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毕业二十年后,我扇了老师一巴掌

2018-12-23  茂林之家


20年后,他拦路扇老师耳光,引发争议被拘留。同学愿意为其作证,乡亲联名为其求情。梳理事件的来龙去脉,更让人五味杂陈。


谴责与声援在一段1分多钟的视频背后,打起了攻防战,线上线下,此起彼伏。


视频里,身强力壮的学生,把20年前的老师拦在路边。确认身份后,他甩手一巴掌,打在50岁的老师脸上,厉声喝问,“还记不记得我?”随后近50秒时间,他又打了4下,表情凶狠,奋力比划拳头,骂着脏话。最后,他命令老师把电动车开到路边。一些视频写了事发地点:河南栾川。


从12月中旬起,这段2018年夏天拍摄的视频从网络传播到当地的微信群,迅速扩散,12月18日发酵成舆论热点。


百度贴吧栾川吧里,当地人的议论极为火热。有人既惊且怒,谴责打人者常尧的暴行及传播视频自我炫耀的无耻,要求严惩。但大量当年的同学和学弟站出来,举证被打者张清林20年前的暴行。一些网友仅凭当事人的解释,倾向支持常尧。他们的声音,甚至成压倒之势。


这场缘起于20年前的打人事件,梳理完来龙去脉,更让人五味杂陈。

 

当年“暴君”,如今“良师”

 

“本人常尧。”


无论在视频里,还是在贴吧声明里,他都这样自报家门。接着他强调,首先要向所有老师、县里的其他老师道歉。“但不包括张清林。”他说,“你简直想象不到他有多可恶,是他把我逼成这样的。”


1998年,常尧在栾川县实验中学读初二。同学还记得他当时的形象,“爸妈离婚,大大咧咧,穿衣服都比较旧,明显看出来邋邋遢遢”。他们遇上了刚接手班主任的英语老师张清林。


此后一年,常尧“仿佛掉入了地狱”。20年来,更是忘不掉被张清林暴打的情景。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他上课睡着了,张清林让他蹲在讲台下,狠踹肩膀和头。“起码踹了20脚,直到发完狂为止。”他当时只是害怕,但20年里常常回想。“他是已经打到变态的那种程度。不光打我一个。他完全歇斯底里,发狂似的打人,你知道吧?不是一两下,他一打起来就控制不住,直到可能体力跟不上了,才停下来。”


常尧没有对父母说起。他很清楚,回家说了,父亲只会骂他在学校不听话。


打老师事件发生地,328省道雷湾村段。图片 | 陈龙


同学章宁雅和徐林至今还记得早读课上那让常尧内心“十分屈辱”的一幕。张清林看到常尧和一个同学打闹,怒了,让那个同学双手高举起凳子。常尧则被要求双手趴在黑板上,一根厚厚的课桌木板,从脖子后面插进后领衣服里,持续了一节课。那个同学高高瘦瘦,举的凳子是老木式、梯形腿,很沉,得举过头顶。“你就能看到那个同学的手在抖。一会儿下降点,一会儿又举高。不敢放下。”而张老师在两个班之间来回巡视。


徐林也被张清林打过,“直接扇脸,指印都能看到。”打常尧这样的学生,尤其狠。“踹来踹去,按到地上,踹头。还有木板,插到衣领里,跟古代的死刑犯一样。”他认为张清林打学生,不是普通的教导,而是侮辱性的打。


张清林教过的一些学生,在贴吧发帖佐证此类事情。许多十几年没联系的同学,联系到常尧,愿意口头和书面作证。他们用了“欺侮”这个词,这是他们的共同记忆。


同班同学刘石觉得,常尧打老师不对,“但作为他的同学,我完全可以理解他的行为。”他记忆中,张清林打人,经常是因为学生调皮捣蛋,不听话、做小动作,没有特殊原因,“打得很狠,下手重。扇,踢。大部分人有了家庭孩子,就淡忘了。但同学们如果在一起聊天,回忆当年,就恨得咬牙切齿”。


