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五代名将葛从周:善打闪电战,率五百壮士大战十万敌军

2018-12-07  mxb08

经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授权

本       文       约    4709   字


阅       读       需       要


14 min

他是残唐五代时期的第十条好汉,最出名的地方就是善打古代版的闪电战,面对桀燕刘仁恭的十万大军,虽然只有五百骑,照样砍得敌人生活不能自理。在众多名将纷纷横死疆场时,他却为何能全身而退?



征战四方


残唐五代时期,山东好汉葛从周算得上其中的佼佼者。当时黄河以北的藩镇中流传这样一句话“山东一条葛,无事莫撩拨”,说的是山东有一条姓葛的好汉。这句话很像后来梁山好汉的做派,不仅让葛从周威风八面,也让山东人提气长脸。


这位姓葛的好汉就是葛从周。葛从周,字通美,山东鄄城人,出生年月不详。


葛从周曾参加黄巢起义,还是新兵的他为人豁达,颇有谋略,在义军中很快混出名气。后来随黄巢进入长安建立大齐政权,俨然位列开国元勋。可是好景不长,黄巢退出长安,前途未卜,葛从周必须重新选择自己的创业之路。


884年,朱温联合李克用,在王满渡乘黄巢大军渡河之机,发起了进攻。看着狼狈远遁的旧主,葛从周没有继续追随,而是选择投降了朱温。朱温深知葛从周的本事,再加上彼此经历相同,朱温对葛从周的归顺毫无芥蒂。


归顺后的葛从周可没时间休息,而是马上跟随朱温走上平叛的道路。朱温当时最大的敌人还不是李克用,而是秦宗权。



朱温曾吃过秦军的大亏,险些丢了老命。


在一次战斗中,朱温临阵落马。秦军见势,攻击得更加凶猛了,眼看着朱温就要老命不保。万分危急之下,葛从周挺身而出,扶起朱温上马,之后又与围拢过来的秦军短兵相接。这时已经亢奋不已的葛从周浑然忘记一切,丝毫不顾身上所受的枪伤、箭伤,一味向前冲杀,只想着保护朱温平安突围。要知道,朱温本来就是个勇力超群的人,看到葛从周状若疯魔般地杀向秦军,不禁都看傻了。幸而此时另一位将军张延寿也回马相助,且奋力厮杀,才使得葛从周与朱温双双侥幸逃生。


朱温因为战事不利,下令军队后撤,同时,他对那些做战不利差点让自己当场交待的将领,该降职的降职,该法办的法办,唯独将奋力营救自己的葛从周、张延寿升迁为大校。 


之后,葛从周随朱温先后在长葛、灵井一带作战,甚至一度杀到了杨师厚的老家斤沟、淝河。葛从周一路斩杀了秦军多名将领,让秦宗权最终尝到了多行不义必自毙的苦果。


后来朱温派将军郭言在陕州募兵,有个叫黄花子的人占据了温谷,让郭言的工作无法顺利开展。葛从周奉令领兵征讨,一举灭了这个不知名的黄花子。在此后的一段时间,葛大将军如同打了鸡血一样,频繁地奔波于河南、山东等地,一会是河南荥阳,一会是山东淄州、青州、兖州,再过一阵又杀回河南蔡州,屁股还没坐热,又奔袭山东曹州、郓州,杀人盈野,斩将无数,为朱温稳定汴州东面局势立下了汗马功劳。因他走马灯似的现身于各个战场,好像有分身术一样,故被人称作“分身将”,打出了古代版闪电战的新高度。


在那个时代,要想成为大家公认的名将,光是收拾一些小杂鱼是不行的,必须得和河东的李克用交战,若能战而胜之,才会让人服气。


山东好汉葛从周在这方面也不含糊。恶名昭彰却又左右逢源的李罕之当时正和李克用交好,特意搬来晋军一起围攻河阳的张全义。朱温命令葛从周率领丁会、张存敬、牛存节一起增援,结果大破晋军,杀死敌军两万多人。


葛从周能战胜强敌,多亏了他此前的一次无心善举。葛从周有一位爱姬,非常漂亮,常陪在他左右。一日,一位小校来晋见,看到了主帅的爱姬,两眼冒光,竟然忘了自己要禀奏的事情。葛从周很生气,小校也非常害怕,一连多日惴惴不安。葛从周听说后,反而安慰了小校几句,小校很是感动。后来,葛从周对战晋军,缠斗多日,未见输赢,晋军骁勇如故。葛从周知道小校有勇力,就把他叫过来,问他:“你能攻陷敌阵吗?”小校答:“能!”说完,马上率领几十个骑兵从队伍中冲出去。这些人勇猛赴敌,杀伤甚众,葛从周乘势以大部队跟进攻击,晋军最终大败。这个故事有点像楚庄王的绝缨会,小校就是五代版的唐狡。


