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莹的珠珠 / 原创岁月烟云 / 爱的痕迹

0 0

   

爱的痕迹

原创 有奖征文
2018-12-08  晶莹的珠珠

本文参加了【重阳话亲情】有奖征文活动

    光阴荏苒,岁月悠悠,有多少过往都被烟雨遮藏,但记忆中的美好,却留在了光阴的隧道里,芬芳着流年。那些爱的痕迹,当某一天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便会一个接一个的在眼前飘动......

    在我十岁那年的寒假,腿留下了疤痕,成了我难以忘怀的记忆,那也是爱的痕迹。

    过去的房子格局大部分都是东西走向的,中间是厨房,两边是房间,我们家也不例外。寒假里的一天下午,三姐领着我、哥哥弟弟在家,因临近春节,两屋的锅灶上都烧着火,一锅煮的是晚间要吃的玉米碴子粥,一锅是烀的准备包豆包的豆馅,厨房热气腾腾,因天气寒冷,炉子也烧着。我小时候也是一个顽皮的疯丫头,总喜欢和哥哥弟弟嬉闹,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的。一般我和弟弟是统一战线,哥哥要是欺负弟弟,我就会帮着弟弟“出气”,这一天也是我“打”完哥哥就跑,厨房都是热气地上放什么根本看不见,没等哥哥追出来我就被刚放到地上在炉上烧开的一壶水绊倒了,疼痛难忍,不停地哭喊着,三姐在东屋正干干活呢,听到我的哭声赶紧出来把我抱进屋里,给我脱下棉裤,急忙用大酱涂抹在烫伤的部位。这时我看到没有涂到的地方慢慢的起了大水泡,我连疼加怕不停的哭喊。后来父亲下班回来把哥哥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听人说獾子油治烫伤管用,接下来的几天里父亲便是不停地打听给我掏弄偏方,去山里的林场挨家挨户的打听询问,终于有一位好心的山里老把头,他把自己珍藏的獾子油给父亲倒了半瓶。母亲每天都用獾子油涂在我的烫伤处,也没有去医院处置。有一天父亲下夜班看见母亲正准备给我的腿涂獾子油,走过来仔细查看伤口,发现伤口感染了,父亲也顾不得洗去脸上的煤黑和换掉带有油污工作服(父亲是开小火车的),忘记一夜的艰辛劳累,二话没说,用自行车带我就去了医院。到了医院医生说:这烫伤也不算清啊,属于三度烫伤。以后必须天天来换药。那一阵子,父亲上完夜班,回到家第一个事就是用自行车载我去医院,风雪不误。赶上大雪天,自行车骑不动,父亲就推着车子走,我看见父亲的胡须挂着白白的雪霜,顶着风雪艰难地推着车子的背影,坐在车后边心里充满了感激,在我幼小的心里我认为父亲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父亲,最伟大的父亲。伤口在父亲的精心呵护下,一个寒假就好了。但却留下了疤痕,也留下了记忆,留下了父亲满满爱的痕迹。 

多年以后父亲还记挂着我腿上的烫伤,问我是否还有疤痕,我告诉父亲说:“已经很淡了,不经意是看不出来的。”但记忆是深刻的,那一刻的爱已融进了生命里,成了难以忘怀的记忆,爱的痕迹。

(1001字)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