至少三个同学还记得常尧被连踹几十脚的那次。“记不起是因为什么,张清林把常尧从教室前面踹到后面,又从后面踹到前面。其间,常尧几次被踹倒地上。”李毅回忆,“他面目狰狞,处在发狂状态,估计心里也很生气。”吕智则补充,“包括比我们低几届的学生,都说张清林有点变态。”


在当时的初中生章宁雅眼里,同学常尧是单亲家庭,从乡下转来,“看得出来条件不好”;而班主任打人,同学议论,“是因为在家受老婆气了,就来找学生出气”。她坐在教室窗边。有次早读课,张清林叫了几个学生出去训话,刚打扫过卫生,不知是因为地滑还是用力过猛,他踢一个学生时没踢到,自己摔倒了。那位学生很尴尬,扶起来老师后,又继续被踢。“可能就觉得丢面子,脸都红了,就狂踢了几脚。”


这些回忆里,都有一个时间差,继而是观念差。和那个时代的其他学生一样,章宁雅觉得,老师打学生都是正常的,只要为你好,都能接受;家庭教育也如此,该打就打。“不像现在,会问一问为什么,是你错了还是老师的原因,而是只要老师批评你、打你了,就是你的错。”


那时的常尧,总感觉张清林似乎处处针对自己。他从校图书馆借了《海底两万里》,上课阅读时被班长没收,交给了初一班主任。初二换班主任后,图书馆催促还书。“要么买一本一样的书还来,要么按照定价的三倍赔偿。”那本书30多块,三倍价就是100元。常尧的妈妈在县城大街摆卖水果,被酒驾者撞伤,正住院。常尧在城里的书店转了半天,没找到同样的书。第二天去学校,他的桌椅已被张清林让同学抬到了图书馆。在无人的走廊里,二人相遇。“没有钱就不要来上学了。”从老师的眼神和语气里,常尧看到了“看不起”。


类似的话张清林曾当全班同学面说过,“谁还没交学费,快点交上来,不然就不要来读书了。”每年开学交学费,常尧的家人都要到处凑钱,当时全班只剩他没交学费。


情况愈演愈烈,常尧找校长投诉。校长大概找了张清林谈话,换来的结果是,张清林授意一位身高马大、好欺负人的学生,“看到常尧捣乱就可以直接打”,这位同学后来传话给了常尧。


“心情不好,他就会借题发挥。完全由着他的性子来,而不是说学生犯了多大的错。”他记得,有次下课铃响后,张清林还在讲课。突然,一只足球从外面滚进教室,张清林停住了,“他就盯着那只足球,等着踢球的初一学生过来捡足球,他发狂了,过去直接踹了那学生起码30脚”。


有人回忆,实验中学当年流传着“四大暴君”说法,指四名打学生较狠的老师。张清林是最狠的那个。


栾川县实验中学创办于1986年,与常尧同龄。三年前,学校搬到城北更宽敞的校园。老校园转给第五实验小学。


搬到新校址的栾川县实验中学。图片 | 陈龙


事情虽过去6个月,但视频的传播让小县城里的张老师如何在同事、学生和亲友面前抬起头?不少人非常同情眼下的张清林。


张清林已改教历史。他班上的几个初二男生觉得,老师最近受到了影响,显出一丝尴尬。其他老师则在课上批评了常尧那种恶劣行径。最近学生们议论此事,让他们觉得老师有点可怜。提到老师当年的行为,一位学生说,“因为以前改革没开放。”


这群00后初中生眼里的张老师,是个不善表达、温柔的人,而且教学很不错,在年级16个班里靠前。“人很好,和蔼可亲。”有男生提到。但老师也有态度不好的时候,有时候在笑,但很快变生气。每当有学生打瞌睡,他会拍拍桌子,让学生站起来听,不瞌睡了再坐下。偶尔也会打人。小明成绩一般,有次不听话,张老师生气了,站起来踢了他一脚,踢在屁股上。但“就一下,也不疼”。小卓比较胖,他提到,张老师会让组长抽查同学背诵每一课的内容,课前统计名单,一课不会背,到后面做50个深蹲。


