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忆青藏高原10—1结多:梦中的世外桃源,一处宁静而悠闲的地方。

2018-12-22  边关风雨...

忆青藏高原10—01结多:梦中的世外桃源,一处宁静而悠闲的地方。 - 言午君 - 言午君的博客

 我们结束了西藏北部丁青县木塔地区的巡查任务。部队奉命前往杂多县的结多乡驻防,它在杂多县的最南面大约有骑马两天的路程。为何不回到杂多县?那时高原上的敌情已经基本消除,还有一个因素不骚扰当地人们的生活。让那里的老百姓迎来送往也挺麻烦。

高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老乡们重新过上了安逸的日子。没有必要再去哪里。不仅干扰他们又要多跑不少路程。

结多乡是一处与西藏北部接连的地方。在那里驻防:一是,让疲劳的队伍得到休息,二来,马匹也很疲乏需要调整一个时期。三,还有如何防止叛匪们死灰复燃的原因。

那时好像是四月或者五月,其他没有任务的部队老兵已在一月份复原完毕。我们连的老兵们回归家乡心情难以抑制,他们跃跃欲试到处打听退伍的消息,做好回家的准备。他们有的人还购买了蓝色的地方服装(他们称它为制服。)我很好笑:怎么这么急的想脱军装?他说:你才到部队时间不长,没有熬过这长时间,也没有这么长时间没探过家。(四年里没有探过家的老兵很多。)你没有体会。

他们经常在休息时偷偷穿上新买的蓝色制服,得意洋洋地照着小镜子。跟我说:你代我看看我的形象怎么样?我笑着说:还行吧!他很郁闷的说:不跟你说了。你们南京人胃口高,看不上我们青海人。问题严重了!我赶快安抚他:嗨嗨,开个玩笑,别生气蛮!他的脸红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没有,我们毕竟一起爬冰卧雪,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是的,他是我的老师级的人物呢!在野外他教了我很多的生活技能。

那时我还没体会:当了几年兵后,他们多么想回家,回到地方上过那种平静的生活。

后来我退伍时也是这样。不过,我没买蓝色的制服。只是偷偷的买一块很艳丽的花布床单。上面印有一朵很漂亮的牡丹,它是那样的含苞欲滴,让我感到生活的美好。我要好好地享受平和的日子:没有马刀,没有军马,没有站岗放哨的日子。听不见枪声,听不见战马嘶鸣,没有马厩里的恶臭味道,没有紧急集合的日子,也没有日日夜夜的爬山,赶路。我向往自由的思想,自由的对待人生。我渴望这样的生活。这是后话。以后再说。

在老兵离开队伍的前几天,因为大家一起爬冰卧雪、一起生活在雪域高原了这么长时间,战友之间的感情还是挺深。副班长朱孝贤和我最好。他很忧郁的和我说:这次我们分别后,可能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回家还不知道给不给安排?是的,人生一辈子不就图个安生立命的地方。我想当兵吃了很多苦的人应该有点考虑的。从他回家后就再也没机会联系了。他是甘肃定西人,一个很苦的地方。那时我就想,我会记住他的,永远记住。

我们(要走的和留下的)一同到了供销社,供销社刚刚运到的一批笔记本,还没等从牦牛身上卸下,就被我们一抢而空。牦牛队要隔一阵子才能来一次,我怕这次买不上,(没东西送给战友,那是很遗憾的事。)等下次牦牛队到来,老兵们可能早已离队回家了。我买了四本笔记本,(班里有四位退伍老兵。)还在上面认真的针对每个人不同的情况分别写下了祝福语。老兵们也买了笔记本回赠给我,大家依依不舍,互道尊重。晚上我们还买了酒和水果罐头,点心,糖果,小吃。每个班都是灯火通明,人人都是一个不眠之夜,大家在一起聊天,谈心,说些互相关照的话。总之我们开心的玩了一夜。在每个班之间窜门。和那些认识的,还有那些不是很熟悉的老兵也打着招呼。

第二天早晨,连长宣布了退伍命令。老兵们中间有的人亟不可待地穿上蓝色制服,显示他和我们的身份的不同。连长看了很生气:你们这样对部队没感情?

