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雪花飘飘,馒头烧烧

2018-12-20  小卫是只猫
“雪花飘飘,馒头烧烧;雪花扬扬,馒头尝尝。”我们苏北长江中游沿海农村,以前的歌谣。歌谣里说我们农村腊月里家家户户蒸馒头的事情,现在生活好了,各种各样的吃食,过去和现在不能够比,在吃的方面,现在的今天随随便便烧点菜,多要比以前过年吃得好。可能是生活条件好了,现在的年味是一年不如一年。

过去生活艰苦,一家人忙忙碌碌到年底,把地里收的小麦从柜子里拿出,去加工成面粉。说到放粮食的柜子,这也是我们苏北这边农村一个特色,柜子是木头做的,大概有3米长,1.2米高,宽1米的木头大柜子分三隔段,三个柜子,有盖子。多是放粮食用,柜子是放在正屋里,靠着北面墙居中,柜子中间放一个摆钟,摆钟后面往往挂一个玻璃制的中堂,中堂一般是以迎客松的画面居多,柜子上放一些玻璃茶杯呀什么的。更重要的是柜子上必须得有香炉,我们那里家家户户柜子上多有,逢年过节烧香用。
现在我家柜子还在,只不过是现在正屋里是放了那种两头翘的条案罢了,看起来大气。柜子被放在浴室墙边,柜子里现在多为花生,红豆,绿豆一些东西。
说叉了,那个时候我们蒸馒头,是个头等大事,比如我家,我爸兄弟三个,把每个人家的面粉集合到一起,请人调糕,糕字可能有误。调糕是个技术活,又是个力气活。技术是面粉要兑水和碱水,要兑好便于发酵,力气是要调糕时揣糕,把糕揣柔和后放缸里发酵,几个人家的,糕很多,有好几缸。这个有点像抖音里小日本一个人翻转,一个人拿木锤砸那个面团的视频。
好了,几个小时揣好糕后,等糕发酵,这个时候是痛苦的,也是快乐的。糕放在大缸里,冬天温度低,像我们家一般是拿棉被盖在缸四周,结果是发酵时,几个人家晚上没有棉被睡觉。像父亲母亲,叔叔婶婶就依着缸周围,打个盹,我和妹妹,就和爷爷奶奶睡,爷爷奶奶的被子不可能拿出。
缸里的糕发酵到缸口上,发酵成功。准备好借来的蒸笼,放在大铁锅上,铁锅里放满水,锅灶堂里,大块木柴烧,鼓风机吹火,发酵好的糕做成馒头,有圆的,长条的,均匀的放在笼里,上锅上蒸,有专门人看时间。
我们那个时候迷信,第一锅蒸出的馒头质量,预示着来年一大家人的命运。如果是馒头很不错,一家人喜气洋洋的。也有时候因为兑碱水浓度有问题,蒸出的馒头上有一些斑斑点点,或馒头里孔少,结实得像块厚饼,这个时候家里人心情不好,但是馒头还是要蒸下去,直到另外一个缸里的糕蒸出又白又弹性好的馒头,一家人心情会好了起来。
出笼的时候,馒头多放在芦苇席上,等冷一会儿,要把每个馒头翻转,翻个身,不然会粘在芦苇席上。出笼的场面,是热气腾腾,十几层笼,一起出,大人小孩全得出动。
那个时候到最后一笼馒头,父亲会做几条鱼状的馒头,寓意着年年有余。
馒头蒸好后,等馒头全部冷了,我们一大家子,把馒头分三分,各自回家,切成馍片,放在太阳下晒干。
这个馍片可是我们一家人,来年春天,夏天的食物。我们一般是早上,晚上烧稀饭,粥锅上蒸馍片,馍片填肚子比粥好多了。值得一提的是,那个馍片蒸好后,放铁锅里,用油放点盐炒后,也很不错,让人回味无穷。
现在吧!腊月里我们家家户户到镇上专门做馒头的店里,提供各种包馅,去做几十个包子馒头,过年尝尝。
雪花飘飘,馒头烧烧……。朗朗上口的歌谣,还在耳边萦绕。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