如果有学生调皮、睡觉,他就停止讲课、不吭声,课代表出面维持秩序,然后继续上课。如果有学生作业没写,他会说两句,按照班级扣分制度扣两分,事情就过去了,并不打人。


20年过去了,00后和80后学生眼中的张老师,仿佛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当年的“暴君”如今在学生眼里,变成了好老师。

 

网上“暴徒”,现实“好人”

 

视频发酵后,县里的领导发怒了,学校也发了声。章宁雅的朋友是教师,说“觉得悲凉,当老师还是挺危险的”。恰恰这位朋友老公也是张清林学生,他说,“我要是能打,我也去打。”她觉得老公太坏,但章宁雅安慰她,好好教书就行,毕竟今时不同往日。


矛盾心理盘踞在章宁雅心头。如果没看视频,只是听说常尧打了张清林,那她很理解常尧,因为作为旁观者,她尚且觉得羞辱,何况常尧。但看到视频,“老师明显年龄那么大了,就觉得有点不忍心。所以我理解他的原因,但不赞同他打老师这个行为”。


视频录制于2018年6月初,却在12月莫名其妙传开,在栾川县教育系统引起震动和震怒。


12月16日,栾川县实验中学发出一封《对常尧殴打侮辱我校教师的举报控告信》,3页A4纸,称向张清林老师了解了详情,得知他当时因为性格内向、觉得屈辱而忍气吞声,但身心遭受疼痛折磨二十多天,且精神受到惊吓,影响了正常教学,指责常尧“肆无忌惮,逆情悖理,无法无天”,还将视频传播,深深伤害了教师们的心。该信最后要求,“严惩肇事者,追究其法律责任,承担人身及精神损害补偿,并删除打人视频,公开赔礼道歉,消除一切不良影响,给受害者一个公道,也给其他老师一个交待。”


此后,一张“栾川县人大代表工作群”截图传至网上,“马主任”指示,“请法工委、代工委敦促县公安局调查一下,若真实存在,要依法严肃处理。若是恶搞要警示教育,不要浪费社会资源。”相关负责人立刻回应。很快有人回复,“栾川乡派出所已经立案。” 12月19日凌晨,栾川县公安局通报,已经立案调查。


常尧将这一系列反应,视为本地教育系统对他的集体声讨。他认为自己被误解了,“大部分人只看到视频,并不知道自己当年被张清林暴打的实情,属于不明真相”。


“针对的只是张清林一个人。”他反复强调,每次解释前都先向被误伤的其他老师道歉。他觉得,很多描述也许不是张清林本人的意思,“他当时没有报警,是因为于心有愧”。信中内容有许多不实的描述和指控,“其中很多都是夸大其词”。


控告信称,常尧“将张老师逼到路边,把电动车踏翻在路边的庄稼地里,继续对张老师拳打脚踢、殴打谩骂20多分钟”。常尧说,“这是污蔑”,因为那里并没有庄稼地,而他后面也没怎么动手。


很多人指责常尧上传视频自我炫耀,但他否认自己上传了视频。“视频录制后一直在自己的手机里,事后和同学吃饭时有展示给其他人看,当时有人索要。”但他拒绝传播。“可能是在我上厕所的时候,有人保存了下来,不知道是谁,是否恶意。”他称自己至今不知道谁上传了视频。


当初录制的视频有9分20秒,网上流传的,只有1分钟。这段视频令一般人不仅对常尧的暴怒印象深刻,而且震惊于他冒犯师长,践踏道德。网上迅速出现了“严惩暴徒”的声音。


说常尧是“暴徒”,他的乡亲们显然不答应。


12月19日傍晚,警察找到常尧的父亲常天长时,乡亲们也在议论登上新闻的常尧。


“要是他被抓,我们都可以联名给他写保释信。”白雪珠开门见山说,“尧尧这孩子一点都不狂妄,十分朴实,不是霸道的孩子。”她强调,常尧不是主动找到张老师去打他,也不是在一个地方等着他,而是路上偶然遇到,一下子激发了他心里的这种恨,冲动打人。“尧尧不会无缘无故打人,一定是在学校时老师打得他太狠了。”