看着他们复原回了家,那帮六八年的兵也在嚷嚷,瞎起哄:我也快要回家喽,要回家咯。连长笑着骂道:大肥猪哼哼,小瘦猪也哼哼,你们这些六八年的 “小鸡鸡。”也跟着哼哼?搞的我们欢声一片(这些六九年兵)都乐不可支的笑弯了腰!更可笑的是还有几个六九年的不算猪秧子的兵。也跟着哼、哼起来:明年我们也要回家喽!笑死我了!

最可怜的是那些笔记本,它们长途跋涉来到了结多乡,还没站稳脚跟又要回去。不过,这次它们带上了我们给每个老兵的祝福。也留下了老兵给我的祝愿。我想它也不会过于郁闷,因为它们有了新的内涵。回就回去吧……

看着远去老兵们的身影,我思绪浮想联翩,明年我能回家吗?高原让我勾起了思乡的念头,哎。好长时间没见到家里的来信。

结多乡虽然是个乡的建制,不过人很少,只有区区的四五十人(所有的人在内。)干部也就不到十人,其他就是些家属。因为它地处偏远地区,安全问题蛮?县里也帮不了他们,由他们自己对付,前段局势紧张时,他们每天是备好马匹,行装都安顿好,在不远处按派了哨兵,只要一有土匪来犯的消息,他们立刻上马逃之夭夭。打不起还能躲不起?随时准备做“流亡”乡政府,一个马背上的乡政府。杂多倒是有个县中队,不到一百人的武装,他们力量太小了,能把县城顾好就不错。那里还能顾及到县城以外偏远地区的安危,结多乡全部的武装就是他们腰里别着的手枪还有几只老掉牙的步枪。不逃跑还等着挨雷啊?

自从我们二连到了结多后,他们的小日子又红红火火的过了起来。一次,我见到一个地方干部拿出个像爪子样子的玩意儿,给我看:“你还知道这是啥?”我当然不知道,我没见过熊,这玩意儿像一只小孩的巴掌。他很神秘地说这是一副小熊掌。我很吃惊的问他: “怎么来的?”“打的啊!”“什么时候打的?”“上次出去寻找一处乡政府可以临时安身的地点时,遇见的。就把它干了。”乖乖,他们真的有闲情逸致,忙里偷闲的干点私活。胆子不小!“土匪来了你不怕?”“当然怕!不过我们有马啊!鞭子一响就没影了,土匪到哪里找我们?”我笑了,哈哈的大笑起来。“你们还很厉害呢?那个小熊的爸爸妈妈它们不管吗?”“那天老熊不在,不然谁敢打它!那是!革命的乐观主义吗?”挺有趣的人,有趣的事。这就是在那个人们看来十分紧张的时期,发生的事情。好玩不?

迄今为止,在出发西部高原那段时间里,结多乡是我感觉最愉快的时刻,也是我滋滋润润的好日子,训练任务不重,还有后面的挖虫草任务。这些都是后话,以后再说。

我还能在没事时去到乡政府后面的小山脚下溜达溜达。那里有座破毁的小寺院,它毁于六二年平叛时期。虽然现在(六九年)它已经破烂不堪,残留下一两间隐藏在残垣断壁中存留的寺院房屋。虽然很小很破。可是我能从那些残留的物件中,还能从那块占地很大的废墟里看出当年的气势,可以想象出当年的寺院豪华风采。它应该是很雄伟壮观的一个建筑群。

那里有很多富有宗教色彩(古色古香)的壁画、木刻,尽管它们支离破碎从一些细小的构件上还可看出来它非常的精细,轮廓很分明。残片上那个小小的一张人脸也能看的很清楚,眉毛、鼻子、眼睛、头发。遗留下的不少东西当时还是那么栩栩如生,像是刚刚完成不久的作品。它给我以震撼。在那不长的走廊(虽然由于战火焚毁了不少走廊,剩下的部分也仅仅是断断续续的),我也可大致地能看出原先的状态:曲径通幽,错落有致,占地很大,就是从这些残余部分了还能看出原先的气势,当年的红火,鼎盛。

