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齿鲨 / 学习教育 / 没在深夜陪娃写过作业的父母 不足以谈人生

0 0

   

没在深夜陪娃写过作业的父母 不足以谈人生

2018-12-13  巨齿鲨

不少家长都有辅导孩子写作业的经历,《写作业压力报告》显示,中国91.2%的家长有过陪孩子写作业的经历,78%的家长每天陪。随着孩子年级升高,陪写作业的压力也没有降低,7%的高中生家长每天陪写作业4小时以上。

最近,朋友圈里流行“提前嫁女儿娶媳妇儿”的黑色幽默。不少年轻家长表示,愿意为孩子提供优厚的婚嫁条件,“有房有车有保险、酒席全包、会游泳”,前提是“现在就接走,把孩子的作业都辅导一下”。甚至有个别家长被曝因辅导孩子写作业导致脑梗住院等不同程度的身体伤害。有家长苦笑:别人家孩子上学要钱,为啥我家孩子上学却是“要命”呢?

“辅导孩子写作业” 咋就成了社会话题

近年来,陪娃写作业俨然成了盛产段子的沃土。义愤难平的爸妈们无以解忧、无处发泄,只好把满身才华用于吐槽、调侃、写段子上。“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要辅导孩子写作业”“强烈呼吁把陪娃写作业列入高危职业”……一句句吐槽戳中了痛处,激起了共鸣,再加上“孩子写作业太磨叽,33岁妈妈急性脑梗住院”这样的真实案例,陪娃写作业是道“送命题”,基本算是共识了。

仔细想想,以前可不这样。过去,做父母的普遍“心大”,对作业不怎么上心,更谈不上辅导。现如今,陪娃写作业怎么就成了一道“送命题”了呢?

从表面上看,家校关系变了。以往,家长、老师接触有限,互动也少。而随着教育理念变化、技术进步等原因,家校沟通日益频繁,家庭教育的作用也被置于极高的位置。在一些地方,家庭作业俨然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局面:老师是指挥官,家长们稍有懈怠就可能被“@”或网上约谈。想想看,现在的家长多是75后、80后,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晋升到家长“级别”之后,竟还是逃不过作业的“折磨”——陪娃写作业难免要和苦大仇深、怨声载道等词汇缠绕在一起。

从根本上看,还是环境变了、观念变了。看看网上那些叫苦不迭的家长们,嘴上说着不要,行动却很拼命,为孩子的作业操碎了心,甚至不布置作业,有家长还看不下去。说到底,陪娃写作业就跟择校热、上培训班、月薪三万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一样,不过是教育焦虑在家庭作业这一环节的表现而已。优质资源从来都是稀缺的,减不下来的压力总会四处传导,家长烦躁焦虑,也在所难免。

“陪娃写作业”背后的教育焦虑

不久前,有机构发布的《中国家长教育焦虑指数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家长整体上处于比较焦虑的状态,子女学习成绩、手机上瘾和校园安全是家长焦虑的三大主因。调查发现,超半数家长受到学区房影响感到焦虑,90后家长已开始为孩子教育“未雨绸缪”;80后“二孩”焦虑处于较高水平。有评论这样说:这两年,教育焦虑俨然已是“流行词汇”——存在感高,刷屏“能力”强,上头条如砍瓜切菜,隔三差五就能击中家长的泪点。从小升初、培训热、学位房到“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再到今天的“陪娃写作业‘要命’”,种种现象背后都站着“教育焦虑”的身影。

法国当代著名社会学家布迪厄在《国家精英:名牌大学与群体精神》一书中指出过,在封建社会中,教会机构的使命是将贵族们通过控制武器、土地和财富而获得的(物质的)权力转换成神圣的权力;牧师的权威则表现为替这些新贵族阶层的统治提供证明并从而使其统治更为坚固。布迪厄认为,在以晚期资本主义为特征的复杂社会中,学校接管了这种使社会分层神圣化的工作。所以现在不是一种资本而是有两种资本——经济资本与文化资本——通向了权力地位,决定了社会的空间结构,并且主宰了团体与个人的人生际遇和轨迹。文化和教育事实上是一种阶级的再生产,这就是布迪厄的“社会炼金术”。

想想也是,教育焦虑之所以在当下成为一个社会话题,我们要看到,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也是计划生育下的一代,80后享受着日益丰富的物质生活,受教育的程度普遍比父辈好,但长大后也经历着沉重的现实压力。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不仅期望给下一代良好的物质环境,还期望给孩子更高质量的教育环境。而正是这样的期待,构成了80后父母焦虑的重要来源。尤其是好不容易从农村、乡镇等奋斗后进入大城市的群体,教育使得他们改变了命运,获得了如今的生活。他们深知教育的重要性,也绝不可能容忍自己的孩子重蹈他们自己当年的艰苦。