多位被常尧帮助过的孤寡病弱老人,讲述常尧是个”好孩子“。图片 | 陈龙


常尧毕业于郑州一所三本军事院校,2011年去杭州做服装电商至今。从小到大,他接受过许多人的照顾和帮助。星期天回家,爸爸不在家,邻居会请他去吃饭;考上大学时,一位企业家捐助了三四千块钱。上大学后,一位高中老师在大街上告诉他,有困难就来找自己。


这让他思考以后怎样也去帮助别人。高中的乔老师做心脏搭桥手术,同学群里发起募捐,一般都捐三五百,只有大学毕业不久的常尧捐了一万。有一位同学证实,常尧还为栾川贴吧里一位困难户捐过2000元。


乡亲和邻居们不认可视频里那个常尧。几个老人特地前来表达意见。一位老人提到常尧的同情心,“他回到家,看见谁可怜,就给点钱”。有时候买些吃的,给大人小孩分着吃。这位老人说到接受常尧的200块钱时,哭了起来。另一位老人双腿积水肿胀发炎,常尧给过她300块钱,让她去看病买药。还有一次常尧去医院,看望患有心脏病、脑梗的另一位老人,掏了500块。


常天长也提到儿子的豪爽大方。比如,前年一个邻居开车撞死了人,没钱赔偿,常尧拿给他10万;常尧借钱给朋友的钱总计几十万,几年前在县城买了一套二手房,又给弟弟买了一套小一点的新房。


这几年过年,常尧自掏腰包,举办娱乐活动,拔河、乒乓球、象棋、打球、扳手腕比赛和小游戏,比赛分老年组、成年组、孩子组、夫妻组,奖金分三等,200、100、50,有时发洗衣粉、香皂、牙膏等奖品。奖金和乒乓球台等费用,都是他出资。“年轻人都在外地,过年搞一些娱乐活动,让老人们开心开心。”白雪珠说。

 

一边感恩,一边仇恨

 

但在朋友圈,常尧是另一副面貌。他自称每年教师节,都会发一段话,表达对张清林的恨。


当年县城的同学,有一些就留在了县城工作和生活。毕业后很少再见,但每次遇到老同学,提起往事,常尧都毫不掩饰“见到他一定暴打”的想法。还有一个女同学,有次听到常尧说起张清林,哭了起来,说当年的阴影太大,以至于自己的女儿要去第五实验小学上学,她坚决反对,称打死也不让女儿再去那个校园——现在的实验五小。


事态的发展,越来越让常尧感觉到严重性。他在贴吧里辩解、澄清,并表示愿意积极接受任何处罚。有人说他跑了,他声明,“我人在杭州,有关部门要调查,直接联系我家人,打我电话,我立马回去配合调查。”


12月19日傍晚5点,栾川乡派出所警察登门。“网上评论几千万,(评论中)常尧的理占了70%,影响很坏”,警察要求常天长让儿子回来接受调查,称“不回来俺就给你发到网上,按网上逃犯对待。让杭州警方逮捕后,再领回来”。


常天长早已知道儿子的打算,说,“我们娃子天天就在杭州,逃啥子。”他告诉警察,常尧真打了人,造成伤害后果了,可以承担法律后果,但网上视频不是孩子发的,“造成恶劣影响,罪名不能安到我们头上。网上舆论不是我们操控的”。


他当场给儿子打电话,让警察与他通话。常尧当时已买好20日上午从杭州到洛阳的高铁票,下午就可以回来。他告诉警察,这不是回来“自首”,而是为自己清白,配合调查。


当晚,常尧告诉我们,第二天到栾川后,会直接去派出所,另外15位同学,也会在未来为他作证。他希望,在进入派出所之前,可以讲述一些实情。“他们总不会把我五花大绑,直接逮起来。”出发前,他录了一段视频,告诉大家,对张清林的恨折磨了他20年,他的行为只针对张清林一人,而他的清白都在那段完整的视频里。他会“挺直腰杆”回来做这件事。