虽然,它历经久远的历史磨难,还有战火的焚毁。 亏好,那里每年的降雨量极少,潮湿没给它们造成太大的伤害。

因为,那木制的地板上给历史刻下了,道道人们行走的痕迹,我用手指甲用力扣了一下,它纹丝不动,是木质很硬的材料。那么深的凹槽仅仅依靠人的行走来形成,那要花去不短的时间。我从后面的那曲折而狭窄的楼梯拾级而上,木制的楼梯在我脚下忍不住的呻吟,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它的年代太远了,已经承受不了一个人体重的压力,上的楼来看到很多早年反映宗教活动的壁画,虽然年代久远但是它的色彩还算艳丽,尽管它们只是一些支离破碎的残片,我还是能从它身上中发现当年的风采。陈旧灰暗的色泽里透出历史的沉重感。用我不懂的语言述说它的故事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对宗教一窍不通,可还是对庙宇有着莫名的恐惧。在那寺院的废墟上,不敢太造次。动作轻微,大气不出。

突然,我在一个隐蔽处发现一点已经燃尽的香火和一盏酥油灯,香灰落在地上还很成型,没被风刮散。一定是不久前有人来过,烧香留下的痕迹。当年,对这种迷信活动政府是严厉禁止,私下里烧香拜佛是很危险的事,后果很严重。我明白了宗教对藏民意味着什么。是信仰,是生命,也是他们一生的追求。内里有着我们不了解的文化因素,精神因素。它是藏民生活的部分或者是全部:来自生活层面和精神层面的需求。并囊刮他们生活中所有(物质以及精神)行为。

现在开放了,宗教信徒们可以自由供奉佛像,烧香,祭拜。我想这是好事,不用他们偷偷的烧香,偷偷的拜佛。这是释放社会压力,松开降压控制阀门的好办法。

我想这座建筑就是在内地修建,也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费用。在这个遥远的边陲,地区那么辽阔交通极为不便(当年六九年时到结多乡还没公路呢)要不然牦牛队哪里有啥子任务。几乎可说用与世隔绝来形容这里的环境。工程需要的力工、技工,设计者,工程监理人员,工程管理人员。还有那惊奇巧妙的设计,精妙绝伦的建筑构造技术哪里来?那里没有树木,好大的木材需求量怎么解决的。这里也没有工程所需的砖瓦,想烧制砖瓦也要有泥土的,这里全是高原土层沙砾极多根本无法烧砖瓦。它是怎么烧制的,还是从外地运来的?途中的路是怎么修的?现在这条路到哪里去了?

总之,无数个问号从我的脑海里冒出。百思不得其解。可以说藏民们为了心中的神佛不惜工本、不惜浪费时日,也要完成他们心中神像的塑造。难怪这个禁止供奉佛的年代还有人敢去拜佛烧香。

我在前文里谈到贸易公司,现在有机会来说说了。

它代表一个偏远地区人们的物质和精神层面的有趣现象。它是人与人间的善良,信任和合作。它是当地淳朴民风的一个缩影。

在我们这里不可能看到的。尤其是当下物欲横流的年代。民族贸易公司,是当地特有的一个产物。它有几个交易的层面。

1,它用以钱购物的方式进行。用钱购物:就是我们说的买东西。就是商店对外出售物品,俗称:卖东西。

2.以物换钱的特殊方式。有的牧民用他们打猎所获得的麝香,各类动物的皮子,挖来的虫草。等等吧!反正可以卖出钱来的玩意。都是进行交易的对象。当然,营业员的本领就在这里了,他们不但要懂得这些物品的价值与还需要能够辨认出成色的好与坏,价值几何。既不能让老乡们吃亏,也不能让国家受损失。

3,就是常说的贸易。这是很原始的功能。用物品换商品。

比方说:(我亲眼看见的事情。一次一位牧民牵着一只小梅花鹿(高度只有离地四十几公分高,很小的。长也只有大约五十公分。)来到贸易公司,他想用这只小鹿换五块钱的日用品。可营业员不同意,他说:这是个活物,收下来不好管,还要养活它,死了不好向上级交代。后来那个牧民降低条件只要换三块钱的日用品就可成交。营业员还是没答应。