当然,除了个体的原因,我们还要看到,整个社会的文化与心态,成才观、价值观以及城镇化的进程、城市教育文化等公共资源的布局,都将对家长的心态和选择产生重要影响。

如何更好地辅导孩子写作业

教育焦虑在短时间内难以化解,丰富优质资源供给、完善升学评价机制等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就目前而言,最实际的恐怕还是要给“陪娃写作业”更科学的打开方式。陪孩子写作业,关键在一个“陪”字,需要高质量的陪伴,不是为了快速完成,不能以让孩子反感焦虑为代价,不是催促、唠叨、威逼利诱,而是一个技术活,要遵循教育规律。

陪写作业,并不意味着分分秒秒死盯着。有的家长喜欢盯着孩子写作业,一旦发现有问题,或字写错、写歪了,一边帮孩子涂擦,一边批评、责怪孩子。在这种紧张、焦虑的氛围中,孩子很容易失去学习兴趣,也会影响学习质量。这个时候,不妨首先过问一下有多少家庭作业,然后让孩子自己去做,家长别轻易打扰,待最后自检完毕后,拿给家长,这才是答疑解惑的时间。

如果遇到孩子拖拉、磨蹭、写作业不专心,可以试一下把作业碎成小目标,一次十几、几十分钟,根据孩子的作业量估计一个完成时间,并征询孩子意见。如果孩子注意力不集中,父母可在旁边提醒,但催促要得法,安抚的语气最合适。如果孩子做作业已经拖拉到了必须制止的地步,可以换个方式问“是不是遇到了难题做不下去了,要不要帮你一下?”这样可以把孩子的注意力拉回到学习上,最好不要气急败坏地去质问。

陪孩子写作业还有两个禁忌。一是忌高估孩子的理解能力。孩子的学习能力和理解能力终究与父母不同,他们正在学习对他们的年龄来说足够难的知识,父母更应该对他们多一些耐心;二是忌急躁。如果孩子实在理解不了,不妨让他第二天请教老师,回家后再让孩子给你讲一遍,这样不仅可以看出孩子明白与否,还可以从中理清老师讲题的思路。

另外,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长的兴趣对孩子会有很大的影响,家长可通过自己的言行来培养孩子对学习的热爱。同时,家长也需要不断学习,与孩子共同进步。如果孩子的知识水平已超过了家长,家长不妨以孩子为“小老师”,经常向孩子请教一些问题,孩子不但巩固了所学的东西,还会产生要学得更好的愿望。

陪娃写作业变家暴?有一种伤害家长必须知道

前不久,有一对苏州的夫妻,因为辅导孩子写作业大打出手,直接报警。

民警赶到现场后了解到,报警的刘女士和丈夫谢先生有个儿子,上小学一年级。当天傍晚,谢先生从托管班将儿子接回家中,刚到家就收到了还在上班的妻子发来的短信,“交代”他辅导儿子写好作业。谢先生认为孩子刚读一年级没必要这么严格,就没放在心上。等到晚上7点多,刘女士下班回家检查,发现儿子的作业还没写完,而且已经做了的题目还大多都是错的,当即对儿子进行了一番说教。谢先生却觉得妻子对孩子过于严厉,便上前阻止。就这样,两人各执一词,越吵越激动。谢先生一气之下动手打了妻子一巴掌,最后还惊动了警察。刘女士说,自打孩子读书后,夫妻间的矛盾就越来越多。

这则新闻的背后,反映出很多中国妈妈诟病最多的丧偶式育儿:妈妈做多、管多、批评多;爸爸做少、陪少、成就少。积怨多了,一言不合就容易引发全面战争、各自为阵,就像拔河,情绪的对峙很容易两败俱伤。

然而,新闻的背后,更值得关注的是:夫妻双方当着孩子的面吵架、动手,甚至报警。很难想象,一个7岁的孩子,在目睹了这一切之后,内心是一种怎样的感受?虽然巴掌没有落到孩子身上,但彼此激烈的冲突,其实是对孩子更大的伤害。

研究发现,父母激烈争吵容易让孩子产生消极的感受,对孩子影响深远:孩子会深深陷入自责,觉得父母吵架是因为自己;最亲近的人激烈冲突,会让孩子失去安全感和稳定感,不知所措;在激烈的冲突当中,孩子幼小的心灵只能用隐忍来自我保护,外表看上去“懂事”,内心却充满了恐惧,而且久久难以平复。

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模仿最亲近人的行为方式是最主要的一种。看到父母吵架、谩骂,甚至动手相向,这种方式会自然而然地影响到孩子的举止行为,在不经意间习得“暴力沟通”。而这种心灵上的影响,会带到成长以后的生活当中,不自觉地成为施暴者或者受暴者。

人难免有情绪,双方矛盾升级的时候,不妨先想想一边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也许,在这过程中,就想到了更和缓的交流方式。如果争吵已经发生,最好的办法是向孩子认错,更重要的是告诉孩子,爸爸妈妈是爱他的,不是他的错。然后,再想办法重新梳理他们受伤的心灵,比如一起做游戏、读绘本等,做好孩子心灵的“灾后重建”工作。

家庭作业太难,辅导班一送了之?