12月20日上午,常尧进入杭州东高铁站时,被站内派出所民警“布控抓获”。有媒体称,此前栾川警方“对常某进行网上追逃”。下午,栾川公安局发布通报,称“20日上午11点20分许,在杭州铁路警方的配合下,我局将犯罪嫌疑人常某成功抓获”。


前一天还自信的常天长,此时有些忧虑,儿子上车前被警方提前抓捕,主动变成被动,显得像个逃犯,也失去了提交证据的机会。他感到哪里不对,“不是说好了让他自己回来吗?他们是不是在骗他?”


杭州东高铁站


2017年11月村里换届选举,一些村民想让常尧回来竞选村主任,他没回来。但他曾告诉章宁雅,“遇到张清林不会放过他。”


不成想半年后,这对20年前结怨的师生就遇上了。常尧从杭州回家休假,让一个小他几岁的朋友录了视频。


在完整的9分20秒的视频里,师生两人均身着T恤和牛仔短裤。1分钟后,张清林把车停到了路边。常尧继续质问,“你还记不记得我?当时怎么削我的,还记不记得?”“莫欺少年穷,你知不知道?”


2分钟左右,张清林似乎试图负起老师的责任,多次伸出手去抚摸常尧的左右肩膀,让他“消消气”。常尧说,“这口气憋了十几年,每年想起来我都会做噩梦。”张清林又去抚摸常尧,说“长大了嘛,以后会好的”。常尧继续提起老师当年的“恶行”。


2分47秒,张清林再次让常尧消消气,常尧一脚将张清林身后的电动车踹倒。


3分钟,拍视频的朋友第一次劝告常尧,“差不多了,走。”常尧回答,“我生气。”这时张清林完全搞清了情况,主动说,“我给你道歉,咱以前可能是年轻气盛……”常尧回应,“你打学生可以,但不能因为他家里没钱,就削他。”


打老师完整视频截图,3分53秒。张清林抚摸常尧,劝他消消气。


4分钟,张清林继续安慰常尧,“你长大了嘛”,常尧回复,“我过不了娃子那一关。”他说,很多老师打过他为他好,他都感激,“唯有你”。


4分35秒,张清林再让常尧消消气,周围的村民过来围观,拍视频者第三次劝常尧走。


5分,张清林劝慰,“那时候我年轻气盛,十几年也过去了”,但这激怒了常尧,他朝张清林胸口打了一拳。并对周围的村民解释张清林当年对自己的歧视。张清林兀自解释、圆场,常尧怒气依然。


5分55秒,他第二次推了一下张清林的肚子。


6分开始,不断有村民过来劝常尧走,此后他的怒气消了很多。


6分40秒,常尧问,“你当时弄我,你知不知道会有这一天?”然后继续对身边的村民解释缘由。有村民说,“消消气,说出来就好了”,并不断去拉他的手臂。


9分,常尧说,“教训你不要欺负人。今天就是你当年种出来的结果”。接着,他被村民们拉走。


在未公开的视频部分中,共有两次拳击、一脚踹车,以及威胁性的挥手。


“其实那天我看到他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就可怜他。我都想,为什么他不是当年的那个样子?我那天特别想遇到当年嚣张跋扈、不把我当人看的那种眼神,我希望遇到的是当年的那个他,我们两人来一场30多岁人和30多岁人的一对一对决。”常尧告诉我们。


他的女儿快两岁了。他让朋友录视频,就是想将来“让我女儿看看,爸爸当年被这个老师打,现在又怎么打他。要让她知道,我将来可以怎么保护她”。


他没想到,恰恰是这段视频,眼下令他受困。在那9分20秒中,岁月和形势变易,借助仇恨心理的指引,暴力倾向从老师身上悄然褪下,又奋力爬上学生的躯体。


(除常尧、张清林、常天长外,其他人物为化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