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国家公祭日:她等了81年道歉,日本政府在等待她死去

2018-12-13  物道


《拉贝日记》里清清楚楚地写着,

夏家一家9口,7人被杀,

只有8岁和4岁的小女孩存活下来。

夏淑琴就是当年那个8岁的小女孩。


她去到日本,

亲述当年那场浩劫。

可是有个日本人写了本书,

说她是个冒牌货,

还把她告上了法庭!




图片|①夏淑琴; ②夏淑琴姐妹俩和舅舅一家的合影


1


1937年12月13日,

30个日本兵来到夏淑琴家。

父亲跪在他们面前求情,被开枪打死了。

母亲抱着1岁的小妹妹躲在桌底,

日本兵把她拖了出来,

从她怀里夺过妹妹,用刀刺死了,

然后奸杀了她。





夏淑琴和两个姐姐躲在小小被窝里,

外祖父母跪在床边拼死护着她们。

日本兵将两个老人枪杀了以后,

把两个姐姐拖出了被窝,

轮奸了以后,也用刺刀刺死了她们。

被窝里的她吓得哭个不停,

日本兵朝她背后刺了3刀,

她一下子昏死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被4岁妹妹的哭声惊醒了。

她忍着痛下床,

挨个摇了摇地上的人,

但也没找到一个活人。



8岁的她和4岁的妹妹,

白天躲在亲人尸体底下,

晚上像老鼠一样,

吃铁罐里的锅巴,

喝水缸里的冷水。



足足过了14天,她们才被人发现。

她连走的力气也没有,

伤口烂得发臭。

被送到了安全区以后,

出来迎接她的是一个美国人和一个德国人。



她当时不知道美国人叫马吉,

而德国人就是拉贝。

马吉带她回到家里,

拍下每一幕惨状。

拉贝把夏家的经历写到了日记里。




图片|①(右2)约翰·拉贝; ②约翰·拉贝日记


这样泯灭人性的惨剧,

若不是亲身经历过,

实在无法相信,

难怪日本兵不敢去承认。



图片|①②约翰·拉贝的日记以及拍下的摄影片


我们也都多么希望,

这场浩劫没有发生过!

我们也想问问老天爷,

为什么要让中国人经历这样的悲痛!




只可惜这场悲剧,

切切实实地发生在81年前的中国南京!

被多少镜头拍下来了!

被多少文字记下来了!

这份伤痛烙在了多少代中国人心里了!


图片|约翰·拉贝拍下的摄影片


2


如今,夏淑琴有一个四代同堂的大家族,

最小的重孙有两岁半了。

平时她一个人住,

有时候下楼走个十几分钟,

到菜市场买点菜,

精神十足,从未摔跤过。


周末经常把孩子们喊到家里,

亲自下厨,

四代19口人热热闹闹吃顿饭。

几个重孙一到她家,

就在沙发上蹦着闹着。




过去的事,

她几乎没跟家里人提起,

原本也打算烂在心里罢了。

直到1984年,

遇难同胞纪念馆的人,

通过她舅妈联系上了她。


那会儿她在中山陵做园林工,

一有时间就会去纪念馆做演讲。

一点一点地,

把那段经历从心底挖回出来。




很多学者在她帮助下,

还原了一个又一个数据:

6个星期,42天,

集体屠杀28起,

零散屠杀858起,

强奸和轮奸20000余起,

300000人被屠杀……

图片|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墙


可是没有人统计过,

这些年来,

夏淑琴老人曾经多少次,

讲着讲着就哭起来。


“一想起来就哭,

一想起来就哭,

活了几十年就哭了几十年,

我这眼睛,

活活哭瞎了。”



1994年,她受邀到日本,

亲口给日本民众讲述这段过往。

其实她心里很害怕,

无法想象再次见到日本人,

会有什么感受。


她把黑白参半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

把家里最得体的衣服全带上了,

第一天演讲,

她穿了一身素雅端庄、

带碎花的裙子。

“我不想被日本人当作受害者看待。”



图片|夏淑琴受邀日本讲述经历


有一次在大阪做完报告,

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学生走到她跟前,

咚的一声就跪下来了。

“我今年都三十岁了,

我都不知道南京大屠杀,

老一辈都没跟我讲,

杀死了那么多人。”