更富戏剧性的是,凯旋后得知小校尚未婚配的葛从周对爱姬说:“某人立了这样的大功,我应该重赏,请你做他的妻子吧。”爱姬流着泪推辞。葛从周却说:“你去给人家做妻子,比做我的小妾强多了。”说完,他命人为爱姬准备了价值几千缗的嫁妆,然后郑重其事地把爱姬嫁给了小校,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明朝小说家冯梦龙据此在《喻世明言》中编排了一出“葛令公生遣弄珠儿”,可谓乱世中的佳话。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在那个充满暴力与血腥的年代,葛从周依然能够做出如此宽厚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得到手下将士的爱戴,才能在飘忽不定的分身战中做到队伍不散、战力不减,战胜强大的晋军。


葛从周对李克用最大的打击还是战胜李克用的儿子落落。落落应该是李公子的沙陀小名,至于落落的大名,就没人知晓了。李克用比较喜欢这个儿子,总是用小名称呼他。这个儿子很有勇力,也喜欢带着骑兵在战场上冲杀。可惜他的命不好,碰上了葛大将军。


当时,落落率领两千骑兵屯驻洹水,葛从周带着骑兵、步兵两千人攻击他们。虽然双方都是两千人,但是两千骑兵和两千混合步骑的战力孰优孰劣,是不言而喻的。偏偏本该处于下风的葛从周轻取了貌似强大的敌人,几乎将对手全部杀死,还活捉了落落。后来朱温拒绝李克用的换将提议,杀死了落落,让李克用悲泣不已。


此后,葛从周还多次击败过李克用,如在898年四月,葛从周率军在巨鹿与李克用的军队交战,大破敌军,李克用仓皇逃走,葛从周军追击到青山口,数天之内,接连攻下邢、洺、磁三州,杀晋军两万人,俘虏将帅军官一百五十人。不久后,又击败了反攻邢州的晋军名将李嗣昭,抓住蕃将贲金铁、慕容腾等一百多人。


葛从周打仗的本事越来越强,这和他善于用计是分不开的。他曾包围兖州,兖州人不敢出战,葛从周一时无法破城,就设下一计。他故意泄漏郓州军队要来援救兖州的消息,然后大白天领兵从兖州城下经过,做出去攻击援军的假象,半夜里却偷偷地率军潜回兖州城下的营寨。兖州城中的敌军主将果然中计,出兵进攻城外战壕,葛从周埋伏的军士突然出击,一举击杀了众多敌军,使兖州城中的敌人闻风丧胆。



而且,葛从周把握战场形势并及时作出应对的能力在朱温军中也是名列前茅的。要知道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为将者一定要审时度势、随机应变,一味拘泥于上命或图纸作战,注定是要吃亏的。


897年八月,葛从周和庞师古各领一军,分路进讨杨行密。师古进军清口,从周进军安丰。杨行密不敌二将,就以水代兵。师古跟随朱温日久,一向以朱温之命是从,明明清口地势低洼,他却因为是朱温指示的驻军之地而坚持扎营,不肯将营栅移至高处,既便探马报告大水将至,他仍不采取行动,反将探马以动摇军心之罪杀之。如此做派,后果可想而知。


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葛从周,作战有方,驻兵得法,使喜欢偷袭的杨行密无机可乘。在他听到庞师古战殁的消息后,不是盲目地带着军队去寻仇,让杨行密收获更大的战果,而是立即回师,从而避免了孤军奋战可能造成的更大损失。


899年,幽州藩镇刘仁恭率领十万大军进犯魏州,顺带屠戮了顽强抵抗的贝州军民。葛从周闻讯从邢台奔赴魏州。此时的幽州军队已突破上水关,攻至馆陶门,葛从周亲率五百骑兵出战,临行前,他对守卫馆陶门的兵士说:“前有强敌,我们不会再活着回来了!”随后,他命令守门兵士关上馆陶门,然后与五百壮士与幽州军展开殊死决战。面对杀红眼的葛从周和他的五百壮士,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幽州军心胆俱裂,望风而逃。


第二天,葛从周再次攻破幽州军的八座营寨,一直追击到临清,刘仁恭仓皇逃奔沧州。此后,葛从周率军讨伐沧州,攻至浮阳,刘仁恭率领大军前来救援。这时都监蒋玄晖对诸将说:“现在敌军大军压境,我们不能和他们野战,而应避敌锋芒,寻机破敌!”葛从周却说:“幽州兵不足惧,此前败于我军,现在他们赶来救援,人困马乏,我们正可以逸待劳,大破敌军,岂能坐视敌军修整好了再战,那样才会丧失战机的!”