在他们讨价还价的时候,那头可怜的小梅花鹿仿佛知道主人要把它卖了,就乖巧地偎依在主人身边,满含着泪水默默地看着他们,似乎在等待命运的最终裁决。

后来它从身边事态的发展中(买卖双方僵持不下)感觉到情况有变,它就用它那颗小脑袋使劲地在牧民的腿边上蹭来蹭去,表露出高兴的样子……谈了半天无果,牧民很失望的走了。那只可爱的小鹿回头看了看营业员,也蹦蹦跳跳的和它的主人一起走了。这次没有被卖掉,下次呢?我从它那双充满哀怨的眼中,不难看出它的未来是什么……真的太可怜了,一只无比纯洁的小生命就值区区的三块钱?我不能指着那位牧民的行为,他真的什么都不懂。

但,我也不能将它买下,因无法将他喂养(那有当兵的还在业余时间里去喂小鹿?)。就是将它买下,不会喂养还是饿死、还是把它放回大山中,草原里,那等待它的都是一条路:死亡。

毕竟它太小了,没有鹿妈妈,鹿爸爸的关照很难活得。它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也没有抗击外界侵害的办法。它这样孤独在高原上行走,觅食。很困难。

在当今物欲横流社会大的背景下,人们简直不敢想象竟然还有这么一块洁净的土地,金钱对这里的人们来说不过就是一种因有花纹和图案的纸张,它仅能用来换取生活的必需品,人们不屑于对它无限的追求。我在老乡家里,就是帐篷里看见他们用花花绿绿的钞票贴在帐篷的壁上,还有那些各种数值的布票。用它们来妆点他们的家,增添点生活的热烈氛围。当地的老乡是这样看待,我们内地人趋之若鹜的钞票。

就是现在人称”国家人“的各类工作人员也是这样。一次,一个藏民骑马来买东西。他们的家离这里很远,很长时间才能来一次,因此每次都要买很多东西,比如,烟,酒,糖,布,茶等等很多生活必须的东西。他先趴在柜台上盯着柜台里和货架上的商品看了很久,几乎每样商品都看一遍,这是他的节日,一个快乐的节日。(那次我也是没事在闲逛,和战友们一起看热闹。藏民来买东西还没见过呢。)他看了很久,终于决定买些什么物品了。他开始东指指,西点点,他从怀里掏出一大叠钞票朝柜台上一放;开始比划起来,以示他想要买哪些东西。营业员很有耐心的听他讲。似乎要买的东西不少。营业员忙了起来,很快就把他想买的物品一件一件地摆在柜台上,很快不大的柜台上摆满了物品,它们大约有十几样。它们都被营业员一一捆好,扎好,摆放在柜台上。营业员看着他,等着他的决定。是否想买的全买了。他思索了一会又选了几样。行了,他点点头表示可以结束交易,算账吧!他和藏民说着什么可能是关乎钱的问题,藏民摇摇头表示不解,指指放在柜台上的钞票。明白了,他不懂这些物品需要花多少钱,才能拿走。他的意思是钱在这儿了,你看着办吧!

可能是司空见惯了,营业员轻车熟路地拿出算盘二一添作五的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很快,多少钱的数字出来了。他向牧民比划了一下,似乎是在征求藏民意见,藏民点点头表示同意。于是他就很认真的从那耋钞票里取出几张,又给他找了零钱。买卖结束了。藏民把给他找的钱,还有那放在柜台上面厚厚的一叠钱一起揣进怀里。高高兴兴地拿着东西出了供销社,他很满意这次交易进行的这么快、这么好。

可能出于新奇的原因,他在草地上拿出买的东西,并拆开包装一一观看,仿佛是一位将军检阅他的属下。他很开心,心满意足的将它们收拾好,最后他又把那卷白布(数量可能有四丈,很长很长的。)在草地上铺开,自己趴在地上仔仔细细的观察一番,最后他很满意的点点头。打算把白布叠好,准备回家。可笑的事发生了,其他的物品早已给他收拾好放进了大大的褡裢中,对他来说简单的物品重新包扎起来没问题,唯独这块大白布给他添了麻烦,它太大了,他想按照原样捆扎好,叠过来叠过去总是不行,还是不行,怎么弄都不行。恢复不了原来的样子了。他就很生气的很笨拙的将它揉啊揉,揉成一大布团。在我们揶揄地眼光里将它揣进自己的怀中,(藏民每个人都是穿着皮大衣吗?怀是敞开的,放进几件东西没问题。)那么大一团白布将他的肚子塞成个孕妇模样,把我们笑得弯了腰。他也知道我们在看他的笑话,他先是憨厚的笑,后来看我们笑得乐不可支,都笑弯了腰,他也和我们一起大笑起来笑着。接着他很是快乐地扬长而去,乐呵呵的骑着马回家了。多么淳朴的老乡,他们对钱没有多大的概念。

