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母职”如何消解女性的社会价值?

 404NotFound_ 2018-12-19

每篇推送都传达一点法律知识

戳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选择事业,还是选择家庭?做一个家庭主妇,还是职业女性?看似可以选择,实则充满无奈。不管怎么选,女性都被社会规则所约束,而得到的社会支持却有限。女性生存的难题,从来不是女性“自己的问题”。

电影《找到你》讲诉了的3位女性的故事,这部电影的难得之处是正视女性在这个时代面临的具体问题。电影刻画的女性不是容易陷入爱情的傻白甜,她们也不甘于当男性/家庭的附属品。遗憾的是,电影止于尊重女性选择、歌颂母爱伟大。母爱当然伟大,因为女性为了成为“好母亲”做出巨大的牺牲。可是我们更应该思考面对职场和家庭的双重压力,女性如何可以不用继续牺牲。

女性到底要以怎样的方式生活?可以以怎样的方式生活?

 1 

社会问题被推脱给每一位女性

李捷:高学历,职业是律师,在一线城市生活;正在离婚,并与前夫争夺女儿抚养权。

孙芳:学历不高,来自农村,饱受丈夫家暴、孩子绝症等生活重压;曾为医治女儿去酒吧上班,后来去李捷家做保姆。

朱敏:从名牌大学毕业,一直是家庭主妇;正与富商前夫争夺女儿抚养权,李捷是其丈夫的代理律师。

从左到右,分别是李捷、孙芳和朱敏

电影开始于孙芳偷走了李捷的女儿多多。电影的最后,李捷通过孙芳感受到女性身为母亲的困难。

在庭审时,李捷违背自己作为代理律师的立场,请求法院判朱敏胜诉。李捷在法院上说:

这个时代,对女性要求很高。如果你选择成为一个职业女性,就会有人说你不顾家庭,是个糟糕的母亲。如果选择成为全职妈妈,又有人会说,生儿育女是女人应尽的本分,这不算一份职业。

……

选择事业还是家庭,选择成为职业女性或全职妈妈。只要是在自己慎重思考后做出的决定,那么就不要再惴惴不安,请记住选择你能承担的,承担你所选择的。

这段话看似鼓励、尊重女性选择自由,实际却是把社会问题推脱给每一位女性。实际上,女性无论怎么选,都被社会规则所约束,而得到的社会支持却有限。女性所承担的远超出能够选择的。“承担你所选择的”无异于一句空话。

“女性的选择”,你怎么看?

 2 


保障越少,选择越少

孙芳老家缺水,所以逃到一个小城市。这是一个生存的选择。她可能和我们县城的小女生一样,没有高学历,只能去从事底薪多劳的工作,比如服务员、工厂女工。如果她没有在20几岁、年纪最好的时候把自己嫁出去,就要承担自己养老的风险。

底薪多劳的职业,有什么晋升空间呢?从洗碗小妹变成后厨大妈吗?更勿论,这些职业在求职市场上,年纪越大工作机会越少。她真的可以给自己养老吗?

比起女性,大多数男性继承了家里的财产,生活更有保障。孙芳的丈夫有房子,还开了一个修车铺。只是没想到这个丈夫醺酒、赌博、家暴。当女儿患有重病时,丈夫放弃治疗。而离开了丈夫的孙芳,几乎没有任何积蓄。

对于穷人来说,短时间内暴富的职业莫不过于黄赌毒,然而这些都违法。

面对高昂的治疗费,孙芳只能去酒吧当性工作者。客人掏出五千元,要求喝完两排酒。其她人都没动,只有孙芳一个人拿起酒就喝。她花光所有的钱、众筹过、借过高利贷,什么来钱做什么。但女儿还是因付不起医疗费而被赶离医院,最终在一个雨夜离开。

对于很多女性来说,她们的职业较男性更低薪、发展空间更小,更难以得到国家的福利保障。她们辛勤劳作,成为社会再生产的一部分,创造的价值通常被家庭男性享受,自己一无所获。经济困境出现时,女性还可以向社会筹款,但很少能够真正解决问题。这些现实状况让女性的保障薄如白纸。

保障越少,女性的选择就越少。因此对于底层女性来说,似乎必须依赖男性才能生存。孙芳一开始依靠她的丈夫,后来又“幸亏”出现了张博。

 3 


难以变现的社会价值

和孙芳一样,朱敏的选择也非常有限。她从名牌大学毕业,后来嫁给富商当家庭主妇。尽管朱敏的社会地位比孙芳高,但和前夫在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时,朱敏也成为弱势的一方。