最近听到一位家长诉说他家孩子在学校的事。孩子刚上一年级,可是每天的家庭作业特别多、特别难,这位家长是孩子的爷爷,文化程度比较低,孩子的父母都在外打工。他不知道该如何给孩子辅导,无奈之下,只好给孩子报了一个课外辅导班,让孩子进辅导中心去写家庭作业。

这不仅仅是个例,不少辅导机构收了许多小学生,其中大部分都是来接受家庭作业辅导的。因为有些家庭作业实在太难了,家长真的是有心无力,辅导不了。

这种现象的出现,令人心痛,却也是不得不承认和面对的现实。但是,送去辅导班并不意味着家长就可以撒手不管。

无论家长学历高低,家长都不该把给孩子辅导家庭作业当作最重要的工作,而要把培养孩子自主学习的习惯作为核心目标。不是说把孩子送去辅导班,就可以什么都不做。相反,家长可能要付出比辅导家庭作业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比如在孩子写家庭作业的时候父母坚持读书、每天在固定的时间和孩子一起阅读等。一个好的学习习惯的培养,才是让孩子获益终生的。

辅导孩子写作业,国外家长是咋做的?

德国:让孩子认识到回家先做作业的重要性

在德国,关于陪孩子学习,父母和老师有更科学的方法来应对。

德国的教育精髓中有很大一部分内容是童年教育、体验教育和自然教育,而这些教育内容的实施,都必须是父母和孩子一起尽心尽力,而不仅仅只是陪写作业那么简单。

德国拜仁的雷根斯堡是个很活跃的历史古城,但是那里的老百姓都特别朴素,尤其对孩子的教育,居然绝大多数家长都是喜欢孩子就在本地上大学。 如果孩子不爱学习,不爱阅读,不爱去考大学,父母们基本上也能接受。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有的孩子学习很好,就因为好朋友去了普通中学,所以他也不去重点中学了,而他们的父母居然也认同这种理由和做法。

另外,与我们国内家长和孩子学习课外特长都有清晰的目的不同,德国孩子和家长的目标似乎不那么明确。孩子爱踢球,家长就提供条件;孩子爱舞蹈,家长就每次接送,没有谁准备让孩子走专业踢球道路或专业跳舞,相反,家长因为孩子喜欢,就安心地支持。

那么,德国家长是如何陪孩子写作业的呢?和中国相同,德国家长也提倡让孩子专心写作业,家长不在中途打扰,作业写完后,也应由孩子自己先检查。但德国家长强调的第一条是:孩子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写作业。这一条看似简单,但如果能做到,会对孩子管理自己和自己的时间有着深远的影响。家长应该帮助孩子实现学校的要求,让孩子从态度和行动上都能认识到:回家第一件事做作业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条没做好,其他的都要靠后!

澳大利亚:基本让孩子独立完成

澳大利亚的家长也要陪孩子做作业,但是绝大多数的作业并不是传统意义上要答题和计算的类型,而是多以课外活动为主

大部分澳大利亚的小学生,特别是小学低年级的学生是没有书写作业的,他们一般会领到一些需要回家后和家长一起完成的任务。比如完成调查报告或孩子对运动和家务的参与,如负责帮助家中洗碗碟或是带家中的狗出去散步等。这些平时设置的课外活动往往都是需要家长参与其中的。但是孩子的进度怎样,具体怎么做,家长的干预度非常少,基本上都是让孩子独立完成。

日本:提倡让孩子自主学习

在日本,小学生的作业比较灵活简单,一般10~20分钟就可以完成。例如每天要给花浇水,然后用图画的方式记录下来,并且把花带到学校里,同时观察昆虫等。

日本学校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公立学校划片入学,学习内容完全按照文部科学省制定的教学大纲进行,学校的责任就是让每一个孩子都学会,让最后一名也能跟上。可以说,教学内容完全符合该年龄段孩子的平均理解能力。家庭作业也不会超出教学范围,绝大部分孩子不需要家长帮助完成。此外,学校也很重视孩子们的自主学习。从小学开始,很多学校每个周末都有一项作业,就是自主学习,孩子可以学习自己薄弱的地方,也可以研究未知的、感兴趣的课题。

来源:东方今报综合 编辑:任华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