后来我去供销社溜达,买些东西,和营业员聊了起来。我开玩笑的说:“如果啊,我是说如果,你别介意。”“你说!”他对我点点头。

“假如:你从里面多拿几张钞票藏民根本不知道,他们没有数字上的概念。是不是?”“是的!”他点头。我想:“我是国家工作人员,应该对国家负责,对当地的藏民负责。该我拿的钱我拿,不该我拿的钱不能拿。它在藏民眼里是一张花花绿绿的纸,在我的眼里同样也是一张花花绿绿的纸。我不能让它腐蚀我的灵魂!”这时他停了一下接着说。“面对如此善良的人我不能给他们以任何的欺骗。”这番话很是让我认真品味了一会,真正的让我感动一次。

真是:“位卑未敢忘国忧。”好一个赤胆忠心的正人君子!

这种情况放在现在的社会可能会有人说他是个大傻瓜,有钱不赚有这样的人吗?当下反腐反出的贪官他们贪得无厌的获取了无数的钱财,以至于他们发愁怎么才能将它花掉,这样穷凶极恶的可耻嘴脸让现今的社会道德标准,如李白诗中说的那么淋漓尽致,观庐山瀑布中说的:飞流直下三千尺。

不可思议的拙劣无耻,还在被抓出来之前还振振有词的声称高举什么什么。学习什么什么。

再看看这位营业员她穿着很普通的衣服,脚上的鞋子也是很旧很旧的,已经磨破了几个洞。脚上的袜子袜筒部分也有好几个洞。在和我交谈中得知他是河南人,来这里也有十好几年了,虽然工资是一百四十多元,高原的生活指数很高。家中还有妻子孩子,老人要钱生活(因为在他的家乡,土地很贫瘠,生产的粮食不够吃的。需要不定期的往家中汇款。)不像现在有奖金,补贴,等等。唯一的是每年一次放的虫草假(在虫草成熟期,各个单位都要放上大约十五到二十天的假期,不然虫草死在草原上也是浪费。)可以增加收入的机会,可是每年的挖虫草机会,也仅仅有十几天。算是补贴吧,能有多少可想而知。就是这样他也没有为了一点私利而干那些不敢明示与人的事情。 

他是一位很普通的人。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也没有那些高深的理论,更没有那些不靠谱的表演。

一个很不起眼的人他给我很多想法。我想:在他行将就木时,自己也不会为了过去的往事而受到良心的拷问以及自我谴责,更不会因愧对子孙后人而感到汗颜。

它象一面镜子时时刻刻提醒我,别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忘记自我在任何时候都要宽以待人,心灵坦荡。这样才能不会在心灵上受到道德法庭的审判,还有那良心的自责。

它就是我的心中的一块净土,那可爱的结多乡。虽然,它现在与我远隔千山万水,在我的心里它是那么遥不可及。但在我的心灵得到片刻休息时,它会突如其来的跳进我那颗平静而浩渺的空间,和我愉快的交谈。

虽然,它是那么的平淡无奇,充满了童趣般的无邪世界。似乎它不值得人们为他大书特书。什么都不要说,它意味着:“我不需要说,因为我全有了,还要讲它干嘛?你们苦苦追求的东西,在这里触手就能摸到!”

那里的人们,也许现在依旧过着平平淡淡的与世无争的生活,他们安心、他们快乐。

在如今人们为了一点利益而在殊死搏杀的的年代里,那里还是充满了温馨、真诚与关爱。

难道他不是人们理想中“乌托邦”?一个古代的桃花源。

我想大家都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想得到的,和能得到的。他们之间的区别,究竟有多大呢?

欲望的沟壑永远填不满,还是用那种平和的心态来看待人生。挣的多少于你是否快乐,毫无关系!

下一节:我与白天鹅的邂逅。

本文写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