朱敏的丈夫在其怀孕期间出轨,从那时起她就患有抑郁。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存在5400多万抑郁症患者,约占人口的4.2%,但每十名患者中就医或服药的患者不足两人。《产后抑郁症护理干预的研究进展》中写,“有文献记载产后抑郁症发病率为7.30%-37.14% ,再次妊娠有30%-50%的复发率。”

女性在怀孕期间,会打破原有的生活规律,产生较大的精神压力。怀孕期间,若女性缺少有效的社会支持,就会提高患有抑郁症的几率。社会支持包括家庭支持、夫妻关系、产妇居住的环境、分娩方式的选择、经济收入等因素。

在法庭上,抑郁症也变成李捷攻击朱敏不适合养育孩子的关键点。

我国现在的社会文化中,依然要求每一位女性结婚、生孩子。恋爱、婚姻是否美满,是女性是否幸福的重要衡量标准。但这样的“幸福”背后,不能被掩盖的是男女、夫妻间的权利不对等。

结婚后,女性不论是否选择成为家庭主妇,她们的职场价值降低普遍存在。同时,女性养育孩子、照顾家庭等劳动的价值难以转化成资本。离婚后,女性的社会地位、经济地位迅速下降。不论是否遵循婚育制度,女性的社会价值难以变现。

 4 


没有天生的“母亲”

现实中,一方面,国家希望能够缩减人口老龄化加大的趋势,因此开放全面二胎。但另一方面,国家在托儿、育儿方面的政策又无法保障妇女和儿童。

李捷是三位女性里社会地位最高、经济状况最好的。高收入的工作让她无法亲自照顾孩子,所以只能将这一工作分包给保姆孙芳。李捷在房子里安装监视器,以便自己能在开车、工作时能够监测孩子的安危。这源于她无法信任保姆会全心全意地照顾好孩子。在经历了保姆绑架女儿的事件后,女儿多多的照顾问题要如何解决?

现代女性的母职基本模式是:以无酬照顾为主、赚钱为辅的母亲;与之对立的父职模式是:以赚钱为主、很少照顾子女的缺席父亲。父权社会默许女人具有照顾孩子的能力,而男人则没有。很少有家庭能够挣脱这种二元性别对立的家庭分工。女性的选择也因此减少。

事实是,没有天生的“母亲”。照顾孩子、家庭的能力是可以学习的。在应聘保姆时,李捷考察了孙芳的能力。而其实是因为男人没有花时间去学习和实践。

我们鼓励“母亲”这一身份,赞赏女性为这一身份做出的牺牲和贡献。但我们的政策、经济、文化等社会环境却无法为女性提供足够的支持。因此,对于所有女性来说,兼顾工作和育儿变成难题。

要解决这一难题,我们必须鼓励和支持女人实践除了“母亲”之后的社会角色;鼓励除女人之外的人参与育儿,包括父亲、市场和国家;同时,社会还要看到并承认家庭照顾的价值。


 5 


被母职消解的社会价值

阿德里安. 瑞奇( Adrienne Rich) 在《女人所生》一书中说:一个母亲必须完全放弃自己的目标,才能给小孩“无条件的”爱和注意力,才能合乎社会对好母亲的期待。 只是,当女性的角色几乎压缩到和母亲角色等同之时,女性个体的价值就被消解。

女性到底要以怎样的方式生活?——这个问题问的是,这个社会对女性的生活状态有什么要求,是否能够提供相应的社会支持。

女性可以以怎样的方式生活?——这个问题问的是,女性是否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不仅仅只是“女儿”、“妻子”、“母亲”。

每一个女性的生存难题都基于现有的政策、经济、文化等环境。每一位女性的悲剧也不仅仅是自己造成的。我们不能要求女性独自解决那些被简单归纳的“自己的问题”。

但我们每多做一点争取,都会带来改变的可能。

参考资料:

1、世界卫生组织,《抑郁症事实和数据(2017)》;

/china/topics/mental_health/20170331_factsheet_depression_chn.pdf

2、凌雁,《产后抑郁症病因研究现状及进展》;

3、阿德里安. 瑞奇,《女人所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