主无疑。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一首《问刘十九》从大唐火到大天朝,已经是“盖章印戳”的“雪天最美邀请函”。“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寥寥数字,尽显“老司机”本色。

一首定乾坤之后,白居易简直变身“约雪”达人。

约“好基友”元稹:

自我从宦游,七年在长安。

所得惟元君,乃知定交难。

……

一为同心友,三及芳岁阑。

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

……

——白居易《赠元稹》

“死缠烂打”访吴监:

新雪对新酒,忆同倾一杯。

自然须访戴,不必待延枚。

陈榻无辞解,袁门莫懒开。

笙歌与谈笑,随事自将来。

——白居易《雪中酒熟欲携访吴监先寄此诗》

“访戴”、“袁门”……通篇典故,看来这位吴监先生是“在劫难逃”了。

2

洪适“葛优瘫”式:

直喝到“斜川日月已成陈”

闰岁饶光景,中旬始打春。

拥炉看雪酒催人。

梁上不曾飞落、去年尘。

未暇巾车出,何妒举盏频。

斜川日月已成陈。

想得前村仙子、晚妆匀。

——洪适《南歌子·闰岁饶光景》

瑞雪纷纷,万籁俱寂,又到了“冬眠”的季节,空气中弥漫着“懒癌”的气息。洪公独自一人看着窗外的雪花静静飘落,手边温酒的火炉簌簌作响,一声一声地仿佛在说“喝我呀”、“快点尝尝我呀”,叫人如何能够拒绝?

喝了一杯,突然想到“梁上不曾飞落、去年尘”;

第二杯、第三杯、第四杯……“这时候要出门的人啊,你们可不要羡慕我哟”……

第八九十一杯,直喝到“斜川日月已成陈”;

最后一杯,醉眼迷离之际,噫~前村仙子、还晚妆匀呢啊。

3

欧阳修“励志”式:

惟有酒能欺雪意

腊月严凝天地闭,

莫嫌台榭无花卉,

惟有酒能欺雪意。

增豪气,直教耳热笙歌沸。

陇上雕鞍惟数骑,猎围半合新霜里。

霜重鼓声寒不起。

千人指,马前一雁寒空坠。

——欧阳修《渔家傲·十二月严凝天地闭》

这首词一点都不难懂,而且好像也没有多高大上,换个场景就更好理解了。

大雪天,你爸非要你去学游泳。你说,爸好冷啊,我不想学。你爸就开始说学游泳能强身健体,大冬天学更能锻炼意志,等你以后长大了你就知道我是为你好……

这首词就是这种说教的感觉,让人分分钟想怼欧阳修一句“你行你上啊”!

但欧阳修就是行,而且他病着都能上。欧阳修的一生,几乎离不开“衰病”二字,所患之疾病,至少有十种。读欧阳修诗文,可知他常发之症就有目疾、臂痛、足疾、腰疾、腹疾、风眩、喘疾、牙痛、渴淋疾。年壮三十,就开始与疾病相执,渐长,病痛更是只增不减。

这样的一个人,说出来这种话,写出这种词,是不是很服气?是不是想说:

不就是喝酒吗?喝就喝!

不就是雪天骑射吗?走走走!

4

陆游式:

我不爱雪,也不爱酒,我只爱国

寂寂云山千万重,闭门不忍叹涂穷。

高秋酒熟雪浮瓮,中夜剑归雷吼空。

近报犬羊逃漠北,岂无貔虎定关中。

君王犹记孤忠在,安得英豪共此功?

——陆游《闭门》

在陆游的诗里,无论是雪,还是酒,都是打酱油的。用文学的语言来说,就是来烘托气氛的,而且每当有雪和酒出现,不是天气不太妙,就是这位诗人的心情不大好。

陆游的心情不好到什么地步呢?就是喝了82年的拉菲以后,仍然不高兴。

稿竹干薪隔岁求,正虞雪夜客相投。

如倾潋潋葡萄酒,似拥重重貂鼠裘。

一睡策勋殊可喜,千金论价恐难酬。

他时铁马榆关外,忆此犹当笑不休。

陆游在这首《寒夜与客烧干柴取暖戏作》里说,喝葡萄酒就像穿“重重”貂鼠裘,可见它的名贵应该不亚于今天82年的拉菲了。但喝了宋朝“拉菲”,陆游仍不满足,非说自己并非贪杯,而是借酒消愁:

平生嗜酒不为味,聊欲醉中遗万事。

酒醒客散独凄然,枕上屡挥忧国泪。

——陆游《送范舍人还朝》

5

苏东坡式:

下雪了!有啥吃的?

跟上面这些“借着喝酒的名义约”、“为了前村仙子入梦来喝”、“打着励志的旗号喝”的人不一样,苏轼同学完全是以一个单纯的吃货的心思在找酒喝。

暮雪纷纷投碎米,春流咽咽走黄沙。

旧游似梦徒能说,逐客如僧岂有家。

冷砚欲书先自冻,孤灯何事独成花。

使君半夜分酥酒,惊起妻孥一笑哗。

关右土酥黄似酒,扬州云液却如酥。

欲従元放觅拄杖,忽有曲生来坐隅。

对雪不堪令饱暖,隔船应已厌歌呼。

明朝积玉深三尺,高枕床头尚一壶。

——苏轼《泗州除夜雪中黄师是送酥酒二首》

这首诗的意思就是,天好冷啊还下雪了,我一个人在这里,没有信用卡也没有他(朋友)也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刚想写点啥呢结果我的墨砚都冻住了,嘤嘤嘤不开心。

使君半夜分酥酒,惊起妻孥一笑哗”。刚想哭泣到天明,但才半夜,使君就送来了酥酒。

关右土酥黄似酒,扬州云液却如酥”,破涕为笑的苏轼同学一边喝一边还不忘比较,哎呀你们扬州的酒好像关右的土酥啊哈哈哈胡霍。吃饱喝足以后,心情大好,下雪也不怕了,天气预报说明朝积玉深三尺?高枕床头尚一壶~

不过,说起酒,苏轼先生最爱的还是用柑橘酿制的黄柑酒记忆犹新。这种酒色泽鲜艳,芳香四溢,乃宋朝独创,在北宋宫廷中极受欢迎。

据说,政府还专门为此举办过黄柑宴,苏学士也曾应邀参加侍宴,并在后来一首失调名的词中写道:“拼沉醉,金荷须满。怕年年此际,催归禁篽,侍黄柑宴。”——老先生酒量不好,侍宴有些吃力,所以有此一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 渐华 > 《文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