于是,他留下部分军队守城,带着主力迎敌于老鸦堤,在那里,他率军发起猛攻,果然大破敌军,仅杀敌就超过三万。葛从周以五百骑击败强敌,充分展现了自己的过人武勇和战略眼光,让河北诸镇闻之丧胆,相互告诫“山东一条葛,无事莫撩拨”,这也奠定了他在残唐五代名将谱中的地位。


葛从周长期征战,身体早已不堪重负。他不得不带病出征,而且还是与当时有名的智谋之将刘鄩交锋,葛从周虽未落下风,却又斗得非常艰难。王师范曾派出多路军队攻击朱温,但却只有刘鄩一路攻取了兖州城。


葛从周闻讯后迅速发兵将兖州城围困起来。可是,此时他的母亲和家属尚在城中,自然被刘鄩俘获。所幸刘鄩并没有加害他的亲属,而是妥善照顾,就像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照料葛从周的母亲。等葛从周杀到城下时,刘鄩就让人将葛从周的母亲搀扶到城墙上。葛母告诉儿子,刘鄩对她很好,言下之意,显而易见,葛母成了刘鄩手中最有力的挡箭牌。葛从周见状左右为难,只得哭着收兵回营,和众将商议如何攻城救母,可是面对严密的城防和精明的刘鄩,葛从周也是束手无策,只能长期围困。



兖州被围时间一长,城内就有人想投降。刘鄩索性将一些不能守城的老弱妇孺放出去,然后继续带领将士和百姓坚守城池。不想,节度副使王彦温竟然乘刘鄩不备,越城投奔葛从周去了,这下惹得不少将士和百姓也纷纷效仿,守城的士兵也阻拦不住。眼见得城池不保,刘鄩急中生智,赶忙派人去告知王彦温:“请少带些人出降,不是选派的请别带走。”然后又故意对众人放言:“原来派去跟副使一块走的不要阻拦,擅自出去的人则诛灭全族!”刘鄩派出的人一来二去地传递消息,还故意让葛从周发现。葛从周也被搞糊涂了,认为王彦温投降有诈,没有仔细盘问就将其杀死在城下。这下使得那些想投降的人也不得不放弃了,兖州城稳固如初。


最终还是时间帮了葛从周的大忙。眼见王师范败局已定,葛从周又去劝降刘鄩。此时,刘鄩不再坚持了,说如果王师范投降,那他就归顺。王师范投降后,说刘鄩攻占兖州城是受他所派,请恕其罪。刘鄩这才献城投降。葛从周为他准备了行装马匹去拜见朱温,刘鄩却说:“未闻梁王恕罪之命,不敢锦衣骏马。”说完,他就穿着布衣骑着毛驴去见朱温。


这个让葛从周吃瘪多日的刘鄩就这样赢得了葛从周和朱温的尊重,葛从周与刘鄩两人虽然交锋多时,却也是惺惺相惜的战场知音。


此后,葛从周的身体每况愈下。朱温便让康怀英代替了他的职务,允许他可以不用经常上朝拜见,甚至还特许他提前致仕退休,专门为他营造乡间别墅,供其养老,并授予他太子太师的荣誉官衔。乱世中,一代名将,独享田园生活,十分难得。


安度晚年


公元913年,梁末帝朱友贞继位,授予葛从周潞州节度使之职,依然特许他不必上任,只管在家里享福,而且给他加授检校太师兼侍中的荣衔,并进封为陈留郡王。梁末帝特意命近侍持节到葛从周的乡间别墅里封赐,以表彰其卓越功勋。凭心而论,梁末帝并不喜欢父亲留下的一帮老臣,但对这位老病号却格外荣宠,除了葛从周不会对其权力构成威胁外,其好人形象也为他加分不少。


葛从周最终卒于家中,又被赠予太尉荣衔。葛从周也有幸成为残唐五代时期少数几位得以善终的名将之一。


新课上线


后妃,两千年帝制的陪衬与点缀

在史书上却只留下只言片语

宫斗剧中,她们打得热闹

但,有些妃嫔的志向却在朝堂

她们才是历史上真正的“大女主”


丈夫、情人、娘家人,谁才是她们上位的力量加持?

后宫的女人难缠,还是前朝的男人难斗?

自己能当女皇能掌权,为什么从来不传位给女人?

......


权力的游戏——皇权下的后妃上位之路

会员可在“果粒历史”小程序中畅听

非会员点击下方海报

可参与拼团成为会员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