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doujj / 待分类 / 总监是不是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具有法定的竞...

分享

   

总监是不是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具有法定的竞业限制义务?

2018-12-17  gzdoujj

阅读提示:在现代公司的职务设置上,在总经理之下,总会设置各部门总监,例如财务总监、技术总监、销售总监、市场总监、人力总监、法务总监等不一而足,这些总监们可以说是公司的四梁八柱,位高权重,大权在握,而这些总监属于公司法上的高级管理人员吗?需要承担公司法的竞业限制义务吗?本文将通过两个真实案例来回答这一问题。


裁判要旨


总监并不是公司法上法定的高级管理人员,在公司章程未将其规定为高级管理人员,也没有与公司签订竞业限制协议时,其并不需要承担竞业限制的义务。


案情简介


一、2015年12月18日,赛依尔公司由南京B公司和闫志新设立、主营业务为教育领域的技术开发与咨询,其中南京B公司指派的张新建为执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同时担任经理。


二、赛依尔公司章程规定,高级管理人员是指本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未经股东会同意,执行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


三、闫志新与德依尔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担任公司上海大区总监职务;周常辉也与德依尔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担任公司上海大区副总监职务。但是,二人均未另行与德依尔公司签订竞业限制协议。


四、闫志新与周常辉在德依尔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期间,二人成立了A公司,其主营业务同样为教育领域的技术开发与咨询。


五、德依尔公司发现闫志新与周常辉成立的A公司与自己开展同种业务后,以二人为高管,未经股东会决议,擅自从事与公司存在竞争关系的业务为由,提起侵权诉讼,要求将A公司的经营收入归入到德依尔公司。


六、本案经闵行法院一审、上海一中院二审,认为总监并非高管,驳回了德依尔的诉讼请求。


裁判要点


总监并不是公司法上法定的高级管理人员,没有法定的竞业禁止义务。《公司法》规定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在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的情况下,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赛依尔公司章程也规定执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未经股东会同意,不得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即负有法定竞业禁止义务的仅限于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公司法》对高级管理人员采用了列举方式进行界定,即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和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人员。赛依尔公司章程亦对高级管理人员采用了列举方式进行界定,即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本案中,闫志新、周常辉分别任赛依尔公司上海大区总监和上海大区副总监,该职务并不属于《公司法》或赛依尔公司章程列明的高级管理人员,因此二人并不需要承担法定的竞业限制义务。


实务经验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避免未来发生类似败诉,提出如下建议:


1、对于公司来讲,若想全面的禁止公司内部人员从事与本公司具有竞争关系的业务,需要做到两点:第一,公司需要在公司章程中明确列举公司高管的范围,在商业实践中的技术总监、销售总监、生产总监等掌握实权的“高管”,并不是公司法意义上的高管,只有在公司章程中明确列举之后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高管,才具有公司法上高管的法定义务;第二,对于公司高管、核心技术和核心销售等能够接触公司核心商业秘密的人员,公司非常有必要与其签订竞业限制协议以及保密协议,要求其在任职期间不得从事与公司具有竞争关系的业务。另外,如果公司在竞业限制协议中约定员工在离职后仍要遵循竞业限制义务的,公司需要另行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否则员工没有义务遵循竞业限制业务。


2、对于员工来讲,如果自身并不是公司法中规定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董秘,公司章程中也没有将其任职的职位列举为高管,且公司也没有单独与其签订竞业限制协议,其就有权利经营与公司相同或近似的业务,但不得侵犯公司的商业秘密。


相关法律规定


《公司法》

第147条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职权收受贿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不得侵占公司的财产。


第148条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五)未经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前款规定所得的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


第149条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


以下为该案在法庭审理阶段,判决书中“本院认为”就该问题的论述:


 本案为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二审审理期间,赛依尔公司明确其在本案中提出诉讼请求的法律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五款、第二十条第一款。首先,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的规定,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在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的情况下,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因此,《公司法》对该条文的适用具有明确的范围,即适用对象仅限于公司董事或公司高级管理人员。闫志新、周常辉在任赛依尔公司分别担任上海大区总监和上海大区副总监,该职务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或赛依尔公司章程列明的高级管理人员。赛依尔公司认为总监职务相当于高级管理人员的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其次,因闫志新系赛依尔公司股东,赛依尔公司同时主张依照公司法第二十条的规定要求其承担损害公司利益的赔偿责任。对此本院认为,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赛依尔公司并未举证证实闫志新的行为属于滥用股东权利,亦未能举证证实其行为对赛依尔公司造成损失,故赛依尔公司上述主张,本院亦不予采纳。


案件来源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海赛依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诉闫志新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2017)沪01民终14968]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