没有人会比夏淑琴更清楚,

这场灾难给人带来多大伤害。

当年发生惨剧的新路口5号,

现在改成马道街110号了,

旧房子也都拆了。

可是每次路过那,

她还是忍不住哭,

依旧难以接受。


“早上一家9口还好好的,

下午就剩下两个人了。”



图片|夏淑琴受邀日本讲述经历


她从中国一直讲到日本,

并不是在博同情,

就是不想这段历史被扭曲。

亲眼看着家人被蹂躏致死,

还要在他们尸体旁活14天,

这种绝望的伤痛,

一辈子都难以愈合。

这些老人却一次又一次地去回忆,

提醒我们记住这段历史,

试问多少人有这样的勇气?



图片|夏淑琴受邀中国讲述经历


可是老人们不说,

有些人的脑袋就是如此健忘。

网上总能看到,

有的中国人为了炒作,

穿着皇军军服或汉奸衣服,

在革命纪念地拍视频,

在大街上显摆。


在他们心里,

生命和历史有多少重量?



3


日本右翼学者东中野修道更过分,

他“煞费苦心”写了一本厚厚的书,

《南京大屠杀的彻底验证》。

书中说现在的夏淑琴是个捏造出来的“伪证人”,

居然敢来日本流着眼泪撒谎。

“一个8岁小女孩被刺了三刀,

怎么可能独自活过14天?”




图片|《南京大屠杀的彻底验证》


夏淑琴哭诉着:

“我一个8岁孩子能活到80几岁到处跑,

日本都跑了多少趟?

为什么日本人还骂我是个假的呢?

我自己讲了这么多的痛苦。”

2000年她计划起诉这个日本人,

筹备了4年,

她站上了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的原告席上。


东中野修道并没有出现在被告席上。

第二年,

夏淑琴居然收到了来自日本的诉讼状,

东中野修道反过来向法庭起诉,

否认对夏淑琴的名誉侵权。



拿着诉讼状,

老人气得顿时眼睛就看不见了。

“我就要去见见,

叫东中野修道这个人,

他凭什么说我是假证人。”


2006年,夏淑琴以被告身份去到了日本。

可能东中野修道根本没料到,

这位老太太居然有勇气来日本

还没开庭,

他就慌忙撤诉了。

老人当时就下定决心,

干脆就在他的老家日本,

把他告上法庭,讨个公道!




一审开庭后的一年里,

双方先后展开了8次辩论。

最后,

以夏淑芬胜诉告终!

但东中野修道并没有罢休,

他觉得自己有右翼势力撑腰,

法庭最终会判他胜诉。


于是他换了个说辞,

狡辩说自己的书只是学术自由的讨论,

向法院提出上诉。

在2009年2月5日,

日本最高法院驳回了东中野修道上诉请求,

在判决书里明确指出了,

他的著作不值得被称为学术研究。

就连日本法官也觉得他在胡说八道。



老人们只不过在要求一声应有的道歉。

而这些右翼分子,

用各种荒唐的闹剧去消耗这些老人的生命。

他们以为,

等最后一个幸存者离世了,

南京大屠杀就会被淡忘,

自己就能逍遥法外,

甚至还能让悲剧再一次上演。


可惜的是,

就算全世界都遗忘了,

每个中国人也不会忘。



2018年里,

又有2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没等到一句应有的道歉,就离世了。


夏淑芬老人去年说过:

“我今年都活到88岁,

我一直都讲,等待,等待,等待……

我能等到什么时候呢?”


300000对于我们来说,

是难以理解的天文数字。

对于这些老人来说,

是爸爸妈妈,弟弟姐姐,

是曾经在他们身边的音容笑貌,

是那个永远都回不去的家。



今天是12月13日,国家公祭日,

我们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一份安全感,

却极少去思考,这份安全感从何而来。

如果被我们遗忘了,

30万将永远成为一串冰冷的数字。

铭记和守护,至少能给这段冰冷的历史,

添上一丝温度。

当年我们没能力去保护他们,

今天我们应该站出来为他们发声!

迄今为止,

只过去了短短的81年。



图片|夏淑琴与习近平合照


文字为物道原创,部分来源于《幸存者:为历史作证》纪录片剧照,

部分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